黑龍江勃利縣白玉水自述遭迫害情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十六日】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後,江澤民為了自己的私利,一意孤行對法輪功進行瘋狂的打壓,勃利縣法輪功學員白玉水也遭到迫害。下面是白玉水自述受迫害經歷:

我叫白玉水,今年六十五歲,是勃利縣勃利鎮人。我是於一九九六年七月修煉法輪大法的。我沒修煉前,身體有多種疾病,有:腎臟病、肝病、肺病、胃潰瘍、十二指腸胃小彎變形、胃竇炎轉癌變、神經衰弱、動脈硬化、關節炎等。修煉大法後,我努力按「真善忍」做好人,我的生命在法輪大法中受益下身心得到了健康,道德在提升。我按著師父的教導,做事要先考慮別人,為他人著想,做到無私無我,先他後我,做個道德高尚的好人。我沒花一分錢,沒用一片藥,兩個月後,我的身體無病一身輕,疾病不治而飛,這些症狀都神奇般消失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公開發動迫害法輪功的運動。我為了證實師父和法輪大法的清白,告訴老百姓真相,結果遭到警察三次綁架,一次警察欲綁架我未得逞,我被迫流離失所。

第一次遭綁架:被毆打致尿血

二零零零年十月十八日那天下午一點多,縣公安局政保科(現改為國保大隊)的吳志清和趙金福帶領四名警察突然到我家,拿出搜查證,就翻東西,誰都不閒著,翻箱倒櫃,從櫃裏翻出一張建行龍卡,那是我家服裝商店進貨的建設銀行存取卡,錢數我記不清了,寫不出實數來(以後因沒錢進貨服裝商店最後黃了,我一家四口人的生活從此沒了經濟來源);從天棚裏翻出一編製袋大法書籍,那是我怕警察搜查,珍藏的所有大法書。他們拿著這些東西就拽我走。我說我把房門鎖上。他們一鬆手,我趁勢從房後門跑了,他們急忙開車攆我,攆到縣水泥廠大門口把我抓住,當場一頓毒打。吳志清和趙金福用手槍柄砸我腦袋,威脅說:你敢跑,我用槍穿了你!

他們把我帶到縣公安局政保科把我銬在暖氣管上,又綁架了李鳳榮、田維芳、李春華等人,讓我們互相對質。吳志清咆哮說:你們敢反對政府、反對共產黨,搞地下印刷、搞宣傳?!然後把我非法囚禁到看守所,把我關到五監室。監獄警察指使犯人說:給他好好上上課、背監規。實際就是讓他們打我,因我不背監規被犯人姚立冬用腳踢我的後腰,當時我的腰疼痛難忍,我被犯人打的很重,都尿血了。妻子急忙讓妻外甥找了吳志清,吳讓交給政保科長孫成義三千五百元(沒給票據),當時孫成義的妻子正住院,看望他妻子又給了他五百元;除了以上錢,親屬為了營救我,找人請吃飯花的錢也有一千元;還有看守所伙食費五百元錢,被關押一個月放出來。回到家,家人看見我都不認識了,我人都脫像了,瘦成皮包骨。

我出來後,他們也沒放過我,三天兩天來我家騷擾。「六一零」、警察和街道委主任安排人監視我。

警察再欲綁架:急智走脫被迫離家

二零零一年大約八月一天上午十點多鐘,我在家正學法,突然順我家圍牆跳進兩個人,大約三十歲左右,穿便衣。我一看院裏跳進兩個人,我急忙把房前門插上,從後門跑了出去,過了兩個小時我回來,看我家房前門玻璃被他們打碎把門鎖撬開。家裏翻個亂七八糟,盜走我兒子工資一千五百元錢和我東屋櫃裏一千七百元錢。

為不被綁架,從此我就流離失所。親屬受中共的恐嚇,怕受牽連,誰也不敢收留我,攆我走。一次,我到了鄉下妻外甥女家,晚上十點了我已上床睡下。外甥姑爺從外面喝酒回來,看見了我,問我是誰?當得知我煉法輪功時,就攆我走,說我家不留法輪功。當時是冬天十一月份,在大雪的黑夜,我順著小路往山裏走,山裏還有野獸的嚎叫。過一條小河時,不小心踩破冰,雙腳掉進冰水裏,我不知道往那去,我哭啊!我仰天長嘆:天啊!怎麼沒有我落身之地啊……正在我走投無路時,忽然看見前面不遠處有亮光,走近一看是一戶人家,敲開門原來是老李大娘老倆口搬這來住了,老倆口熱心的收留了我,不然的話我這一夜就的凍死。

第二次遭綁架:遭非法勞教因病保外

我在外面已流離失所十個月了,在外面太難了,我實在想家了。二零零二年六月十八日那天夜晚九點多鐘,天黑的伸手不見五指,我回到了家,我從後門進屋,心想好好睡一夜。沒想到早上三點多鐘有人敲門,我妻子出門一問,他們說是警察,把我妻子嚇得說不出話來。我從後門跑出去,被警察閆振來和另一名警察把我綁架,當時來了十六名警察把我家前後包圍。當他們到我家拿出搜查證要翻東西時,我說:你們妄想!上次你們來我家把我家的錢和存錢卡都收走了。他們說不是他們幹的。我說就是你們警察幹的,你們抓我一個煉功祛病健身的老頭子,你們多「光榮」啊!你們咋不抓撬門別鎖的小偷呢?你們咋不抓貪污犯呢?他們無話可說。(註﹕把白玉水綁架走後,警察又回來抄家,到家沒找到甚麼,就把孩子的五十元電話卡和零錢拿走。)

城西派出所楊忠把我非法關進拘留所。由於流離失所和長期關押,我被迫害出各種疾病,身體及瘦,痛苦難忍。他們把我非法囚禁在拘留所將近三個月非法判我二年勞教,誣陷我罪名是「擾亂社會秩序」。給我採血化驗出乙肝開放期,怕傳染將我保外就醫,取保候審,敲詐勒索我家屬二千六百元(我家沒錢了,妻子借的),才把我放出。臨出來時,城西派出所警察楊忠狠狠的跟我說了一句話:我想把你關死裏面呢!

第三次遭綁架:妻子被嚇出心臟病

我不忍父老鄉親受中共謊言的毒害,把大法的美好送給他們,我下鄉發真相資料。二零零四年一月十八日(臘月二十七),我在勃利縣四甲村講真相發資料,被不明真相的鄉下保安打電話誣告到鎮郊派出所,所長劉軍波帶兩台車:一輛小車,一輛微型麵包車,五、六個警察在大地裏把我綁架了,把我綁架到鎮郊派出所審問,派人到我家抄家,把我妻子和兩個孩子嚇得直哭,我妻子被嚇出心臟病。警察沒搜出啥,到了晚上把我關到拘留所,因過大年,他們關押我三天,大年三十中午放我回家,勒索我三千五百元錢。

我多次被中共迫害,給我和家人精神上、名譽上造成極大的傷害,經濟上受到很大損失。

被綁架勒索和搶劫錢數知道是一萬三千八百元錢,銀行卡錢數不詳了。做買賣的錢沒有了,商店賣服裝的兩個床子也沒錢上貨黃了。很長一段時間我們家生活非常困難,我為了度日,騎自行車賣過麵條和豆腐腦,打過零工,做過苦力。我被迫害,家裏妻子和孩子也受到驚嚇和打擊,每到敏感日她們都非常害怕,我妻子一聽到警車叫,嚇得心怦怦跳、睡不著覺。我多次被中共迫害,親屬朋友對我修煉法輪功多有看法,被他們歧視看不起。

(白玉水的女兒說:我父親不敢在家,常年在外流離失所,家裏生活沒有保障,全靠母親打工(每月200元)維持家裏生活。那時我和哥哥想找份工作都不好找,因為修煉法輪功的人家不敢用。在怕心和生活壓力下,我的哥哥撕過大法書。這都是江澤民對法輪功、對不明真相的眾生犯下的滔天大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