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醫生屢遭綁架 武漢劉麥梅控告元凶江澤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九日】按:武漢醫生劉麥梅是一名法輪功學員,因堅持真善忍信仰,多次遭中共人員綁架,並被非法勞教。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八日,當時六十五歲的劉麥梅向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控告元凶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要求追究其刑事罪責。

以下是劉麥梅在《刑事控告書》中敘述遭迫害的事實:

我於一九九五年九月開始修煉大法。煉功前我曾患有多種疾病,如:貧血、咽喉炎、心律失常、三至五頸椎肥大、第十胸椎退形性變、胃炎、胃潰瘍、膽囊炎、結腸炎、非炎性雙膝關節炎、子宮肌瘤等。每天吃不下睡不安,冷汗淋漓,渾身乏力,身心疲憊。但仍然堅持上班為解除病人病痛忙碌著。下班後只能躺臥休息。身體的難受,疾病的折磨、難耐,給家人帶來很大的精神壓力、擔心與煩惱。

修煉法輪功不長時間,我所有疾病就不藥而癒,子宮肌瘤也消失了。神奇的效果讓身邊的人與認識我的病人覺得不可思議,更讓家人與親朋感歎!真是病癒體健心舒暢,工作生活都事半功倍,得心應手。當然,遇事能按真、善、忍的標準要求,不符合真、善、忍的話不說,不符合真、善、忍的事不做。處處與人為善,寬容、理解、幫助別人。與同事、親朋、鄰居間和睦相處。

我更得到患者的廣泛信任,通常是病人帶病人或介紹親朋鄰里前來求醫,都說煉法輪功的醫師放心。就是在江澤民操控媒體造謠,誣蔑、栽贓法輪功的紅色恐怖時期,患者仍然堅持找我就醫。如一次公安局警察到單位騷擾,企圖綁架我時,被在場的多名患者斥責:法輪功不犯法、不違法,你們憑甚麼?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對法輪功發起瘋狂迫害,在其「殺無赦」、「名譽上搞臭」、「肉體上消滅」、「經濟上截斷」、「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的指令下,我深受其害,曾被非法抄家多次,行政拘留三次,刑事拘留一次,勞教一次一年,勞教期間停發全部工資,不讓上班。非法洗腦兩次,非法拘扣關押二次。上門或到工作單位騷擾無數次,派專人監控、跟蹤。非法搶走私人電腦、大法書籍、音像物品等數十件,累計金額一萬一千餘元。給本人精神與肉體造成雙重迫害,給家人造成巨大的精神傷害與社會壓力。

二零零零年五月,黃陂公安分局、前川派出所多人兩次到單位對我騷擾、恐嚇,企圖綁架。

二零零零年八月二十八日,我因向病人講真相、發真相傳單。被一公安知道後,讓派出所二警察把我騙去,到派出所後非法審訊逼供、拘禁關押三天。同時把我家裏與科室翻的亂七八糟,搶走一本大法書籍及真相等物品。還強迫我到衛生局去寫保證書

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一日晚,黃陂公安分局國保科、前川派出所十四、五人,驅車到我大兒子家,(兒子在外打工,兒媳已懷孕)把所有的房間翻了個底朝天,媳婦當時嚇愣了。搶走大法書籍、煉功帶、錄像帶,小兒子的新電腦等幾十件物品。老伴(同修)右手流著血,牆上也有血。我說:「要告他們。」他們將我右手銬壓胸部,左手倒扣押背部,連推帶拉從四樓拖下到派出所關到下半夜。當晚就將老伴送看守非法關押一個月。第二天我的雙手、胸部、背部都青紫腫脹疼,持續十幾天才好。

二零零二年九月十六日,我與同修們去武漢市何灣勞教所看望被非法關押迫害的同修。在返回的路上貼真相標語,遭便衣綁架到武漢市後湖派出所。一警察用拐杖指著我鼻子罵:「老子槍斃了你,看你還信法輪功。」也搶走背包裏真相資料等。我被非法拘押到深夜一點多鐘,轉送到武漢市第一看守所。一到看守所就強迫脫光衣服抱頭面壁搜身,後拍照關監號。第二天早上我說非法抓捕無條件釋放。被警察叫去,我不喊報告,遭警察及兩外勞犯照我頭部狠打,對面一男警大喊:「是法輪功嗎?往死裏打!」我被打致暈厥抬回監號,昏睡七、八天不省人事。二十多天後轉監號,因在放風場發正念、煉功被警察上反背高位銬一天一夜,致心慌而休克才下銬。幾天後因不背監規,警察兩次給我上反背高位銬到三天二夜時,黃陂區公安分局去提審,看我走路搖晃才開銬。三天後又轉一監號。又因發正念,警察要給上銬,我正念抵制。她怒令停止全監號開水七天(每天每人僅供一瓶開水),株連在押人員,煽動仇恨。關押期受到人格的侮辱、精神上的折磨,肉體的傷害及強制勞動當奴工。

中共酷刑示意圖:吊背銬
中共酷刑示意圖:吊背銬

在看守所被迫害八十多天後,我又被送何灣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到何灣勞教所,就被關進包房,二十四小時包夾。偽善相勸、利誘逼供,強迫觀看誹謗、誣陷大法和大法師父的錄像,每天強制寫心得體會,迫使放棄修煉。不妥協不讓睡覺、不讓上廁所,逼迫寫三書。整個勞教期間就是不斷的洗腦與長時間高強度奴工勞役。身心受到極大的摧殘。非法勞教期間的工資被單位扣除,工作職位被取消。

二零零四年四月十四日,因向所在單位(保健院)院長講真相,遭惡意舉報,並打電話誘騙我去單位後,夥同區公安局、「610」、前川綜治辦、前川派出所,強行綁架到諶家磯洗腦班非法關押迫害一個月。在那裏由三個人包夾,二十四小時監視,不斷換人灌輸謊言洗腦,每天強制觀看誹謗大法和大法師父的錄像,嚴密控制、威逼利誘,強迫寫 「五書」 。

二零零六年三月三十一日,公安局國保大隊、派出所五人,突然闖進我家,搶走兩本大法書。五月十一日上午,我正在家中做家務活,國保大隊、綜治辦、派出所共七人突然闖入,把我從家中強行綁架、劫持到武漢市女子第一拘留所關押迫害十五天。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五日,我去郊區農村講真相,遭人惡告,遭當地派出所綁架,雙手上銬拘禁數小時,搶走背包裏真相物品。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三人趕到當地,隊長見我就罵,照我腿踢三腳。幾小時後押到公安局審問到下午六點多鐘,送武漢市第一女子看守所非法關押十五天。當天下午下雪天很冷,第二天家人去問,他們說不知道。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的一天,我去王家河高樓錢村看望同修,遭村委會的一個人惡意舉報,被王家河派出所綁架、非法搜身拘禁大半天。下午三點多區公安分局去三人,一人罵我,一人強行拍照。折騰幾小時後驅車溜了,派出所的某警察叫我回家去。

奧運期間,派出所或居委會數次派上門騷擾、監視。居委會主任幾次親自出馬監視,還獎賞指使一鄰居監視並報告情況。

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六日上午,我到區政府發真相光碟,其中放一盤到「610」辦公室門裏,被追出來的「610」主任拉住後送公安分局國保科受審,搶走背包裏所有物品。晚上六點多又送武漢市女子拘留所非法關押十五天後,公安分局國保科把我直接劫持到黃陂珍珠嶺村關押包夾一週,轉武漢市額頭灣洗腦班。三天後我感到頭暈、心慌、胃痛、吃飯就想吐。數天後要求去醫院檢查,查後他們不給說明。整個期間就是看誹謗師父、誣陷大法的錄像。強制洗腦,迫使放棄修煉。硬性要求寫「心得、寫五書」。二十多天後轉何灣勞教所,經體檢拆騰幾小時後又返送洗腦班,繼續迫害計一個多月釋放。多次被非法關押迫害造成我難以癒合的精神上的傷痛。

我和無數無數的法輪功學員一樣,僅僅因為堅持自己的信仰,堅持按照法輪功「真、善、忍」標準做超常的好人,就遭到江澤民集團的殘酷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