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爾濱鐵路局牡丹江機務段張國平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四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張國平曾經在哈爾濱鐵路局牡丹江機務段工作,今年六十四歲,現退休,居住在黑龍江省勃利縣。

據他說:他過去身體不好,一九九六年六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按「真善忍」修善心,做好人,很快身體康復,思想境界有了很大的提高。如在擔任勃利鐵路折返段主任、書記、工會主席期間,他將自己偏得的錢全數獻出,用於給職工搞福利和其它活動。他說:「這在我沒修煉法輪功前是做不到的。」就是這樣一個老實厚道,嚴格要求自己,本本分分的好人,卻遭到了中共江澤民曾慶紅集團的殘酷的迫害。下面是張國平的自述:

一、遭單位洗腦迫害和經濟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澤民一手發起針對法輪功的迫害,原牡丹江鐵路分局(現已解散)積極參與對法輪功學員迫害。牡丹江鐵路分局、林口機務段,分別辦洗腦班,強迫我放棄信仰。分局長賴積強召集全分局管內各單位的法輪功學員二十多人(包括我),在牡丹江辦洗腦班四天強化轉化,我們不轉化就不放人,不讓上班。九月份,原林口機務段(現已解散)書記朱洪林、段長周國發在林口機務段又辦洗腦班四天逼我和其他學員轉化。周國發口出髒話誣蔑法輪功,朱洪林、周國發又逼我在職工大會做檢查(當時職工有四百多人),逼我在早操列隊時站在前面當眾羞辱。給我造成極壞的影響。

我當時工作的單位,林口機務段勃利車間書記谷春雷、主任謝亞軍又開車間黨員大會發動黨員圍攻批判我,並給我勸退出黨的處分(我曾擔任過車間主任、書記等職)。不僅如此,我所屬單位:牡丹江鐵路分局林口機務段負責人朱洪林、周國發、宋子位、謝亞軍等人,多次到我家騷擾,給家屬施壓。由於我不放棄信仰,牡丹江鐵路分局、林口機務段把我擔任的勃利折返段工會主席職務撤下,讓我當勤雜工,打掃過衛生,後來一直燒鍋爐,直到二零一四年我61歲退休。

除上述外,單位還從經濟上迫害我。二零零一年五月,林口機務段段長周國發又發令扣發我的工資,每月只給生活費二百八十六元(我當時全額工資是七百八十元,以後還應該不斷上調,但是給我每月生活費就是二百八十六元不漲),直到二零零七年二月才部份恢復工資,但還不到位。期間我多次找領導索要全額工資,不但不給還受到領導多次威脅,到二零一零年十一月才恢復正常開資。這十年的時間裏,我正常上班,獨立完成一個崗位的工作量,卻不給我全額工資。

二、第一次被綁架

二零零零年十月十三日,在居住地,勃利縣公安局政保科吳志清帶領三名便衣將我非法綁架到勃利縣看守所(北監獄)非法拘押我十五天,勒索三千五百元放回。之後,縣鐵西派出所警察、鐵西街道人員又多次到我家非法騷擾,姓蘇的警察非法掠走我的身份證,至今未還。

三、再被綁架

二零零四年四月,林口機務段已經撤銷,我轉入牡丹江機務段後,仍然被扣工資,給我和家人在經濟上造成困難,我的家庭無法生活,我還有臥病在床的岳父需要醫治。我寫信給機務段書記高玉忠、段長李豔講真相,要求給我恢復全額工資。沒想到工資問題沒解決他倆竟把我送進了牡丹江鐵路看守所,非法判我兩年勞教。

二零零四年六月二十九日,牡丹江鐵路公安處兩名國保人員,一個姓李,一個不知姓名是個朝鮮族人非法闖入我家搜查。沒找到東西,將我非法綁架到牡丹江鐵嶺河監獄。途中在火車上,我勸他們不要參與迫害好人,他們又反銬我的雙手,鎖在臥鋪車鐵欄杆上使我精神和肉體受到重創。

在牡丹江鐵嶺河監獄我不服迫害,找檢察院的高姓巡檢員反映情況,指出警察綁架我是非法的,我的家人及臥病在床的岳父受到驚嚇,要求他主持公道。可他偏袒警察讓我拿出證據,我被關押在監獄如何能拿出證據,我據理力爭。第二天,監獄姓孫的副所長訓斥我,我不服。這下觸怒了孫所長,把我反銬雙手強行關進禁閉小號十一天。長期的監獄折磨,我昏迷頭疼恍惚度日如年。後來牡丹江公安分處李紅送來判我二年勞教的決定書,這下使我精神幾度崩潰、絕望,急火攻心,身體越來越差。不法人員不管這個,把我由監獄又劫持到牡丹江四道勞教所,因身體太差被勞教所拒收。回監獄後我發現肝區疼痛,我要求看病。在牡丹江鐵路醫院檢查高壓220,做肝區B超時間很長,懷疑是重病,獄方怕我死裏頭,才將我放回家。從二零零四年六月二十九日被綁架到十一月二十三日放回家,非法關押我近五個月。非法關押期間由於我不放棄信仰,從二零零四年九月起,機務段又將我的微薄生活費每月二百八十六元也扣押,一分錢也不給了。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機務段七台河車間書記李玉祥、主任謝亞軍又來我家,逼我寫背叛大法的所謂「三書」,因我沒寫,生活費還是一分錢不給,班也不讓上。共八個月沒給我開生活費錢。一家賣糧店的老闆看我可憐賒給我麵條,無奈,我拖著虛弱的身體,騎自行車走街串巷賣麵條掙點錢勉強糊口。東北的冬天是非常寒冷的,我沒錢買煤,凍得我睡覺穿著棉衣、棉褲、戴著棉帽,蓋著被還凍的夠嗆。後在家屬的要求下,到二零零五年五月,又準我上班,恢復生活費每月二百八十六元。直到二零一零年十月才給我恢復正常開資,在十年間林口機務段、牡丹江機務段共非法扣我應得的工資款十萬元錢(查驗工資記錄應準確)。給我及家人的生活造成了極大困難。之後,段車間領導還是多次逼我放棄信仰。

四、企圖綁架未遂

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九日早五點半,牡丹江鐵路公安分處國保支隊長程飛等七個便衣和我單位牡丹江鐵路機務段七台河車間書記董錄,非法闖入我家,對我家進行非法搜查。一時間我們全家人如臨大敵,又驚又怕。他們亂翻又錄像,好長時間也沒找到他們所要的東西。他們不甘心竟製造偽證,惡警偷將兩本書塞到我床下,聲稱在我床鋪下找到了法輪功書籍,企圖作為證據嫁禍我,要非法綁架我。我一看那不是我的書,我說不是我的。他們說不是你的是誰的?我說鬼知道!我當面揭穿他們做假證,我要求化驗鑑定指紋,他們自知理虧,灰溜溜的走了,整個過程大約四小時。妻子被嚇得病倒了好幾天。

我在單位工作提心吊膽,看到警察車來車間就心慌,因鐵路警察多次對我騷擾,牡丹江公安處駐機務段的特派員姓高的逼我轉化,非法搜查我在單位的更衣箱,七台河車站派出所崔所長等三人非法強行搜查我更衣箱,七台河車長姓白的所長找我談話。這一次次的精神刺激給我落下了恐警察怕領導的病根,整日整夜生活在恐懼中。

後記

這些年,中共對我的迫害,造成我巨大的精神傷害、肉體迫害和經濟損失。在精神上被人歧視、嘲笑、辱罵、看不起;在經濟上,十年間非法霸佔我工資十萬元,給家庭生活造成很大困難,家人看我上班掙不來錢,都怨恨於我,視我為敵。哥哥、弟弟、岳父、妻弟、妻妹,多次集體圍攻我、打我。特別是妻子王玉蘭承受了巨大的精神壓力和心理創傷,怨氣都撒在我身上,打我、罵我、不給我飯吃,跟我鬧離婚,經常生氣,吃不下飯。無辜的親屬被害得更慘,岳父、岳母因恐懼和生氣,先後病倒離世。這都是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對我迫害造成的,我這只是中國大陸被迫害的千千萬萬法輪功學員家庭中的一家的遭遇,而這一切的罪魁禍首就是江澤民。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