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電力工程師的修煉點滴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三日】我是一名電力系統的工程師,在走入法輪大法修煉以來,我沐浴在師父的佛光下,學法修心,按照真、善、忍去完成工作,與領導和同事相處溶洽,受益良多。

勤奮學習、鑽研業務 承擔起自己的責任

我在一家電力科學研究所工作,職責是為火力發電廠提供技術服務。研究生畢業的我,剛剛從大學走出來,面對這份工作,有點不知所措。由於火力發電廠安全性要求極高,所以對技術服務人員提出了非常高的要求。我剛剛從學校走出,沒有技術服務經驗,要承擔起這份工作真是難上加難。

看著身邊的新同事,有的玩遊戲玩的起勁,有的還沉醉在「終於賺到錢了,可以大吃大喝了」的享樂中,還有的人抱著得過且過的心態,對工作不怎麼上心。那我應該怎麼做呢?

師父告訴我們:「甚麼叫好人哪?在哪裏你都是個好人。你掙了老闆的那份工資,你不給老闆把活兒幹好,我說那人家也不會說你是好人,你白拿人家的錢嘛。」[1]我一下子明白了自己應該怎麼做了,我必須幹好這份工作,達到技術上的高要求,才能對的起研究所給我的酬勞。要幹好這份工作,首先得把我的知識和經驗豐富起來。因此,我嚴格要求自己,充份利用所有空閒時間進行學習,積極參加各種知識技能培訓,有不懂的就問老師傅。

老師傅們都說我踏實肯幹,進步特別快。有的新同事看到我這麼努力,也不甘落後,逐漸的對工作也認真了起來,讓自己進入擔任的角色。

堅守本分 拒貪財

我們研究所是面向電廠進行服務的。電廠一般都在各個城市的郊區,所以出差特別多。每次出差差旅費報銷就需要在同去的人中找個專人負責。這個擔子落到了我身上。每一筆支出,我都用筆記本記錄的非常詳細,以便於最終結算給每個人。

其實在這個過程中,一般同事們都不算細賬,我給多少就是多少。其實報銷後拿到的錢,在分配給同事時很容易做手腳,別人還不容易發現。我是一個大法修煉人,要按照真、善、忍的「真」字去做,不做任何損人利己、貪小便宜的壞事,所以在計算錢的時候我從來都很謹慎,生怕給自己算多了。同事們看我這麼老實,對我越來越放心。

現在社會上的不良風氣,使人都要想辦法給自己多撈點好處,這在差旅費上也有體現。住宿的時候,研究所已經提出了建議住宿的旅館和價位,可有的人就是不滿足,嫌公司建議住的旅館太簡陋,要去住更好的酒店和賓館,反正貴一點也能報銷。每遇到這種情況,我都會好言相勸,說研究所已經有規定,我們應該按規定辦事,我們去住高檔酒店,回去怎麼跟財務解釋?怎麼跟領導解釋?不如就去建議我們去的旅館投宿。還有的人在報銷時總是想把住旅館的天數多開一、兩天,以便多得到點額外收入。每遇到這種情況我也都會提醒他們:財務的賬算的是很細緻的,來回的車票上就能看出住旅館的時間,這點小心思肯定瞞不過財務,何必自找麻煩?漸漸的大家都能夠按照規定去做了。

空杯方能裝新酒

研究所制定了師傅帶徒弟的傳、幫、帶的培訓體系,所以每次技術服務的時候都有老師傅帶著一名徒弟一起去。在去電廠處理問題的過程中,電廠的有關人員對我們總是禮遇有加,總是「某某工」「某某工」的稱呼,說我們經驗豐富,多了不起。遇到這種情況,老師傅都是一笑而過,可我的心就逐漸的飄了起來,耳邊縈繞著這些話:「哎呀,人家也說我經驗豐富,了不起了。」「不愧是專業人士。」「研究生畢業的就是不一樣!」等等。慢慢的自己也覺的自己了不起了,心想:「你看我研究生學了許多理論知識,基礎還是不錯的吧。」「你看我上手多快,現在已經能和老師傅一起討論問題了。」一遇到問題,我就盲目下斷言:這個事肯定是這麼回事,那個事肯定是那麼回事,可我的結論總會受到老師傅的糾正,老師傅讓我再仔細考慮考慮,告訴我有很多情況我還沒考慮到。我心想:「我認為就是這樣了,那還能有其它答案嗎?」結果老師傅得出的結論和我的想法總是差之千里,而按照老師傅的辦法,都能把問題解決了,最後總是證明我的結論不正確,還遠不夠成熟。

我靜下心來向內找,腦海中就浮現出了師父講的法:「他以為他比別人高明,他了不起。」[2]「他想:在這個煉功點上,就我天目開的好,我可能不是一般人吧?」[2]我猛然驚醒,原來自己掉到狂妄自大的陷阱裏去了,老是守著自己那點東西,那能進步嗎?只有保持空杯心態,自己才能夠得到提高。

這幾年走來,通過自己的親身經歷體悟到了「真、善、忍」的偉大,感受到了師父佛光普照的溫暖,時時刻刻都讓我的心性在提高,在昇華。從自己的工作這一方面,我也切身體會到:「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歐洲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 《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