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一條自己的助師正法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三日】師尊在不同時期的多次講法中都提到,在修煉的這條路上,每個大法弟子都要走一條自己的修煉之路。師尊開示:「修煉中我是叫每個大法弟子都獨自走好自己的路,建立各自的威德,使自己真正走向圓滿,成為一個主掌各自天地的王。」[1]

長期以來,我一直對如何走自己的路,和具體哪一條路才是屬於自己修煉的路感到困惑、不能有清晰的理解,存在很深層的對法的認識不足。下面結合這一年以來,對法的理解與我們項目小組的修煉交流體會,談一談如何用正念走出一條自己的修煉之路。

大法弟子被迫害之後,我和許多同修一樣經歷了各種魔難,好像也付出了很多。但我總感到內心不踏實,總覺的自己應該有一條能更好的發揮自己特長的路。然而,由於對大法的認識不足,好像有某種力量抑制住了真正的自己,使自己不能更好的助師正法,走過不少不必要的彎路。

在修煉前和修煉之後,我一直從事項目策劃、規劃相關的工作,就一個項目的前期策劃和後期的操作執行能獨當一面的完成,並擁有較強的專業能力。有一個想法是,我想把自己的這種能力充份運用到證實法的三件事上面去,但實際情況是,往往力不從心,在探討這個問題時,許多同修也有同感。交流中,有大部份同修認為,不要太追求人的技能,只要去做三件事,一切都在其中了。這一認識影響了我好多年,我也看到大部份同修也是這樣的狀態,對如何走出一條自己的路這個問題沒有深究,覺的一切都是順其自然就好。於是,我的表現是,只要是三件事,我都參與,比如打真相電話、幫同修發正念、利用自己的客戶資源講真相、發傳單、郵寄傳單、幫助找回放棄修煉或邪悟的同修等等,但是都很隨機,表現為今天幹這個,明天干那個,後天有其它需要,又跟著同修去幹別的事去了。

我甚至看到一些學歷很高、人中的能力也很強的同修只是利用空閒時間(上下班)帶電話出去打真相電話,但其實他們完全可以承擔更多需要較強專業能力的項目的。有一個同修是工程師,在大型國企技術部門任職,對計算機、維修都很在行,但他只是在網絡上發布真相資料,對本地同修急需的技術支持基本沒有。有幾個同修寫作能力很強,但他們卻在自己的生意上忙得不亦樂乎,基本上處於獨自修煉的狀態,游離在整體之外,如果當地迫害一線所需的報導、真相文本材料的編寫他們能在整體上參與進來,將會對當地的營救和對邪惡的揭露更有效。本地大法的資源沒有充份的以一種機制的方式調動起來,在人的表面來看,其本質上是一種間隔所造成的拖延、浪費。

如果修煉的路上有參照的話,那麼關於充份利用好大法弟子的特長技能(資源)從而達到為法所用方面,我覺的神韻藝術團、研發破網軟件的同修等,他們就是在技能方面非常突出,並在這麼多年走了一條屬於自己的路。那麼,如果我們所有大法弟子都能根據自身情況、當地情況,特別是在中國大陸各地的同修,能結合當地實際,充份調動有專業技能、特長的同修形成一個個項目小組,變成一個整體,那在救人上就更能起到不可估量的作用,在其中的大法弟子通過這種形成的「項目機制」中得以境界昇華與技能的提高中,舊勢力形成的各種間隔與安排就能各個擊破,必能呈現出完全不同的正法形勢來,這個問題,需要我們基於更好的做好三件事的基點上,共同探討和廣泛交流。

師尊說:「你們最偉大的是因為你們能夠跟上正法。」[2]那麼,正法走到了最後的最後,作為大法弟子的一員,我們怎樣才能跟上正法進程?我們該怎樣才能結合自己的資源、特長更好的兌現誓約救度更多的眾生?我們能否找到一條屬於自己的修煉的路?我們有沒有認真思考過這個問題?

具體的路如何走?師尊在法中並沒有明確告訴我們每一個人如何走。在《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中,有弟子問師尊:「如何確切知道自己的路、自己的誓約?」[3]師尊開示說:「我沒有告訴誰說,你應該做這個、你應該做那個。方方面面都需要人手。你覺的你在哪方面有特長,或者是你喜歡做哪個,你就紮紮實實的去做好那件事情。只要它能夠救度眾生,能夠在救度眾生中起作用,你就去做,那就是了。不會你在那個誓約中當初都寫了具體要下來做記者或者做演員。(眾笑)」[3]。

師尊說:「很多事情師父不想說的太明確、太多、太面面俱到,因為有一點你們有些人還不是太清楚,我也多次講過,是你們在證實法,不是師父。證實法中走你們自己的路才能圓滿你們自己、樹立你們自己的威德,所以那是必須你們自己來做的。所以有些時候啊,各個項目、甚至於個人想做點甚麼事情都來問師父,啊,我怎麼做?你一下子就把這威德給了師父。我當然知道怎麼做,可是我要說出來了,你甚麼都沒有了,你做你只不過是幫我做而已,不是在建立你自己的威德。」[4]

雖然師尊沒有告訴我們具體怎樣去走一條證實法的路,但作為弟子就是應該儘量去圓容好師尊要的。師尊告訴我們:「但是呢,無論怎麼難,被救度的生命在被救前怎麼干擾與設難,大法弟子是有自己的路的。作為一個大法弟子來講,以前我一直在講,我說大法弟子有這麼大的歷史使命,要承擔救度眾生的責任,肯定是有你們自己能走通的路。」[5]

經過大量學法,系統學法,並與同修交流,結合自己的困惑,我好像一下子清晰了那條路在哪裏了,有一種豁然開朗的感覺。我們完全可以結合自己的特長、優勢,用正念走好一條自己的正路。在這個過程中,所遇到的一切困難都要用從法中修出的正念來對待,包括對自己是否有能力去兌現那麼大的誓願表現出來的不自信,在任何時候都要想到大法、想到師尊,就能走出一條最正的路來。

從去年開始,我們根據各自的特長組建了一個項目小組。小組中有擅長寫作的,有專業美工設計的,有協調能力強的,形成了一個以揭露本地真相為主的小組,同時可以援助外地市區域。在這個項目小組的運作中,每個人都在提高,在法上交流。在這個項目小組的基礎上,根據當地需要,又找了不同特長的同修,組建了幾個不同針對性的項目小組,承擔不同的項目。這樣通過各自完善項目小組,各小組又相互配合聯繫,最大的好處是在完成三件事上形成了一個看似分散,但卻能有機聯繫協調分工做好證實大法的事的整體。總結如下:

一、項目小組都有自己的專業特長:我所在的項目組負責在收集被迫害同修的情況、跟進、協調,寫文章及時揭露,製作真相材料,配合營救,可以對當地邪惡的迫害行為及時反應。人數不用很多,根據當地實際情況來做。我們有一個法律組的,專門針對法律需要,比如請律師、法律條文、如何起訴、如何應對惡警取證等實際問題展開,由專職的法學專業的同修來承擔。有技術組的,對同修所需的計算機系統安裝、更新、維護,起到了很好的配合,在這個證實法的過程中協調、配合,同時不斷修補著不足、提升著每個人的境界。

二、項目小組定期學法:我們是每週一天全日學法交流,學三講《轉法輪》,如有特殊需要則額外安排見面交流。學法後,針對三件事作規劃,聚焦正在推進的具體事項分工、協調,對下一階段如何分工等進行討論。同時,在專業技能的提高方面作交流,與學法相結合,通過個人的境界提升來提升專業能力。

三、保證每天四個整點集體發正念外,約定一個專門針對清除本項目一切干擾因素的發正念時間點。

四、保密:項目小組除項目成員外,對外保密,在其他同修間不公開,減少被邪惡鑽空子的漏洞。

五、定期研讀《九評》、《解體黨文化》:為了在講真相中不帶有黨文化因素,我們定期研讀這兩本書。

在圍繞項目小組展開三件事的過程中,我由一個游離於整體「單兵作戰」狀態,慢慢轉變為與項目小組成員成為一個小組整體,配合當地及外地的需要盡自己的所能,真正感到了溶於整體的自我昇華,更重要的是能將自己的特長與大法所需的三件事相結合,堅定了走好自己的路的信心。在專業技能方面,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啟發昇華。

有一個階段,我決心用最大的虔誠一遍一遍的抄法、背法,得到很多不能用語言來形容的收穫。家人有一次看著我抄寫的經文,說你的字怎麼突然漂亮了許多。是啊,我在抄寫經文的過程中,帶著無比的虔誠和對法的無限敬意中,我突然明白了如何處理筆畫與筆畫之間、字與字之間、段落與段落之間的關係,覺的有一個脈胳連結著每一個字,抄寫的時候往往一句話一氣呵成。

在項目遇到困難時,初期時我有依賴心理,希望有一個能力更突出的同修帶一帶我們,特別是在專業技能方面,總是信心不足。後來在項目小組中,通過加強學法,修心斷慾,在法上受到了許多啟發,感受到了完全不一樣的轉變。在這個項目參與之前,我發覺自己對參與正法的三件事,心態上是被動的,藉口是能力不足、正念不強,面對邪惡的干擾總是在安全措施上「小心過頭」,現在看來其實是沒有法中的正念造成的。現在的心態呢,是主動的,主動圓容項目小組,主動清理自身存在的不足,主動去學法。當心態上溶入了整體後,自己考慮問題的基點也完全發生了根本性的變化,更多的是站在整體需要的是甚麼的角度來考慮和分析問題,看不見的、意識不到的「私」在這種項目小組形成的機制中慢慢去掉,從而更加明白了今天的自己所能全部能為正法所用、為師所用才是真正的在兌現史前誓願,才是真正的在用正念走自己的一條正路。

師尊在多次講法中告訴我們,今天的一切都是為大法開創的。而大法弟子又是在走一條沒有任何參照的路,走一條舊勢力都說「我們不會」的路。我們永遠不可能知道師尊要的最深的內涵是甚麼,但師尊卻為我們準備了一條最正的路,也一定賦予了我們最好的一切,包括不同時期需要的能力。

師尊說:「師父肯定大法弟子所做的,你們只要出自於證實法、救度眾生這個願望,你們所做的事我都會肯定,而且我的法身也好、神也好,你只要去做,會把你這件事情引申的更偉大,更了不起,會協助你。」[4]

我們需要的是在大法中修出的正念,時時用正念看問題,用正念對待一切修煉中的事情。曾經一段時間,對甚麼是正念我感到很模糊,不能在法上認識法。我把九九年後師尊的講法系統的學了很多遍,其實答案都在法中了,只是我對法的認識不足造成了對甚麼是正念理解不深,被人的觀念阻礙了對法的認識。

師尊說:「我今天看明慧網報導,有個學員腿被打的粉碎性骨折,也不給對接就打上石膏。這學員想都沒想自己會殘廢,根本就不在意,每天就是學法,正念很足,能夠坐起來一點的時候就煉功。醫生告訴她粉碎性骨折都沒對就給打上石膏了,這都是那些個監獄的醫院幹的,她不管那個,我要盤腿煉功,疼的不行還堅持,後來盤腿也不疼了,結果好了,現在又蹦又跳的甚麼事兒都沒有,跟正常人一模一樣。(鼓掌)你們誰能夠這樣,舊勢力就絕對不敢動他。誰能夠這樣,誰就能在過關中走過來。甚麼叫正念哪?這就是正念。」[6]

這段講法我認為是師尊回答甚麼是正念這個問題時給我最好的啟發,在我理解看來,就是在面對自己覺的不可能走過去的困難、不可能有路的時候,依然要相信大法能解決這個困難、能走出一條路來,這就是我們修煉人時時刻刻應有的正念,在這種正念下就無所不能。

師尊明確告訴我們:「我告訴大家,這麼多年來,我一直在說大法弟子的能力非常的大,很多人就是不相信,因為也不讓你看到。你在正念作用下,你身邊的一切和你自身都會發生變化,你從來都不想去試一試。」[5]

在決定寫出這篇文章的時候,我前所未有的感到頭要裂開似的痛、眼睛看不清東西、全身不適想嘔,連續三天,這是不是另外空間邪惡正在害怕和阻擋的表現呢?我想只要有利於我們的整體提高和對三件事有利的任何事,都是邪惡所害怕的,抱著這種正念去做,就是一條最正的路。

以上只是個人體會,是對自己參與項目小組如何用正念走一條自己的正路的一點理解,請同修批評指正,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四》〈二零零三年亞特蘭大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導航》〈北美大湖區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八》〈二零零八年紐約法會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二十年講法〉
[6]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