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臨沂市劉永超、劉永進兄弟屢遭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一日】(明慧網通訊員山東報導)2017年7月7日10點左右,一個自稱是臨沂市蘭山區某派出所的人又打電話給法輪功學員劉永超(騷擾電話是0539-7305035),非法查問劉永超的弟弟劉永進的下落,又查問劉永超的所處,欲執法犯法、圖謀不軌。

6月26日上午9點左右,劉永超接到一不明身份人的電話(電話號碼是:0539-7305082),非法查詢住處,劉永超當即詢問他是哪裏人,幹甚麼的?那人竟做賊心虛的謊稱是船流街村人。劉永超本身就是船流街村人,根本不認識他,一聽就知道是撒謊。該人還非法查詢劉永超妻子楊學芳的情況等。

6月27日,一夥人(估計是臨沂市蘭山區白沙埠鎮綜治辦和鎮派出所的)又到蘭山區白沙埠鎮船流街村劉永超的大哥劉永達家中尋找劉永超、楊學芳夫婦,還對劉永超的大嫂照相。

自99年7.20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以來,臨沂市蘭山區劉永超、劉永進兄弟只因為以「真善忍」為標準做好人,多次遭到非法關押迫害。劉永超多次遭到非法騷擾、非法拘禁等殘酷迫害,曾被臨沂市蘭山區白沙埠鎮派出所非法拘禁,被殘忍關入鐵籠子,並多次受到毒打威脅。

劉永超的三弟劉永進更是遭到臨沂市政法委、610、公安局,看守所,臨沂市洗腦班及蘭山區610、公安局等十幾年不斷的殘酷迫害,在公安局、看守所、洗腦班受盡酷刑折磨,多次被非法關押,並被非法誣判七年重刑,在山東省泰安市監獄慘遭迫害,九死一生。

劉永進2001年正月被綁架到臨沂市蘭山區車站派出所,在那裏,臨沂市蘭山區公安局警察刑永農,及車站派出所的李姓警察和當時蘭山區公安局另一名不知姓名的警察(後來被調入刑警大隊任副隊長)對劉永進實施酷刑折磨,他們給劉永進銬上背銬,然後用鐵棍猛擊背銬,並抓住背銬,將劉永進提了起來懸空,使劉永進的全部體重全壓在手銬上,將手銬深深的卡進手腕的肉裏,把劉永進折磨的死去活來……十六年過去了,現在劉永進的手腕上依然能清晰的看到當時手銬被深深卡入肉裏時留下的傷痕。

酷刑演示:吊銬
酷刑演示:吊銬

2000年11月,臨沂市羅莊區610、臨沂市羅莊區公安局及所轄的派出所人員同臨沂市610、蘭山區610及臨沂市、蘭山區公安局及相關派出所人員對劉永進實施了非法抄家後,竟將劉永進1週歲半的孩子非法關入了臨沂市看守所幾天時間,使劉永進的孩子受極度驚嚇後,留下了嚴重恐懼後遺症,只要一見到警車就哇哇大哭,一邊哭喊一邊拼命往家跑,渾身顫抖鑽入大人懷裏,親人們都流著淚說:「這孩子被警察嚇破了膽!」

臨沂市610、蘭山區610、羅莊區610及臨沂市公安局、蘭山區公安局及車站派出所、羅莊區公安局及所轄派出所的這些違法犯罪行為,在將來法制健全的社會,絕對逃脫不了法律的制裁。

劉永進曾遭受的迫害

劉永進曾被非法拘禁到臨沂市洗腦班三次(一次在臨沂市黨校、一次在臨沂市水利技校、一次在臨沂市看守所臨時設立),在洗腦班都受到了殘酷折磨和非法野蠻灌食迫害。還曾數次被非法關押到臨沂市看守所,遭受種種酷刑迫害和灌食摧殘。

2004年劉永進被臨沂市610、蘭山區610、臨沂市公安局、蘭山區公安局非法勞教三年,投入臭名昭著的王村勞教所迫害。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2008年2月5日,劉永進又被綁架到臨沂市看守所,被用皮鞭毒打、跺頭、野蠻灌食等迫害,後被轉到臨沂市洗腦班迫害,被臨沂市610副主任宋偉、洗腦班惡棍蘇偉、王軍毒打,用木棍夾住劉永進的腿,王軍等站在上面跺等殘酷迫害,並被劫持到臨沂市人民醫院、蘭山區人民醫院、蘭山區第二人民醫院灌食迫害,在灌食中蘇偉竟然不斷的用拳頭猛擊劉永進的前胸,在蘭山區人民醫院被灌食迫害中,一股鮮血從劉永進的口腔、鼻腔噴湧而出,打到一兩尺高。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

2008年3月臨沂市檢察院、法院,蘭山區檢察院、法院在臨沂市洗腦班所在的水利技校內對劉永進私自非法開庭,誣判重刑七年後,又被非法劫持到山東省武警醫院迫害,劉永進被毒打、強制灌藥,每天都被莫名其妙的強制抽血化驗。被強制注射、吃藥後,兩次出現生命垂危,全身中毒麻木,全身一天不能動,呼吸極為困難。山東省武警醫院(濟南武警醫院)對法輪功學員的殘害更為陰毒,可以用藥將人毒死,卻打著為人治病的幌子毒害殺人,如果誰不吃藥,就會動用犯人毒打,直到答應吃藥為止,在警察的指揮下可以任意毒打、殘害,無法無天。山東省武警醫院(濟南武警醫院)用這種方式不知毒害死了多少人?卻可以用人得病死了來掩蓋罪惡。

臨沂市公安局、蘭山區公安局看劉永進在山東省武警醫院沒被害死,又將他投入到山東省泰安監獄繼續迫害,劉永進在獄中受盡毒打、殘害,九死一生。到2014年6月13日出獄時,臨沂市610辦公室主任范東旭帶領一群人竟然在泰安監獄門口欲將劉永進劫持到洗腦班或不明的地方非法拘禁繼續迫害。

從劉永超、劉永進及其孩子的經歷,人們可以清晰的看到,真正違法犯罪的恰恰是公檢法司等執法機構和執法人員及凌駕於法律之上的610機構及其人員。即使依照中國現在的法律,這些追隨江氏流氓集團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人,也都應該被繩之以法。善惡必報,他們是絕對逃脫不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