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強制洗腦、流離失所 山東優秀人才控告江澤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一日】(明慧網通訊員山東報導)山東臨沂市79歲的法輪功學員劉蘭英女士,多次遭綁架關押、強制洗腦,被迫流離失所,2015年7月底控告對法輪功迫害的元凶江澤民。

劉蘭英女士1988年考取高級農藝師(名列全省第一),得過部級、省級、地縣級科研成果獎,曾任三屆臨沂市政協委員(1985-1993年)。她煉法輪功後,眼睛復明,人也顯得年輕了很多。

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江澤民以個人意志成立了凌駕於國家憲法及公檢法之上的恐怖組織──相當於納粹蓋世太保的「610辦公室」,隨後操控「610辦公室」系統地對堅守信仰「真善忍」的中國法輪功學員實行「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滅絕迫害,導致十六年來法輪功學員廣泛遭受酷刑折磨等迫害。

下面是劉蘭英老人陳述她與家人遭受迫害的事實:

我因學煉法輪功受益多多,眼睛復明瞭,多病的身體變成健康的身體,返老還童,年輕了很多,學會了做好人、辦好事。卻因此受到了江澤民一手挑起的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

1999年9月中旬我去北京,向中央領導反映修煉法輪大法的好處,對國家、人民有百利而無一害,國家應大力發展。當時北京警察天天抓捕上訪的法輪功學員,在10月中旬我也被抓,轉到臨沂拘留所非法關押了1個月才放回家。

2000年11月底,第二次被非法綁架、關押、後送勞教。

2001年4月中旬,因不放棄對法輪功的信仰及修煉,被綁架在臨沂市物資局、黨校非法關押、強制洗腦三個月。2001年底被臨沂市610綁架關押在水利技校強制洗腦。

為了躲避迫害,2001年12月初至4月中旬去青島搬家二次;為了躲避迫害,2002年4月我流離失所一個月;為了躲避迫害,2010年9月至2013年6月我搬家5次。

我被迫害期間,家人也受株連,原一個幸福美滿的家,被江澤民的這場迫害搞得亂七八糟,迫害嚴重時,我的住宅天天有人站崗監控,兩個兒子被迫外出找我,青島、昌邑,知道的朋友都找遍,交不出人來就不讓過日子,逼的我七八十歲的人流離失所三年。

我被非法關押在臨沂黨校強制洗腦期間,大兒子在臨沂大學教書,去黨校說理,要求釋放我回家,告訴他們我媽是為國家做過貢獻的人,是黨的「紅人」,她曾經歷任三屆臨沂市政協委員(1985-1993年),是臨沂地區的先進知識分子代表;1984年8月獲得臨沂地委行署頒發的知識分子先進工作者證書;1988年考取高級農藝師(名列全省第一),得過部級、省級、地縣級科研成果獎。她因修煉受益太多,不放棄信仰,你們這樣折磨迫害她太不應該了。他們無言對答,八九個人圍著我兒就打,名為(串地瓜皮)即用錘掌打給我,我再打給他,把我兒多次打倒在地。我為救兒去現場,也被打倒在地。見我母子躺在地上爬不起來了,他們才停止走人了。

兒子被打的臉腫了,打壞了一顆牙,身上有幾處輕傷;我被打得腦震盪。就是這樣,中共臨沂市委下令,打我母子的八九個人無罪,以鬧市委的罪名,把我挨打的兒子抓去非法拘留十五天。十天後大學領導找市委把我兒保回家。在那年月,沒有講理的地方。

因不放棄信仰及修煉,在經濟上遭受嚴重迫害:1、1999年10月至2000年12月,單位扣發我13個月工資,扣發我6年福利及福利費。2、警察勒索罰款10000元:1999年12月5000元;2000年12月5000元。3、二次非法抄家,2000年11月初搶劫走了師父法像、大法書籍、大法資料、個人、家庭往來賬簿,各種證書也沒了。4、被迫流離失所、搬家7次,青島2次,臨沂5次,給我造成了很多的經濟損失。

自1999年7月20日至今,真是風雨行舟,過著艱難的生活,特別在坐牢、洗腦班、流離失所期間,我和其他法輪功學員一樣,遭受折磨、吃盡苦頭、擔驚受怕、度日如年。

臨沂市黨校、臨沂市蘭山區洗腦班對本人以莫須有的罪名非法關押洗腦班,觸犯了:《憲法》第三十六條:「公民享有信仰自由的權利」;第三十五條:「公民有言論、出版、集會、結社、遊行、示威的自由」;第三十七條:「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禁止非法拘禁和非法剝奪或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刑法》第十七條、第二百五十一條、第三百九十七條、三百九十九條;中國政府簽署的《世界人權宣言》第十八條:人人有思想、良心和宗教信仰自由的權利;第九條:任何人不得加以任意逮捕或拘禁;《刑法》第三十九條和二百四十五條:公民的住宅不受侵犯,禁止非法搜查或非法侵入公民的住址。

鑑於那些具體行惡者,是受江澤民謊言的欺騙,也是受害者,本人對他們暫不起訴,一切由江澤民負全部責任。請求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明辨是非,對罪惡累累的江澤民立案調查,依法懲辦江澤民,為民除害,還法輪大法清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