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害家破人亡 長春老太太控告江澤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一日】(明慧網通訊員吉林報導)長春市六十八歲的老太太馬秀榮,聽了李老師講法二個小時,從別人扶著到跑著回家,一身病就好了。在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後,被非法勞教、非法判刑八年,丈夫重壓下離世。馬秀榮老人說:「我被江澤民迫害得家破人亡,因此我要控告江澤民。」

下面是馬秀榮老人訴述她所遭受的部份迫害經歷:

我叫馬秀榮,今年六十八歲。一九九六年三月一日是我終生難忘的日子,那天是我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日子。當時,我患有心臟病、肝病、支氣管哮喘、大腿麻木等病症,聽說法輪大法能治病,我也想學,去的時候是別人攙著我去的,聽了二個小時的講法,感覺全身的病都好了。以前去醫院,大夫說:我的病沒有五千元錢查不出來甚麼病;現在聽了李老師講法二個小時就好了,而且還能跑了,回家快到站點時是跑著才趕上班車的。

聽了七天師父的講法,全身的病都好了,心裏那個高興啊就別提了。你想想一個全身都是病而且還無錢治病的人,不用花一分錢身上的病都好了,這是多麼讓人高興的事啊,我有時一邊走一邊樂。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突然接到通知說:政府不讓煉法輪功了。下午三點鐘左右,長春市610辦公室的人,長春文化報社的人和公安局的警察等十五、六人來到我家,錄像機對著我問話,你大兒子怎麼死的?是煉法輪煉死的嗎?我說不是。他是胎裏帶來的腦瘤,有醫院的診斷書,給你們看看。他們不看。我沒有配合他們做反面宣傳,他們沒錄上像。他們要我大兒子的相片,我說沒有。可我們鄰居吳鳳同在旁邊站著,拿起桌子上我兒子的照片給了他們。《新文化報》用我兒子的照片,發了一篇誹謗誣陷大法的文章。時間不長,吳鳳同就死了,我知道是他幹壞事遭到報應。

一九九九年八月份的一天,我們有十多個人在果園裏集體煉功,長春市綠園區公安分局的警察把我們都劫持到綠園分局,非法拘留我十五天,把我送到八里堡拘留所。在拘留所,我們睡在水泥地上,吃的是發了霉的包米麵窩窩頭,還沒蒸熟。

二零零一年三月十七日,長春市對法輪功學員進行大搜捕。晚上十點多鐘,農科院的高俊林帶著四間派出所的警察王誕華和610的人來我家敲門,我沒開,他們就撬開門進來,翻箱倒櫃把大法書都搜走了,七、八個人連擁帶推地把我推進車裏,拉到四間派出所,強制給我戴上手銬。我問他們,我犯了甚麼罪,你們這樣對待我?王誕華說,你犯國法了,犯了大罪了。他邊說著,邊把我的兩隻手背在後背,前邊讓我頂著沙發,王誕華在後邊用膝蓋頂著我的腰,使勁扭我的胳膊,疼的我全身哆嗦。後來他用手銬把我的手銬在鐵椅子上,就去睡覺了。

非法關押在派出所一天一宿,之後把我送去了鐵北看守所。到了看守所一進屋,一個獄警把我的外衣扒下來扔了,手裏拿把鉗子把褲子上的扣拽了下去,我就只能一隻手提著褲子走路。一雙鞋也拽壞了,掛不住腳,只能趿拉著鞋走路。我著急上火的,兩天沒吃飯,沒睡覺。監舍裏是涼炕,一米半長的炕上睡二十個人,一個挨著一個,都立著睡,叫立刀魚。枕頭、被子都沒有。吃的是發霉的玉米麵窩窩頭,喝的是凍土豆湯,湯裏有泥。

一週後,我被非法勞教,送到黑嘴子女子勞教所。警察拿出張表讓我簽字,我不簽,對他們說你們純屬誣陷迫害,我不承認。第二天他們找來了一個邪悟的人,叫劉暢,來勸我悔過,地上放著錄像機。我堅決不配合他們,不說話,不配合他們錄像,他們一看沒辦法就走了。

第三天,六大隊的獄警張濤把我叫到管教室,讓我放棄修煉,我不答應,他就拿電棍電我。劉獄警搧我嘴巴,讓我念牆上的公安部公告,我說看不見,他就拽著我的頭髮往牆上磕,把我磕迷糊過去了。

從那兒以後,我的腿不好使,不能走路,話也說不清楚。幾天後把我送到醫院,確診為腦萎縮。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日,勞教所通知家裏接我回家。

二零零一年八月份的一天,四間派出所的王誕華帶著610的人來我家說:張某某發資料被抓了,他說是你給的資料。我回答說,給也沒有錯,都是為了救人,誰看這些資料誰有福。他說,今天把你帶走。我說你帶吧。我沒有怕心,可是說這話時腿不聽話,摔倒在地上,話也說不出來了。他們看到這種情況,態度就變了,說官還不踩病人呢,今天就不帶你了,把你的診斷書給我們就行了。之後拿著診斷書走了。

二零零三年五月份的一天,我和妹妹馬秀華正在家裏學法,長春市610的人和綠園區公安局國保大隊的警察六、七個人突然進來了,就搶大法書。看見我妹妹也穿著印有「法輪大法」字樣的背心,就直接奔她去了,讓她把背心脫下來,我妹妹不脫,他們就撕起來,我趁機就跑出去了。因為我妹妹被警察折磨的精神不好了,她拿起石頭打警車,警察嚇得開車跑了。

二零零七年五月九日我們在一個小區開法會,結果被警察包圍了,共計綁架了七十多人。我趁機走脫了。後來一個同修受刑不過把我說出來,我被綁架到四間派出所後,送到綠園公安分局鎖在一間沒有窗戶的屋子裏三天三夜,其間警察到我家抄家,不但非法抄走了所有的大法書,而且我工資一千元現金也被他們勒索去了。他們逼我說出他人都做甚麼事兒了,我沒有配合他們。

酷刑演示:碼坐
酷刑演示:罰坐小板凳

二零零八年十月份,中共邪黨法院誣判我八年有期徒刑,我被送到省女子監獄服刑。即使按照邪黨的法律規定,監獄是犯人服刑的地方,而邪黨卻將監獄變成了強制轉化法輪功修煉者的場所,不轉化就非人的折磨。例如,從早晨五點到晚上二十四點坐小板凳,屁股上的肉都坐爛了,粘在褲子上,一動就出血。不許跟別人說話,不許瞅別人,整天面壁,兩個包夾看著你,大聲訓斥、打罵你。給你圈定一個小範圍,不許越過界。上廁所得先報告,他們不順心時就不准你去。吃飯他們給你打,不讓你自己動手。晚上睡覺不許蓋被子,不許枕枕頭,就在光板床上睡。整天洗腦,看污衊大法的電視,逼著你寫思想彙報。我不寫就被罰站,站的時間長了腿腫的老粗,都不能走路。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份,監獄讓我填寫假釋申請表,並給我檢查身體,一個獄醫還私下裏告訴我,明天給你檢查身體時你就說腦血栓,大小便不知道,尿床等。結果我照做了,血壓檢查結果低壓一百八十,高壓二百八十。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三十一日,當地法院裁定下來,我被假釋回家。

回家後才知道丈夫精神壓力大,得了腦血栓,生活不能自理,不久就去世了。本來我丈夫的身體很好,這麼多年由於我被江澤民流氓集團的殘酷迫害,也使我的丈夫、孩子身心都受到了極大的創傷,我丈夫的死就是江澤民迫害法輪功造成的。由於扣押我的工資,家裏沒有生活來源,兒子殘疾一隻手找工作也難,有時爺倆兒吃了上頓愁下頓。

我是千千萬萬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中的一個,這場迫害給本人和我的家庭造成了極大的傷害,因此我要控告江澤民,要求把罪魁禍首江澤民繩之以法。

以上是我按照「真善忍」做好人被江澤民犯罪集團多次迫害的經過,真心希望迫害過我的人,能夠早日明白真相,記住法輪大法好,退出這個西來幽靈中共惡黨的黨團隊,給自己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