楷模兄弟屢遭迫害 山東臨沂市劉永超又被610騷擾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六日】(明慧網通訊員山東報導)山東省臨沂市蘭山區法輪功學員劉永超、楊學芳夫婦,十一月三日上午接到自稱是臨沂市蘭山區白沙埠鎮黨委的電話(電話號碼是:13563991668),說是受臨沂市610指使,查詢劉永超的戶口情況,及劉永超的弟弟劉永進的情況。劉永超正告他們:正是臨沂市610將我的弟弟害得九死一生,還想再來迫害。

下午三點左右,又一個自稱是辦事處(可能是臨沂市蘭山區辦事處)打電話(電話號碼是:15505390011),非法詢問劉永超住在何處。

劉永超、劉永進兄弟二人自小品學兼優,無論是在親友中、莊鄰中、同學中、老師中都備受讚揚。至今他們的同學依然將他兄弟倆當作學習的榜樣,因為他兄弟倆的品行、學識、修養已在親朋好友、同學老師中深深鐫刻了備受推崇和敬重的印象:他倆就是不可多得的君子、同齡人的楷模。

然而就是如此優秀之人,十幾年來卻一直受到江氏集團及610非法機構的殘酷迫害,多次將劉永進迫害瀕死,甚至在二零零零年十一月第一次抄劉永進的家時,竟然毫無人性的將劉永進才一歲的兒子也非法關進了臨沂市看守所三、四天,一個一週歲的孩子竟被關進了看守所,這也只有中共邪黨和江澤民集團及非法機構610才能幹的出來。

弟弟劉永進多次被折磨的生命垂危

弟弟劉永進,青島大學國際貿易系本科畢業的高材生,在他風華正茂的年齡和開創事業的黃金階段被臨沂市610、臨沂市市直機關工委夥同臨沂市外經委將正在森信木業公司做外貿主管的劉永進從工作崗位上綁架的臨沂市黨校殘酷迫害,從此劉永進失去了他心愛的工作。

十六年來,劉永進遭受臨沂市610、臨沂市蘭山區610、臨沂市車站派出所、臨沂市洗腦班、臨沂市看守所等多次殘酷迫害,曾三次被非法刑拘在臨沂市看守所,三次被綁架到洗腦班關押迫害,兩次被非法勞教,被非法判刑七年;在派出所、洗腦班、看守所被殘酷迫害、野蠻灌食多次,並被洗腦班多次劫持到臨沂市人民醫院、蘭山區人民醫院、蘭山區二院多次殘忍灌食,多次把劉永進折磨的奄奄一息、瀕臨死亡。

二零零八年三月五日,臨沂市610將劉永進綁架到山東省濟南市武警醫院殘害,在那裏劉永進多次被強制抽血取樣,被強行注射毒針,致使劉永進數次瀕死;又在泰安監獄被以各種方式殘害,入獄時風華正茂,一頭黑髮,不久就被折磨得白髮滿頭,不知受過多少種刑罰殘害?不知被迫害的幾乎致死多少次?終於走出冤獄時,臨沂市610范東旭等竟然帶著兩輛車在泰安監獄門口陰謀將劉永進再次綁架的秘密的地點繼續殘害。

十六年的殘害,幾乎把劉永進殘害到了家破人亡的境地,而臨沂市610還欲陰謀繼續實施迫害。親朋好友和廣大的世人們都在看著這一切。

哥哥劉永超做好人遭受的迫害

哥哥劉永超接觸法輪功,看到「真、善、忍」三個字時就激動的流下了眼淚,他知道這是他做人的標準。自從煉了法輪功後,他嚴格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人、做事,無論在學校裏,還是工作後在單位裏,同學、同事都覺得他是一個善良、真誠、品德高尚的好人,很少計較個人得失,人緣很好,都願意和他接觸、聊天,甚至被稱為當今的君子。在矛盾中能站在對方立場上理解他人,寬容忍讓。

劉永超從小就體弱多病,得法前,身患神經衰弱,經常頭痛、頭暈、慢性胃炎、厭食症,身體非常瘦弱,當時體重是五十六公斤,而且還有痔瘡等多種疾病。學煉法輪功不久,身體各種疾病便不翼而飛,而且面色從過去的臉色蠟黃變為白裏透紅,體重也增加到七十三公斤。這一點他岳父岳母最清楚。因為他當初與妻子訂親時,還每天吃藥,身體消瘦,滿面愁容,岳父岳母擔心他們將來是不是會幸福,可是當他們看到劉永超學法輪大法後的變化,真的很驚奇、很欣慰,非常感謝法輪大法、支持大法。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後,江澤民集團發動了對「真、善、忍」信仰的殘酷迫害。劉永超當時正在河東區雙山鎖業上班,被臨沂市蘭山區白沙埠鎮崖頭管理區片區書記朱鳳山誘騙上車,說是有事商量,同時也欺騙了他們公司經理。結果被他們非法關押到白沙埠鎮派出所的鐵籠子裏兩天一夜。派出所鐘姓所長,指使了本所兩位民警對劉永超施壓,一位叫孟慶堯(派出所戶籍員),一位是本鎮孝友村的姓王,進門後,一腳把劉永超坐著的椅子踢倒,手提橡皮棍,擺出打人的架式,逼迫劉永超所謂「交待問題」,劉永超對他們說一無所知。他們擺出氣勢洶洶威逼恐嚇。

二零零零年二月二日,劉永超因去北京上訪,被北京便衣警察非法抓捕,綁架到山東省臨沂市駐京辦非法關押一夜,並於臘月二十九日(即除夕),被臨沂市蘭山區公安局與白沙埠派出所非法綁架到白沙埠鎮派出所,非法審訊。接著當天晚上,又被非法押送到臨沂市看守所,整整被非法關押了四十五天。在被關押期間每天被強迫背「監規」,每天強迫洗冷水澡,那時還剛剛下過一場小雪。

在臨沂市看守所被非法關押期間,劉永超的大哥劉永達被蘭山區610辦公室非法罰款一萬元,作為所謂不再上北京上訪的保證金。

劉永超被非法關押在臨沂市看守所時,剛開始被關在所謂「大號」,強迫他們穿囚衣,背監規,非法對無罪人員剃光頭,逼迫他進行無工資勞動,扒大蒜、剝銀杏殼,而且按時間完不成就會被體罰折磨,手指蓋都扒出了血,特別是銀杏殼,手指根本扒不動。不合格者、完不成者都要受到獄頭的打罵。

劉永超妻子楊學芳的經歷

劉永超的妻子楊學芳學了法輪功以後,嚴格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去做,在家裏,兄弟姐妹十幾口人,相處融洽,鄰里之間和睦相處;在工作中,兢兢業業,把廠裏的活當自家的活幹,生產的產品質量優異,每次開會,都受到廠裏表揚。廠長杜廣文經常找她談話說要以她為標準擴大招工,讓她把關,就找她這樣品德高尚、聰明能幹的工人,同事也都以她為榜樣。

沒煉法輪功的時候,楊學芳經常失眠多夢,總是休息不好,身心疲憊;學法煉功以後,這些毛病都沒有了,而且精神飽滿,真正體會到「心清體透」的美妙感受。孩子從出生到現在,沒有得過甚麼病,更別說打針吃藥了,體格健壯,性格開朗。在楊學芳很小的記憶裏,她媽媽就是個病秧子,不能下地幹活,在家裏做飯都累得有氣無力。在楊學芳學煉法輪功以後,她媽媽時常會輾轉七八十里路來女兒家住一陣子,她說住在女兒家感受身體輕快,精神也好,吃飯睡覺都覺的香甜。每次回家,大娘嬸子們都說走閨女又吃胖了,面色也紅潤了。

自從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後,江澤民成立邪惡的610非法組織,發動了對善良法輪功學員的血腥恐怖迫害,操控一切宣傳媒體污衊、誹謗大法,白沙埠鎮派出所每天派人蹲在大門口監視劉永超一家,以至於全家人不能正常生活、工作。有一天夜裏一點多鐘突然猛砸他們家大鐵門,那聲音在夜深人靜的夜晚非常刺耳,砸得楊學芳心驚肉跳,原來是臨沂市蘭山區白沙埠鎮鎮委和鎮派出所夥同船流村書記半夜三更夜闖民宅,把他們全家劫持到村委大院,當時他們的孩子還不到兩歲,一個人睡在家裏。他們把楊學芳關進一間雜貨屋,一個年輕的無賴不由分說罵罵咧咧地狠狠打了她一個耳光,用力踹了她一腳。楊學芳感到從未有過的莫大的悲憤和恥辱,難道做好人有錯嗎?這是甚麼社會?甚麼政府?黑白顛倒,善惡不分!

沒過幾天,臨沂市蘭山區白沙埠鎮派出所又把船流村所有法輪功修煉者劫持到白沙鎮鎮計生委,把他們不分男女老少非法關押在一條狹窄的走廊裏兩天一夜,禁止他們喝水吃飯,禁止上廁所,逼迫他們在所謂的「轉化書」上簽字,否則不讓回家。就在這同時,劉永超被白沙鎮派出所非法鎖在鐵籠子裏兩天一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