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青年遭十幾年冤獄折磨 信仰不改(上)

——山東臨沂市法輪功學員劉永進經受的殘酷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二日】(明慧網通訊員山東報導)二零一四年六月十一日,是劉永進歷經七年的殘酷折磨後出冤獄的日子,家人早已在大門外翹首以盼。可是,監獄大門內,卻上演著一幕醜劇。

臨沂市「610」辦公室范姓人員明確對劉永進說:「現在不能讓你回家,我們要把你帶到其它地方去。」說著就要推搡劉永進到他們的車上。劉永進說:「你們沒有任何權力不讓我回家。」拒絕上車,僵持了大約一個小時,610人員竟然動用泰安監獄八個武警,手持兩米長的黑棍逼迫劉永進上車,最終沒有得逞。

現在四十三歲的劉永進,原是青島大學德才兼備的高材生,堅持修煉法輪大法「真善忍」,多年被非法關押、勞教和酷刑折磨,二零零八年,被誣判七年冤獄,憑著對 「真善忍」的信仰,走過中共黑暗牢獄。

「610」是中共為迫害法輪功專門成立的非法組織,是中共政法委操控公檢法迫害法輪功的直接黑手。該組織因為在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由江澤民一夥設立而得其惡名。

一、德才兼備的優秀青年

劉永進,畢業於青島大學國際貿易系。他出生在臨沂市白沙埠船流街村,從小就德才兼備,無論是小學、中學還是大學,無論老師還是同學,一提起他來,都是讚不絕口的誇獎;直到幾十年後的今天,一些他原來的老同學一提起他來,無不發自內心的稱讚他的人品和才華。

劉永進自幼注重道德修養,追慕聖賢,為追尋理想,讀遍諸子百家,芸芸書海,最後法輪大法「真善忍」把他領入更高尚、更美好的修煉之途。

劉永進曾就職於臨沂進出口公司和森信木業公司。修煉法輪功後,劉永進嚴格按照「真、善、忍」法理做人做事,待人親切熱情,處事先為別人著想,工作上兢兢業業,盡職盡責,同時能寫一筆很好的書法。

可是,遵循「假惡鬥」的中共對「真善忍」充滿恐懼與仇視,對法輪功和法輪功學員瘋狂迫害,劉永進也成為了這場迫害的受害者之一。

二、五分鐘「庭審」 冤獄七年

(1)看守所和洗腦班的殘害

二零零八年二月五日,劉永進在行走的路上,被臨沂市公安局警察綁架,當天被關進了臨沂市看守所。獄警把腳踩在他的頭上,往他嘴裏灌沙土,又扒光了他的衣服,命令犯人用皮帶猛抽。劉永進絕食抗議,看守所惡警又對他進行野蠻的灌食,多次命令犯人對他插管,可是就是插不進去,持續迫害了一個星期。在劉永進被折磨的奄奄一息的情況下,才把他送到醫院,次日,又從看守所轉到臨沂市洗腦班迫害。

酷刑演示:鞭子抽打
酷刑演示:鞭子抽打

在臨沂市洗腦班,臨沂市中共系統動用很大人力、物力「轉化」迫害劉永進:被惡人們稱作「王主任」的頭子(可能是臨沂市機關工委主任或市610辦公室主任),臨沂市610辦公室的宋偉,臨沂市公安局的劉姓支隊長、王姓政委(女)及惡警劉海清、孫某某;蘭山區公安分局惡警刑永農及河東區公安分局的惡警等;還包括洗腦班蘇偉、朱澤民、陳軍,於海波、吳琳(女)、高葉權(女)、高常嬴(女)、崔玟(女)、李媛(女)等,對劉永進實施更加殘酷的迫害。

每次野蠻灌食插管時,蘇偉總是不停地毒打劉永進的胸部和腹部,把劉永進打得死去活來。他們使用鐵錐子撬牙,由於劉永進強烈抵制,它們無法把鼻飼管插到胃裏,它們就極其惡毒的從兩個鼻孔裏同時插管,殘害中,一股鮮血突然從劉永進的鼻子裏、嘴裏像噴泉一樣噴射了出來,惡人才嚇的不敢再插管了,改用打針迫害。

酷刑示意圖:摧殘性灌食
酷刑示意圖:摧殘性灌食

用木棍做成類似於夾棍的東西夾住劉永進的腿,洗腦班的邪惡之徒直接站在夾棍上,劉永進的腿就如同斷了一樣,疼痛難忍。

(2)五分鐘「庭審」和「宣判」

洗腦班對劉永進進行了一個多月的灌食和殘害之後,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一日,臨沂市蘭山區法院在位於臨沂市水利技校的洗腦班內的一個房間裏,不敢見人的匆匆非法判劉永進七年重刑,整個非法判決過程不超過五分鐘,可見其做賊心虛。

(3)藥物迫害

二零零八年三月底,惡人又把劉永進以患肺結核的藉口押到濟南的山東省武警醫院繼續迫害。在那裏,惡警唆使犯人強行給他打針、吃藥,不然就毒打,用鞋底抽,用腳跺。

劉永進被強行打針吃藥後,出現了嚴重中毒的症狀,全身不能動,連呼吸都變的極其困難,已處於死亡的邊緣,惡警、醫生、犯人全都嚇跑了,直到過了整整一天,才緩過來,才慢慢的手腳能動了。

過了兩天,劉永進被強行打針、吃藥之後,又出現了同樣的危險情況,一整天全身不能動,呼吸極其困難,差點死去。劉永進深知這都是因為被強行打毒針、吃不明藥物造成的,他被置於瀕臨死亡的境地,時刻都面臨著死亡的危險。萬般無奈之下,從那以後,他把那些藥偷偷扔掉,沒讓裏面的惡警和犯人發現,才保住了性命。

而由於嚴密的封鎖消息,除了裏面參與迫害的惡警、醫生、犯人外,沒有任何人知道真相,它們就可以任意的編造謊言欺騙世人,來掩蓋它們要害死劉永進的惡行。有許多法輪功學員就是被這樣迫害死而被兇手掩蓋真相,然後造謠欺騙來推卸責任和罪行的。

三、在泰安監獄遭六年折磨

二零零八年六月十九日,劉永進被非法關押到泰安監獄,開始了長達六年的殘酷折磨。

(1)毆打、上千次「上下蹲」、野蠻灌食

從第一天開始,惡警就找了十幾個犯人圍著劉永進毒打。當時是五監區,監區長是劉欣榮,教導員是高令山,副教導員是劉增忠,把劉永進關到管理七組,找的犯人多是殺人犯和黑社會,王義兵、李中新、袁新珂、王光濤、杜善輝、於志軍等固定犯和六個新犯來迫害劉永進。

在當天晚上六點左右,王義兵和李中新瘋狂搧耳光,毒打劉永進,打的他尿都尿到了褲子裏,讓他蹲在地上,六個犯人圍著他,一動不准動,一動就打,一閤眼就用拳頭捅,白天黑夜都不讓他睡覺。

又迫使劉永進連續做上下蹲,一氣做五百個,不准停,慢了就毒打,在背後用腳跺。兩邊一邊一個犯人,後邊一個,兩邊的擰著胳膊,不斷擰掐他的兩肋,腋下,後邊的就使腳跺,一氣做五百個,過幾分鐘再一氣做五百個。

劉永進全身的衣服全被汗水浸透了,一天不知強迫做多少次,毒打折磨得渾身是傷,身上,胳膊上到處都是,一開始發黑發紫,過幾天開始變黃。

晚上不讓睡覺,就讓他一直蹲在地上,不准站起來,就這樣一直強迫他蹲在地上一個多月。蹲時間長了,那種殘害就像千萬把刀扎到腿上一樣劇痛難忍。犯人怕他上廁所走路一瘸一拐的,讓別人看見,而使他們的惡行敗露,就不讓劉永進上廁所,大小便都在監室裏,任何其他人都不讓進,他們就在這密封的黑屋裏,對劉永進肆無忌憚的殘害。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劉永進開始絕食抗議對他的迫害,幾天後在劉欣榮,高令山、劉增忠的唆使下,王義兵、於志軍等七、八個犯人把他架到監獄醫院灌食迫害,醫院的邪惡犯人和王義兵等犯人,開始用鐵錐子撬他的牙,把劉永進的門牙撬鬆動了,左邊的大牙上下各有一顆都被撬掉了一半;邪惡之徒王義兵在監獄監區惡警的授意下,用手死死的掐住劉永進的脖子,使劉永進一點都透不過氣來,差點就被掐死了。

(2)關禁閉:髒、臭、餓

劉永進不斷的抗議迫害。二零零九年三月,劉永進被戴上刑具關進禁閉室。禁閉室是兩米見方的水泥屋,晚上十一點到五點才讓睡覺,直接躺在地上睡,戴著刑具,睡覺吃飯、大小便都戴著。大小便不讓出去,禁閉室裏放了一個盆子,大小便都在盆子裏,而盆子和屎尿就一直放在裏面,由於空間狹小,裏面的臭味比廁所還大,所以禁閉室裏比豬圈還髒,比豬圈還難聞,這也是監獄殘害法輪功學員的方式之一。

在裏面,他們讓劉永進長時間站著,他的腿和腳嚴重浮腫,還讓他把戴著手銬的雙手放在頭上,長時間蹲在地上。

半個月後,又對他非法集訓一個月,白天在操場集訓,以高強度的訓練進行迫害,訓練完就關進禁閉室,這樣劉永進在禁閉室被整整關了四十五天。一頓飯就給半個饅頭,沒有任何菜,還對他整天進行高強度的訓練迫害,把他折磨的只剩下幾十斤,骨瘦如柴,不像人樣;

他們不讓劉永進大、小便,一天二十四小時,只能便四次,等於六個小時才能便一次,否則就更加殘酷的迫害,中共惡人這樣滅絕人性的殘害法輪功學員,劉永進覺得膀胱都要憋炸了,一直這樣,被迫害了四十五天後,才從禁閉室放出來。

(3)熬夜洗腦

二零零九年夏天,由於劉永進拒絕勞動迫害,當時的五監區惡警劉欣榮、高令山、劉增忠命令在管理七組對劉永進採取「嚴管」迫害,除七組的犯人袁新坷、劉傳宏、於志軍、王光濤外,又加了六個新犯,分白天晚上兩班迫害劉永進,強迫他看污衊大法的錄像,晚上不讓睡覺,劉永進一閤眼,袁新坷就一拳捅過來,看他一睏了,就用長長的紙捻子插他的鼻子,用掃帚條子戳他的臉,半個多月,一點都不讓他睡覺,熬的劉永進的雙眼血紅血紅的。還長時間不讓見家人。

(4) 野蠻灌食至窒息、毒打、竹筷子猛戳肋骨、牙籤扎手

二零一一年五月,泰安監獄東西兩廠合併,原來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五監區被改為一監區,監區長換成了朱敘虎,教導員換成了律文峰,副教導員是劉增忠,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主要惡警換成了趙勇,它們更加殘忍邪惡。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二零一一年八月,惡警命令犯人鄭全生、袁新珂、孫啟明、朱培軍對劉永進實施更加殘酷的迫害,幾個邪惡之徒把劉永進按在地上,瘋狂毒打,叫他蹲在地上,袁新珂不斷地用拳頭猛搗他,孫啟明不斷地用拳頭猛搗他的腰,並惡毒地用竹筷子猛戳他的兩肋,打得他滿身是傷,鼻青臉腫,腰痛的不敢動,雙腿被打得不能走路,上廁所只能艱難地扶著牆去。

監區長朱敘虎、教導員律文峰、惡警趙勇一看不能使劉永進屈服,就換成了更加凶殘的陳志強、譚若寶等更惡毒的殘害他,叫劉永進一天站二十二個小時,只睡兩個小時的覺,一直站了近三個月。

惡人陳志強用牙籤猛扎劉永進的手,紮的兩手鮮血淋漓,落下的傷疤幾個月後還看得很清楚。由於長時間站著,用惡人的說法,劉永進的腿腫的像大象腿一樣粗。

劉永進絕食抗議這非人的迫害,陳志強、譚若寶、朱培軍等竟然不通過任何人就私自在監室裏對劉永進野蠻灌食,他們把劉永進綁在床上,瘋狂的毒打他,殘忍的折磨他,從嘴裏灌食。灌完後,陳志強向律文峰彙報,律文峰竟然對他們的私自灌食大加「表揚」,說不通過醫院,在監室裏私自灌食是個「好方法」,可以掩蓋他們的罪行,以後可以在一監區推廣,任意通過灌食殘害法輪功學員。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