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子屢遭迫害 山東92歲季姜氏控告江澤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月十四日】九十二歲的老人季姜氏,家住山東省臨沂市蘭山區蘭山辦事處廟上村,老人自己沒有修煉法輪功,但她的退伍軍人兒子季中勝是法輪大法修煉者。

季中勝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不長時間,他在潛艇部隊服役十六年,在艱苦的工作環境中落下的所有疾病:白細胞減少症、胃病、關節炎、血色素低等全都好了,身體健康,看上去比實際年齡年輕二十歲。

季中勝修煉法輪大法後,對母親更加孝順,生活上無微不至的照顧,給母親的零用錢母親長年都用不完。每逢節假日、休息日,季中勝就回家看望母親,給母親洗頭洗腳,缺甚麼就給買甚麼,從不與哥嫂們計較,是莊鄰們公認的大孝子。

兒子身上的變化,讓季姜氏老人親眼見證了法輪大法的美好。但自從一九九九年江澤民發動對法輪功的迫害以來,老人的兒子季中勝也未能倖免。十六年中,季中勝被非法綁架關押四次,送洗腦班強制轉化三次,被抄家、騷擾三次,有家不能回、流離失所兩年。在被非法關押期間,季中勝受到各種酷刑折磨,被雙腳銬上銬後,雙手再抱一隻腿銬上(大刑抱鐐),使人不能站、不能坐、不能直立行走,無法吃飯、大小便等。在洗腦班被毒打,長時間不讓睡覺,逼坐小板凳。水中加芥末油往臉上噴,不讓洗澡,致使他牙齒鬆動脫落,頭髮變白。

季姜氏老人說:「我就是想不通,一個叫人修心向善做好人的功法,一個能使人道德品質提升、身體健康的好功法,怎麼反而遭到瘋狂的誣蔑和迫害呢?我也是一個年齡不小的人了,經歷了好多事故的人,沒見過有這樣的國家領導人,如此殘酷的對待他自己的公民。」

二零一五年八月一日,季姜氏向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寄出控告書,控告原中共黨魁江澤民一手挑起對法輪功滅絕人性的迫害,要求將其繩之以法。控告書已被兩最高院簽收。

以下是季姜氏老人在控告書中陳述的事實與理由。

我雖然沒修煉法輪大法,但從修煉法輪大法的我兒子季中勝身上看到了法輪大法的美好。我兒子沒修煉法輪大法前,在潛艇部隊服役十六年,在艱苦的工作環境中,把身體搞垮了,身體落下了好多種疾病,如白細胞減少症、胃病、關節炎、血色素低,整天四肢無力。身體抵抗力非常差,一有氣候變化,就容易感冒;一到陰天下雨,關節痛的晚上都不能睡覺;還經常拉肚子。因此經常住院掛吊瓶,常年離不開藥。自從他修煉法輪大法後,你說神奇不神奇,他所有的病一下子全好了。我兒子從一九九六年四月修煉法輪大法後,直到今天沒到醫院看過一次病,也沒再吃過一粒藥,身體非常健康,從表面上看比實際年齡年輕二十歲。

他修煉法輪大法後,也變的對我更加孝順,生活上無微不至的照顧我。他住在市內,每逢節假日、休息日就回家看望我,我缺甚麼就給我買甚麼,而且從不與哥嫂們計較,他給我的零花錢我長年都用不完。現在孩子們輪流給我做飯照顧我。輪到他時,還給我洗頭、洗腳,是莊鄰們公認的大孝子。

一九九九年七月份江澤民以一己之私,凌駕於憲法之上,發動了對億萬法輪大法修煉者的殘酷打壓,我兒子也未能倖免。我就是想不通,一個叫人修心向善做好人的功法,一個能使人道德品質提升、身體健康的好功法,怎麼反而遭到瘋狂的誣蔑和迫害呢?我也是一個年齡不小的人了,經歷了好多事故的人,沒見過有這樣的國家領導人,如此殘酷的對待他自己的公民。

我聽說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有信仰自由。那為甚麼他們的信仰就不自由了呢?

自從開始對法輪大法打壓後,我兒子在精神上和肉體上都遭到了很大的迫害。我在精神上也受到了很大的打擊,因為母子連心嘛,我整天為他擔心受怕。

一九九九年七月份我兒子為給法輪大法說句公道話,依法去北京上訪。回來後就被非法拘禁,不讓回家,在他單位(山東省臨沂市蘭山區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被限制人身自由多日。我兒子回家後又在他的樓道口設崗監視他很長時間。

二零零二年五月二十一日,山東省臨沂市蘭山區「610」(非法組織)辦公室指示我兒子單位領導馮寶運、賈風華等及我兒媳龐宗芹(他們在高壓及謊言的欺騙下,幹了很多助紂為虐的事,他們也是受害者),陰謀將我兒子騙到臨沂市「洗腦班」進行洗腦迫害,致使他流離失所兩年。由於長時間得不到兒子的音信,我經常擔驚害怕,常常是以淚洗面,致使我的視力體力嚴重下降。

酷刑演示:罰坐小凳子
酷刑演示:罰坐小凳子

二零零四年五月份,我兒子因散發法輪大法真相資料,救度被謊言毒害的眾生,在蘭山區小城後村被惡人構陷,被臨沂市蘭山區大嶺派出所與紅卜寺派出所所長趙立洪綁架到臨沂市看守所,被非法關押十八天後,又轉到臨沂市洗腦班繼續迫害近兩個月。在看守所被雙腳銬上銬後,雙手再抱一隻腿銬上(大刑抱鐐),使人不能站、不能坐、不能直立行走,無法吃飯、大小便等。在洗腦班長時間不讓睡覺,逼坐小板凳。水中加芥末油往臉上噴,不讓洗澡。因我兒子不轉化慘遭保安人員拳打腳踢。強迫看誣蔑法輪大法的假新聞、假材料。致使他受到嚴重傷害:視力下降,牙齦出血,牙齒鬆動、脫落,頭髮變白。(臨沂市洗腦班迫害大法弟子的有蘇偉、陳軍等)。

二零零六年五月份,臨沂市蘭山區沂州路派出所警察又把我兒子季中勝綁架到臨沂市洗腦班迫害一個月。強迫他放棄法輪大法修煉,把他單獨關在一個裝有防盜網,攝像頭的房間裏,除大便外,不許出門,不開門窗。洗腦班裏的工作人員,有一個叫蘇偉的,對大法弟子的迫害非常殘忍惡毒。

二零一零年十月份,臨沂市蘭山區「610」辦公室有個姓韓的,人稱他為主任,夥同蘭山區「610」辦公室其他人員,叫一個姓楊的騙開我兒子的家門,強行入室、非法搜查、騷擾。

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九日,臨沂市蘭山區「610」辦公室不法人員:一個姓韓的和一個叫許傑的帶隊,夥同原臨沂市蘭山區北園路派出所的警察強行把我兒子非法綁架到山東省章丘勞教所省洗腦班,迫害五十天。

二零一四年五月十二日晚十點多鐘,臨沂市蘭山區「610」辦公室不法人員夥同廟上工貿開發區人員,非法強行侵入我的住房,非法搜查。謊稱查租房的,那為甚麼鄰居家裏,他們就沒去查呢?這事我村村長楊素華知道。我因此受到了很大的驚嚇,好長時間心跳都不正常。

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三日上午九點三十分,臨沂市蘭山區「610」不法人員,一個姓韓的主任,和一個姓夏的,夥同我兒子單位辦公室主任張守金,分管辦公室的單位領導徐天宇,以欺騙為手段非法侵入我兒子家騷擾。他們就是這樣不斷的對我兒子進行非法殘酷迫害。

江澤民踐踏了法律,泯滅了人性,不但對法輪大法修煉者犯下了滔天大罪,而且在它的脅迫下,在它的謊言下,有很多人也跟著犯了罪。如本地的「610」成員、公安人員、兒子單位人員等,也參與了對我兒子的迫害,實際上他們也是受害者。當法律公正,正義回到中華大地的時候,他們能逃脫了責任嗎?

江澤民是迫害我兒子及千千萬萬法輪大法修煉者的元凶,我先起訴它,將它繩之以法。還大法師父的一個清白,還法輪大法一個公道,還我兒子一個信仰自由的權利。還中華大地平安吉祥。其它迫害我兒子的組織機構及個人我暫不起訴,給他們一個悔過自新的機會,如能懸崖勒馬,棄惡從善,也許能有一個好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