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哪是甚麼公檢法,這分明就是『西南馬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一日】十九年前,一位身患多種疾病且脾氣暴躁的鄉村婦女,依靠修煉法輪功而獲得了身心健康和道德昇華,從此家庭和睦,婆媳融洽,當地人人皆知,所以這個家對法輪功充滿了感恩和感激,然而法輪功遭到當權者無端迫害後,這位婦女和丈夫堅持正義信仰,竟然遭到當地中共人員的酷刑加害和非法勞教,今年三月份,她因為傳播真相又被非法判八年重刑,這就是山東省莒南縣大店鎮垛居官莊村民崔建艾的遭遇。

人們得知這個不幸的消息後,紛紛為她鳴不平,對於當地執法者的枉法行為,許多上了年紀的人說:「這哪是甚麼公檢法,這分明就是『西南馬子』」。

「馬子」一詞是沂蒙山區本地方言、土話或俗語,意思是土匪、強盜、流氓、匪賊。過去動亂年代,這個地方經歷了近二十年的馬子亂世,因馬子土匪主要盤踞在沂蒙山區西南方的今蒼山、費縣的山野地帶,被當地百姓稱之為「西南馬子」。那時土匪馬子到處劫財劫色、綁票逼財,百姓深受其害,到處躲藏,無有寧日。為了生存,各地百姓自發組織起來,在村裏高築圍牆,抗擊攔截,互相援助,聲勢漸漸大增,最後迫使土匪馬子潰散而去。

這段慘痛辛酸的歷史,雖然已經過去,但西南馬子造成的傷害,一直在百姓心中揮之不去,以至於人們耳聞目睹到惡人惡事時,不由自主的與土匪馬子聯繫起來,來表達他們的憤慨和警戒。但不幸的是,從一九九九年夏季開始至今,西南馬子在這一帶又死灰復燃禍害百姓,與過去土匪馬子不同的是,過去的土匪在深山野林,現在的馬子竟在官府衙門,過去的馬子綁票詐財到手後,就放人不撕票,現在的土匪搶劫綁票後還撕票、賣票、殺票,比過去的馬子最惡劣的是,現在的土匪馬子主要禍害的是修心向善的信仰真善忍的百姓。那麼現在的西南馬子在哪些衙門?

在中共黨政部門

中共迫害法輪功初期,該地區的所謂黨政轄下的各個機關部門人員,一齊下手,糾合作案,對當地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打家劫舍、搶掠錢財、綁架人質、暴力洗腦,企圖逼迫百姓放棄信仰。完全是土匪馬子在世行惡。

如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二年,蒙陰縣垛莊鎮寺後窪法輪功學員趙傳文和趙傳武兄弟二人多次被劫持到洗腦班期間,垛莊鎮政府匪徒在沒有任何通知的情況下,先後多次抄了他們全部家產如下:電視機一台、擴音機一台、摩托車一輛、三輪車一輛、沙發一套、布匹(他們二人是做布匹生意的),就連家中僅剩的三棵楊樹也被他們賣掉,還有幾百塊錢也被他們搶走,二千多斤小麥、十多袋花生、一缸油、電飯鍋、電熱毯、電話機一台、組闔家具、錄音機三個、集體洪法煉功用的大喇叭、床上用品等。家中只留空床一張,趙傳武家中也只留空床一張,其餘財產全部被搶走。邪惡之徒非法關押趙傳文長達一百多天,非法罰款二萬多元。趙傳武被非法罰款二萬二千元,交上現金後家具被拉回家,錄音機被邪惡之徒低價賣掉,布匹被他們偷割下很多。後來又將趙傳文的摩托車、三輪車、四季衣服、家具、車輛等物品全部搶劫低價拍賣,七間房子的門,窗,大門全部摘走,門窗上的玻璃,麵缸,也全被砸碎,天花板被撬開,邪惡之徒把趙傳文家中大門摘走後,又用石頭等把大門口壘上。趙傳文的父親的三頭豬被搶走,趙傳武家同樣也被他們搶劫一空。後兄弟二人被非法判刑。

二零零零年六月十六日,臨沭縣法輪功學員李波、何如尚、李善斌、袁春鳴、任征仕、孫衛東、石運剛等八人被強行帶到縣民兵訓練基地,參加由縣政法委、公安局舉辦的「軍訓式」學習班,開始了二十四天慘無人道的迫害。開始每天八小時摧殘,後來每天十二小時完全超出他們體能極限的迫害式軍訓,逼迫他們不停地滾、爬、跑,保安則在後面拿著鋼鞭、電棍、木槍、竹竿、掃帚等刑具,不停地辱罵、毒打,要求加快,加快,再加快,根本沒有限度,烈日炎炎的中午也不准休息,強迫他們在柏油都被曬化了的馬路上滾爬,一直到瀝青變黑。粘稠滾燙的路面像油鍋一樣烤得他們全身代謝紊亂,大小便不正常,小便呈血紅色,而此時卻經常禁止喝水,保安則在後面用刑具驅趕,鋼鞭、木槍、竹竿像雨點一樣抽打在他們身上。

中共酷刑示意圖:毆打
中共酷刑示意圖:毆打

有一次一保安驅趕袁春鳴、李波時,竹竿的前節竟被砸得稀爛,法輪功學員被打得慘不忍睹。爬行時經常強迫他們光著上身,說是共產黨的衣服不能穿,他們在地上翻滾時,五臟六腑像要翻出來,直想嘔吐,不能進食。法輪功學員膝蓋上,胳膊上結了疤又磨去,又磨出新疤摞陳疤。何如尚的左腿腫得足踝已看不見,腳後跟磨出了洞,先滴血後淌膿,襪子粘在上面,怎麼也揭不下來……,在滾爬得筋疲力盡時,罰站馬步,直累得全身抖動,教官則在後面拿木槍猛戳腿彎處,前面保安則拿掃帚不停地抽打雙手,一個勁地喊:下蹲,下蹲,再下蹲……,由於不分晝夜地毒打,折磨滾爬,他們穿的新軍服有的換了兩次,有的破破爛爛,成了襤褸的乞丐服,衣不遮體,李波的那身更像爛抹布一樣被丟在了水池邊上……,就這樣沒完沒了地對他們進行非人的折磨。

在沂水縣,原柴山鄉黨委、政府除了肉體折磨、經濟迫害,還有專門的精神摧殘。洗腦班結束後,強迫每個法輪功學員每天的早上、中午、黃昏三個時候必須到政府報到。凡不報到的就重新給辦班。這樣法輪功學員連出去掙錢糊口的權利都被剝奪了,時時叫你生活在恐懼中。精神受到很大壓抑。二零零零年五月原柴山鄉教委在政法委書記王秀鳳、政工書記張士業的授意下,召開了全鄉教師「批判法輪功」大會,法輪功學員馬勝亮、李光蓮坐在台前接受著到台前發言的「老師」的「批鬥」。批鬥大會由教委副主任杜紀亮主持。教師發言後,政工書記張士業發言,然後教委主任武傳貴發言,最後由主持人杜紀亮總結,他們都從各個方面用了尖刻的語言污衊法輪大法修煉者,惡毒地攻擊神聖的、救度眾生的法輪大法,王秀鳳批准鄉工作人員可以隨時隨地到法輪功學員家對法輪功學員進行監督。她這樣做的真正目的就是告訴廣大群眾:這家人是煉法輪功的,你們離這家遠一點,從而孤立法輪功學員,讓法輪功學員在社會上抬不起頭,達到精神上的再摧殘。

在中共公檢法機關

迫害轉入秘密作案後,禍害善良人的共匪馬子主要是當地公檢法機關人員,他們分工明確,各司惡職,公安警匪主要負責綁票、轉票、賣票,綁票就是把法輪功學員綁架關押,轉票就是公安警匪把人質轉換移送給檢法官匪,賣票就是把人質賣給勞教所和監獄一方,一般情況下,監獄和勞教所每接收一名冤判人員,就會付給公安警匪八百元錢以上勞務費;檢法官匪主要負責撕票,通過捏造證據,非法庭審,冤判法輪功學員,完成以法律的名義撕票。

零九年夏季,郯城縣茅茨村法輪功學員孫德建、張炳蘭夫婦十六歲的女兒孫新娟在夏季考試期間,拿了幾份真相資料放在了學校──郯城縣第六中學,目的是想告訴身邊的老師、同學,法輪功真相,遭到校長李培來,副校長徐祗路的惡告,孫新娟被送到東關派出所非法監禁和審訊。隨後郯城「610」、郯城警察國保大隊朱軍等非法抄家綁架了孫德建、張炳蘭夫婦。郯城檢察院公訴人布玉連對他們捏造偽證構陷並非法提起公訴。為了澄清事實,張炳蘭的姐姐張炳權委託北京律師程海與李靜林淋漓盡致的做了無罪辯護,指出信仰自由,天賦人權,傳播真相是善舉,應當無條件釋放當事人。公訴人啞口無言,旁聽的家人明白了原來法輪功學員是無罪的,要求法庭當庭放人,法警匆忙把人帶走了。狡詐的法官不但不採用律師的無罪辯護,反而以法庭「合議」為名把旁聽者打發走了,不久即誣判張炳蘭重刑八年半,孫德建有期徒刑三年緩刑五年(審判長:周振山、徐麗)。

莒南縣大店鎮垛居官莊村民崔建艾,與丈夫王厚嶺屢遭莒南縣610、國保大隊、派出所不法人員騷擾、非法搜查、搶劫財物、刑訊逼供、強制洗腦轉化、強迫勞動、強制抽血等一系列不人道的虐待與迫害,夫妻先後雙雙均被非法勞教三年。

二零一五年八月份,崔建艾在日照市莒縣傳播真相時被綁架而後非法批捕。二零一六年一月十八日被非法庭審,所謂的公訴人竟然在沒有法律依據的前提下,把崔建艾家的電腦等個人財產、真相資料、控告罪魁江澤民、被非法勞教等作為證據,誣陷崔建艾,被律師辯駁的無言以對,律師要求依法當庭無罪釋放崔建艾,但審判長不敢做主,當庭未判。二零一六年三月份,崔建艾突然接到枉法判決書,莒南縣「610」勾結莒縣「610」指使莒縣法院對無罪的她誣判八年重刑。當庭不判背後密判,莒縣與莒南縣兩地610聯合耍流氓。

在中共監獄

共匪加害善良的最後一站是監獄,中共監獄主要有黑監獄,如遍布各地的洗腦班、精神病院;地方監獄如看守所、拘留所;具有監獄性質的勞教所;各地公開的正式監獄。這些監獄主要負責殺票,以古今中外一切邪惡手段和百種酷刑,對法輪功學員進行精神和肉體虐殺。精神虐殺包括強制聽看污衊法輪功的各種電視、書報;強制寫罪惡的「五書」;強制參加揭批會;強制做罪惡的考試題;強制幫教轉化別人;強制出賣他人和資料點等等,一個信仰者如果這樣做了如同精神已死;肉體虐殺是被施以百種酷刑秘密殺害,但中共給出的死亡結果是自殺或病死,更甚者是活摘器官,焚屍滅跡。

呂震
呂震

呂震,男,蒙陰縣蒙陰鎮西儒來村人。從小聰明、能吃苦而又正義善良。在重慶大學修煉法輪功後嚴格按「真善忍」要求自己,是重慶大學國際金融專業的高材生。法輪功遭迫害後,呂震與重慶大學的同修們毅然去北京上訪,遭到了惡警的毒打。在隨後的日子裏,他被關進洗腦班,並失去學業,被重慶沙坪壩區公安投進西山坪勞教所迫害。出獄後,呂震被學校遣送回蒙陰,但蒙陰不法人員拒絕接收,為此呂震只好離家。二零零四年三月,呂震在蒙陰縣蒙陰鎮趙峪村同肖玉軍夫婦一同被綁架,被關進蒙陰看守所、洗腦班進行迫害。同年十二月蒙陰縣「610」、蒙陰縣法院將其誣判十一年,投進山東監獄。呂震在山東省監獄大部份時間被惡警嚴管迫害,被關押在入監隊(即十一監區)遭迫害,山東監獄政委齊曉光、入監隊監區長張磊光、教導員李偉、副監區長陳岩指使所謂「幫教」的犯人(多是因經濟犯罪的,部份暴力犯或黑社會犯罪的)酷刑迫害呂震。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一日,呂震在山東監獄被活活迫害致死,年僅三十三歲。

錢法君
錢法君

錢法君,男,未婚,臨沂市臨港區壯崗鎮東演馬村民,原以做「藝術裝潢」生意為生,客戶多有口碑,但脾氣火暴,亦有「浪子」之稱,後在其母親的勸導下,走上了修煉法輪功的道路,從此脫胎換骨。江氏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後,錢法君多次遭到演馬鄉派出所惡警徐恆年、韓金城、馬宗濤、盧修田等人致命性的酷刑殘酷折磨。三次被非法勞教,遭到獄警李公明、岳林鎮、楊澎等的多種酷刑摧殘,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三日,正在家中忙於秋收的錢法君又無辜被惡徒綁架到臨沂市洗腦班,第三次被投進山東第二男子勞教所。在惡警王新江、羅光榮等的密謀下,錢法君遭到獄醫張某某(警號:3731063)等長期野蠻灌食摧殘,奄奄一息,惡徒在醫院實施「搶救」,從其右腳處輸注了不明藥物後,將其暫時放回家。但錢法君回家藥物開始發作,於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七日晚九點含冤去世,時年四十七歲。

610是土匪黑手

那麼,指揮公檢法人員加害虐殺善良的幕後黑手是誰?就是610,它既不是黨政機關,也不是執法部門,乃共匪法西斯蓋世太保,遍布大陸黨政軍公檢法醫院等機關部門,擁有調動一切社會政治經濟司法等資源迫害法輪功的專權,所有迫害法輪功的密令密謀都來自各級610,每一起冤假錯案命案的背後,都是610故意縱容的惡果,它的最上峰就是共匪總頭子江澤民。610就是江澤民於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為迫害法輪功而專門成立的非法組織。

十七年來,在臨沂市610和公安610的操控縱容下,沂蒙山區的各級共匪馬子橫行鄉里,無法無天,殘酷迫害當地法輪功學員,已經製造了許許多多的罪惡:此地被中共強行劫持到各地洗腦班的超過千人次,遭到非法勞教判刑的超過五百人次,其中被枉判重刑的五十多人,被直接謀殺的有二十多人,被嚇死、病死、困死的許多,被搶劫的財物數百萬元。而同一時期,中共在全國製造的冤假錯案不計其數,僅被證實虐殺的法輪功學員就超過四千人(實際數字遠不止此),甚至做出了「活摘器官」這樣的驚天罪惡,給中華民族和整個人類帶來了無盡苦難和悲劇。

中共雖然能逞兇一時,但天道不變,報應相隨,天懲惡報中,個體匪徒相繼遭報而去,江氏土匪流氓集團分子如薄熙來、王立軍、周永康、徐才厚(未審先病死)、郭伯雄、蘇榮、李東生、周本順等紛紛應罪入獄,整體中共惡政幾近消亡,共匪總頭子江澤民則在全球訴江大潮中正在被推上歷史審判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