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忘那晚的明月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五日】

難忘那晚的明月

那是二零零零年底,我們才看到師父的新經文《走向圓滿》,那是手抄的,我記得我和同修甲一邊抄著一邊流淚,彼此一句話也沒說,抄完後,又學了一遍,最後商議去貼粘貼傳播大法好的真相。

一切都沒有,怎麼辦,我找到六年前已經乾裂的印泥,將家中使用的香油倒了上去,用瓶子碾壓了一陣子,一看,還能用。又找來報紙,組字,在把字貼在硬泡沫上,刻出來,由於沒有經驗,第一次印出來的字是反的,「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做出來了,好開心呀!我們驚嘆好神奇呀,那麼多的香油,一點也不洇紙,連毛邊都沒有,而且印出來的字新鮮光亮。

一切準備就緒,我們找來兜多的棉衣,裝的滿滿的,趁天剛黑就出發了。一開始為了壯膽,我和同修在一起貼,後來發現太慢,就分開從兩邊往中間貼,會合後,再去另外一個村子。

很多家養狗,我倆的目標太大,就分開了,貼了一陣子,發現全村的狗都叫起來了,我這裏還有幾張沒貼完,正好還有兩趟房沒貼,可是有一種力量拽著我往回走,在我剛回頭走到不遠的地方,忽然看到一個警察,手中拿著手電筒,帶著幾個人在撕膠貼。我激動又緊張,我心裏喊著師父,謝謝師父!剛才要是再往前貼,一定被他們堵在死角裏,是師父保護了我,我真切的感受到了師父對我的呵護!

可我眼下必須面對他們走過去,真的好緊張啊,又不知道如何應對,我生性膽小,可當時不知哪來的勇氣,把手往兜裏一插,心裏喊著「師父!」就迎著他們走過去了,到了他們跟前,脫口崩了一句:「甚麼,」那警察頭也沒抬,就說:「啊,法輪功,」就去撕牆角那張,那幾個人還給我讓出個道,我就出來了,手中捏的膠貼都潮了,好險啊。

我在他們撕過的地方又把剩下的幾張貼好,順著大道往家走。此時想起了同修,真為他擔心,可我也堅信,師父會保護他的!

那是我第一次走夜路,按以往連想都不敢想的,記得那天月亮出奇的大,紅紅的,有臉盆那麼大,照得大地好亮,我一路走著一路謝著師父!

進小區,看到遠處派出所門前有兩輛警車,一堆警察在那站著,只好就近進了一家書店,那裏也有兩個警察,在和老闆娘說話:「法輪功今晚全出動了,」我明白他們說的是啥,我藉口給孩子買了兩個作業本,大大方方的經過派出所回家了。到家了,趕緊給同修打電話問他如何?聽說他也到家了。

那晚的月亮至今還記憶猶新。

他走出好遠還在喊「法輪大法好!」

那是在二零零三年,我在一個學校的十字路口處,我騎車子和一個拉建築材料的手扶拖拉機撞在了一起,車大樑被撞彎,我人還笨重的掛在自行車上,我從地上爬起來,告訴司機走吧,自己拖著車子去學校門口修車。看到的人說我傻,我才想起:為甚麼不告訴司機我是修法輪大法的,再讓他走呢?

回到家,還在後悔這個事情,神奇的是第二天路過一個工地,有個人興奮的向我跑來,當他說是昨天的那個司機,我才認出他來,我也好激動!我知道這是師父在幫我,我終於和他說,我是學法輪大法的,並和他說,記住法輪大法好!看著他走出好遠還在喊「法輪大法好!」我的眼淚在眼圈裏打轉。

師尊看護,闖過病業關

我是九九年三月四日走入法輪大法修煉的,那時的我才三十多歲,被心臟病折磨的苦不堪言,心絞痛時常發作,並且休克時間愈來愈長,醫生都告訴家人不能讓我一個人在家了,那樣太危險了。

是病把我逼進修煉中來的。初得法時,真的不懂甚麼是修煉,就是興奮,激動,甚至每天都在笑著,原來每天過十點不睡覺,半夜一定會被心絞痛疼醒的,後來都成了條件反射。自打修煉至今,十二點前睡應該是屈指可數的,修煉十七年來,沒再吃過一粒藥,大法的神奇在我身上歷歷在目。

期間有過幾次消業狀態,記得在二零零五年,一天午夜在學法,突然心臟難受的喘不過氣來,痛的我只想方便,我不想打擾家人,悄悄的去衛生間坐在馬桶上,也站不起來,索性坐在那裏發正念。後來聽到:「啊,這人真行,上廁所都能睡著,怎麼還熱成這樣?」我驚醒了,我笑了,我的關闖過來了,是大法的神奇!

一次早晨三點五十分,我剛煉功,就不太對勁,右腋窩處痛的厲害,煉到第二套疊扣小腹時,突然眼前一黑,就摔倒在床上,一個念頭冒出來,就這麼睡一會就好了,我馬上告訴自己不行,心裏不停的喊著師父,掙扎著起來到衛生間,跌坐在馬桶上,此時已天旋地轉,想吐又不敢有聲,怕把家人吵醒,不停的心裏喊著師父,發著正念。

一會緩過來了,回屋聽到煉功帶裏在做著腹前抱輪,我繼續煉功,雖然腋窩還在痛,但是已經好多了,感受到了大法的神奇。

一次早晨煉功,可是說甚麼也沒起來,睡過去了,再睜眼已經晚了一小時了,趕緊起來煉第五套,但還是睡眼朦朧的,只是腰痛的不敢扭身,心裏想著我把病魔圍住,不讓它跑了,不允許它迫害我的肉身,干擾迫害我,我就解體它,剎那間我的疼痛馬上不見了,簡直可以用前一秒和後一秒形容,我被驚得睡意全無,好興奮,趕緊合十謝師父!

二零一二年的一天,突然我的左腿不能動,一動就鑽心的痛,但證實大法的事,還有家務事,一點沒耽誤,神奇的是只要我一雙盤,再忍一會,就不太痛了,連同修都稱絕!只是那次關闖的太慢了,用了四~五週,神奇的是我往樓裏送真相資料,儘管慢些,但一口氣能上到頂樓,但如果平時上下樓,就得一蹬一蹬的拽著走。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