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師同在 面對迫害不動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五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四月前後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老學員。現在我把這些年的修煉經歷向師父和同修做一個彙報。

面對迫害不動搖

二零零零年,村幹部讓我寫不修煉法輪功的所謂「保證書」,我說:「我不寫,要堅修大法到底。」他們就在保證書上胡亂的寫了幾個字交到了鎮裏了事。

我去北京上訪被抓。北京的警察讓我寫不煉法輪功的「保證書」,我寫的是:「我不寫(不煉法輪功的)保證書,我是大法弟子。」後來家裏花錢把我要了回來。到家後鎮裏還讓我寫保證不去北京上訪以及不修煉的「保證書」。我沒答應,他們就把我送到了拘留所。兩個半月後,我給他們寫了師父的詩詞:「生無所求 死不惜留 蕩盡妄念 佛不難修」[1]。沒過幾天,他們勒索了我父母三千多元錢放我回來了。這個時候,我家都得丈夫出去打工掙錢維持生活。鎮派出所的人員到我家騷擾,監視我,不許我隨意走動。不久,我的父親就因為我的事著急上火,得腦出血去世了。

修煉的丈夫因為害怕也不煉了,對父親的去世也不理解,認為我不夠孝順,讓老人操心了。家裏的親人都對我冷言冷語,沒有一個人理解我。我痛苦極了!

我忍著失去父親的痛苦,照顧著母親。一個多月後,法學的越來越少,正念也越來越弱,不想再被鎮上的人騷擾,不想再承受太多的譏諷,我做了一個修煉人不應該做的事:把師父的書交出去三本!等於向邪惡表示自己不修煉了。

可是隨後的日子更難熬!腦子裏不停的翻滾著不好的念頭,總想發脾氣罵人。有一天,我和丈夫又吵了起來,突然意識到我不能放棄修煉,不能放棄大法,世上再也沒有人能像師父這樣真正的關心我,給予我任何人無法給予我的一切。如果從前我沒有修大法,不知要死過多少回了!我不能愧對師父,愧對大法,不能再因為任何人、任何事放棄修煉了!關鍵時刻,自己表現的真是差勁啊!無比悔恨中,我又拿起了大法書。

邪惡看我又走了回來,又把我綁架到鎮裏,讓我再次寫不修煉的所謂「保證書」。我決心已下,寫下了這麼一句話:「與師同在,與法同在,助師世間行。」鎮裏的人看了之後氣的不行,揚言:「把她送到馬三家勞教所去教養!」我堅定的說:「我沒有犯法,沒有罪,沒有參與政治。我就是一種信仰,聽師父的話,做一個比好人還要好的人。」母親也支持我,說:「誰要把我的女兒帶走,除非從我的身上壓過去!」母親的壯舉讓邪惡膽寒、敬佩。不一會兒讓我的家人把我帶回了家。

丈夫從反對到走回修煉路

幾次的迫害使丈夫更不理解,認為我在參與政治,與邪黨對著幹,不考慮他如何擔心,一旦我被抓,他帶著一個二級殘廢的孩子如何生活?!我不動心,用法衡量:對大法堅定是對的,洪揚大法是對的,反迫害是對的。丈夫修煉大法後身體一直很好,家裏都靠他打工維持生活。可是他放棄修煉後,在廠裏幹活時二氧化碳中毒,差點失去生命,後來又得了糖尿病。沒辦法只好他在家帶孩子,我像男人一樣的擔起了這個家。我在家附近的一個廠子裏找了一個最累的活,這個活掙錢多,可是很累,很多男人都不願意幹。我卻無怨無恨的一干三年,掙的錢都給了丈夫,卻從來不問他怎麼花。

生活的問題解決了,夫妻之間的那點事,丈夫卻總有要求。原來以為要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狀態就行了,可是沒有想到大法弟子是往高層次上修煉的,還有更高的法理在要求著弟子:夫妻之間的欲必須去掉。可是這一關反反復復的過了很多年,直到訴江以後,看到明慧網上同修們的交流文章都做得那麼好,我自愧不如,深知自己和同修的差距,決心大量學法,儘快去掉夫妻之間的情慾。

一天,又因為一點小事他跟我發脾氣,就著這個機會,我給他講了真相:你是助紂為虐選擇與江澤民一起被淘汰,還是從新走回到大法中來,做一個真修弟子呢?你知道大法是既修心性又修命的,將來能夠永遠幸福的跟師父回家。如果不修也沒有人強迫你。你願意離婚就離吧。你讓我放棄大法,辦不到。

他氣的不行,想方設法找我的毛病,罵我打我,我不動心,隨時向內找,同時發正念鏟除操控他的色慾魔,清除自身的色慾心,不許它們干擾我。同時清除他背後干擾他走回大法中來的一切邪惡因素。同修也一直幫我發正念,還到家裏和他交流,讓他到同修家學法。就這樣,放棄大法十幾年的他又走了回來。他還對我說背著我已經打坐幾天了。

如今,他的身體逐漸好轉,腿腫也消了,也不怎麼和我吵架了,每天晚上我們都學一講《轉法輪》,有一段時間他還去學法點學法了。現在我們的小家庭又出現了以往的安寧和幸福。

要失明的眼睛重見光明

在廠子裏幹活的時候,無意之中鐵砂崩進了我的右眼睛,崩的很深,我也沒太在意,撥出鐵砂後繼續幹活,結果眼睛裏進了灰土,使得眼睛紅腫。丈夫害怕了,告訴了我的親屬,他們硬是把我弄到了眼科醫院,結果,三家有名的眼科醫院一致診斷為:右眼要失明,必須住院治療。

當時眼睛已經腫的很突出,看著非常嚇人。在親屬的擔憂中,我被強迫注射了兩天的消炎藥,結果是,不但眼睛腫的更大,腦袋也脹的很大,還直流口水。原來消炎藥裏有青黴素,而我對青黴素過敏。帶著劇痛我和家人商量:別給我打消炎針了,只要讓我學法、煉功,一定會好的。外甥和丈夫懷疑的說:「醫院都說治不好了,你能煉好了嗎?」我說:「你們給我三天時間,如果眼睛沒有好轉,我聽你們的住院去。」第一天學法,淚水和眼藥水一起流了出來,晚上我可以多睡一會兒覺了;第二天,眼睛開始消腫;第三天,眼睛裏只剩紅色的血絲和微腫。幾天後,我就去了學法點學法,很快我就能正常的上班了。身邊的人真真切切的見證了大法的神奇,都紛紛做了「三退」。

修煉工作兩不誤

我現在在一家美容院打工。我的工作是打掃衛生。護理部的垃圾是不歸我管的。可是幾個護士時間長了和我熟悉了,看我好說話(院裏很多人都知道我是修大法的,也做了「三退」)就讓我替她們扔垃圾。開始我想:我是大法弟子,多幹點活沒關係。就這樣本來不該我幹的活,卻幹了半年時間。

一天,護士長說她家的孩子咳嗽的很厲害,上不來氣,上醫院打針也不好;有一個護士咳嗽的也挺嚴重,吃藥也不好使;突然院裏的自來水每天只供兩個小時就停水了,給大家的工作和生活帶來很大的不便。身邊接二連三的出現了不正確狀態,一定是我的修煉出現了漏洞。這時,我才想起認真的查找自己:我不應該順從她們幹我不該幹的活,滋養了她們的懶惰,讓舊勢力鑽了我善良的空子,使她們造了業。認識到自己的錯誤後,我馬上找護士長談了此事。頭兩天護士長和護士們有些不理解,過兩天以後,那位咳嗽的護士不咳嗽了,自來水供應也正常了,一切全都順了。

因為我不能像別的同修那樣拿出大塊的時間講真相,我就利用一切可利用的機會救人:上班的車上、站點、火車上、商店裏、市場裏等等,走到哪講到哪。每月都能勸退三十人左右。「三退」的同時,我還勸人舉報江魔頭,已經有六十多人或用真名或用化名同意舉報江澤民。

師父叫我們找回昔日同修,我幫十六人舉報了江魔頭,有的還寫了嚴正聲明走回大法。我的母親也走入修煉中來了,大弟媳請了一本《轉法輪》,說有時間學。弟弟、弟媳四人全都舉報江魔頭。

當寫到這裏的時候,我無法用語言描述現在的心情:感謝師尊!也感謝向明慧網投稿的同修對我的幫助和鼓勵,使我沒有多高文化也有勇氣寫出了自己的修煉經歷。請師父放心,弟子一定會精進再精進,兌現自己的誓約,完成自己的史前大願。

不足之處,請同修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無存〉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