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自我,圓容整體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五日】在今年的推廣神韻項目中,我切身體會到了,作為任何證實大法項目的協調人,必須要做到放下自我,為眾生負責,因為不經意間的一句居高臨下的強硬的話,一個察覺不到的排斥異議維護自我的舉動都會給項目的運作帶來缺憾,給證實大法造成損失。

師父說:「有些負責人做法上真的是要好好想想。師父告訴你,你是負責人就要把當地的這些學員攏在一起,替師父把他們聚在一起,使他們修煉上能上來,幫師父帶好他們。這就是你當地負責人的責任。可是你老是排斥一些人,老是排斥一些不順從你的人,老是用常人的想法看問題,老是用常人的方式處理問題,老是使當地學員配合不好。」[1]

讀了師父的這段法,我回想今年在神韻賣票過程中,我們當地同修在配合上出現了很多不盡人意的地方,票走的很慢,參與的同修也不多,特別是西人學員似乎大家都商量好了,不參與,甚至連大組學法都不來了。同修都在議論,覺得協調人在某些方面做的很欠缺,使大家沒有形成整體,尤其是在演出日期越來越鄰近的時候,大家都很著急,看到其它國家的同修在交流神韻推廣的時候說到:神韻是大家都應該參與的項目,做的好壞體現了整體的修煉狀態,面和心不合就不會做好,只有大家心往一處想,坦誠交心,意念純正,做事在法上才能把事情做好。於是,我也在大組學法的時候談出了一些自己的看法,特別指出了協調人的問題,而自己卻沒有做到向內找,當時就感覺有些同修表示不滿。

在第二天小組學法的時候,當我提出協調人存在的問題時,馬上有一個同修打斷我的話說,我們現在要看看自己,都要先找找自己。我當時感覺不舒服,但是隨即想到,任何事情的發生都不是偶然的,包括聽到的一句話。的確,這個問題為甚麼我能看到,為甚麼我總是要強調它,我把這些看別人不足的眼光移到自己身上,把每個看到的問題都和自己做一下對比,這一對照照出了自身仍存在的漏洞和執著。我汗顏,我難過,那一刻我的眼淚流了出來。

自從我做重點真相組的協調人以來,一直就抱著這樣一個想法,講真相救人,助師正法都應該自己主動去做,不能強迫任何人。有一些本組的同修轉到其它的救人項目中了甚至是流失。當同修提醒我這個問題時,我都是強調,做證實大法的事是自願的,不能強求,修煉是要靠自己的。在今年推廣神韻組織同修投信箱時,神韻負責人建議我帶一位老年同修做。這位同修修煉很紮實,但是年齡較大,走路有些緩慢,又不會看地圖,學法的時候時常咳嗽。我當時就想,這開車出去大老遠的,也發不了多少啊,還要照顧她,大熱天的。她想參與,為神韻盡一下自己的力量,想法是好的,可是也要量力而行啊。每個星期有兩次組織同修為神韻發正念,當一個同修建議我,順便捎帶一個離我家不算遠的老年同修時,我很反感,心想這個人修煉狀態不是很好,說話做事不拘小節,帶她來發正念能起甚麼效果啊?我就找藉口說不順路,回絕了。

可有一天我看到一個年輕的大法弟子,每到週末休息時就拉著那位老年同修去投信箱,他按照老年同修的節奏,不急不躁,領著老年同修一條街一條街的走。雖然三個多小時下來,老年同修覺得很累,可是她的心裏非常充實,覺得自己能為助師正法,盡自己的微薄之力,為能在師父主導的救人項目中提高自己而感到興奮。那一刻我慚愧了,我把發傳單多少當作了修煉的好壞,我把做了多少個街區當作推廣神韻的成績了。師父在講法中說過:「修煉是修人心的,在各個環境中、各個階層都能修煉,但是,不是說哪個社會階層能修的高、哪個階層修的不高,沒有這個說法。修是指心性境界與大法弟子對救度眾生的責任與態度。」[2]

有一天去小組為神韻發正念,我到的晚一點,剛一進屋就看到那個愛嘮常人嗑的老年同修也在那裏,就想是誰把她接來的,叫她來幹甚麼?讀法的時候,她就在我身邊,我看她坐那裏總是做一些小動作,一會摳摳牙,手在身上蹭一下就捧起大法書,一會又把手放在書的頁面上,用手指在逐字的認讀。我的怨恨心、瞧不起同修的心一下子就起來了,我立刻指出不能把手放在大法書的頁面上,因為每個字都是佛道神,人的手多骯髒啊。她說怕讀錯行就用手量著。

我表面上沒有再說甚麼,可是心裏對同修已經開始埋怨了,讀法,發正念不由自主的眼睛總是瞄著這個同修。結束後我送一個老年同修回家,在路上我又提起了這個事情。同修跟我說,大家聚到一起救人是緣份,我們要慈悲對待同修。師父叫我們不要落下任何一個同修,看到不足要善意的指出,我們還是多幫助她,叫她儘快提高上來。我聽了同修的話感覺有點無地自容,一直以來當地的很多同修都認為我修煉狀態非常好,法理悟的也好,三件事都做的很好,可我怎麼能對同修有這樣的想法呢?師父都不肯丟下任何一個弟子,即使他走過彎路,即使他離開了大法,即使他做了違背大法傷害同修的事情,師父還一再的給他機會,不斷利用各種方式點悟他們叫醒他們,叫同修之間互相提攜,共同提高。我不但沒有圓容師父所要的,還在往外推同修,這不是做了舊勢力高興的事了嗎?

回想起前一段時間,本組有一個同修很久沒有上來了,年輕的協調同修跟我說這個事情的時候,我覺得這都是不同的修煉狀態。過後聽到當地的同修講這個很久沒有上來撥打電話的同修因為嚴重的病業干擾,由於家庭的壓力沒有守住正念做了手術,之後又進行了不定期的化療。聽到這個消息後,我心裏有說不出的感受,同修在魔難中是最需要關心和幫助的,尤其是那些周圍沒有更多的同修相伴,處於獨自修煉而又不被家人理解的同修,每一關,每一難都是很難突破的,舊勢力也會找藉口把她拉下來,甚至讓她早走。在我身邊就有這樣的同修,在巨大的壓力下放棄了修煉,走到佛教中去了,有的甚至走入常人的大染缸中過上優哉游哉的生活了。師父希望我們整體提高,整體昇華。我們每個弟子都承擔了救度宇宙眾生的使命,都立下了助師正法的誓約。一個弟子的掉隊將有多少生命被毀掉,弟子億萬年的等待,宇宙眾生千萬年的期盼,就這樣白白的葬送了。這可不是個人修煉的問題,這將是一個巨大天體的缺憾。我急忙給這個同修發信息,鼓勵她,正念加持她,和她交流自己過病業關的體會。同時,向內找自己,找到了怕麻煩,怕影響自己修煉的心,沒有做到無私無我,圓容整體的境界。

從前總是覺得修煉就是有層次劃分的,就是要大浪淘沙的,不精進都是個人問題。自我膨脹的心這時也暴露出來了,執著自我,看不起同修,尤其是那些自己認為不精進的,人心多的。師父講:「你是大法弟子嘛,你要為你的修煉負責,也要為大法弟子的環境負責,所以哪,我想你要能站在這個基點上去考慮問題,你做的事情該不該做和怎麼去做,就知道了。如果把自己擺在第一位,那很可能很多事情做不好,會出問題。你真的是想對大法、對自己修煉負責,你做的事情就會做好。」[3]師父把我這樣一個業力滿身、骯髒無比的還有一絲善念的人,從地獄裏撈起。師父沒有嫌棄我,給我洗淨,為我承擔歷史上欠下的罪業。如果因為自己沒做好而使同修落下,或者離開修煉,怎麼對得起師父為我的付出,怎麼面對巨大宇宙天體等待弟子要去救度的眾生?

師父說:「你們知道我是怎麼想的嗎?所有的大法弟子我都不能丟下,每一個人都是我的親人,你們怎麼能把我的親人另眼看待呢?作為負責人來講,大法的工作上我一定支持你,帶好當地的學員才是大功一件。」[4]「作為負責人來講出現這些問題,不能說沒有責任,是有責任的。這麼一大群學員自己沒有帶好,責任是很重大的,要看到這個問題。我這個當師父的是不能落下一個弟子的,我告訴你們,所以作為負責人來講,你不能給我落下一個弟子。(鼓掌)哪個學員和你好了你們就在一起,誰不聽你的了你就排斥他,這不行,我這個師父不要這樣的負責人。要把大家都能夠協調在一起,不斷在法上提高,形成一個正的環境,使大法弟子講清真相、救度眾生、抑制迫害這些證實法的事情做的好。」[4]

我悟到:我們都是大法中的一粒子,大家是一個堅不可摧的整體,雖然修煉走的路不同,但是都肩負著助師正法的使命。只有修出無私無我、正念正行的境界,才能圓容師父所要的。當心態擺正了,做事基點對了,我發現一切都是那麼的祥和,看同修每個人身上都有很多的閃光點,當有的同修似乎幾天沒有見到,心裏就有一絲擔憂,趕緊發信息問候一聲,當同修回覆一切很好時心裏就很踏實;當有人因家庭瑣事需要請假時,我都要囑咐別放鬆學法;當出現有人值班沒有按時上線撥打時,我就趕緊善意的提醒,同修馬上回覆一個笑臉,我立刻感受到我們組是一個溫暖的大家庭。其實大家都知道怎樣修好自己,怎麼樣為大法負責,為修煉負責,我們都有一個共同的目標,那就是精進不停多救人,跟師父回家。我告誡自己,一定要放下自我,為眾生負責,真正做到帶動本組的同修精進實修,共同提高。

以上是自己近期的一些修煉心得,如有不在法上之處,請慈悲指正。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紐約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八》〈二零零七年紐約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六》〈亞太地區學員會議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