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修大法 慈悲救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五月十四日】我是一名退休職工,於一九九七年十一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至今已有十九年了。在這十多年中,通過修煉,我由一個疾病纏身的常人,變成了一個身體健康、心地善良、滿懷慈悲的走在神路上的修煉者。在此,將我的修煉情況向師尊彙報,與同修共勉。

實修「真」,感動世人

去年七月,家裏要買一個電飯煲,我先到一家店裏詢問了價格,剛準備買的時候,轉念想到「還是先去別處問問價,要是別處更便宜,就到別處買。」於是我就對店員說:「我今天不買了,先把舊的將就再用一下,以後再過來買橡膠圈。」隨後我到別的店打聽了一下價格,果然要比這家店優惠,我就高興的買了電飯煲,覺的自己做對了,沒吃到虧。

第二天,我又來這家店買橡膠圈,還是昨天接待我的那位店員,她問:「是不是在別家買了電飯煲啊?」我趕緊回道:「沒買」。我告訴她,我要買橡膠圈。她說:「買吧,一個三十八元」,我覺的能再便宜點兒,就只付了三十五元。想想今天買的東西真便宜,高興的回家了。

回到家,我想想這兩天的事情,心裏有些難過,覺的自己不像一個修大法的人,沒有做到「真」,為一點小利,就去欺騙別人,於是我決定去找店員賠禮道歉。

第三天,我再次來到這家店,找到那位店員,說明了情況之後就向她賠禮道歉,然後將昨天少給的三元錢補給她了。店員很受感動,說「怎麼會有這麼好的人哪,像你這種人實在太少了。」在場的人都說:「你真是個好人。」於是我告訴他們,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是我師父教我們要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個好人。我騙人就是沒做好,應該賠禮道歉的,我也借此機會給在場的人講「三退」,結果他們都退了。

「善」念一出,感化親人

二零一三年,由於女兒、女婿長期沉迷於賭博,欠下了幾百萬的賭債。債主不斷上門來要錢,為了還債,女兒不得不賣掉房子,就這樣,也只還了一小部份債務,剩下的部份實在是無力償還。沒辦法,女兒女婿只能到處躲債,沒法工作,也沒了經濟來源,他們覺的這樣過不下去了,就想到了離婚。

看到他們的處境,想到他們即將要破碎的家庭,我想到了師父在《轉法輪》中說的:「當然我們在常人社會中修煉,孝敬父母、管教孩子都是應該的,在各種環境中都得對別人好,與人為善,何況你的親人,對誰也一樣,對父母、對兒女都好,處處考慮別人,這個心就不是自私的了,都是慈善之心,是慈悲。」對照師父的講法,我覺的我沒有管教好他們,應該用善心幫助他們度過難關。我把他們叫來我家吃住,他們很感動,表示今後要走正路。後來他們在親友那借了錢,自己做生意,再也不和那些「賭友」談賭博的事了。現在他們欠的債不多了,生活走上了正軌。

遇事想「忍」,化解矛盾

女兒一家搬過來不久,女兒就去外地做生意了,外孫原本在軍校讀書,今年也分配到了外地,女婿在家做生意,所以平常家裏只有我和女婿在,而女婿比較挑口,每天都得做好菜給他吃,所以這塊開支也挺大的。女婿有時半年也不出一分錢,我只有微薄的退休工資,有時我會問他要點錢,可是只要我一開口,他就不高興,每逢這個時候,我就笑笑:「沒錢就算了,你也有困難,是我不該問。」有時女婿幾個月才拿四、五百元錢給我。雖然我經濟困難,但時間長了,也就習慣了,也真的能理解他,不再怪他了。

一次家裏的煤氣用完了,我想讓女婿去灌煤氣,我剛說完,他就大發脾氣:「灌甚麼煤氣,我拿不起,你自己去灌。」這時,我想到自己是修煉人,得忍,沒有和他辯解,他看我沒吭聲也就出門了,後來他回來的時候又叫我:「媽,我買了蛋糕給你吃,快來吃吧。」

放下親情 慈悲待人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七日,由於之前兒子向別人借了兩萬元錢,那天他準備還錢,就和別人約好在一個網吧碰頭。兒子到網吧不久,就有一夥帶刀的小混混進來了,兒子問了他們一聲「你們要幹甚麼?」這夥人就拿刀衝兒子捅了過去,捅了好多刀啊,他們看兒子沒力氣反抗,就把兒子身上的錢搜走了,然後揚長而去。

聽到消息時,我嚇壞了!那時兒子已經被人送去醫院了,等我匆忙趕到醫院見到兒子時,兒子已經死了,我唯一的兒子死了!他才只有三十四歲呀!兒子死的太慘了,只見兒子身上、床上甚至地上都是血,我傷心極了,一個勁的哭著,回家了也還是一直哭,好像除了哭,其它甚麼事情也想不起來了,法也不學了,功也不煉了,腦子裏只有兒子,只有兒子死時的慘狀。

第二天,我的心情平靜了許多,我想到了為甚麼這些混混要殺我的兒子呢?這肯定是有因緣關係的,兒子是常人,他的命是註定了的,就這樣想著想著,《轉法輪》中的一段話出現在我的腦海裏:「人在迷中,就放不下這個東西。有的人放不下他的兒女,說如何好,他死了;他母親如何好,也死了,他悲痛欲絕,簡直下半生要追它去了。你不想一想,這不是魔你來了嗎?用這種形式叫你過不好日子。」[1]師父還說過:「你要想修煉,人的情就要往下放。」[1]師父的法就像一把萬能的鑰匙,很快把我的心鎖打開了,我想,我是大法弟子,這不是我應有的狀態,我要學法煉功、發正念、講真相。在和家人一起處理完兒子的後事,我又全心投入了大法修煉。

二零一四年五月的一天早上,女兒告訴我兒子的案子要開庭了,需要我去參加,我同意了。

我從來沒有考慮過對方能給多少賠償款的事情,也不想要這筆錢,兒子已經走了,錢再多也換不回一條命啊。這天上午九點鐘,我和家人到了法院,開庭了,我說:「我是死者的母親,我兒子的死不是正常的死亡,是被幾個小混混用刀捅死的,他死的好慘,好可憐,我和家人都非常非常的痛苦,我今天來這不是想要哪個人抵命,也不是想要你們賠多少錢,因為我是煉法輪功的,我們是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人的,我唯一的兒子死了,我很悲痛,我更不希望你們在座的哪個人的兒子給我兒子抵命,不希望你們經歷和我一樣的喪子之痛,也不想要你們的兒子坐多長時間的牢,我只希望你們今後能好好教育孩子,不要再犯罪,也希望這些犯了罪的小孩要學好,要做個好人,不要再犯罪了……」

我剛說完,全場掌聲不絕。

這天晚上,三個律師敲開了我家大門,我熱情的給他們讓座、倒水。他們說:「今天你在法庭上的發言使我們很感動,原來煉法輪功的人這麼好!」於是我給他們講了我煉功之後的變化,以及法輪功在大陸遭受的種種迫害,給他們講了真相,他們都欣然同意退出邪黨組織。

心繫眾生、抓緊救人

師父在講法中,特別是近幾年的講法中多次強調了救度眾生的重要性。師父說:「講真相,救眾生,這就是你要做的,除此之外沒有你要做的,這個世界上沒有你要做的。」[2]師父說的太明白了,只管按照師父說的去做,除了修煉之外就是去救人,多多的救人。

我每天早上讀一講《轉法輪》,吃過早飯便出去講真相救人。有時是一個人去,有時和同修一塊去。足跡遍布我們縣城的大街小巷,有時還去鄉鎮的集市尋找有緣人;無論天寒地凍、嚴寒酷暑或是颳風下雨都無法阻擋我救人的決心。我只要出去一般都能救到人,多時二、三十人,少時也有幾個。

除了面對面講真相,我還常常出去散發真相資料;貼真相不乾膠;也參加了電話講真相的項目,救人效果也很好。

講真相救眾生,成了我每天必須要做的事,有時因事不能去救人,心裏會非常難過。在我講過真相的世人中,有的見到我就熱情的打招呼,有的要和我交朋友,有的特地送農產品給我……,這些是真正明白大法真相的人,我為他們感到高興。

也有不願意聽的、不搭理的甚至恐嚇我說些不好的話的,種種情況我都沒放在心上。

又有一次,我跟一個上初中的女生講真相,開始她不理解我是甚麼意思,後來聽我說三退才能保平安,她不但不相信還說要報警,當時我一點都沒動心,繼續給她講真相,她看我不害怕,就徑直攔了一輛警車,想讓警察來抓我,結果警察也沒理她。

我每天睡覺前,都要想想白天救人的事情,總結一下經驗和教訓,想好明天應該去哪裏講真相。

師父在多次講法中都要求我們要做到修煉如初,看看現在的修煉狀態,在對比得法之初的修煉狀態,確實不如當初精進,我要聽師父的話,在今後的修煉路上,勇猛精進,做好三件事,多救人,兌現下世前的誓約!

感恩師父的慈悲救度,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紐約法會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