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學法 虛心交流 堅定正念 抓緊救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五月十六日】我從二零零八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一路走來跌跌撞撞,與精進的同修相比,修的很差勁。感恩師尊無量慈悲,一路看護,才使我平穩的走到今天。最近這一年的修煉使我感到,最後的關頭,稍縱即逝,我們唯有多學法,虛心與同修交流,堅定正念,抓緊講真相救人,才能不辜負偉大師尊的巨大承受和慈悲救度。

學法入心 擺正基點 勸退單位邪黨書記

我在一家事業單位上班,在一線工作時,由於在工作之餘講真相,勸三退,單位領導害怕,就把我調到了二線。我想師尊安排的都是最好的,我就抓緊時間多學法。堅信「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1]我堅持每天學一講《轉法輪》。有時間再學《洪吟》、《精進要旨》和各地講法。有一段時間學法特別入心,煉功也基本跟的上,講真相時效果比較好,師尊就幫我安排機會勸退了單位的邪黨書記。

雖然之前講真相勸退了單位的多位同事,但給幾位主要領導講真相時,效果就不太理想。這次的機緣是書記的電腦出現了點技術難題,他知道我電腦技術比較好,就找我幫他解決。當然師父幫我開智慧,一個比較棘手的問題幾經周折還是解決了。他很佩服,也很感謝。我就順勢給他講真相,勸他退出邪黨。我從自己煉功祛病的經歷講起,講大法的美好。又講「天安門自焚」的漏洞百出,講江魔頭和邪黨對大法弟子的瘋狂迫害,講邪黨的貪污腐敗,官商勾結,謊言愚民,暴力鎮壓,和平年代害死百姓八千萬,天怒人怨,必遭天滅。再講二零一五年十月一日天安門廣場旁邊無聲無息倒掉的大樹的天象。告訴他入黨發的是毒誓,另外空間會留下印記,三退才能抹掉保平安。整個過程,老A聽得很認真,很少打斷。最後我講,君子不立危牆之下,給你起個化名退了吧!他點頭同意,退了吧。

虛心交流 堅定正念 公開退出邪黨

我已經有幾年不參加邪黨的活動了,但出於怕心和愛面子心,還在一直交黨費。二零一六年年初,我看了同修的交流文章,醒悟到不能再給邪黨輸血了,就開始不再交黨費。

後來,邪黨為了拉黨員下水,竟然搞起了全國範圍的大規模的從新認定黨員信息。甚至離退休的都必須找到本人填表,說甚麼一個都不能少,大有人人過關,黑雲壓城城欲摧的架勢。我有些感受到了壓力,心想如果不填表是不是不給領導面子,上面壓下來領導過不了關肯定會被處分。心有些不穩。

由於家庭關過的不好,我基本上是處於一個人獨自修煉的狀態。這時,師尊安排同修鼓勵我。看似偶然的機會,我有事找到了同修,跟他講了我的困惑。同修從人的理和法理方面幫我分析,不要配合邪黨。讓我堅定信師信法,師父會給加持平安度過的。

同修的鼓勵堅定了我的正念。幾天內,幾個主要領導輪番找我談話,我始終堅持正信不填表,他們威脅我說會影響工作,影響孩子的前途。我堅信師父說了算,「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2]就都沒動心。最後他們沒了辦法,也就無聲無息了。

再後來,邪黨又搞全國範圍的大額度的補交黨費。他們再次找到我,我守住心性,堅持不交。幾次過後,他們也不來找我了。

這件事在單位引起了不小的震動,用他們的話說,體制內的事業單位,在職職工,公開退黨不交黨費的,你很可能是頭一個。在過去是不可想像的,肯定得受處分。可是在師尊的呵護下,這件事就這樣波瀾不驚的過去了。而且由於我工作成績突出,單位還給了我一個先進工作者的表獎。

多發正念 不聽真相的官員親屬三退

我妻子家在外地,跟她們家的親屬見面不太容易。而且她家有幾家親屬還都在政府機關工作,有的甚至做到了局級、處級的位置,被既得利益矇蔽,對我講真相很抵觸。她們家族也幾乎都被邪黨深度洗腦,我一提講真相的話題,他們就變臉,甚至呵斥。針對這種情況,我就在正常發正念之外,堅持每天上班和下班的路上增加了對她們家族成員背後邪惡勢力發正念。這樣堅持了兩年,加之正法形勢的推進,二零一六年暑期,我們回娘家探親,情況發生了轉變。

那是我們要返程回家的那天,妻子的一個官員表親開車送我們去車站。我坐在副駕駛的位置上,跟他講起了真相。我說,你身居官位,海外也去過幾次了,國外的法輪功真相點和三退資料一定看過了吧,他說接到過多次這方面的電話。我說,那你退了嗎?他說還沒有。我跟他講,電話裏說的事都是真的。接著我給他簡要的講了些基本真相,包括「天安門自焚」騙局,邪黨的本質和累累罪行,全球訴江的形勢以及三退的道理。最後我說你官再大錢再多也沒有平安重要,給你起個化名××把黨團隊退了吧。看得出他深受觸動,欣然同意。

離火車發車還有一段時間,我又請他們一家三口吃了頓便飯。期間我又找了個機會跟他在鎮政府工作的夫人也簡要講了一講。以前曾經跟她講過,但都被她們家人打斷了。這次我再講,她就比較順利的同意退出了團和隊。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