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有限時間 心思全用在法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四日】二零一六年皇曆八月十二日,我去查看玉米成熟的情況,當我走進玉米地時,發現成片成片的野草都死了,乾枯的野草白花花的鋪了一地。我彎腰抓起一把看了看,見野草有二、三十公分長,除極個別的有個嫩穗外大部份野草都還沒有吐穗,可見野草死的時間恰到好處。

我抓著野草站在那兒發愣:我沒打滅草劑呀?是走錯地了嗎?走到別人的地了?我從玉米地出來,站在地邊上看看四週、看看出水口,沒錯呀。難道是誰打藥打錯地了?不對。打錯一桶還有可能,也不能把六畝地全打錯呀。再到別處去看看吧,結果六畝地全一樣,都像打了滅草劑似的。當時也沒多想,只覺的奇怪。

十二天以後,在學法點上談起這事,有位同修提醒我說:「你得往法上悟,那是奇蹟。」我恍然大悟,對,這是奇蹟。這是師父在鼓勵我,我很感動。可是我做了甚麼呢?得到師父這樣的鼓勵,這段時間我做的哪些事得到師父的認可了呢?

記得在玉米有尺把高時,我去看過一次,那是六月初六,到這次(八月十二日)察看玉米成熟情況,共兩個月零六天。在這六十六天裏,我做了甚麼符合法的事呢?

記得大概是五月三十一日,我得到師父《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正在學習之中,其中一段法讓我倍感時間的緊迫:「從現在的形勢看,和我做的這個情況看,按照現在的狀態看,它們安排的這套東西也沒日子了,是不是?大家都在喊把江魔頭抓起來,只要一抓起來,這件事情就結束,就這麼快。(鼓掌)現在是快了,現在是真的快了,但是會留下很多遺憾。」[1]我就想時間不多了,要珍惜,要把心思全部放在法上,只要能想到的,能做到的,一定要做好,別留遺憾。我們應該從法理上明白時間的短暫,要有緊迫感,而不是執著結束時間。

我第一想到的是不要欠別人的東西或債務,別人欠我的我要把它儘快收回來。我悟到:大法弟子的錢財都是大法資源,一旦哪一天結束,不論甚麼原因你沒還上,是不是等於對大法犯罪呢?而這種犯罪是不是我們沒有向人家講清真相或是沒去追回造成的呢?

第二想到的是大法書改字的事情。因這件事情很費時間,得很細心。我有五本《轉法輪》,其中三本以前改過字,但是現在貼上去的字有的脫落了;還有的字漏掉沒改過來;有的字貼的不牢固或不正規,還有一本是從別人那裏接過來的,從沒改過字。我想這事得趕緊做。否則一旦結束沒做完,那可是沒話說。是個大漏啊。雖然這件事難度不大,也不需要甚麼技巧、技術,但我悟到這事很重要。修煉無小事。悟到後,就在三伏大熱天氣裏十天未出家門,全部做完。而且我粘貼的字都很端正。若不是紙的顏色不一樣或是不用手去摸的話,就看不出是粘上去的字。我這話說得有點不謙虛,請同修們諒解。大法的書、大法的事,就應該用心、用端正的態度去做,萬萬不能敷衍。

第三想到的是時間不多了,要充份利用好這段時間。怎麼利用好這段時間?我想第一個就是如果資料點、學法點上一旦有事,一聲招呼,決不耽擱。我別的也做不了甚麼,凡是跑跑腿、捎個信、拿拿資料費點勁的事我都行。

平時三件事也在做,但與其他同修相比還是有差距,要加倍努力,要抓緊,珍惜師父用承受延續來的寶貴時間。過了這個村,就沒這個店了。師父講:「越到這個時候、越到快結束、大魔頭被繩之以法的時候,那這一切不就要結束了嗎?下一步事情不就要來了嗎?(師父嚴肅的點點頭)我們很多人沒有好好利用這段時間。」[2]「這場迫害要結束前,師父心裏就更急了。我們有些人就是那麼不清醒,在大法弟子隊伍中混事,怎麼辦呢?」[2]

我悟到,師父為我們這些不精進的弟子著急。師父的一句「怎麼辦呢?」我們都應該靜下心來去體悟,去找找自己是不是在混事?是不是還在用師父延續來的時間過常人的生活?這段時間是師父延續給我們這些不夠精進的大法弟子修煉、提高、救人的機會呀。我發現有些同修還在拼命的掙錢,正法結束的那一天你「怎麼辦呢?」

現在我悟到:是我在這六十六天內的所做所想符合了法,師父才給我展現這樣的奇蹟鼓勵我,是我在這六十六天內把心思都用在了法上,師父就點悟我只要把心都用在法上,一切就盡在其中啊。

法中告訴我們碰到了甚麼事都是好事,碰到了好事也要把它變成提高的因素。我知道我所做所悟的微不足道,可就這,師父也沒有嫌棄我這個弟子,仍是對弟子百般呵護,用盡世上最美好的語言都無法表達弟子對師父的感恩!我要更加珍惜這有限的時間,加倍努力做好三件事,不負師尊慈悲苦度。以上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