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是救眾生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一日】隨著正法時間的一再延續,當年的中年大法弟子已步入了退休行列。師父給了這些弟子穩定的薪水,用以維持退休弟子救眾生所需的資金及保證弟子的衣食無憂。

退休大法弟子有了更多的時間來兌現自己的史前誓約,這樣的安排是天賜良機,千載難逢。然而,情況遠非如此,每月穩定的退休薪水,同時這些同修的兒女也到了待嫁、待娶的年齡,幾萬、十幾萬、乃至幾十萬的嫁娶費用,簡直是懸在這些同修頭上的一把利劍。

中共邪黨發動的這場對信仰「真、善、忍」的群體十幾年的經濟上的截斷,已使一些退休同修無力面對普通家庭的這種婚喪嫁娶。很多同修就採取了用時間去換金錢的方式,試圖改變這種經濟上捉襟見肘的狀況,有的同修去做家政服務、有的被應聘到私企任職,有的搞個體經營等等。大量的本該用來救度眾生的時間,就這樣被舊勢力用金錢悄悄的買斷了。

下面僅舉幾例,意在提醒同修,看到同修被舊勢力套上枷鎖卻渾然不知,很是焦急,請同修不要對號入座,有不妥的地方,請同修見諒。

其一、A同修退休後,用了幾年的時間打拼,賺了一筆錢買了一套房子,在這期間,有的同修曾經提醒過,要珍惜師父用巨大的承受和付出延續來的正法修煉和救人的時間,此同修也表示;要是有了自己的房子就會全力以赴的去做證實大法的事,雖然此同修一直也在不緊不慢的做著三件事。

然而,計劃沒有變化快,房子到手後,兒女也到了結婚的年齡,同修賺錢的腳步已經停不下來了,周圍的同修對這種賺錢之舉,也給予理解,認為這很正常,孩子成家也是需要資金的,舊勢力就這樣把枷鎖不知不覺中套到了同修的脖子上,可同修卻渾然不覺,然而,就在近期的一次綁架中,此同修妥協了,並向邪惡寫下了保證。雖然也嚴正聲明了,畢竟在修煉的路上留下了遺憾。

然而,此同修至今也沒意識到甚麼原因導致的這場綁架以及接下來的妥協,更為不妥的是,此同修認為,如果師父能早一點結束正法,自己也就能早一點圓滿,也就不至於有後來的綁架、妥協、掉下來。

其二、B同修家庭幸福,妻賢子孝,計劃退休後要好好學學法,然而,同修對家人無論怎樣的無微不至的照顧,家人卻無力擺脫疾病的纏繞,越是這樣,同修就付出更多的時間來去做本應該妻兒該做的事情,以致發展到,把師父給弟子用來證實法的退休薪水用在了照顧已能養家糊口的兒女身上,自己再去打工賺錢,由於長時間的不能靜心學法,被舊勢力鑽了空子,在邪黨人員威脅下,向舊勢力簽下了妥協書,雖然也嚴正聲明了,可還是在修煉的路上留下了遺憾。

這些同修在用人的辦法去對抗舊勢力的經濟封鎖時,卻忘記了師父講過「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1]的法理,忘記了我們是創世主的弟子。

而下面的例子卻恰恰相反,這是一個用來證實了師父講的「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1]的一個真實例子。

C同修,在十六年前就被邪惡追殺著,並且是一個帶著孩子的單親家庭,在打工賺錢時,每個月賺六百元錢時,就能在證實大法需要時,拿出二百元錢為證實大法所用,在賺一千五百元錢時就敢拿出五百元錢用於救度眾生,沒有存摺、沒有現金,賺一點,花一點,全然沒有注意到孩子已經在悄悄的長大,身邊的同修看到這種情況都說,你這種沒有存款的日子可不敢過、心沒底兒,每當聽到這樣的話時,C同修都回答說;有師在,有法在,怕啥!

退休後,C同修建立了自己的家庭資料點,幾年過去了,C同修在全力以赴的做著三件事,依然不覺孩子已到了成婚的年齡,親朋好友及單位同事都覺得,單親家庭,一貧如洗,又是邪黨監控的重點,孩子如何能成婚?拿甚麼成婚?

然而,C同修的孩子就在今年,風風光光的結婚了,十幾年不見的已經成為商人的前夫,為孩子拿出了一百多萬來操辦這場婚禮。這在內地是個不小的數字。

看似無解的難題,就這麼被師父善解了,C同修明白,這一百多萬是師父給的。信師信法,這是一個真正修煉者最最應該做到的,沒有這一條做基礎,修煉路上出現的關難是無法逾越的。

這裏不包括同修退休後去打工,是為了接觸人以方便講真相,可要警惕一個不易察覺的問題,退休後再打工賺來的錢,是師父延續來的時間,是正法的時間,在用正法的時間賺來的錢,能否保證用在證實法上。

其實,弟子只要精進的去做三件事,其它的事師父都會善解的。只要弟子信師信法。

以上是個人體會,有不妥之處,請慈悲指正,合十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洪吟二》〈師徒恩〉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