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同修相互配合 共同精進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四日】說說我和同修在助師正法的道路上相互配合、共同精進的一些事吧。

我負責我們學法小組及另兩個組的全部資料。因為年前還要製作台曆,還有過年用的送福真相小袋。送福真相小袋裏的內容很全面,資料做得很精緻,人們反饋非常好。這個項目我們做了三年了。由於資料量比較大,所以往年這兩個項目趕在一起,會很忙。為此我就在八、九月份不太忙的時候,提前把過年用的送福真相小袋做好。因為這個項目對打印質量要求高,打印速度相對慢一些,只要打印好了,我就拿給同修,請同修幫著裁剪和粘貼。只要有時間,我就做,這樣都打印了兩千多份了。

把這些剛送到同修那裏,我家裏就來了親戚。

一個星期後親戚走了,我到小組去才發現,同修們把我打印好的資料都拿到家裏去做了,每人多少份,但剪好拿回來的很多都不合格。我非常生氣。沒有製作過的同修不知道怎麼做,只是憑著自己的想像,做得很粗糙。做成這樣,世人能喜歡嗎?這不是在浪費資源嗎?不珍惜我的勞動,打印機也耗費很大啊,這印了多久才印成的……越看、越想越生氣。就問同修:為甚麼不和我商量一下就分出去呢?也不是急等著用的,這麼粗糙怎麼辦呢?已經裱糊完了,還不好返工。

沒想到,我氣,同修比我更氣,說出的話更難聽:「你怎麼那麼獨裁啊?怎麼甚麼都你說了算啊?我們看你那麼忙,我們想幫幫你,你還不領情,那好啊,以後我們甚麼都不管了,你就一個人做吧……」

我當時愣在那裏,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但又覺得自己沒有錯啊,資料做的精緻一些不是為了更好的救度眾生嗎?做的那麼粗糙,世人願意要嗎?我沒有錯。既然我沒錯,那就是同修的問題了,同修有不讓人說的問題。我嘴上沒說,心裏想:「資料點本來就是我一個人在做嘛,甚麼時候要你們幫忙了?我還信不著你們呢。這回是你非要做的,我教你多少回了,你都沒學會,自己還不會就教別人做?現在做成這樣,你還生氣?你們幫甚麼忙了?這是幫倒忙!」

心裏這麼想著,翻騰著,嘴上沒說啥表情當然就很冷漠。同修們你一言我一語的,不歡而散了。

回到家裏,越想越氣,生同修的氣:你們這是救度眾生嗎?這麼不用心做,做的這麼爛,世人還不得嫌棄啊?給誰誰能要啊?怎麼這麼不負責任呢?打印那些花的圖案費了那麼多的時間,打印機也很辛苦,一張一張的沒有任何瑕疵,被同修幾剪子就給斷送了,還不讓說,還不服氣,還說我獨裁?越想越氣,晚飯都沒吃。也沒心思幹別的,想學法,心怎麼也靜不下來,七年穀子八年糠,甚麼都翻出來了,大腦一刻都停不下來,發正念清除這些不好的思想,還是不行。突然想到:怎麼不求師父啊!

師父的法馬上打入腦中:「修煉人 自找過 各種人心去的多 大關小關別想落 對的是他 錯的是我 爭甚麼」[1]。

我就一遍一遍的背,大聲的背,背一遍心裏亮堂一些,背一遍心裏亮堂一些,最後心敞亮了,真是佛法無邊啊!謝謝師父!

第二天,我去給同修道歉,可同修還是不依不饒的。我就解釋,可同修就是聽不進去,埋怨我的話一大堆。這時,師父的法又打入腦中:「如遇強辯勿爭言 向內找因是修煉 越想解釋心越重 坦蕩無執出明見」[2]。

我沒有再說甚麼,默默的離開了。

往家走的路上,同修的話一直在耳邊迴盪,同修的這些話竟然都是平時我聽不到的,怎麼也想不到那些話是說我的,心裏那個難受啊,自己真的是像同修所說的那樣嗎?我有她說的那些問題嗎?一遍一遍的找自己,一直找到家了。丈夫見我緊鎖著眉頭,一臉難受的樣子,問我怎麼啦?我問我丈夫:「我獨裁嗎?」丈夫說:「是。」我又問:「我自以為是嗎?」丈夫答:「嗯。」「我看不上別人嗎?」丈夫說:「對。」「我不相信別人嗎?」丈夫回答說:「沒錯。」……

我不敢再問下去了,我怎麼是這樣的人呢?這些不都是黨文化的東西嗎?我這麼多不好,我怎麼一直都沒意識到呢?獨裁,共產黨才獨裁呀;自以為是,這是執著自我呀;看不上別人,這是妒嫉心;不相信別人,這是疑心呀!另外這裏還有不信師不信法的因素啊!每個大法弟子都有師父的法身看護,都有師父在管,不相信同修,是不是也有不相信師父的因素呢?

想到這,我告訴自己:只要不是法中的東西,只要是不符合法,就不要。就清除。就歸正,就修掉它。理清了,就發正念,就開始學法,看《九評共產黨》。不斷的看,不斷的清除這些黨文化,這些個毒素,不斷的學法,不斷的看到法理,不斷的得到師父的加持,正念越來越強。

又到了學法日。見到同修我首先給她道歉。這一次,看上去同修很不好意思,馬上也向我道歉。感謝師父的巧安排,既清除了舊勢力想間隔我們的陰謀,又清除了黨文化的毒瘤,我和同修也都在這次的衝突中提高上來了,真是一舉四得啊!我們一起把不標準的「送福真相小袋」修改了,看不出來修改過,很精緻。

事情過去快一年了,我和同修配合的非常好,台曆、送福真相小袋都按時發放出去了,和往年一樣,世人反饋非常好;二零一四年神韻光盤母盤來了,我們一起製作神韻。配合越來越默契。

在師父的呵護下,在助師正法的道路上,我們相互配合、共同精進,各種真相資料應有盡有,真是路越走越寬。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誰是誰非〉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少辯〉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