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心無小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一日】在正法到了最後的最後的時刻,我更加意識到修心無小事,如果忽視也就是沒有嚴格要求自己的一思一念,那麼小事就會滋生為我們個人修煉和整體救度眾生過程中的大關和阻礙。

在此僅與大家分享我前幾天遇到的一件小事,以及自己的向內找的過程。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我們地區開始了神韻掛傳單的推廣,週一那天正好有時間,就拉上一位剛來本地不久的不開車的男同修,一起去掛傳單。

到了目地地,開始分配路線,工作量大概是一人一半的樣子,然後開始掛傳單。等我掛完自己應該掛的那一部份,回到車上之後,稍微整理一下,發現還沒有男同修的影子,於是就開車在主路上找,也沒看到。打電話問同修到哪裏了,結果在地圖上一看,還有大概1/4到1/3沒發完。於是,我就想幫他發一部份,然後時間應該就差不多了。

等我發完了一條街以後,還沒等到同修,就又打電話問。結果同修還有一圈沒有發完。想到我的時間有限,發幾個小時,還要去接孩子做飯等等一系列事情,希望在有限的時間內多發一點,所以心裏比較急。雖然我又重新分配了一下,幫他發另外一條街,但是這時心裏開始犯嘀咕了:「怎麼這麼慢?我都是小跑著發,這個同修難道不著急救人嗎?平時動作慢也就算了,發傳單也不快點?我在幫他發分配給他的任務,他反而比我還慢!」然後一邊發傳單一邊想:「等會他上車,我得提醒提醒他,問問他手裏還有多少傳單,讓他意識到自己的傳單發的少,速度慢。」我得這麼這麼和他說,不要讓他感覺我在責怪他,但是又能讓他意識到自己的問題。

就在幾秒鐘之內,如上這般骯髒、狡猾的念頭迅速劃過我的大腦,好像出發點還是為了不給同修難堪,不要傷害同修的自尊。但也就是在這一瞬間,我突然抓住這流星一般一閃而過的邪惡念頭,頓感無比慚愧!

因為我突然意識到,我很反感別的同修笑著指責我的方式,讓我感覺很不自在。可是我這種想法,這種思維模式不也正是這種「笑裏藏刀」的方式嗎?表面上好像是為了別人好,實際根子上不就是自私嗎?因為自己看不慣,希望改變別人,這不是向外找是甚麼?法中要我們無條件向內找,遇到任何事情都要向內找。我心裏不舒服了,感覺礙我事兒了,有了抱怨了,那我就要無條件找自己為甚麼感覺不舒服,是甚麼心被觸動了、反映出來了,從而去掉它,這是師父安排這件事情的目地,而不是為了讓我去改變別人為目地的。

我想到同修雖然慢一些,但是心裏純淨,正念很強,掛的傳單每一張都是金光閃閃。而自己帶著這麼不純正的念頭在掛傳單,能達到救人的效果嗎?掛多少不都是浪費了嗎?我看重的是表面的工作量,而神看的是實質的效果和你的心是怎麼動的。

我又想到,每個人在每一個項目上起的作用、承擔的責任都是不同的。表面上這些路線是分配給這位同修了,但實質上所有我發的每一家每一戶,都是和我有緣的眾生,都是必須要我親自去救度的,我怎麼還被常人的肉眼所迷,要把自己的責任推給別人呢?

我還想到,每個生命的特點是不同的,這位同修平時就是性格比較慢的那種。那麼負責協調的同修的責任之一也就是如何調兵遣將,發揮每個同修的長處,而非去責備其短處。既然我能發的快一點,那就給我自己多分配一點不就行了嗎?重點在於整體如何配合好,而不是比較誰做的多。其實都是師父的弟子,都學一部法,哪個不願意多做一點,哪個是真的成心偷懶?都不是,不過是生命的特點等各方面不一樣罷了。我為甚麼不能更善意的、慈悲的去對待同修?為甚麼不能包容不同生命的不同特點?如此斤斤計較,我雖然比這位同修快,那就沒有比我更快的同修嗎?那每個人是不是都要因為速度不一樣而心裏不平衡呢?能一樣去對待嗎?

想到這些,心裏頓時敞亮。師父就是要讓我抓住這一閃而過的念頭,看到自己的不足。我自己總結,本質上還是為私,也就是舊宇宙的本質。師父要我們「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1],看來我還是有差距,修的不徹底,稍不注意就返出來了。不過好在能利用師父給予我們「向內找」的法寶去對待並修正自己。

發完這一條街,同修也發完他那一部份了。我們上車商量著接下來的任務。接下來的任務,如果是一大圈,我們就一起走,我自己要求走外圈,如果有一些枝枝杈杈的小路,也就在等同修的間隙順手發了。直路的時候,我就自己發長一點的那一條。總之出發點就是怎麼適合我們兩個的速度就怎麼分配,很自然的過程,那個為私的小念頭也不再閃現了,心裏很坦蕩。雖然我後來還是問了同修剩下多少傳單,但是語氣與目地中不再包含狡猾的私心,而只是需要了解一下速度,以便以後再發的時候心中有數。

以上的整個過程不過幾分鐘的時間,我不說可能別人也不會知道,我也不會有甚麼過激的行為。但是師父知道,滿天的眾神看的見,舊勢力也在虎視眈眈,騙不過任何人。對我自己來講也是如芒在背一般,所以我一定要把它及時挖出來鏟除!

又過了幾天,我問同修是否需要我幫忙開車帶他去發傳單,同修說不用了,自己可以坐公車去發。

當時一方面心中充滿了對同修的敬佩,在自己經濟緊迫,也沒有車,卻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儘量去做大法弟子的事情,更為之前對同修產生負面的想法而深感慚愧;另一方面,也悟到是因為我當時能夠及時向內找,把不正的念頭從根子上鏟除,從而不需要再安排我們兩個一起發了。因為我悟到,如果我像以往一樣,感覺這個小念頭(哪怕沒有說出來)不重要,可能就藏在心裏了。雖然不至於引起甚麼配合上的大矛盾,但是畢竟是不符合法的一念,向外看而不向內找的一念,那麼為了去掉我的心,很有可能就會繼續安排我們兩個一起發傳單。一次、兩次、三次……每一次都對同修的抱怨多一點,到最後還不向內找的話,就會導致我們這個小整體配合上的矛盾,甚至有可能在和其他同修談論中也會多少透露出對同修的偏見、抱怨,讓別的同修也產生不正的想法等等一系列問題。那真的就是中了舊勢力的奸計了。

和大家分享這件小事,主要是因為最近一段時間的修煉感受就是,給我安排的沒有前幾年那種轟轟烈烈的大關大難,每次都是痛哭流涕、痛下決心才過去的那種關。但都是讓我在「無漏」上修的更紮實,都是看起來很小的很容易被忽視的念頭,但如果能把自己當作修煉人,那就可以瞬間抓住這個小念頭,從萌芽狀態就消滅它。及時的、主動的修自己、向內找,而不是被動的、拖拖拉拉攢了一大堆問題了才想起自己是修煉人。

有不正的念頭不可怕,不羞愧,它反映出來了才好呢!平時自己還不一定能找出來,現在它自己跳到我眼前了,現在不修更待何時?關鍵是我們自己能夠按照師父要求的無條件向內找去做,去修自己。修心沒有小事。

師父講:「過去的宇宙結束了,新的宇宙開始了。這個不是一個小的概念。」[1]那我們問問自己,自己符合了去新宇宙的標準了嗎?新宇宙的機制是自我修正、圓容的,我們自己大事小事還在向外看,有條件的向內找的話,那不是和新宇宙的機制是相反的嗎?能同化到新宇宙中去嗎?

希望我們在這最後的一瞬,真修自己,實修自己,達到師父對我們的要求與期望。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