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難後的幡然醒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月十八日】五月二十八日傍晚在自家院內,看到丈夫對孫子的嬌縱、溺愛,引起了我的極大反感,便和他發生口角。當時我沒守住心性,言語尖刻、刺耳,數落他個沒完沒了。被激怒的他,猛地一掌將我推倒在地。

我爬了起來,默請師父保護,順勢盤坐到旁邊的凳子上。但此時我並沒有向內找自己,也根本不去想自己是修煉人,反而更加不理智,更加來勁的詛咒他:甚至「狼心狗肺」、「人面獸心」、「蛇蠍心腸」、「偽君子」這等詞彙都湧上心頭,真是怎麼解恨怎麼來,被情帶動的難以自制。

丈夫認為我會骨折,他知道他那一掌有多重,就急叫我妹妹和妹夫過來送我去醫院檢查。大夥都要我去,我不肯,說沒事,並打發他倆回去了。約半小時後,我累了,有點支撐不住,我進房間想煉煉動功看看行否,可當煉第一套功法一抬手抻時,後背不對了,我覺的情況不妙,決定送走孫子。

為了給兒子他們有個說法,我還是去了醫院。一拍片,發現腰椎骨折,尾椎骨嚴重受損。我正念否定也無濟於事。因為當時我連一個理智的常人都不如,我要求趕緊回家。

我仰躺在床上,身體一點也動不了了,還疼痛難耐,受傷的心也一刻平靜不了,仍舊一味的抱怨,一味的指責,怎麼也接受不了他竟然敢對我動手!這是婚後幾十年從未有過的。

妹妹請假照顧我,我在痛苦中一分一秒的煎熬著。第三天,兩位同修分別來看我。見到同修我情不自禁的哭了(先前沒哭過),一肚子苦水、委屈,傾訴個不停。同修安慰我,並轉告其他同修幫我發正念。好幾位同修陸續的來看我,和我在法上切磋,我很感動,家人也很感動,也理解了「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1]的涵義。

在同修們的無私幫助及語重心長的開導下,用師父的法解開了我的心結。釋然後,頭腦裏不時的呈現出師父的法:「無論你認為再大的魔難,再大的痛苦,都是好事,因為你修煉了才出現的。魔難中能消去業力,魔難中能去掉人心,魔難中能夠使你提高上來。」[2]

我終於清醒了,終於開始向內找,開始反思自己的修煉歷程:

一九九七年初喜聞大法後,領悟了人生真正意義,從此走上了修煉的路。丈夫拜讀《轉法輪》後,非常支持並鼓勵我精進,幫助我提高。那時家裏來了客人,他幫我洪法,若有人送禮,他拒收,還跟人家講不失不得的理,他看重德。我背《轉法輪》時(九八年),他一篇一篇的盯著,像盯小學生背課文一樣,前後用時半年。我參加法會活動,他叫司機開車接送。

邪惡打壓法輪功後,他鼓勵我修下去。只是「7﹒20」我去省政府請願後,他叫我不要出去,就在家煉,說安全重要。我當然不聽他的,從零三年到農村、大街、小區講真相救人至今,狀態一直穩定,有時我成天不在家,他也不過問,他大度,信得過我。只是近幾年有兩件事老是糾結,產生分歧,陷入困境,影響修煉。一是關於活摘器官。他一概否定,說邪黨不會那麼凶殘,給資料也不看,還說我不動腦,不長心,還反問我:「你身邊有過誰?本地有過誰?」二是解體黨文化的事。我輕言細語跟他講,我說邪黨文化是文化中的一個怪胎,一種毒瘤,一種禍根。我倆(從小學到高中同學)正是在這個怪胎中成長起來的,從小到大一直被洗腦,中毒很深,受害不淺,我說我還是修大法後才知道傳統文化的,才知道信仰、修煉、佛道神的,我連四大名著都沒看過,一直也沒怎麼看電視,頭腦被禁錮,而你呢沒修大法,加之在大學所學專業甚麼辯證法、哲學(我也愛看)、政治經濟學,全是唯物論、無神論那一套的,再者你的工作,從機關到基層,全是邪黨這一塊的,甚麼嘉獎、報功、考評、總結、學習政治思想教育等等,成了個地道的邪黨文化人。我苦口婆心的跟他說,他卻不以為然,不接受,還排斥,跟我唇槍舌劍。

鑑於此,我更是心急如焚,決心要改變他。要他看《解體黨文化》的書,要他買《春秋》、《尚書》四書五經等傳統文化的書看,強人所為,非常執著他被浸泡在邪黨文化裏出不來。其實我這樣做,又何嘗不是陷在邪黨文化的圈裏跟他鬥、跟他爭、跟他使心用心呢?沒有按師父「最好的方式就是遇到甚麼事情不要往前頂勁、往前搶、往前追逐著去解決,把心放下來,往後退一步,去解決。」[3]的法去做,把師父的教導擱置一邊,在家不修自己,任性、強勢,像個「男女人」,使空間場不純,處理問題的方法不妥,看問題固執己見,既不真也沒忍,做事衝動,被情所制約,越走越偏。師父說:「你的思想無論符合了哪一類生命狀態,哪一類生命馬上就起作用。」[4]自己的思想符合了邪靈這一類生命,邪靈就控制自己,自己又反作用於丈夫,進而惡性循環,彼此魔性大發,被邪靈鑽空子,真是「人心勾的鬼上門」[5],教訓深刻。

看到師父說:「修煉中無論你們遇到好事與不好的事,都是好事,因為那是你們修煉了才出現的。」[6]這讓我振作精神,正確思考,不在魔難中蹉跎,把這不好的事變成好事,從內心認識到:只有學法,用法來改變自己的人心,來消去身上的業力,來一層一層的洗淨。

我用近一個月的時間重背一遍《轉法輪》,又用一個月的時間通讀一遍所有的經書。在學法背法的過程中,感悟到了法的莊嚴、神聖,體悟到了修煉的嚴肅和自己的使命,既看到了自己的不足也看到了自己符合法的一面。法在熔煉自己,自己也在同化法。我沐浴在法光中。深深的感到法的威力,使我煥然一新!感到自己真正的從本質上發生了變化,也深深感悟到大法是修煉好自己的根本保障,師父是自己走向神的最終依靠!我淚流滿面,感到自己多年來沒做到實修,有負師恩。

我心裏好亮堂,好舒服,身體也輕鬆自如,甚麼執著、牽絆,甚麼人心、名、利、情統統都放下,我是覺悟了的生命。

我有了正信正念,心性提高了,境界昇華了。回頭想想丈夫,覺得他可親可敬,也看到了他的許多閃光點:他碰到人家談論法輪功時,就告訴人家我老伴就煉法輪功,挺好的,是修善做好人;我家是學法點,他不忌諱,尊重同修;零五年勸他「三退」,雖拖了一年,還是退了;一同修補辦身份證,自己不敢去,他去幫辦,拿證時,人家不給同修,他又去幫拿,他還對刁難學員的工作人員進行批評;我去貴州看「藏字石」,他執意開車送我們到火車站,並反覆叮嚀回來時叫他去接,說他用的是公安車安全些;他不抽煙、不喝酒、不玩牌、不進娛樂場所、按時上下班、幫我做家務。鄰里親朋都說他是個好人。

師父的洪恩也恩澤於他,一人煉功,全家受益。只是自己不會悟道,走了一段彎路。

我躺在床上白天晚上一個勁的學法煉功,發正念,思想沒有人心雜念。十一天後,我堅持下床上廁所。二十天後,我的生活基本能自理,能下床煉功,也能坐一個多小時了。七月十九號就參加小組學法去了。八月五號外出講真相,勸退六人。

修煉前,九六年,我騎車上班被摩托車撞得胸椎骨折,住了醫院。那次回家臥床一百天,吃喝拉撒全在床上,還特請專人護理。其實那次骨折一點不疼,只是脹脹的。兩次骨折,兩種心態,兩種狀態,兩種結局,這就是修煉人與常人的區別。

我由衷的感恩師尊!感恩大法!感謝同修!

當然跟精進的同修比我還有差距。今後我要珍惜家庭這個修煉環境,珍惜丈夫提供的各種提高的修煉機會,在日常生活中踏踏實實的實修自己,時刻嚴格要求自己,用正念歸正自己,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走好師父安排的修煉路,嚴肅對待修煉,成為一名合格的助師正法的大法徒,圓滿隨師還!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中部法會講法》
[2]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零八年紐約法會講法》
[3]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七》〈美國首都法會講法〉
[4]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須學法〉
[5]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警醒〉
[6]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芝加哥法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