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好 別錯過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五日】我今年六十一歲,在法輪大法中修煉十八年了,回顧走過的十八年,我心裏對師尊,對大法只有感恩、感動。

一、苦難人生

我孩子的爸爸上世紀九十年代就開出租車,我們倆口子和倆兒子在東北一個地級市過著還算富足的日子。真是天有不測風雲,一九九五年我年僅二十歲的大兒子汽車尾氣中毒身亡。這對於我來說無疑是晴天霹靂,我不能接受,精神崩潰,煩躁、失眠、做噩夢,兩眼呆愣,胡言亂語,不知道理家更不知道照顧小兒子。明白時不敢出屋見人,更怕見到和我大兒子年紀相仿的男孩子,家裏帶我四處求醫拜廟,我癡迷於某寺一位小我一歲的和尚,就覺的我去世的大兒子附在他身上,不見他就受不了,兩年裏差不多一個月去一趟,流連忘返,給人家買吃的買穿的……就這樣,錢很快就敗光了,去不了後我的狀態更差了,丈夫的心也散了,扔下四萬的債務和年幼的小兒子跟別人跑了。當時的我覺的活不下去了。

絕境中,一個修大法的老鄰居,以前是佛教居士,她來告訴我媽媽,讓我煉法輪功,說唯有大法能救我,並且告訴哪裏有煉功點。我媽當時就是想著死馬當活馬醫,去碰碰運氣。第二天就領我去了煉功點,我就這樣接上了這萬古機緣!

二、喜獲重生

學法輪大法煉功以後,我真是一天一個樣,狀態逐漸改善。大約一個半月左右,就能吃能睡,知道過日子,管孩子,能和人正常交往了,也不惦記小和尚了,覺的自己活過來了。聽說精神分裂患者不會治癒,得終生服藥。我修煉大法至今十八年,一次藥也沒吃過,沒有一天、一事不正常的。

我父親是胃癌病故的,我也曾患食道癌,胃也不好,打嗝食物反流,喝水嗆,吃東西噎、疼。我沒錢治病,也沒心治病,就那麼熬著,拖一天算一天。

修煉法輪大法一段時間後,一天夜裏我被嘔吐嗆醒了,吐了一枕頭膿血,大約有兩碗那麼多,從那以後,大約一年半時間裏,隔一個月、兩個月就會吐一回膿血。吐後喝水不嗆了,吃東西不噎了,但有兩天食管會像創傷一樣疼。學法中我逐漸明白是師尊在給我清理身體。已經十幾年過去了,都沒有再犯。

糖尿病是我的家族病。二零零一年,我身體出現了典型的糖尿病症狀。渴,每天守著暖瓶喝水也不解渴;餓,比一個壯漢還能吃;瘦,很快由二百多斤降到一百五十斤。滿臉皺紋,貓腰弓背,渾身無力。這時我已得法四年了,明白關於業力的法理,信師信法,不擔心,該幹啥幹啥,一年左右就一切正常了。

另外,早年孩子的爸爸嫖娼傳給我的髒病也不治而癒。我這幾種病都是不好治和治不好的病,我煉法輪功卻沒吃一片藥都好了,不是大法不讓吃藥,我也不是悟性一開始就那麼好,我想治,可是想治也沒錢,我只能靠師父了,感謝師父沒有嫌棄我,給我消去病業,讓我重活了一回。

三、心性昇華

大法修煉中,我也不單是身體好了,心性也提高了,我明白了按「真善忍」做人做事的法理,懂的替別人著想了,不妒不恨,自立自強了。

我孩子爸爸開出租車,在社會上沾染了一些壞毛病,又嫖又賭,賺點錢差不多都敗光了,再加上我治病,家裏欠了八萬外債,在我最無助的時候,他又和我離了婚,把年幼的小兒子和四萬外債扔給我,當時我好恨,好痛苦。走入大法修煉以後,我逐漸明白了因緣關係,明白了失與得,業力轉化的法理,慢慢放下了對他的怨恨心,依賴心。悟到我這一輩子最應該看重的事是在大法中修煉,功成圓滿。師父讓大法弟子在哪都得做個好人,那我就先做個好媽媽,把孩子養大養好,把日子過好,讓自己有個正常的生活和修煉的環境,不讓師父操心,不給修煉人抹黑。我買了個人力三輪車載客,又能賺錢過日子,又能洪法救人,

十幾年來,我還清外債,在城郊蓋了二百多平米的房子,在市區給兒子買了六十多平米的婚房。小兒子也健康成才了,讓親友刮目相看。

我有個做生意的弟弟,一向救急不救窮,一看我們娘倆這麼爭氣,把我兒子、兒媳婦都叫去深圳幫他打理生意,孩子們也過的不錯。

我是一個普通的婦道人家,也懂的維護宇宙大法了。九九年七二零以後,我和其他大法弟子一起去省政府為師父、為大法討回公道,被非法拘留,回到本市又被拘留,年年所謂敏感日都被片警、社區騷擾,我都不怕。他們來了我就講修煉大法的體會,講大法好,師父好,講得居委會主任都護著我了。派出所讓他找我,他說要找你找吧,我可不找。講的片警說:大法那麼好,讓煉我也煉。

這些年,我一直堅定的修煉大法,講真相救人。二零一四年當地政府不允許人力車載客了,我就放下面子,收廢品,出入各小區,發資料,又方便又安全。

我想告訴同修們,信師信法不白修;我想告訴眾生,法輪大法好別錯過了;我想告訴中國政府和邪黨,假惡鬥死路一條。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