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 正念清除干擾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三十一日】我一九九八年喜得法輪大法,在師父的保護和同修的幫助下,有幸走到了今天。回顧這些年的修煉路,有過得法後無病一身輕的喜悅;有過放不下執著心的苦惱;有過黑夜發放資料、粘貼標語的艱難;也有過講真相眾生得救後的欣喜。這裏不一一贅述,僅與同修分享幾個修煉中信師信法、放棄執著心的故事,以期共同精進,圓滿隨師還。

放下怕心,闖過生死關

二零一五年五月一日,現政權出台了「有案必立、有訴必理」的政策,法輪功學員從此開始控告江澤民。江澤民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發動了對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並且製造「天安門自焚」偽案迷惑百姓,使一些不明真相的世人對佛法及其修煉者犯下大罪,給我和家人帶來災難。因此作為一名大法修煉者,我也在同年七月加入了訴江大潮。

十月份,當地派出所人員、單位負責人在所屬政法委等的指令下,開始騷擾訴江的法輪功學員,他們揚言要開除我的公職。丈夫不修煉,知道這些情況後,非常害怕,明知我沒有做錯,但是受邪黨謊言、暴力的威脅,失去了理智,在電話中對我破口大罵;回到家中,又是大打出手,拿起菜刀就要砍我。我跑出門外,使勁拽住門,他就搬個凳子把刀放在上面候著。後來我看到他翻出法輪功師父經文要燒掉,就奪門而入,他拿刀放在我的脖子上,說要砍死我。我當時心裏發著正念,也在求師父保護,我想人間的一切,我有甚麼放不下的,把心一橫。結果他用刀在我耳後劃了一下,也沒破,就把刀扔在一邊了。

我想到師父說的:「人家說:我來到常人社會這裏,就像住店一樣,小住幾日,匆匆就走了。有些人就是留戀這地方,把自己的家給忘了。」[1]我們要放下一切心,堅定的信師信法,跟師父回到真正的家。

證悟法理,牙痛瞬間消失

二零一六年正月十五那天,我斷斷續續持續一個多月的牙疼達到最高峰,牙齦墊的很高,吃東西合不上嘴,囫圇半片的往下咽。晚上家裏包餃子,做飯時,丈夫知道我牙疼還挺照顧我。煮熟後,我強忍疼痛吃了十來個餃子就吃不下了,心想,我今天這麼難受,他今天可能會主動收拾碗筷的(往常大都是我收拾的)。誰知過了一會兒,他吃飽了說「收拾吧,收拾完了就好了」。聽那語氣有種噎人的感覺,可我當時心態很平和,聽了他這話,不但沒生氣,反而想:「是啊,我是修煉人啊,修煉人是沒有病的,哪能像個病人似的求別人照顧、尋求安逸呢?」就這樣一想,劇烈的牙疼感「唰」一下消失了,腫的很高的牙齦也恢復了原狀。

師父說:「你的心性提高上來,你的身體就會發生一個大的變化;你的心性提高上來,你身體上的物質保證會出現變化。甚麼變化呢?你追求執著的那些不好的東西,你會扔掉。」[1]通過上述事例,我對師父的這段法有了進一步的理解和體悟。事後,跟同修交流,同修說師父是借我丈夫的嘴點化我。是啊,師父每時每刻都在保護著弟子,作為弟子,也是應該充滿正念,做正做好,才不辜負師父的一片苦心,才會在自己所在層次證悟到師父那無邊法理的部份內涵,才真正感受到修煉的殊勝。

正念正行,眾生喜得救

我所在小鎮,原有六、七個同修,後來相繼搬走,最後剩下的唯一一個能與我配合的同修,因病業關沒過好也離我而去。我的依賴心、怕心等人心已經修去了不少,但有時還會返上來。特別是同修離世不久,有一天,正逢大集,我手中有幾十本真相期刊,就打算去集市發放,可就在打算出發時,一種莫名的怕湧上心頭,感到自己很孤獨、無助。我趕緊發正念清除,後來我動了這樣一念:我是大法弟子,是來救度眾生、助師正法的,做的是最正最好的事,舊勢力誰也不准搗亂;我請師父加持,我要救度所有希望得救的眾生。

心中平和了,我拿了一部份資料去了集市(因包中放不下那麼多)。我邊走邊發,並告訴世人「送你一本真相資料,明真相得福報。」「記住法輪大法好,明真相得福報。」一開始有個別人不太爽快,後來就都樂意接受了。走了一段路後,出現了一個場景,讓我非常感動。一個人接受了真相,其餘的人都爭著向我要。結果,一會兒功夫,所有的真相資料一搶而光。還有一個老人向我要光盤,我沒帶著,和他約好,就回去拿了。我把剩餘的資料和十來個光盤包括《九評》等都拿來了,他挑選了幾個不同內容的光盤,很滿意的離開了。我呢,則繼續在集市上發放。

那天那個順呀,一點也沒怕心,見人就問,你家有電腦或DVD機嗎?他如說有,我就說,送你一個光盤看看,都能接受。所帶光盤不大工夫,都面對面發完了。

我悟到,只要心中有師有法,心念純正,心繫眾生,一切都會很順利。師父把一切都給我們鋪墊好了,只等我們去做。眾生真的等著我們去救度。通過這件事師父又幫我去掉了一層依賴心、怕心,謝謝師父對我的鼓勵和保護。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