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法輪》開啟我的智慧人生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三十一日】背誦師父的《論語》,靜思自己二十年修煉路程,反覆體悟「大法是創世主的智慧」、「作為修煉人,同化他你就是個得道者──神。」[1]背誦時經常心靈震撼,倍感師恩浩蕩,特別是修煉中師尊賜予我智慧的往事時常湧現在眼前,在此寫出來與同修分享。

公園奇遇《轉法輪》

《轉法輪》是開啟我智慧人生、告別懵懂歲月的寶書。當年第一次看到這部寶書的情景,可以說是一個奇遇。

那是一九九六年五月初的一個休假日。那天不知為甚麼,我一改休息日睡懶覺的習慣,早早起來到公園遛彎。初夏清晨,雨後空氣清新,我深深的呼吸著,陶然自得於花草的芬香中。走到公園東北角的樹林中,看到有三位中年男子盤坐,每人手中捧著一本書在齊讀,此景引起我的好奇。作為一個讀書人,我情不自禁走過去,看年齡,他們不像是迎接高考的學生;看書本版式,也不像是準備職稱考試之人(因為我知道職稱考試的教材都是十六開的大本);從他們安詳端坐的神態上看,更不像是急著解決甚麼技術問題的施工人員,因此更好奇了。好奇心驅使我走到這三位跟前,急於想知道他們讀的究竟是甚麼書。

等我拿到書一看,立刻被師父法像和前所未聞的內容吸引住了:「按照宇宙的最高標準──真、善、忍同修」[2],啊!人生還有如此境界?太好了!當時書很缺,可三天後在這個煉功點上我卻如願得到了一本嶄新的正版《轉法輪》。

學法煉功心中一片光明

從得到《轉法輪》那一天起,我不再睡懶覺了,每天早起按時到公園煉功點參加晨煉,五套功法一步到位,不論颳風下雨下雪,從不間斷。遇到雨雪天,我們就在公園亭子裏煉,一直堅持到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記的「七二零」前後的那幾天早晨,煉功點四週站滿了公安便衣和政府官員,對著我們指指點點。但大家毫不畏懼,氣定神閒,照常是五套功法一步到位,每個大法弟子都表現的很神聖。

入門後修煉進步很快,身體常常發生震動,一股熱流貫通全身。按時參加集體學法,個人有時間也學,雙手捧讀《轉法輪》,越讀越感到內涵無窮,百讀不厭,常讀常新。大法教人真善忍,淨化身體和心靈,開智開慧,返本歸真。書中講到的多種情況和玄妙景象,如清理內臟、盤腿消業、天目有光刺眼、抱輪往起飄、打坐身體往起顛、頭頂功柱旋轉以及後來的玄關設位等等情形,在自己身上一一展現,真實不虛。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我在學法煉功時,心中常現一片光明。二十年來,無論天晴天陰,無論颳風下雨,只要我雙目輕輕一閉,即呈現出一片光明美妙景象。我沐浴在法光之中,整天樂呵呵,世緣中真誠待人,寬以待人,忍讓相處,執著越來越少,身輕體健,看淡名利,做好三件事,處處體悟到智慧人生的奧妙。

善解職稱風波名利情結

修煉前,我名利心很重,得法前剛剛經歷了一場職稱風波。首次評職稱,我被評為助理級。幾年後第二次評職稱時我申報中級,按資歷、論文、條件都夠,外語也考過了。有人提醒我送點禮甚麼的,活動活動,我覺的條件挺過硬,沒有必要。結果還真的沒評上。而我認為各方面不如我的人,卻如願以償。當時我心裏別提有多麼憤憤不平了,於是開始寫信向上反映,四處活動,多次找領導,甚至找到市長秘書。雖然最後職稱評上了,但鬧的沸沸揚揚,也得罪了單位一些領導,引起了一場不大不小的職稱風波,搞的自己也身心疲憊。

讀了《轉法輪》,我對這場職稱風波有了全新的認識,心胸一下子開闊了,想通了,看開了。職稱是甚麼?職稱不就是專業技術職務的名嗎?有了職稱會增加工資,這不是個利嗎?爭來爭去,實際上是在爭名爭利。都怪自己名利心太強盛,爭鬥心太強。在那荒唐的年代,受黨文化污染,自覺讀的書很多了,其實中毒不淺。名利心、妒嫉心、爭鬥心極強,鬧出一場風波。客觀環境也為這場爭鬥提供了環境,平時大家一團和氣,一評職稱,指標有限,僧多粥少,勢必引起同事之間勾心鬥角。「人在常人社會中,你爭我奪,爾虞我詐,為了個人的這點利益,去傷害別人,這些心都得放下。尤其我們今天在學功的人,這些心更得放下。」[2]學法後心靈淨化了,覺的自己以前那麼執著名利太可笑了。修煉後,我晉升了行政職務,如何對待過去傷害過我的人?「只有遵照大法做才是真正正確的。」[2]對在評職稱中曾經合夥把我拉下來的那些人,我不但沒有用職權報復他們,還為他們解決遇到的實際困難,特別是在單位分房過程中,我作為分房委員會成員,真心幫他們說好話,展示了大法弟子的風采。因此他們以各自不同的方式對我訴說表白,都說從心窩裏感受到法輪大法好,煉功人姿態高。

課堂上智慧講真相

我從小性格內向,不善言談,讀了師範大學但畢業後沒有任教,老母親說我「嘴笨」,單位領導說我「嘴貴」,別人也認為我不是教書的料。進入正法修煉後,自己講真相救人的局面一直沒有打開,自感沒有發揮出自身特長,心裏十分著急。師父看到我的心,就神奇的安排我到一所大學任教,而且賦予我相應的智慧和能力,給我開闢了一個講真相救人的新天地。

二零零四年我到高校後,順利通過考試考評獲得國家頒發的高校教師資格,開始在課堂上講真相,教學效果出奇的好,學生返評分數很高,二零零六年被聘為副教授。我從心眼裏體悟到師尊的精心安排。「作為一個修煉人,今後的人生道路會改變的,我的法身要從新給你安排的。」[2]站在大學課堂講真相,是師尊的安排;對我本人來講,是神奇的機會、神聖的使命,也是我智慧人生的重大轉折。

從公務員進入教師角色後,謹遵師命,每天都不敢放鬆自己。每早五套功法一步到位,工作之餘堅持大量學法,每次走上講台都精神百倍,在傳道、授業、解惑中貫通真相救人。我一般是在期末結課考試前為學生辦理「三退」(退黨、退團、退隊),成功率較高。

借此機會,交流課堂講真相的幾點做法和體會:

1、正念否定校園考核指標中誹謗法輪大法的內容(省市教育廳局下達),從根本上不承認它們,徹底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我在每天早六點發正念時加入了此項內容。

2、理性關注各班信息員,首先要對他們講清真相,穩住他們。班級信息員(不同院校可能有不同的名稱)是高校邪黨組織普遍設立的專門監視教師課堂活動的人員,一般由各班學生兼任,每週一兩次定期向輔導員或繫裏打報告,並設有專門的報告表。據以往經驗,教師在課堂上講真相被舉報,多數情況是他們所為。但如果他們明白了真相,從心裏理解了老師講真相是為了學生的前途著想,是為學生好,他們就會在報告和報表時主動保護老師,略去敏感信息。我個人體會,特別要注意從心裏慈悲對待各班信息員,切忌與他們形成對立。作為一個大學生,一旦明真相後,信息員自己會想辦法應付上面的,有的還會及時反饋信息給你,甚至在有人舉報時他們還會為老師辯解,這無疑會增加課堂講真相的安全度。

3、合理利用課堂時間插講真相。為了講清真相,精心備課,多角度多層面多種方式清除黨文化強加給學生的謊言,我從明慧網上搜集真相內容,分類做成小卡片(用只有自己看得懂的語言符號),每個卡片精益求精,講述內容長的用時三、五分鐘,短的也就一、兩分鐘,便於利用有效課時,在課堂上隨時穿插,也便於進行組合鏈接,形式靈活多樣,不拘一格,同時也有利於課堂互動。總之,方式方法以講清真相救學生為目地,收到了較好效果。

4、隨機推介翻牆軟件,引導學生上動態網、無界瀏覽等了解六四事件、天安門自焚騙局、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大法洪傳等基本真相。我在任學生宿舍導師期間,經常在走訪學生時教他們翻牆看真相,與課堂講真相相互呼應,事半功倍。

「向內找」是師父教給我們的大智慧

這些年我體悟到:大法是我們智慧的源泉,但我們自身的業力也是活的,執著心也是一種物質、一種靈體,它會阻礙、干擾我們從法中得到智慧,遏制我們能力的發揮。因此,向內找去掉各種執著心和不好的觀念,排除各種干擾,才能在做三件事過程中正常發揮師父賜予我們的智慧和能力。「修煉人嘛,向內找這是一個法寶。」[3]明慧網上刊登同修這方面交流的實例很多,我個人也有切身經歷、教訓和體會。

我切身經歷的一個例子是:向內找,去掉恐懼心,改善家庭修煉環境。

我妻子看過大法書但沒修煉,「七二零」以前對我學法煉功很支持。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澤民集團開始迫害法輪功,抓人、打人、勞教、判刑、毀書、利用軍、警、特務及所有媒體採用流氓手段鋪天蓋地的造謠迫害,無所不用其極。隨之我的家庭環境也急劇惡化。看到身邊有人被單位開除投入監獄,家破人亡,妻子非常害怕,開始千方百計阻撓我煉功學法,藏我的書,奪我的筆記本電腦,藏我的煉功錄音機等等。當時我曾一度採取對抗策略,多次斥責妻子「助紂為虐」,夫妻關係陷入僵局,其結果是我倆之間的進一步對立,僵持大約有一年多時間。

後來我遵循師父教導向內找:「你得向內去找,在你這顆心上下功夫。」[2]真是神奇,當我找到深藏自己心靈深處的害怕心後,家人的態度立刻有了根本性變化,不再強行反對我做大法的事了。

我切身經歷的另一個例子:「向內找」修去怨恨心,智勸老友拒絕去「六一零」任職。

我有一位老朋友曾在一起工作,情同手足,後來他調任科協小頭目。「七二零」後,他積極參與編寫甚麼反迷信小冊子。結果沒過半年時間,原本身體很棒的他突然得了心臟病住進醫院一個半月。我當時特看不起他,認定這是他抹黑大法遭的報應,因此一直沒去看他。而他在病床上念念叨叨說我不夠朋友,他太太還專程跑到單位找我,一把鼻涕一把淚,話裏話外對我非常不滿。結果友誼破裂,雙方不再聯繫。

後來我學法中靜心反思自己,覺的自己以前做的有點偏激,根本原因是自己有自傲心、朋友情和怨恨心。他當時的所作所為固然不對,但我也沒有耐心交流,語氣居高臨下,善心時隱時現,道理沒有講透。看來根子還是以自我為中心,沒有慈悲心,沒有善化人心。這時積壓在我心中的怨恨像陽光下的冰山漸漸消溶,冷氣冒出去了。後來過大年我主動給他打電話拜年,他女兒結婚時我隨了賀禮,兩家關係逐漸恢復。

有一天他打電話說要調動工作去市「六一零」任職,電話裏我不但沒有冷落他,反而請他第二天(週日)來家做客。他很高興應邀。飯後我給他看「天安門自焚」分析錄像,他很震驚,連看兩遍。接著我和他平和交流,暢所欲言,談人生、談君子不立於危牆之下、談善惡有報、談了很多很多。一下午交心,老友終於明白了真相,轉變了對大法的偏見和敵視態度,考慮放棄去「六一零」任職。

可喜的是,幾天後他經過反覆權衡並和家人商量,真的放棄了去「六一零」這個死亡單位任職。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論語〉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