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白真相 躲過災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三日】這些年,我若非在大法中修煉,早就把自己作踐死了,是大法給了我新的生命,是師父將我從新再造,我是李洪志大師的弟子,寰宇中最榮光的生命,只能走師尊安排的修煉之路,精進學法、發正念、講真相救眾生。

一、命途多舛 幸遇大法

我是從事航運工作的工程技術人員。生於上世紀六十年代初,出生時就疾病纏身,先天發育不完善,舌骨瘘管、混合型痔瘡,吃喝時漏水、漏飯,大便排泄非常困難,還經常便血,地方醫院的大夫見此病情,也是束手無策。加上長我兩歲的二哥因為飢餓患有嚴重的氣管炎,才二十五、六歲的父母都是五、六歲就流落社會的孤兒,長大連自己的名字都不認識。這樣的家庭狀況,家人真恨不得我這個累贅立即消失,一家人就等著我哪天夭折,埋了就完事。父親幾次在深夜用網兜把我拎到墳崗,但每次都是看我還有呼吸,最後一刻不忍心拋棄,提溜回來再養幾天。

就這樣我磕磕絆絆、半死不活的到了能站立走路了,漏水的瘘管也長合了,但卻在喉結部位長出一個大包。一天,父親再次帶我看醫生,給我診斷過無數次都不予治療的大夫,因為當天手術做紅了眼,一刀就把我脖子上的大包給挑開了,但包裏只有一些粘液,沒有膿血,大夫一下醒過神來,抱怨父親:「我說過這個病我治不了,你怎麼又來了?包紮一下帶回家去吧,如果能活過今夜,說明這孩子還有命。」父親很失落的把我帶回家,就準備晚上把我埋了了事。但我又頑強的活了下來。

隨著年齡的增長,等自己有了記憶的時候,就記著大便排泄非常困難,每次都是母親幫忙,用發簪一點點摳出來,最後還要大量便血,便後就跟虛脫了一樣。上學讀書時也是三天打魚兩天曬網,村裏的學校老師了解我的情況,從來也沒管我,我就在一邊生著病、一邊學著做家務、一邊上學讀書的過程中,完成了我的小學學業。期間在我年幼的心靈上,種下了我的生命隨時面臨毀亡的種子,我甚至不期望自己能活過二十歲。

這樣不溫不火的日子到了高中畢業前,我又因為驚嚇丟了魂,魂魄落在了村圍牆外的水塘裏。後來母親通過當地神婆把我的魂召回來,這一劫才過去。高考落榜後,我意識到了生存的危機,決定離開家到縣重點高中去復讀,一年後我順利考入航海院校,畢業後從事航運技術工作,歷經十五年,從普通技工一直做到資深工程師。

一九九九年一月三日,我到親戚家串門時,看到了《轉法輪》。回家後就如飢似渴的學、煉了起來,困擾我幾十年的便秘徹底消失了,皮膚瘙癢的毛病也好了,而且蠟黃乾澀的皮膚變的細嫩、有了光澤,風濕性關節炎也不發作了。

我明白了大法就是自己一生的等待,我是李洪志大師的弟子,寰宇中最榮光的生命,只能走師尊安排的修煉之路,精進學法、發正念、講真相救眾生。

二、明白真相 躲過災難

由於工作的關係,我經常往來於全國乃至世界各地的港口城市,從不錯過那些與我有任何業務往來的有緣人,把法輪大法洪傳世界、以及在中國大陸受到中共邪黨和江氏集團殘酷迫害的真相告訴這些人,告訴他們大法是來救度一切生命的,牢記: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就能逢凶化吉、遇難呈祥。

一次受船東委派,我作為東家代表陪伴一艘二十八年的老齡散貨船,去美國安大略湖的一個港口裝糧食運回亞洲。當時公司裏有十多個具備條件的人選,但東家認為都不合適,而是特地把我從台灣調回,以船東代表身份隨船,並允諾美國裝完貨後不惜一切代價,設法讓我直接飛回國內(因我沒有辦理美國簽證)。東家知道我是大法修煉人,有能力克服一切困難,把難題交給我放心。我心想師父如此安排,誰與大法有這麼大的緣份。

開航後,我把船長及各部門長召集起來,協商並制定赴美航行安全及備艙和準備港口國檢查的具體的應對措施,責任落實到部門及具體負責人,層層把關,嚴格檢查,從軟件準備到硬件設施,確保萬無一失。然後讓船長召集值班外的全體人員召開動員大會,讓大家明白,只有上下一心,全力以赴,才能順利完成航次任務。

工作之餘,飯前飯後,調劑安排好大家生活的同時,我就逐個的把講真相、勸三退、救度眾生的事做到位,因為「眾生為法來 生生為此生」[1],所以,救人是第一位的,只有人得救了,載人的船才不會出現大問題。在講真相的過程中,遇到了同船的同修,了解到其與母親在去北京證實法時的遭遇和被遣返回居住地後所遭受的迫害,更清晰了迫害的殘酷和大法的美好。

單個航次行程二十天,我們互相配合把真相告訴了在船的所有人,除了一人未答應三退外,其他人都聲明願意退出曾經加入過的中共邪黨的組織,並明白了大法救人的真相。晚飯後,很多人都聚在餐廳看神韻光碟,大家工作辛苦,但苦中有樂。

船靠泊時,河道很長,引水員是一個六十多歲的婦人,非常挑剔,舵工換了幾個都不滿意,船長呼我上駕駛室協助,我一進駕駛室,老太太便主動打招呼,寒暄過後,我就把大法的「真、善、忍」原則告訴了她,並囑其牢記在心,時時對照行事,就會帶來福報,告訴她有機會一定要上網或者到街頭去了解大法真相,她高興的表示接受我的建議,並拿出紙筆記錄下來,擁抱表示感謝!從此她再沒有提出任何異議。

靠泊後,貨艙檢驗非常順利,一次通過,公司通電嘉獎全體人員。港口國檢查,也只提出來兩個小缺陷,船員馬上就糾正好了,不用複檢。只是在安排我從美國離船回國的事情上,出了問題。船長報到移民局的名單上,我的職務是船東代表,與我提供的證件不符,而在移民局官員的意識裏,中國的船東大都是共黨分子,所以拒絕我從美國入境回國,必須跟船走。期間定居在加拿大的朋友和在美國工作的以前的同事都帶著禮物專程到船上來看我,我都一一給他們做了三退,並把我隨身帶的《轉法輪》送給了其中一位同鄉的妻子,告訴她好好珍惜,多看書。大家都歡天喜地的走了。

我明白世間沒有偶然的事情,不讓我離船,一定有我要做的事情。結果回程到新加坡途中,路經巴士海峽時遇到西伯利亞強烈寒流南下,導致船舶不敢轉向,因為長時間面對強烈橫風,裝滿糧食的船舶可能會傾覆的。公司指令我們先頂風北上進入台灣海峽,找機會掉頭南下,船長按照公司命令頂風航行,但風力太強,致使船舶幾乎無法前進,而且老齡船很難經受住強風的長時間摧殘。大家知道,冬季的寒流不是一兩天就能過去的,這樣船長與我商量直接順風南下經菲律賓東部呂宋島海域,繞道蘇祿海至新加坡,這樣航速快,最多也就多兩天的航程,我同意船長的建議,並致電公司,結果船非常順利的如期抵達新加坡。

到岸後,得知新加坡的同行,在這次寒流南下時,在台灣海峽滿載鎳礦沉沒全損,所有人員無一倖免。該貨輪出事的海域與我輪僅有二十海浬的距離。悲嘆之餘,我更加意識到了講真相救人的重要性,意識到修煉無小事,千萬要把所有事情做好、做到位,只有把人救了,才可避免災禍的發生。

上述的類似情況還有多次,不管去哪裏,無論是在巴士上、飛機上,不管是華人還是外國人,我從不錯過有緣人,只要有機會就仔細的給他們講清楚大法真相,並告知法輪大法的網址;即便沒有時間長聊,也設法把大法的修煉原則「真、善、忍」留給對方。

三、學大法的人家就是不一樣

我開始修煉時,結婚已經十二年了,得法後的我與之前簡直判若兩人,妻子詫異的同時也不能理解,一本書怎麼會有如此大的威力,能夠讓遠近聞名的浪蕩子在幾天之內脫胎換骨,以前每天至少喝一斤白酒的我,學了法滴酒不沾了,抽了十多年的煙說戒就戒了,以前誰見都撓頭的壞小子現在總是笑容滿面,好像泡在蜜罐裏一樣,見誰都樂呵呵的,看見誰家的孩子都像親生的一樣,看見誰家的父母都像自己的爹娘;以前就知道抽煙、喝酒、喝茶、下棋、打牌的全面手,現在家裏所有的家務全包了,燒菜、做飯、洗衣服,整理內務,打掃庭院;以前的棋友、牌友、酒友無論如何也拉不走了,卻把長期不動的電視、音響設備、錄像機都搬出來,擦洗乾淨,連接妥當,等到新年放大假時,我把師父濟南講法的錄音帶用隨身聽戴在妻子的耳朵上放,妻子剛聽了三盤帶,就明白是怎麼回事了,隨著越聽越多,越聽越興奮,她自己都隨著聽法不斷鼓掌起來。到大年除夕,師父就開始給她淨化身體了──發燒。我妻子自小就有發燒的毛病,動不動就發燒,嚴重時燒的說胡話,最長的一次一直燒了半年,連骨髓都抽了化驗,也沒查出甚麼原因,整天沒精打采的,跟抽了筋似的。但這次發燒不同,身上很有勁,幹活、吃飯都不耽誤,堅持著沒吃藥,第二天就正常了,從那時到現在,再也沒發過燒。

得了法的夫妻就更加珍惜生命,我們商量著怎麼讓親朋好友都能得法,就把他們約到家裏來,在家裏放師父大連講法錄像帶,並把《轉法輪》一批一批的買到家裏來,介紹給鄰里鄉親,親朋好友,願意給錢的就原價十二元一本,不願意給錢的也不勉強,有的不方便來,還想了解的,我們就直接把大法書送到家裏去,有集體洪法的活動,我們也盡力去參加,每天學法、煉功不斷,樂在其中。

迫害發生後,隨著邪惡對大法弟子的迫害表現的越來越猖狂,原來得法的家人、朋友都陸陸續續不學不煉了,有的甚至聽信了邪黨和大魔頭的造謠宣傳,走向了反面。但我知道,師父從未放棄這些人,還都在看護著他們,不時的把這些人推到我面前,讓我把真相講給他們聽,這些人大部份都選擇了三退,尤其是我的家人,全都明白了真相,聲明退出了邪黨的黨團隊組織。當我面臨被邪惡非法拘捕時,家人都能出於道義出面為我奔走,使我避免了很多強加的迫害。因此,我也更加珍惜與家人的緣份,凡事都先為他人考慮,想一想這麼做他們是否能接受,有好處大家分享。父親去世後,兄弟們給母親的月供都減了一半,我跟妻子講:我們不但不降,還要增加,但不要讓母親覺察到,不要讓母親有失落感。我們每次去看母親,即便接連兩天去,也都帶禮物,不空手進屋。實在沒準備的,也要留點錢,讓母親自己買點吃的。每年新年兄弟都要大聚會,連續幾天一起吃吃喝喝,嘮嘮家常,我就主動把侍候全家吃喝的事包下來,讓兄弟們感覺到跟孩提時候沒啥區別,大家其樂融融,母親樂的合不攏嘴,兄弟們也感覺不到壓力,一切好像很自然的就發生了,又很快就結束了。大家都感受到了修煉人的存在,就好像潤物細無聲的及時雨,安靜祥和,而又無處不在。

周圍四鄰八屯的人,都羨慕我們這家,真的是母慈子孝,兄友弟恭啊。有明真相的鄰居都會說:學大法的人家就是不一樣,全家老少這麼多人,就沒有一個落腳,都那麼健康祥和。妻子單位大院的鄰居也是讚不絕口:院裏這麼多人,就數你們兩口子最般配,看你們二人又不經常在一起,怎麼保養的那麼好,好像多少年了也不見老,現在外孫都到處跑了,你們倒越活越年輕了,看起來也就四十歲不到,真神了。我們哈哈一樂:這都是修大法得的福報啊。

修煉的路漫長又短暫,苦與樂相攜而來。助師正法,救度眾生,是法徒下世的誓約。背約就是對創世主的欺騙,大家都知道,欺君是戶滅九族的大罪,誰敢欺主,那結局就是萬劫不復。同修們,一切已近尾聲,沒有做好的要知道抓緊時間做好,再錯過眼前的瞬間,剩下的就是不盡的懊惱和悔恨。

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生生為此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