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人的見證 永遠的感恩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五日】人的一生是短暫的,尤其現在的時間更是瞬間即過。轉眼我學煉法輪功已近二十年了,回想自己走過的人生之路,感慨之餘,更是感恩我從未見過面的師父。只要一想到師父,我就禁不住淚流滿面。

是師父給我清理了滿身的病灶,消去了我的痛苦,是大法使我走上了返本歸真之路,知道了如何做人的道理。在修煉的這條路上,在師父的保護下跟頭把式的走到今天,這其中師父操了多少心,今天的每一點成就凝聚了師父多少心血,弟子無從得知。在此,弟子感謝師父慈悲救度!

修煉前,當時單位裏的公用物品,誰得手誰往家拿,都習以為常了,各人都在利用自己的便利條件。大到動錢,小到各種生活物品。我和身邊的同事一樣,每次領來物料都要佔一份,然後拿回家用,工作中繼續用舊的物品。起初我也知道往家拿東西不對,但是大家都這樣做了,也就不覺丟人,反而覺得有這樣的便利條件很幸運。

修煉大法後,隨著不斷學法,我身體受益,心性也相應提高,我要求自己時時按法的標準做事。「針織廠的毛巾頭過去經常往家揣一塊,職工都拿。學功以後他不但不拿了,已經拿家的又拿回來了。」[1]我知道煉法輪功就要聽師父的話,去掉各種不好的心,我決定不再拿單位的任何東西。以後再換用品時,我也不換,舊的不能用了,我就把家裏的拿回來用。同事看我這樣做,開始不理解,漸漸的他們由疑惑變為敬佩,並且經常稱讚我能做到見物不動心。

我們接觸到的客戶,會經常送一些禮品,目地想得到一些照顧或好處,學大法後我不再要了。開始客戶認為哪裏得罪了我,我解釋說我煉法輪功了,法輪功要求我不要別人的東西。同事也替我解釋,並稱讚法輪功師父太了不起,能讓沒見過面的弟子這麼聽話,單位裏的條條框框都沒約束住,法輪功卻約束住了,看來這個功不簡單。

同事之間互相的你長我短,誰多幹了甚麼,誰多拿了甚麼等,我都不再計較,似乎不再被紅塵中的俗事纏身,不再為各種人際關係煩惱,有一種超然脫俗的輕鬆感覺,每天精神舒暢,同事看著也都羨慕。每當我看書空餘,身邊同事也都搶著書看,想從書中找到是甚麼力量改變人。

可惜的是這樣的時間不久,這麼好的功法卻遭到邪黨的迫害。若沒有這場迫害,我相信身邊的很多同事都會走上煉法輪功的路。

一、親人的見證

我的親人不用過多介紹,僅從我自身的變化就相信法輪功不是一般的氣功,也都紛紛想學,並且都在短時間內就受益。

我姐姐算得上嗜煙成癮的人,聽了兩盤師父講法帶後,再抽煙嘴裏發苦,噁心乾咳,當時就把煙戒了。我父親是一九四七年參軍的老幹部,在部隊施工時腰部受傷,部隊醫院給專門做的護腰帶。自從我記事起,我就見他常年束在腰上,晚年還高血壓、肺氣腫等各種老年病。學法煉功後,腰帶摘掉了,身體健康了,像年輕人一樣騎車外出購物。我母親是那種小腳女人,因為眩暈症,不敢活動,煉功後變化很大。她自己說好像要飛起來似的,渾身輕鬆,已經多年沒出過大門,煉功後走著去了三里外的集市趕集購物。現在我母親已九十一歲了,在當時,所有親友都見證了她的灰白頭髮漸漸變黑,身體越來越健康的過程。當時到醫院查體,醫生都感歎她的身體很好,所有親戚鄰居都稱讚法輪功很好。

當時我也不斷的給親戚們買學法煉功的錄音帶,他們都很高興,真是「聞者尋之,得者喜之」[2]。只可惜他們得法太晚,還沒有來的及學功,中共就開始了對法輪功的殘酷打壓,出於對中共歷次運動的恐懼,親友們都放棄了學煉法輪功,成為了最大遺憾。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這場邪惡的迫害開始後,以江魔頭為首的中共邪黨集團把上億的民眾推向對立面,迫害世界上最善良的修煉人,污衊給了我們健康身體、教我們修心向善做好人的師父。那時我的心呀,有種難以形容的滋味,看著電視報紙鋪天蓋地的誣蔑恩師,難過極了。當時成千上萬的人到各地政府部門上訪,不但問題不解決,反而被抓。

我不知自己該如何做,才能讓世人知道法輪大法是被冤屈的,法輪大法是佛法。我就買了一盒粉筆,在牆上、電桿上、橋頭上寫「法輪功好」,「法輪大法是正法」,「反對正的就是邪的」。還扯了許多紅綢布,裁成幾釐米寬的紅布條,用蠟筆寫上字,晚上騎著車子帶著女兒到處走,用圖釘把紅布條釘在路邊樹上。

後來漸漸的和其他功友聯繫在一起,面對當前的形勢,大家都很痛心,大法遭受謊言抹黑,世人被謊言毒害,我們身為大法徒,該怎麼做?大家想到了常人式的貼標語,於是就買來一捆紅紙,裁好後用毛筆寫、有寫的、有晾的、晾乾後,兩人一組配合好晚上出去貼。我和女兒一組,熬好了漿糊,準備好了毛刷,晚上我們走著出去。我女兒提著盛著漿糊和刷子的麥乳精筒子,隨手往牆上抹漿糊,我挎著一個大布兜,裝著寫好的標語。女兒前面抹漿糊,我在後面隨手貼標語,直到全部貼完才往回走。當時正是大冬天,雖然我們一直在走著,但還是全身很冷,並且腳上起了大泡,走路速度也就慢了,回家已是午夜了。後來看師父的講法才知道,當時的邪惡因素太多,真的親身感受到了走路絆腳,樹枝碰頭的邪惡環境。後來不斷的有當地功友去北京上訪,我就和另一功友商量利用禮拜六去北京,因為我們都上班,不好請假。同修也願意去天安門喊「法輪大法好」,以此來表達自己的心聲。

二、親友相信「法輪大法好」受益的實例

在邪黨迫害法輪大法的十幾年裏,我身邊許多親人逐漸明白了法輪功真相,相信法輪大法好,都得到了大法的福澤,由於本文所限,在此僅舉幾例。

(一)

我姐姐經常看我給的真相資料,並幫著發資料,生活越來越好,孩子也跟著沾光。二零一三年的春季,天氣極不尋常,時晴時陰,氣溫忽高忽低,讓人捉摸不透,天氣預報也失靈。我姐姐的女兒四月六日結婚,提前訂好三月三十一日宴請親朋喝喜酒。一旦定好的日子一般都不會更改,因此誰都希望遇事有個好天氣。三月三十日天氣陰冷,還飄了近十分鐘的大雪花,出乎意料的是第二天太陽高照,陽光照的人暖洋洋的,親朋見面幾乎都說:「今天天氣真好」。大家愉快的度過了一天,第二天又是陰雲密布,冷颼颼的還夾雜著小雨。

到了四月五日這天,天氣陰冷,下午還刮起了大風,氣溫急速下降。轉眼第二天四月六日,太陽高照大地,姐姐高興的忙碌著。並且讀大學的兒子也從桂林遠道趕回來了,真是喜事連連。看著一雙兒女,姐姐的臉上一直掛著笑。

姐姐的兒子曾在市區繁華中學讀高中,二零一零年高考無望又到一中復讀一年。二零一一年臨近高考時因成績不佳失去信心 。

我和姐姐都告訴他:大法無所不能,就看你是否真心相信,只要真心相信法輪大法好,考學一定會有希望。姐姐的兒子真心相信法輪大法好,結果出乎老師同學的意料,考取了一所理想的大學,畢業後在蘇州一家單位應聘到理想的工作。

(二)

二零一二年六月底,鄰居感覺頭暈噁心,渾身發熱,他以為是感冒,在私人診所打了幾天針,沒見好,反而加重;又去了開發區醫院,繼續打針,病情繼續加重:喘氣、咳嗽、胸口疼痛憋悶,渾身無力,吃飯難以下咽。到市醫院拍片檢查,確診為肺癌晚期,醫生說氣管、兩肺都是癌細胞。

這種情況下,鄰居很虔誠的念「法輪大法好」,求大法師父救命。真奇了,就在他念「法輪大法好」的第二天,他能吃東西了,同時喘氣也順了,胸口不再憋悶。接下來飯量增加,一次能吃兩個饅頭,身體恢復如前。拍片檢查,癌細胞無影了。

(三)

我丈夫的同事患了不治之症──晚期血癌,二零一三年秋從北京301醫院被拉回家,生活已不能自理,全靠家人服侍,並且利用僅剩的一點時日給自己安排後事,許多親朋好友都趕來探視。我也去看望他,並勸他信大法。他的家人說:晚了,301都治不了,到了這時候,甚麼都不管用了。我對他說:大哥,你相信法輪大法好,你的病會有希望。他當時就說:我相信。

十月中旬我和一位功友陪他一起聽大法師父的講法錄音,每天聽兩個小時,一共用了九天的時間聽完,他的身體很明顯的好轉,就連他的家人都充滿了希望。以後他自己堅持聽講法,半個月後就能自己走著上廁所了。過新年時,他懷著感恩的心給李洪志師父發賀卡拜年,感謝師父的救命之恩,至今已發了三個新年的賀卡了。

(四)

二零一三年六月份,我外甥媳婦二胎懷孕,由於保胎沒成功,只能提前做剖腹產了。同一產房的另一個孕婦跟她的情況一樣,也是保胎沒成功提前做的剖腹產,小孩四天了還在保溫箱裏。我外甥媳婦很擔心自己的情況,第二天就要剖腹產了。我讓他們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晚上小倆口都不說話,一起念誦「法輪大法好」,直到睡著。令人驚喜的是,第二天剖腹產很順利,孩子也很健康,還是個男孩,並且刀口癒合、身體恢復的很快,全家人都感謝法輪大法。

(五)

我的表姐夫因三高多次住院,二零一五年三月又突然暈倒急送醫院搶救,檢查是一種罕見的血癌。由於化療,頭髮脫落,吃不進飯,靠輸液維持,因身體虛弱抵抗力差,用隔離罩防護。在這種情況下,我勸他相信法輪大法,並讓他聽講法錄音。他也知道自己無可醫治了,就選擇了相信法輪大法,天天聽講法錄音。結果令他和家人都喜出望外,他康復了,年底檢查身體各項指標正常,過年期間四處拜見親友,讓親友都見證了他康復的奇蹟。

我為自己能成為大法弟子而自豪,我為法輪功遭到迫害而難過。其實我很多時候更難過世人,如果不是這場迫害,許多人會煉法輪功,他們會像我一樣擺脫病痛纏磨,他們會得到這至高無上的高德大法。人和人之間會善良相處,闔家幸福,這些也都是人們一生所嚮往追求的。現在卻因為中共的鎮壓,使得許多人相信了中共謊言,甚至走向對立面,做助紂為虐的事,失去了這萬年不遇的機緣。這才是世人的真正悲哀,這也是今天大法弟子全力救人講真相的原因。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拜師〉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