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語音真相電話後請重視聽錄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六日】對於如何通過打好語音真相電話、有效的救度世人,同修們都有很多好辦法和經驗。我也是主要通過打真相電話救人的,在這裏,我把打完語音電話後,認真查看運行記錄、聽取電話錄音,並回撥對打講真相的點滴體會寫出來跟打真相電話的同修交流,希望能夠救度更多的世人、讓更多的人真正明白真相,能夠與同修們共同提高!

我的體會就是重視查看運行記錄、重視聽電話錄音、重視做好相關記錄、重視回撥對講能夠讓更多的人真正明白真相得救。每次打完真相電話後,我都仔細查看三退名單,查看運行記錄,更重要的是認真聽取電話錄音,我是把這一環節作為重點的。在聽錄音過程中,有四種情況需要仔細核實、記錄,並根據記錄情況回撥對講。

已經顯示按鍵三退的

對已經顯示按鍵三退的,不是簡單的把他(她)們的名單記錄下來,就急於幫其發表三退聲明就完事,而是認真查看運行記錄,仔細聽取每個三退者的電話錄音,核實其三退真實性,做到真正的對其生命的得救負責。

在聽錄音的過程中我發現:有的人雖然按了鍵,但並沒有明白真相,不是出於真心三退,甚至還有按鍵三退之後又罵人的,有的甚至發短信罵的,有的是在猶豫不決中按鍵的。像這類情況就要把其號碼、化名、在錄音中說的相關的話等情況用最簡短的語言記錄下來,在再次回撥繼續講真相時,根據各個不同的人針對性的講真相,並在對方真正明白了真相後,再幫其做三退聲明;否則,即使對方在第一次按鍵時做了三退按鍵也不能算數。我一般是頭一天在離家比較遠的地方流動撥打語音電話,然後回家查看運行記錄、聽錄音、做記錄、可以確認的三退名單就當天發表三退聲明。不能確認的或認為需要回撥對講的就把這類人的電話號碼、大致年齡、性別、有化名的或沒化名的、在電話中說的某些關鍵性的話、接聽電話的時長等情況粗略的記錄下來,以備第二天回撥對講。

一次,「運行記錄」顯示一個人退出了團和隊,我在聽這個人的錄音時發現:他在不停的說話,並提出一些疑問。他說:為甚麼要退呀?××黨有甚麼不好?你為甚麼咒(罵)我呀(我怎麼會罵他呢?是另外空間邪惡的干擾)?你們是甚麼組織呀?等等。我把他的電話號碼、三退化名、在錄音中他說的關鍵性的話(疑問)、他的大致年齡、性別(可以從錄音中的聲音大致分辨出來,以便於對講時有針對性)等粗略的記錄下來,在第二天回撥時,接聽電話的是一個初中男生(他自己說的),我很友善的跟他進行了溝通,回答了他所有的疑問。對於「罵人」一說,我對他說:法輪大法弟子以慈悲救人為目地,任何大法弟子都不會罵人的,都是講「真、善、忍」的好人,也不需要任何回報,只會為世人的得救而欣慰,告訴你們真相是為了你們的生命能夠真正得救。這個孩子很高興。最後這個孩子說:阿姨,謝謝你!我以後可以繼續聯繫你嗎?我如果有甚麼問題可以問你嗎?我可以加你的QQ號嗎?我為這個孩子的真正得救而欣慰!如果當初我不給他回撥對講,而只是簡單的根據三退名單給他做三退聲明,但他並沒有真正明白真相,我不知道他的生命的未來將如何!

幫親友三退者(一個號碼多人三退),就更要仔細聽錄音核實(是否徵得本人同意),如果不是本人意願,也不能算數。有一次,一個電話號碼顯示有三人三退,我聽了錄音後沒有急於幫其做三退聲明,我把這個電話號碼、化名等記錄下來,第二天在回撥時接聽電話的是一個六十多歲的女性,我在說了幾句過渡的話後,我得知她做的三個三退名單中,其中一個是她自己的,其餘兩個是她幫自己子女做的三退(沒有徵得子女同意),於是我告訴她:三退是很嚴肅的事情,是對自己的生命負責,必須自己同意才能得到上天的護佑。並告訴她給自己子女講真相的方法,讓她問一問自己的子女是否同意三退。過兩天我再打電話問她時,她說:他們不同意三退,還說法輪功如何如何。我繼續給她講了法輪功真相,她本人仍然堅定三退的信念,我給她做了三退聲明,而沒有給她的子女做聲明,並請她告訴自己的子女:法輪大法是佛法,不要再被中共謊言矇蔽,明辨是非、心存善念,希望他們能有機會明白真相得救。

按了三退鍵後沒按確認鍵,「運行記錄」沒顯示三退的

有按了一次或幾次三退鍵但沒按確認鍵,在「運行記錄」裏也沒顯示三退名單或化名的,對這類人也不能放棄,他們也是有希望得救的生命。我把這些人的電話號碼、接聽時長(可以大致判斷其聽了多少真相,好針對對講)等情況記錄下來,如果可以判別年齡、性別或是在錄音中有說話的,也把這些情況粗略分別記錄下來,在回撥對講時根據記錄針對不同的情況再次講真相勸三退。這麼一做,也有不少人明白了真相給自己的生命做出了正確的選擇。

沒按鍵,但口頭同意三退的

在聽電話錄音時,我發現有很多人沒按鍵三退,但在接聽電話時根據語音提示口頭同意了三退(特別是現在更新了多次後的語音版本,有大部份人是口頭同意三退而不選擇按鍵三退)。如果撥打完語音電話後不去認真仔細的聽取電話錄音,那就會漏掉很多三退的人。

我每次撥打完語音電話,在聽電話錄音時發現,有些人是很明確的口頭同意三退,並且明確的同意退出甚麼(黨、團、隊),對這類人,我就可以幫其做三退聲明。有些人同意三退但沒明確具體退出甚麼(黨、團、隊)的,有些人說話聲音小或模糊不清的,對這類人的錄音我就反覆聽(或是調節音量),但仍然聽不清的,或是模稜兩可的,或者是有些疑問不明白為甚麼要三退的,或者不知道甚麼是三退的,甚至反對的、說只要給多少錢就同意三退的等等情況,這些人也許都是有希望得救的,我都把其電話號碼、化名、大致年齡、性別、在錄音中的表現(如說的話)等等簡略的記錄下來,再次的回撥對講。通過回撥對講,有不少人真正明白了真相,為自己的生命選擇了美好的未來。

對接聽完語音電話但未表明任何態度的

有一部份人聽完整個語音電話,但未表達任何態度。這些人可能有這幾種情況:可能是當時旁邊有其他人不便說話;可能曾經做過三退的;也可能只是出於好奇心聽聽而已;也有隻把電話接聽鍵開著,把手機放在一邊去做其它事情,而根本就沒聽,想著反正我也不花錢的。對這類世人也不放過其被救的機會,也都有得救的可能。在有時間的情況下,我也會把其情況記錄下來,在回撥對講中針對性的講真相勸退。在回撥對講中也都有明白真相或是三退的。

對接聽時間超過兩分鐘或是兩分鐘以下的,在有條件和時間的情況下,也都通過回撥對講來讓他們有再次聽真相的機會,從而得救。實踐中發現,也確實有一部份世人在再次聽真相後明白了真相,甚至選擇了三退,給自己的生命選擇了美好的未來。

在打真相電話救人中,各個環節都很重要,以上只是我打完真相語音電話後「聽錄音」及其相關環節的粗淺體會。不足的地方或是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