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大陸媒體系統講清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一月七日】我把自己在全球電話組針對中國大陸媒體文宣系統集中講真相的撥打情況和修煉心得交流出來,與同修分享。

之前就聽說要打「媒體專案」,心裏很沒底。習慣了給公檢法人員講真相,該怎麼面對媒體人員呢?打專案的前一天,我用心聽了營救平台在900房間「全球營救主會場」的專案動員,聽到同修的鼓勵:「不要把他們看得太高。」

第二天開始撥打時,前三個座機號碼都是空號,心想,他們怎麼也會設置空號呢,不過心裏沒那麼緊張,再打,一位男士接的,聽我講了幾句就說:「法輪功是吧,共產黨不好是吧,我也知道共產黨不好,可是工資……」

我能感覺到他的無奈,可惜他後來不接了。晚上打了一包北京記者的電話,都是聽一點就掛了,有的還不耐煩,我就都打了三遍就換號碼。後來心裏總是覺的有點不對勁,就這麼草草的打過去,真的能起作用嗎?

晚上聽同修交流,有的同修每個號碼打9遍。我又上反饋平台,看到大家的反饋很多都接聽時間很長,心想為甚麼我就沒碰到願意多聽真相的眾生呢?

前兩天都是在摸索著打。第三天下午,在平台和同修們學完法後,一位同修很著急的上去打電話。我想:自己怎麼就沒這麼緊迫呢?這幾天還在下午煉功,之後才打電話。我想了想,也上「全球營救主會場」和大家一起打電話,打著打著正念就出來了。

有一個座機換了幾個人接的,最後一位男士記下微信號,說現在辦公不要打了。我請他轉告親朋同事別去醫院換器官,我們是好人。他說不播(污衊)法輪功的節目。下面一個座機是新聞工作者協會的,一位女士聽了9秒就掛了,再打聽了6分22秒,我講了「自焚」真相,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真相,羅京的報應,告訴不要播報污衊法輪功的節目。4次響鈴後,她又靜靜聽了18分24秒,我告訴她很多真相和迫害的慘烈。再打一通是教育局教研究室的座機,一位女士也是聽一點就掛,反覆打了幾次後,她聽了17分46秒。不知道她有沒有把電話放一邊,但是感覺整個場很正,明顯感覺到師父的慈悲加持。

又領了一包案子,裏面好幾個都是設置響鈴不接的,我仔細一聽,裏面的設置提示可以語音留言,時間是30秒,可是每次都是3分15秒後自動掛斷,我覺的對方應該有人在聽。我集中精力的打了一個下午電話,發現師父給我打開智慧了,我的撥打思路很自然的順下去了:我先講請記住法輪大法好,國外一百多個國家都煉法輪功,沒有自殺自焚的。然後仔細講天安門自焚的細節,儘量很口語化的去講,對方一聽就明白了。然後講羅京、陳虻、方靜三個殃視媒體人為甚麼都年紀輕輕的走了,就是因為播報污衊法輪功的造假新聞,毒害了太多人仇視法輪功。如果對方是媒體、宣傳部門或教育部門的人,我就講:如果你們宣傳污衊法輪功的節目或新聞,到時候老百姓被騙了,舉報街上發資料的法輪功學員,這個人被抓後,如果被打死、打傷了,或者失去工作,甚至被拉到醫院活摘器官了,那誰做的這個節目和宣傳,是在做好事嗎?老百姓都說,做好做壞都是給自己做。誰這樣做了,到時不也得受追究嗎?善惡有報。

如果對方是教育部門的,我就說,如果學生相信了書上說法輪功不好的內容,到時這個學生舉報街上發資料的法輪功學員,這個人無端的受到嚴重迫害,甚至被拉到醫院活摘器官了,誰編的這本書,將來都得負責啊。接著告訴對方,很多做老師的法輪功學員,盡心盡力的教學生,家長給送的禮物都給退回去。學生和家長碰到這樣的老師多高興啊,多一些這樣的好老師你們不也高興嗎?可是他們就是因為堅持做好人,很多都失去工作甚至被抓被迫害了。接著講武警舉報電話的內容。王立軍手下的一個錦州警察自己說,一個三十多歲的女老師,因為不放棄信仰,被折磨一週後,被活摘器官了。她是一個好老師,孩子才十二歲,就沒媽媽了,多可憐啊,她丈夫是一個工人,以後怎麼生活啊。這樣講,對方都會靜靜聽,也能明白迫害的慘烈和荒唐。告訴他們:如果教育局給下發污衊法輪功的東西,千萬別給學生,誰這麼做誰就是做好事。

講完羅京等三個媒體人的下場後,我會接著講李東生。我說:李東生原是上海復旦大學畢業的。但是他為了向上爬放棄了良知,在殃視當副台長時,管焦點訪談,做出了很多污衊法輪功的節目欺騙中國人。他參與策劃出天安門自焚偽案後受江澤民的提拔,當上了中央610辦公室的主任。我反問對方,你知道610是做甚麼的嗎?律師在法庭上為法輪功學員做無罪辯護,法官也知道煉法輪功沒犯法,不想判,可是610的人逼著法官給法輪功學員判冤案;法輪功學員被活摘器官時,610的人就在旁邊看著,然後銷毀證據。可是李東生這麼聽共產黨和江澤民的話,他也沒得好,被雙規判了15年。

如果對方還能接,我就仔細的講法輪大法的美好,法輪功學員當醫生的,都給病人開物美價廉的藥,不收回扣,做手術從來不收紅包;做會計的不做假賬;當領導的辦事不收禮不貪污。咱們要是碰到煉法輪功的老師、醫生,辦事時要是碰到煉法輪功的,盡心幫咱們辦事,那多好啊。

再講為甚麼中共迫害法輪功後,現在毒食品、地溝油、毒奶粉橫行。現在殺人犯花點錢托關係都能撈出來,監獄裏卻關著很多都是不殺人放火的、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輪功學員,警察打法輪功學員,犯人都看不下去了。這麼好的功法全世界都讓煉,就中共迫害。

這樣講,感覺能破對方的心結,有的人開始還說再打的話要報警,後來告訴他為甚麼不能報警,他聽完說:嗯。有的確實在辦公,但是聽些真相後,靜靜的不說話了;有的會認真記下微信號;也有的說自己會翻牆。也有罵人很兇的,我就第二天再打過去,有的靜靜聽一些,不說話了。這樣的我會請同修幫助發善惡有報的勸善彩信。

這次打電話時,我也很注重講「活摘」真相,幫助他們分析:為甚麼迫害法輪功之前國內能換器官的醫院很少,而且每年換的量也很少。而迫害法輪功之後,現在全國竟然有八百多家的醫院都能換器官。咱們中國人非常傳統,很少能有人捐器官。再說器官也不是工廠大批量生產的產品,那得是活人身上的東西摘下來才能換給病人。這些年大量的法輪功學員被抓、被體檢後就失蹤了,家裏人找不到,他們被活摘器官了。然後,我告訴對方,請轉告自己的親朋好友,千萬別到醫院換器官,很多人花了很多錢換完器官回來不長時間走了;或者抗體排斥反應非常強烈,很遭罪,那邊又殺了一個善良的法輪功學員。再講中共的邪惡本質,歷次運動害死了八千多萬中國人,引伸出藏字石和三退,雖然沒退成,但是也為他以後能三退做了鋪墊。

打電話之前,心想他們是受過高等教育的,素質高,自己有點不知所措。但是看到一位同修貼出師父的講法:「人類社會中的名人、學者、各類專家,人覺的很偉大,其實都很渺小,因為他們是常人。他們的知識也只是常人社會現代科學所認識的那麼一點點而已。龐大的宇宙,從最洪觀到最微觀,人類社會恰好在最中間、最外層、最表面。生命也是最低的存在形式,所以對物質與精神的認識也是很少的、膚淺而又可憐的。掌握了全人類的知識還是個常人。」[1]師父的法扭轉了我的等級觀念和虛榮心、分別心、勢利的心和看不起人的心等人心,眾生平等。

這次撥打的對像都是有著較好工作的人,他們也是受中共的謊言毒害,然後聽上面的命令,再繼續毒害其他的人。都是在無知中造業而不知,其實很可憐。尤其是聽到案例員幫我們分析,中宣部是中共的筆桿子,對迫害眾生所起的反面作用不亞於槍桿子政法委時,我才恍然大悟和驚醒,原來中共對這些宣傳口抓得這麼緊,他們的職業竟能這麼毒害眾生。我才明白這次全球專案的重要意義。

有時給對方打了很多次都不接,人心上來了也怕對方反感。這時一個念頭打過來:救我。於是我再繼續打,對方就聽了。無論接聽時間長短,我堅信都起作用。

這次打專案,感覺很殊勝,從來沒有連著打四天專案的,看到大家在第四天,鼓足士氣領了很多案子撥打,用心的反饋到反饋平台。還有領案、分案的主持同修、幫助在信息窗打字鼓勵大家的彩信同修、短信同修、協助發正念的同修、在背後默默付出辛苦整理案例的案例員,和為這次專案精心準備稿件的同修,真的感覺到大家的無私配合,很感動,也為自己沒能做的更用心而有些後悔。

每次大型專案都是師父對眾生的慈悲體現,也體現出自己對眾生負責與否的態度,希望自己能抓緊時間做好,在專案結束後,仍能用心撥打電話,救度眾生。

以上是個人的一點心得體會,如有不在法上之處,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何為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