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電話三月勸退八百多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九月十四日】今年五月中旬我拿起手機走到了戶外開展了直接打電話勸三退的項目,到了八月中旬勸退了八百多人,從中自己的心性也得到了提高,從新找到了修煉如初的感覺。

學習師尊《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後,我和身邊許多同修一樣流淚了,看到師父那著急的心情,我們感到對不起師父這麼多年的慈悲苦度,更對不起師父用巨大的承受為我們和眾生延續來的寶貴的時間,對不起對我們抱著無限希望的世人和眾生。

師父說:「你來到這個世間的時候曾經和我簽過約,你發誓要救度那些眾生,你才能成為大法弟子,你才能做這件事情,可是你沒有兌現。你沒有完全兌現,你承擔的背後的那個分配給你的那些無量眾生、龐大的生命群,你都救度不了,那是甚麼?!那是簡簡單單的一個不精進修煉的問題嗎?那是極大極大的犯罪!罪大無比!」「你就在常人中做一個好人、你不修煉,你都是犯極大的罪!因為你不救你該救的眾生!!你對史前你簽的約你不兌現!!不是這樣的問題嗎?!我以前講法從來沒有用這個口氣跟你們講過。師父心裏著急,快到最後了。有些人不著急。怎麼辦?!」「不管怎麼樣吧,作為大法弟子來講,我就是想告訴大家,你們得知道你們的責任有多重大,可不是兒戲的。這件事情已經到最後了,我都急的不行,你們卻沒當回事,可是,最後連哭都來不及啊。」[1]

對照師父講法找差距,真感愧對師尊!

我是九六年初得法的老弟子,今年七十五歲了,二十年的修煉在師父的呵護下比較平穩的走到今天。過去自己覺的比上不足比下有餘,同修評價修得不錯,自我感覺良好,今天師父正法的路走到最後了,捫心自問,大法裝了多少?人心去了多少?世人救了多少?作為一個老弟子有時學法不入心犯睏,發正念有時倒掌,爭鬥心、顯示心、歡喜心、色慾心等人心遲遲不去,在三件事上時不時表現出來懈怠懶惰,離師父的要求,離大法的標準相差甚遠。

在救人的問題上和做的好的同修也沒法比。我記得明慧網刊登了兩位同修打電話救世人的事例,說有一位同修從二零一三年開始打電話勸退五萬多人,另一位同修與我年齡差不多打電話退了兩萬五千多人。看到同修的事蹟感到很震撼。

一次我在車站等車,一位五、六十歲的女士給我講真相勸三退,經過交流得知,她們倆人結成一對,每天都出來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一人講一人發正念做記錄,這樣每天能退少則二、三十人,多時五、六十人,這兩位同修家庭負擔很重,一位家中老母九十多歲,離不開人,一位家有癱瘓病人需要照顧。家庭的困難並沒有擋住同修救人的腳步,我心裏說:這些同修真好、真了不起,她們的事蹟不但令我震撼和敬佩,同時給我莫大的鼓勵!

今年五月上旬,一位同修告訴我,她認識的一位同修,幾個人天天到外面用手機直接打電話勸三退,一天下來一個人少則勸退二、三十人,多則四、五十人,她說的同修我也見過,我又震撼了。

我們常說謝謝師父的佛恩浩蕩,願師尊多一些欣慰!我們不能光喊口號,得拿出實際行動。我想別人能做到的我為甚麼不能?師父要我們慈悲救人的那顆心,我們學習的是同修無私無我、聽師父話用於救人的那種精神,所以我決心從我做起,立即行動。

我請同修幫我買手機、裝程序、購買電話卡,經過幾天的籌備,打電話勸三退的項目正式開始了。三個多月的實踐使我體會到,只要大法弟子向內找、不依不靠行動起來就能打出一片天地,把更多的有緣人搜救到師父的法船上來。

打真相電話中做到三不怕

第一,不要怕講不好。人都是由不會到會,只要有救人的這顆心,師父就會把智慧源源不斷的打進你的頭腦裏,例如開場白怎麼講,開場白講好了能把人抓住,講不好就把人講跑了,所以開場白很重要,要講的簡單明瞭,真實誠懇,語言口氣盡力做到大眾化、口語化、地方化、人性化,就像兩個朋友嘮嗑一樣,切忌文縐縐的。

我是這樣開頭的:朋友您好,祝您全家幸福平安!打電話想告訴你個重要的事情,就是老天告訴咱們好人趕快保平安哪!因為老天很快要跟江澤民和中共算總帳了,這樣咱們入過黨團隊的人都在危險中。老天為了救咱們這些好人叫咱們趕快躲出來,怎麼躲呢?就是把你入過的黨團隊這三樣跟老天說,不用跟別人說,用真名化名、小名都行,退出來,老天就保你了,多大的災難都與你無關、你就平安了,就這麼簡單。我想幫你做三退好不好?然後問對方你入過黨嗎?入團嗎?入過隊嗎?

要講好真相平時要學好法、多看一些真相小冊子、傳單等真相資料、多吸取別人講真相的經驗,在三個多月講真相中我還未遇到不能解答的問題,因為我切身體會到師父在不斷的給我智慧,師父就在我身邊。

今年五月下旬有個小伙子在電話中給我提出了幾個尖銳的問題,他說:你們的師父為甚麼出國不回來?你們大法弟子就不愛財嗎?你們就不說謊嗎?還問了一些佛教和大法的關係問題,我告訴他,我們師父不參與政治,不要任何人手中的權力,師父只是把這個宇宙的高德大法傳給世人,不但要傳給中國人,也要傳給全世界所有的人,現在全世界有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都有修煉大法的群體,全世界除中國大陸外,很多國家政府都支持法輪功,我們師父是全人類的,法輪大法是全人類的,中國大陸大法弟子都非常想念師父,但是在中共邪黨迫害期間不希望師父回來,你作為一個善良人一定不希望我師父回來遭迫害吧!大法弟子在人中生活也需要錢財,但是我們是「君子愛財取之有道」,不是自己應得的一分不要,大法弟子修煉「真善忍」,說出來的話必須是真的,不能說的話就不說。我還和他談了有關宗教和大法的關係以及其他基本真相。

這個小伙子明白真相後激動的說,我也要修煉法輪功,請向李大師問好!這兩句話使我熱淚盈眶。一個對大法和大法弟子懷疑的常人,經過講真相他也要學法輪功,從他嘴裏喊出了「向李大師問好」的肺腑之言,這句話是無價的,是對講真相的大法弟子最高的獎賞。

第二是,不要怕沒有人退或退的人少。由於中共邪黨利用黨文化對中國人的毒害,由於道德的敗壞,電話電信詐騙的泛濫,現在世人對陌生人的來電特別敏感,這給我們打電話勸三退造成了很大難度,有的人剛一聽是講真相就撂電話,有的一聽是陌生人就掛電話,真相再好他也不聽,你著急有甚麼辦法,所以就會出現聽完真相電話的人少,三退的人就更少,特別是剛開始做這個項目的同修都會遇到這個問題。

師父說「向內找這是一個法寶」[2],我第一次打電話兩個小時只退兩個人,還挨了好幾頓罵,向內找是因為我怕把人講跑了,怕退少沒有面子,這裏既有經驗問題又有心性問題。有一次我打真相電話一個半小時才退一個人,開始也有點鬧心,調整心態後,我想今天就是退兩個人我也不嫌少,兩個退的人那也是兩個王,師父的大宇宙裏就多了兩個大世界,那裏有無量的眾生。所以我一定要堅持到底,結果後一個小時退了九人,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無求而自得」[3]。

打電話不能光看三退的人數的多少,只要我們紮紮實實講真相,現在看不到效果,以後會看到效果,這個空間看不到變化,另外空間會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我今天退的那些人不都是當地同修講真相的結果嗎?所以我們要把功夫下在講真相這個基點上。真相講到位了,三退人數自然會增加,這是相輔相成的。

第三是,不要怕挨罵。打電話勸三退,可能沒有不挨罵的,因為中國這個文明之邦已經被中共黨文化糟蹋的面目皆非,禮義廉恥、文明禮貌早被許多人拋到九霄雲外。在打真相電話中常常遇到你好心救他,他會惡語傷你,髒話、粗話、罵人的話隨口即出,男的罵人、女的也罵人、年輕的罵、老的也罵人,令你痛徹心扉!如果你被這些東西所左右,你就沒有辦法救他們,所以師父叫我們要「一個心不動能制萬動」[4] 。

「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5]。我們不能被亂象所動,怨恨他們,那樣我們就上舊勢力的當了,因為舊勢力就是要讓這些為得法而來的王和主隨中共陪葬。我們是主角,大法弟子就是要發最大的慈悲心用真相喚醒他(她)們,把他們從邪黨的墳墓邊上拉回來,能救多少救多少,越多越好,越快越好!

三個多月來,我遵照師父的「打不還手,罵不還口」[3]的教誨,對罵我、威脅我的人不怨不恨,以笑對罵,以德報怨,堅定不移的講真相,這樣罵的人越來越少,三退的人數越來越多。

我發現由於廣大同修不斷的講真相,許多明白真相的世人就在等著我們,只要電話打過去不用多講,他們就堅定的退出。在我退的世人中,有工人,有農民,有黨委書記,還有公安警察,而且黨員佔的比例還不少。有一次我打電話退了十二人其中有五個黨員,可見中共在黨內都不得人心。還有些人經過講真相很快就能拋棄中共。

有一次我的電話打給了一個新疆的小姑娘,她告訴我,她是不久前入黨的,我勸她退出來,她說那不行,我說共產黨邪惡,她說你這個人思想有問題,我得給你講一次黨課。我笑了,我想這小姑娘像我年輕時一樣,那樣年輕單純,我必須講真相救她。當我講到馬三家把女大法弟子綁到男監獄的監號時她震驚了。我問她這樣的黨你還愛它嗎?你還要跟著它嗎?她說那怎麼辦?我說趕快退出來呀!我給她起個化名,她說我用真名叫某某。

在打電話的過程中,謾罵威脅對我就像過眼煙雲、耳旁風一樣動不了我,可有一個人使我動心了,一天我給一個四十多歲的人打電話,他讓我說普通話,我告訴他我七十多歲了,口音定型了,我說我慢點說,他就讓我反覆說,一會說這句話沒聽清,那句話不明白,總是橫挑鼻子豎挑眼折騰我,最後我叫他三退的時候,他說了一句原來你不會說人話啊,於是我愣住了,原來他在耍我,我一個奔八十的老人被人家當猴耍了還不知道,我的腦袋一片空白,心裏酸酸的說不出來是一種甚麼滋味。靜下心來我想起了師父講法中舉的一筐蘋果和韓信受辱於胯下的故事,也找到了自己存在怨恨心、面子心,我明白了,我的容量需要加大了,我要謝謝耍我的這位朋友,是他幫助我又上一台階。

在打真相電話中走出自己的路

雖然我打真相電話的時間不長,但初步摸索了自己的一點體會,這裏有經驗也有教訓:

一是打真相電話不忘尊師敬法。打電話勸三退,在這個空間是我們在跑跑腿,動動嘴,而在另外空間都是師父在做,我切身體會到師父就在我身邊。今年八月有一天下暴雨,我想今天完了,打不成電話了,到中午的時候雨停了,我跟師父說,趁雨停了我得出去打電話救人,能救幾個算幾個,請師父加持我。我穿上雨鞋,帶上雨傘,拿上手機就出去了,當時烏雲滿天,隨時都有降雨的可能,但是雨就是沒下來,而且給我創造了一個車少、人少、噪音小的有利條件,我抓緊時間打了兩個小時電話退了十二人。當我快到家時,大雨又下來了,我恍然大悟,原來這兩個小時是師父給的。所以我每次出去打電話前都在師父法像前雙手合十向師父告別,請師父加持保護,回來後向師父彙報,我今天退了多少人,遇到了甚麼事。

二是為三退的世人「點讚」。我覺的一個常人三退這一天就是他新生的一天。因為他的得救,他所代表的無量眾生都得救了,這是他的生命中多麼偉大殊勝的事情,這麼偉大的事情他(她)們不能知道,我們又不能給他們講得太高了,為了加深他們三退的印象,我把常人的「點讚」借用過來作為講真相的內容,給他們起完化名後,會用真誠的心鄭重對他們說:「你這個決定是英明偉大的,從現在開始你有美好的未來了,你寶貴的生命有了保障,我為你祝賀!你是個有大福之人哪。我真的為你高興,我給你點個讚,我希望你幫助你的家人和親戚朋友趕快三退保平安,也就是保命啊!你將功德無量!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是我們的師父在救你們!」這時被點讚的人就會激動起來,有的連家人都跟著激動,有的高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以後我不但給我退的人點讚,也給別人退的人點讚,都收到好的效果。

三是善待眾生,同化環境。今年五月二十多號,我到一個河邊打真相電話,剛進小樹林,一群小飛蟲就撲面而來,我走哪它們跟哪,往臉上撲還叮咬,我拔了兩棵蒿草驅趕,趕它們就跑,停下它們就來,這時我想起師父關於萬物皆有靈和善待眾生的教誨,我對它們說:小蟲子我今天到這裏來打電話救世人請你們不要干擾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你們也會有一個美好的未來!說來神奇,小蟲子瞬間不見了。一個小時又來一群,我說完它們又走了。一直到最後三個小時,再也沒有小飛蟲來干擾我了,期間還來了一些喜鵲、啄木鳥、水鳥和一些叫不上來名字的小鳥,特別離我四、五米來了一隻小黃鼠狼,它們都不怕我,我想它們也是來聽真相的吧。這一天我退了十六人,創造了救人的新紀錄。

受這件事情的啟發,我打電話的地方,我都要和那裏的花草樹木、動物、植物和山山水水對話,我想大法弟子不僅要把美好帶給世人,也要把美好帶給眾生萬物。

以上的體會不在法上的地方,敬請同修們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四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法正乾坤〉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