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真相電話救人的幸福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二月二十八日】我是在二零一五年開始用手機勸三退的,剛開始打的時候,當聽到對方說話的時候,我的心就怦怦直跳,特別緊張,好像話都不會說了,說上句接不了下句,不知道怎麼說,真是急呀!

後來,同修就把講真相的開頭語,打印出來給我看。我就一段一段的抄下來背,在沒人的地方練習打。這樣打了一段時間之後,我就感覺用手機勸三退,這個項目很好。因為這樣可以節省時間,三退效率高,還不用出去在街上找。在樹林坐著,用電話就可以找到山南海北的人勸三退,真的是太好了。

剛開始一天才能勸退兩、三個人,但是我也很高興。這在以前我想都不敢想。能用手機勸三退,這都是不可能的事,可是我現在做到了。這使我增加了勸退的信心。我從勸退到現在,最多的一次勸退了十五個人。退多了不會特別興奮,退少了呢也不灰心。因為不管做甚麼事,只要有心去做,只要有決心堅持做下去,就沒有做不好的,做不成的事。

一、用正念救人

我是每天上午集體學法,下午出去打電話勸三退。我和同修三人一組,一般都到山上樹林裏打電話勸三退。因為在樹林裏打電話,沒有人又安靜,這樣打電話效果好。我在打電話之前,先發正念清場,清除一切阻礙眾生得救、阻礙眾生了解真相的亂神。再求師父加持弟子,給弟子能力和智慧。

在撥號和對方說話的時候,我就發正念。我體會到了,隨著撥打電話次數的增多,我的心平靜了,穩重了,祥和了。對話講的時候,我都面帶笑容,儘量讓我的聲音和語氣平和。有時感到自己的空間場,空的甚麼都沒有了,只有救人的這一念了。我總是不厭其煩的撥打,這個不退,撥下一個,再不退再撥下一個,這些都是帶動不了我了,因為我的使命是來救人的,有緣人就能得救。有時狀態不好,我就背:「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1]和「大法徒講真相 口中利劍齊放 揭穿爛鬼謊言 抓緊救度快講」[2]。

我特別珍惜下午這段時間,不想浪費分分秒秒,只想抓緊時間多救人。說是救人,其實都是師父在做,是師父在救人。我每當勸退一個人的時候,我都雙手合十,謝謝師父!謝謝師父!

二、在打電話勸三退的過程中提高

我在打電話勸三退的過程中,遇到過各種各樣的人。遇到好的勸退之後,一再說謝謝你。遇到不明真相的人,一接電話就火了,不是罵人,就說些難聽的話。再有的跟我要錢,讓我給他郵兩萬塊錢就退,不給錢就不退。還有威脅的,要舉報我給我定位的,來抓我的。總之甚麼樣的人都能遇到。

剛開始遇到罵人的,我心裏真不是滋味,特別難過。我坐在潮濕的樹林裏,被蚊子咬的全身是包,還用自己的錢給你打電話救你,不但不感謝我還罵我,真有點想不通。後來我想到師父為度我們,吃了那麼多的苦,我這算甚麼。這麼一想就不覺的苦了,只覺的這人太苦太可憐了,現在遇到威脅的,也不動心了。心想我做的是宇宙最正的事,我有師父保護,誰也動不了我。遇到罵人的,我也不難過了,只是微微的一笑,心裏特別祥和,用善心跟他們講,實在不聽的就掛斷電話,再撥下一個。我真的感覺打電話勸三退的過程,也是提高的過程,心性也不知不覺中昇華了。

三、時間緊、救人急

現在的時間太珍貴了,因為是師父用巨大的承受延續來的,所以我要用這寶貴的時間來多救人,但我只是下午出去打兩個多小時的電話勸三退,感覺時間太少了不夠用,這樣我就和同修晚上也出去打電話。我們每天晚上六點半以後出去打到八點就不打了。因為時間晚了,怕影響別人休息就不好了。有時出去帶上《全球起訴江澤民》的粘貼,在回家的路上,走一路貼一路,晚上出去我們走在鄉間小路,深一腳淺一腳的,有時回家一看鞋上沾滿了泥土,身上被蚊子咬的全是包,癢的特別難受。可是,當我看到救人的名單,我高興的笑了,笑的好甜好美,好開心,彷彿看到了師父也在笑。

四、有驚無險

有一次,我和同修在樹林裏打電話勸三退,同修離我能有三十多米遠,撥打不到一小時,就發現從山下上來一個人。我當時以為是個老農民,後來一看不是農民,是一個中年男子,手裏還拿著一個大手機向我走來。我一看這個人就是有備而來,我想關手機來不及了,我就把電池取下來。放在包裏,拿出一瓶水喝,當時一點怕心也沒有,心特別穩,心裏發正念,求師父加持。當我回頭看同修,她也在那喝水,我倆都笑了。就看這個男子,走到離我不到五十米遠的時候,不走了,突然轉身往山下走去了。這時同修把我叫過去,說過程剛才半小時前,一個電話打到公安局那去了,一個人接了電話就火了,說馬上就定位,一會就來抓我,當時我也沒在乎,心想你說了不算,我師父說了算,就繼續撥打電話。這才出現了剛才發生的這件事。

後來我倆又換了地方,繼續撥打電話勸三退。我深知我做的是宇宙中最神聖的事,邪惡是不敢破壞的,因為我有師父保護,才使這件事情化險為夷。

我做的還很不夠,比起同修還有很大的差距,有時講真相勸三退講不到位,有時心性守不住。以後我要向講真相講的好的同修學,取長補短。把用電話勸三退這個項目做好,多救人,完成使命,跟師父回家。

層次有限,如有不正確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法正乾坤〉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快講〉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