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真相電話對話實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一月十日】幾年來,很多同修參與用手機自動撥打真相語音、勸三退救人的項目,我們為眾生能夠做出明智的選擇而感到欣慰,也為很多生命拒聽真相而遺憾。因為真相語音內容相對單一,如果能夠和眾生直接溝通,彼此互動,就像面對面講真相一樣,相信我們能打開更多生命的心鎖。

我們小組是一個整體,每天對打後都及時交流,不斷互相完善補充,相互借鑑。如有一次,一個同修說:某某同修告訴我,當有人罵你時,你別讓他造業,把電話閉了。我今天遇到一個罵人的,我把電話閉了。我說:你問問你的心,你真的是為對方好,怕對方造業嗎?還是當你聽了罵你時,你心裏不舒服。同修想了一下說:不是完全為他好,還是掩蓋自己的煩心。我說:每次罵你都是錘煉你慈悲心的好機會。你可千萬別錯過呀!同修說:這樣的切磋太好了,一下心裏就亮了。

在打電話時,一定要發正念,滅盡干擾眾生得救的因素,這樣表面的人就好救了。無論打哪個電話都要在心裏發正念求師父救他,救人的是法,是法的威力在起作用;同時用真誠、親和、輕鬆的心態打電話效果很好,就像兩個久別的老朋友嘮嗑一樣。在這祥和的場中,眾生的心裏感到大法的慈悲和大法弟子的純善,並且氣氛輕鬆,愉快。在談笑風生的調侃中選擇了自己美好的未來,使他感到大法的美好和大法弟子的善。

下面是我們小組對打的一些實例,整理出來,與同修交流。

一、眾生給我起名叫「快樂」

同修:喂!你現在忙甚麼呢?
對方:沒忙啥。
同修:聽你這聲音心情挺好。看來你這年過的挺好唄?
對方:挺好!挺好!
同修:唉,姐惦念著你,有個事想告訴你。
對方:啥事啊?
同修:就是把在小學入過的少先隊、中學入過的團從心裏想一下,把它退出來好嗎?(此時同修就動真念求師父救她)。咱不能把命交給貪官呀!現在這個社會是滿朝文武藏綠卡,半壁江山養紅顏,你看現在抓了多少啊。這是天象變化,是老天爺要滅中共,我們不能給它當陪葬品呀!
對方:好,我入過團和少先隊,那我就退了。姐,我還不知你叫甚麼名字呢?
同修:我叫無憂。(同修呵呵的笑一聲,給對方的感受真是無憂無慮,而且親切自然。)
對方馬上說:姐,你別叫無憂了,叫快樂吧,多好啊,我叫無憂吧,你叫快樂。

同修高興的接受對方真誠的互動,感到這種快樂輕鬆的互動對方很愉快,並說:好吧,那姐就接受你的建議叫快樂,你叫無憂。姐希望你以後常在心裏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那就真的無憂無慮了。
對方:謝謝大姐。
同修說:不用謝。謝就謝我師父吧,是李洪志大師叫我們多救人,快救人。你也告訴你的家人叫他們用油筆寫在一元錢上:退出黨團隊。起個小名花出去也行,然後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災難來時命能保。
對方:謝謝李大師。

二、「你真是我的親姐啊!」

對方:喂,你好。我正在睡覺,把我弄醒了,真是的。

我感到對方不太高興的情緒,忙親切的和他說:老弟,姐要告訴你的事可比你睡覺重要千百倍。對方聽到後立刻精神起來,非常認真的聽。

我說:有人要你的命啊!
對方:唉呀媽呀,誰要我的命啊?
我:它都要你好幾次了,你一上小學,它要你舉個小拳頭向天發毒誓,叫你把命交給它。上中學時,也叫你把命交給它,長大工作了,它還要把命交給它,還不解恨,還要「保先」,讓你們從新發誓把命交給它。還逼著你管它叫媽,和它一點血源關係也沒有。咱們的錢還都叫它摟去了,你說這個人這麼陰險,這麼壞呢?
對方:大姐,我知道你說的這個人是誰了!
我:是誰啊?
對方:是共產黨!
我:老弟,你怎麼這麼聰明啊!
對方:大姐,你比我還聰明,你是幹甚麼的?
我:姐是煉法輪功的,學大法就開智開慧了,甚麼都知道了。你入過黨、團、隊嗎?
對方:入過。
我:那就退了吧。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你的命誰也惦記不去了,老天爺就保你了。
對方:姐,我退,我答應你。你真是我的親姐啊,你不換號吧,我用這個號能打到你嗎?
我:能,姐祝福你有未來了,獲新生了!
對方:謝謝姐。

三、「好,聽你的!」

對方:喂,您好!
我:您好!今天是元宵節,大家吃元宵,吃湯圓,掛燈籠。你吃元宵了嗎?
對方:吃了。
我:為甚麼吃呀?
對方:不知道。
我:我今天打了很多電話問這個問題,沒有一個人能說清楚的,我感到很悲哀。
對方:為甚麼?
我:我們是神傳文化的故鄉,神州大地就是指我們中國。你知道嗎?在中共執政前,我們老祖宗過的節日都是敬祝神佛和祭奠祖宗先輩的,沒有一個不是的。
對方:是嗎,我們都不知道。
我:就是因為中共來了,把我們民族的根給截斷了,說是破四舊,文化大革命中多少佛像和寺廟被毀啊!
對方:可現在不又建廟了嗎?
我:現在和過去能一樣嗎?過去那叫修行聖地,是青燈禮佛、參禪苦修的聖地。可現在中共大量投資,把最聖潔的地方變成花和尚的淫亂之地、旅遊賺錢的搖錢樹。把所有敬神的節日全部廢掉,變成中共的一個個節日,可人們卻忘了這些節日的內涵了。中共讓人們把它當成媽,當成神,中共是無神論,好話說盡,壞事幹絕,還要咱們的命。讓我們從小就舉手宣誓把命交給它,為它奮鬥終生。你說:全世界這麼多黨派,哪有一個這樣的?咱們那命是爹媽給的,絕不能獻給中共,我們不能當中共的陪葬品,趕快從心裏退出黨、團、隊,就有未來了。記住大法好,就能保住命。
對方:好,聽你的。
我:我給你起個名,叫了凡,行嗎?
對方:行!

四、在場十九人都同意三退

一次,我給一個外包工打電話,他明白了,但不掛電話。我問為甚麼,他說:還有一幫人在看電視,我也想讓他們聽。我說:好啊,那你數下屋裏有多少人。他說:不算我,還有十八人。那你徵求下他們的意見,把電話換成免提。

這時聽見他和屋裏的人說:一個法輪功大姐剛才給我做了三退,可好了,你們聽不聽?大家說:聽。

我:有緣的兄弟們你們好。你們能有這個機會聽真相,得感謝你們這位兄弟,他太好了。你們仔細回答我。

大家:好。
我:有入過黨嗎?
對方:我入過。
我:幾個?
對方:一個。
我:有入過團隊嗎?
大家:入過。
我:有沒有沒入的?
大家:沒有。
我:那好。你們每個人從現在在心裏想一下,退出團、隊或黨、團、隊。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不管將來有甚麼大的天災人禍,與你們都沒有關係,老天爺就管你們了。你們同意嗎?
大家齊聲說:同意。
然後我給大家一一起了化名。

手機對打時常遇到不理解的眾生,特別是根本不聽還罵人的,平時我們把罵人的手機號記下來。當學法效果特別好、心態很慈悲平穩時,我們通常專門再次撥打這樣的號碼。

在對打救人中,不管多惡的生命,只要我們對他沒有觀念,把大法的慈悲打給對方,對方瞬間就變。我們感受到只要我們有強烈救人的責任感,師父把我們對大法的堅信已轉化成了正的救人的能量,一切都是師父在做!

五、「您再說一遍,我認真聽」

我:喂,您好!忙著呢?那天姐給您打電話,由於著急沒說清楚,把您給惹生氣了,真是對不起,姐向您表示真誠的道歉!
對方:沒甚麼。甚麼事啊?我都忘了。
我:姐再慢慢的跟您說一遍,請您仔細再聽一下,好嗎?因為這個事對您實在是太重要了,姐要說不明白,使你反感,姐真是內疚啊!
對方:姐,您好,別這麼說。那您再說一遍,我認真聽。
我:把曾經入過的黨團隊從心裏退了,把發的毒誓作廢了,不要了!現在是老天要滅中共,我們不能把命交給它,您入過團隊嗎?姐給您起個好聽的名字叫甦醒,退出團隊好嗎?
對方:好,謝謝您!

六、「您說甚麼我都聽」

一次當我給一個人說明三退時,那人不停的大罵,我不被他帶動,就是求師父救他,師父救他!當我的心夠標準時,感到師父一下把我的業消下去了,身體被能量充滿。當我的慈悲心出來時,這個罵人的生命不可思議的改變了態度,他一下不罵了,說:我怎麼罵你呢?真是的,我剛才怎麼罵你呢?真是對不起,你是不是煉法輪功的?你要說甚麼?您說!我聽著,您說甚麼我都聽。

我:請您把曾經入過的黨團隊從心裏退了,保平安遠離災難,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無論甚麼天災人禍對你都沒有關係了。
對方:我入過團,我退,我退,我一定退,我叫李誠,您咋這麼好啊?

我:這離我師父的要求和法的標準還差遠了,我們修真善忍的,對世上任何人都要像對待自己家人一樣,沒有分別心,當對方不高興時,都找自己!我哪裏沒做好,使對方生氣了,從心裏真誠的改過,和對方比原來還好,使對方感到很溫暖。
對方:這麼好啊?

我:我們就是因為看《轉法輪》這部書使我們改變的,這是一本天書!當您用真誠的心去看時,真是你的福份到了,這麼好的書不是誰都能得到的,您去尋找吧。我相信,您一定能找到,看了他,你的生命質量都發生改變了。
對方:謝謝大姐!您太善良了, 我一定去找這本書!

有一次一個小伙子好像喝酒喝多了,聽到三退保平安時,破口大罵,祖宗三代的大罵。我心不在其中,他罵時,我仔細的看著自己的心,真是一絲不動。當他罵夠了,我慈悲的說:孩子,聽阿姨說一句,身體是自己的,如果是陪朋友,不得已而為之時,就少喝一點,別讓爸爸媽媽為你擔心啊!當對方聽到我發自內心的關愛他時,可能他頭腦中的惡被我們的正的能量瞬間化掉了。只聽他發自內心的說:阿姨呀,聽您這麼說,我剛才說的一些話都碎了,都碎了!

七、「我儘量保護他們,你放心吧!」

隨著我們在對打電話中的漸漸成熟和昇華,我們開始直接給公檢法警察等人員打電話,特別是直接參與迫害的人員打電話,讓這些眾生清醒,不再參與迫害。最初手裏捧著一些這些特殊人群的電話號碼,我們也有顧慮,就在心裏求師父,請師父給弟子智慧,讓弟子的話語能一下子抓住他們的心裏,使他們能靜下心來認真的聽我們講,以至打開他們的心結,使他們被救度。記的有一次一個人說下流話,當時自己心不動,用幽默的語言歸正對方,如:大哥會成為正人君子,咱不說那些歪詞邪句,對方開心笑了,然後答應三退。

這類人群接到我們的電話,有的人聽了幾句掛機,有的罵人,也有威脅警告的。但可喜的是,過程中越來越多的六一零、政法委、公、檢、法司的眾生們在大法弟子的慈悲呼喚中明白過來,有的國保大隊長得法,看《轉法輪》;有的法院院長不但三退,還答應保護大法弟子,並有實際表現;有的警察急呼「法輪大法好」;有的像突然清醒了,讓你詳細地講一講法輪功的真相,當他聽明白後,急切地問:「甚麼時候能把李洪志大師接回來呀?甚麼時候我們能夠看到《神韻》現場演出啊?」有的既不好意思又高興的謝謝李大師的慈悲救度,不嫌棄他們。

記的有一次,一個大法弟子被非法開庭,前三次開庭表現很惡,法院和警察強佔旁聽席,只給一個旁聽位置。大法弟子發聲,他們還要給攆出去。我們給開庭的法院院長打電話,第一次在電話中,他沒吱聲,只是聽,並沒有惡意掛斷。第二次我們又把電話打過去,他同意三退了,並答應保護法輪功。第四次非法開庭時,大法弟子在庭上講真相,在場的人都樂呵呵的聽大法弟子說了一個多小時,沒有任何人干擾。而且該院長在庭上說:我聽明白了,法輪功是正法,不是邪教。前後變化真是天壤之別。

我:喂,你是某某嗎?(只說名,不說姓,表示親切)
對方:是啊,請問你是誰,有甚麼事?

我:我是你最好朋友的阿姨(媽、姐),你有一位這麼好的朋友,我真為你高興,他非常關心你,他把你的電話給我,叫我和你說幾句,你不介意吧?
對方:你說,阿姨,我聽著。
我:做你這個工作的太重要了,如果接到一般人的案子越認真越好!如果是法輪功的案子,千萬別和上面一樣,跟著迫害法輪功,人家是信「真、善、忍」的人,是世上最好的人,全世界都支持他們,唯獨中共迫害他們甚至給大量的活摘器官。法輪功的案子將來一定會有說法的。這一切都是江澤民幹的。你知道他給世界法庭捎去信咋說的嗎?他說打死多少法輪功人員,用多少警察賠命。為甚麼現在給你們下來新的文件,「辦案終身負責制」?將來最慘的是你們,咱可不能這麼傻,糊裏糊塗給他當打人的棍子,將來遭殃的是咱們。另外迫害有信仰的人是有罪的,人不治天治。保護法輪功就是保護咱自己,保護咱們的子孫後代呀!只有阿姨才能跟你說這些,能保護他們儘量保護,你聽明白了嗎?
對方:阿姨,我聽明白了,謝謝你。我儘量保護他們,你放心吧!

我:還有把你曾經入過的黨團隊,向天發的毒誓作廢了,不能把命交給中共,他們好話說盡,壞事幹絕,咱不能給他當倒霉的。
對方:阿姨,我聽你的,我退。

我:還有,要在心裏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要真心的,不要敷衍我,這是保命的秘訣。
對方:好!阿姨,你怎麼對我這麼好呢?我謝謝你。

八、「你是哪位姐,這麼關心我呀!?」

我:喂,你好。忙啥呢?
對方:我在醫院看眼睛呢。
我:眼睛怎麼了。
對方:有點看不清東西。
我:我找你電話很費勁呀!這下開打通了。我要把惦念你的事都說清楚,不然我心裏沒底。
對方:你說,啥事呀!
我:你要想眼睛好,就得心明眼亮,你在心裏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接到法輪功的案子要儘量的保護他們,不參與迫害。現在全世界都在關注這件事情,中外歷史上都有很多預言,專門預言法輪功的事情。將來肯定會平反的,不聽勸參與迫害的人下場非常的慘,子孫萬代都跟著遭惡報。你看迫害耶穌門徒的地方,二千多年來那個地方一直沒有停止過戰爭。你的心裏很善良,還能聽到這些真相,關鍵是正確的選擇,將來不後悔。同時告訴你的家人,用油筆寫在一元上:退出黨團隊,起個化名花出去,在心裏常念九字吉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逃離大災大難。姐說的你聽明白了嗎?
對方:聽明白了。
我:那你趕快尋找2015年的神韻光盤和《九評共產黨》書吧!已經大揭謎底了。
對方:好吧,你是哪位姐,這麼關心我呀!?

我:我是一位善良的最關心你的有緣大姐,你聽明白了,我也就放心了。在人世間有誰會這關心你呢?李洪志大師告訴他的弟子要多救人,快救人,給被謊言矇騙的被邪惡利用的充當打人棍子的警察是最可憐、最可悲,最叫人心痛的。現在要求辦案終身負責制啊!當你明白真相,你都不知道感謝大法弟子的慈悲善良,只有真心三退,記住九字吉言,感謝李大師和大法弟子才有美好的未來。
對方:謝謝你們李大師和你!

電話對打救人的過程也是我們不斷在大法中洗淨和昇華的過程。我現在由平時讀法變成背法,並把背下來的法在平時零散的時間鞏固,這樣始終保持心態平和,不給雜念滋生的空間,一心放在救眾生上。師父的加持,加上我們的用心,就會使生命得救。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