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營救專案電話中的正念正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一月十二日】走入平台打營救電話,對我來說是一個全新的修煉過程,雖然時間很短,但我的感悟很多。下面我想把這次打北京專案電話的體悟同大家交流。

打北京專案電話前一天,邪惡利用孩子來干擾我。那天下午,孩子突然出現呼吸困難。我想,是甚麼執著被邪惡利用,可能是對孩子的情吧。找到了執著,帶孩子學法,發正念。第二天孩子好了,朋友很驚奇。在打電話的當天早上,七點三十分開始學法時停電了。我知道這是邪惡又一次對我打營救專案電話的干擾。我想:我是大法弟子,誰也別想阻擋我做最神聖的事兒,馬上請丈夫送我去朋友住的賓館打電話。

看專案講稿,熟悉了講稿後,開始撥打電話時,我一下子停住了,因為我看到我打的是六一零的電話,心裏想最壞的是他們,迫害大法弟子的是它們,綁架活摘大法弟子的是它們,迫害我們家的是它們,害的我們全家流落異國他鄉,孩子失去上學的機會是它們,仇恨的心慢慢出來。當時我一驚,在我內心深處還隱藏著恨,一直覺的自己修的不錯,每天三件事都在做,一有時間就會發正念清除自己的負面思維,各種不好的心和黨文化,三退做的也不錯,怎麼還隱藏著這麼大的恨呢?馬上發正念清除,就感到頭部一塊東西碎了,解體了。

師尊在《二零一五年紐約法會》講法中講:「雖然你看他現在表現的很惡,可是你不知道,他當初可能是一個神聖的天上的神來到世間當人,是為了得這個法才來的。」[1]看到師父這段法,我眼淚出來了,我想,他們才是最可憐呢!為法而來,在常人間迷失本性,不但得不到法,還走到大法的反面去了。如果我們不去叫醒他們,也許他們就失去了這最後機緣。多可憐呀。頓時,我沒有了恨,慈悲的善念像泉水一樣湧出,我信心百倍,正念十足的拿起了電話,結果打的還不錯,打的電話有百分之八十接聽。其中有一通打了二十三分,一通聽了十二分,接聽者不停的說:「謝謝!」

第二天,再集體撥打政法委六一零電話時,我坦然面對,去了恨,去掉了爭鬥心,做到不動念,很平靜。在打電話前,很平靜的學法,加長時間發正念,對著北京地區發正念,每一通電話在沒通之前都發正念,解體接聽者背後的邪惡。對方幾乎都接電話。有一包電話有八個號碼,其中五通都聽了十幾分鐘以上。

在打的過程中,真正做到身神合一,在我這個層次我看到,自己坐在金光的中心,周圍坐著一圈護法神,單手立掌,就像一個舞台一樣,我從中心升起來,在一片望不到邊的白雲一樣的空間裏打著真相電話。這是師父鼓勵我多救人,我真切的體會到了大法弟子是有能力的。我們可以一當十,以十當百,覺得自己好像也在用分身術清除另外空間的干擾。它打它的雷,它下它的雨,絲毫不動念的打著電話。

有一個電話號碼打了二十三次。第一次一聽掛電話了,說不需要,打給其他人吧;第二次就生氣,第三通開始罵,罵的很難聽。第四通,我講,首先我要更正,法輪功修煉者不會自焚,講了天安門自焚案,她說你打這電話這麼貴,有人給錢吧,說完就掛了。再撥,再撥,撥到她再接,她說求求你別打了,我說你的平安勝過一切,因為人生最大的財富是平安!我失去一點錢和時間那都不算甚麼,所有的大法的資料,報紙,都是學員自己自願出錢做的。請你不要聽信謊言,不要詆毀法輪大法的師父。就這樣打了二十三次把所有大法真相、天安門自焚、活摘、大法洪傳、神傳文化、為甚麼三退、六一零非法組織種種惡行、迫害者遭報等等都講給她。最後她說,你讓我佩服,你怎麼能做到這麼堅韌?我說我是法輪功學員,修煉真、善、忍,首先要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她說:你做到了,而且還能做到忍,謝謝你!

那天從早開始一直打到晚上七點三十後才下線。晚上大家在交流,我有一些猶豫要交流嗎?發現我身體裏的細胞在跳躍,好像鼓勵我去交流一樣。

打電話的這些體悟,如能給同修們借鑑,是這份交流心得的初衷。打電話過程就是修煉過程,要正念看每件事,敬師敬法,信師信法,甚麼也擋不住。師父說:「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2]所以我們要多學法,修好自己,去救度更多眾生。

個人體會,如有不在法上之處,請慈悲指正!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紐約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