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月以來在RTC平台上修煉、救度眾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月十二日】在RTC平台青年大法弟子房間撥打電話有兩個多月了,雖然時間不長,但是在師尊的加持下,累積了撥打的經驗與修煉體會,在此與同修交流共勉。

(一)去怕心

因為自己從來沒有面對面講真相的經驗,我從同修那裏得到了幾張電話稿,起初的幾通真相電話,我體悟是去怕心的過程,從國內來到海外,心裏還是蒙著一層中共邪黨的陰影,打電話時聲音都是顫抖的,我告訴自己那個怕不是我,就繼續打。

第一個勸退的人,我給他打了三、四通電話,每次掛斷了之後,他都會再接,再接我就繼續講,最後可能在我怕心的影響下,他只講了句「好」,就再也打不通了。同修告訴我,不知道具體入過甚麼,又打不通電話的,用「三退」作標題給他聲明,就這樣退了第一個人。

怕還在,但是漸漸的打電話時聲音不顫抖了,本來坐在計算機前打電話,雙腿抖的厲害,我也不管它,我告訴這東西「反正怕的不是我,那你抖你自己的去好了。」不知不覺中怕心似乎減弱沒有了。

(二)撥打電話的質量提升

在去怕心的過程中我發現自己講真相電話的質量在提升,在上RTC平台打電話的期間,剛好趕上平台進行電話撥打認證,有位同修說他白天領了號但是晚上要坐飛機去外地,他就把號碼給我了,我知道平台有要求:為了打電話的質量沒認證過的同修不可以打,但是當時我沒有拒絕同修給的號碼,可是這個電話怎麼打啊,難住了我。當我把電話號碼轉交給其他同修後,我悟到這是師尊慈悲點化,我應該去報名認證。

第二天,我背了平台提供的培訓數據,再加上自己平日整理的交流數據,數據都是參加每日晚間10點開始在第一直播室維持半小時交流時間內,一點一滴將同修們交流回答眾生真相問題與切入的方法,於是我就去報名撥打電話培訓認證。認證時,有兩個同修幫我把關,我一點都不緊張,因為從一開始我悟到是師父讓我做的,哪有不成的理,就是有波折也一定是去甚麼心,結果很順利的通過了認證。

(三)去除「貪天之功」的心

有一段時間持續了好幾週,每天撥打電話都沒有人退,甚至腦袋還冒出來想偷懶的想法,我就告訴自己:一切都是師父在做,我只要用心打好每一通電話就好了,千萬不可以有貪天之功,今天即使有人退了,也是師父慈悲給我助師收救眾生的機會,就這樣,漸漸的狀態好像改變了,開始每天退一個,雖然不多,但是在穩定的提高當中。

剛開始對RTC平台的運作還不是很了解,也不知道講真相每個退出的眾生背後是有其他許多同修鋪墊的因素在,有同修的付出:例如自動工具同修播放廣播錄音,或是彩信同修發送真相短信,或是技術員的協助等。有時打完電話,同修會提醒我是不是有急躁的心,是不是有一定要讓對方三退的心,我會向內找,就漸漸不看重結果了,盡可能多給對方傳遞真相,漸漸的更知道怎麼講「清」真相而不只是講真相而已。

打電話的切入與過程也比較能像和朋友聊天一樣自然,同修都告訴我:進步很大呢。當時我也感覺自己狀態挺好了,抓住一點點進步,也滿足了。然而,師父可能看到我這顆心吧,我想是師父借同修的嘴點我,同修說:「你問的問題別人一看,不是新學員,就是掉下一段時間了。」我聽到後有點吃驚,冷靜下來學法時,師父說:「比如說我搞了一個東西就行了,滿足了,我做過了。不行,大法弟子說救一個人就行了?不行,要救很多。」[1]在師尊的點悟下,我知道要盡可能的用心的做著擺在我面前證實法的事情。

(四) 撥打電話的反饋

以下內容大部份都是我在撥打認證號碼的反饋,在此與同修交流。

有時候撥打一個電話過去,對方就好像在等我來跟他勸退一樣,直接起化名就退出,然後我會再跟他說大法真相,並且讓他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讓對方平時誠心敬念,心誠則靈,對方一般都說好。有的眾生是要從頭開始講大法真相,聽懂之後,也有連說謝謝的。

有的人會罵人,我再回撥過去,就會告訴他:你罵我,我不怪你,是因為你還不了解真相,然後用一系列反問句的方式,例如:「你知道法輪功弘傳全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嗎?」「你知道美國、加拿大給法輪功創始人頒獎嗎?」「你知道江澤民被告上30幾個國家的法庭是和希特勒同罪嗎?」緊接著我會說:「就咱們老百姓可憐,你今天剛交過的納稅錢已經用來封你家的網絡了,已經被高官用來在海外安置家屬孩子留學了,而你甚麼也不知道。我們是來告訴你真相、來給你送福份來的,您知道兼聽則明吧,偏聽則暗吧!」如果對方不掛斷,我會去思考對方的心結在哪裏,繼續跟他講真相。

有一家人,我給男士退完了後,發現家屬在旁邊,請他把電話交給家屬時,家屬聽了也非常高興,願意退出,而且還告訴我說:我給他取的化名,只與她名字差一個字,說她身邊也有煉法輪功的人,最後答應我會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還直說謝謝。我也告訴他們說咱們平安就平安一家,以後你能把你的朋友們也退了,功德無量。

有一次,有一個人退了以後,我告訴他共產黨的邪惡本質時,他和我說:「現在共產黨對我們老百姓很好,免農業稅啊,今年還補助2萬塊錢。你說共產黨不好,這可不對。」我心想這個人雖然是退了,可是還是命懸一線啊,我趕緊用自己曾經看到的真相內容告訴他「共產黨不從事生產,它哪來的錢?你一天不幹活兒,共產黨能給你一天錢嗎?它把咱們一滴汗一滴汗賺來的錢搶去了,回頭給你點兒甜頭,咱還得感恩戴德!共產黨幹多少壞事兒,它會告訴你嗎?它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它告訴你了嗎?你不知道吧?!它幹的更多壞事您都還不知道吧?!」對方就不做聲了,我告訴他今天退出來就保了平安了,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誠心敬念,佛法無邊,會積大福的,他直和我講謝謝,我心裏踏實了,這個生命終於得救了。

這兩個月,漸漸地可以踏踏實實的一個一個講,退就讓他明明白白的真正退了,不再像一開始,如果對方說退,比對方還急著掛電話,生怕對方反悔。

師尊說:「舊勢力安排的這些東西被更高層下來的生命因素把它間隔成無數無數份,所以你每次正念只能清除一份、兩份,可是還有。」[2]我悟到大法弟子就唯有精進再精進,一刻也不要放鬆自己,讓師尊更少操心,助師正法。我也希望更多沒走出來的同修能參與平台打電話。也感謝同修們長期在平台上撥打電話和交流比學比修的堅持,使RTC平台能給更多同修提供很好的修煉環境。

以上是我個人交流心得,我不妥之處,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音樂與美術創作會講法》〈音樂創作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四》〈二零零三年亞特蘭大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