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修善意的提醒 讓我找到執著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七日】連續一個多星期了,我在RTC平台上的三退人數有時只有一個,有時一個沒有,電話被掛斷的也多,有點苦惱,也在向內找,只找到了自己把打電話當成了做事,接通後就像宣讀公告一樣,流利的把真相傳達了出去。

前天,一位才上RTC平台一、兩個月的同修和我交流說:「姐姐,我感覺您打電話的時候善的力量有點體現不出,有時聽著有點說教的感覺;我和你一起打電話有點緊張,所以我建議,你多和台灣同修一起打打,他們生下來就是在一種平和的環境,咱們多多少少有爭的東西,你到培訓房間(培訓新手的)和台灣同修在培訓室打幾天,沒有關係的,別多想你在平台打了多久的問題(意思是放下面子心)。」

我表面是接受了,但是心裏並不坦然很彆扭,人念和正念在激烈的交鋒。人心在想:我打電話算是個經驗豐富的老手了,常聽到同修的誇讚,我也經常會去培訓新手,今天居然讓我去到培訓房間打幾天,自己就差勁到這份上了?正念的一面想:同修是多麼的真誠,同修說她自己鼓足了勇氣才說的,她是才上來到培訓房間學打的,發自內心感覺到負責培訓的同修那樣善和慈悲,所以才把最好的推薦給我,她並沒有半點的貶低看不上我的意思,要真心感謝她才對呀。

繼續向內找,我發現自己缺乏善和慈悲,不僅是對眾生上,還體現在對平台上的同修上,我對那些講真相沒有達到我個人標準的(勸三退只說抹誓言,不明確講退出黨團隊)的同修,很挑剔苛刻,值班時經常會把「全球退黨服務中心」的關於退黨的規定貼出來,可是發現同修們的改變不大,我就越來越執著,心裏產生負面思想,我想,這樣勸三退不是糊弄事嗎?光追求數量了,這麼大的事情怎麼不嚴肅對待呀!我在用自己的尺子去衡量同修,拿自己的所謂標準去要求同修,雖然我沒有當面說同修,但是心裏的那些負面思維,在另外空間已經成了實實在在的黑色物質。

有時候當我指出同修的不足時,是帶著人心帶著自己的觀念,強加對方,這就是我的不善;還有顯示心,我總覺得自己電話打的好,覺得同修這講的不好,那講的不到位,而不是帶著謙卑的心去學去看對方的閃光點,肯定同修的同時善意的指出對方的問題。

悟到這些後,第二天打電話時,語氣平和了,三退數字也提高了,真的感覺自己不是在對眾生說教了,真正為對方好的心出來了,對方也就聽進去了。

再次感謝同修的坦誠交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