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障礙 直撥電話勸三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四日】看到明慧文章中同修直接撥打電話勸三退的交流很受觸動,自己也總想這樣做,每次有這個想法的時候就會有一些人心同時跟上來,怕被監聽,怕把自己的聲音被濾出來遭綁架,怕這怕那的。

通過多學法,重視清除干擾我講真相救人的障礙與人心。師父講「特別是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來講,遍地開花,有人的地方無處不及」[1]。我悟到有怕心就是有私心,就是在信師信法方面打了折扣。光靠打語音救人離師父要的還遠遠不夠,既然參與了這個項目就應該利用好我們的法器救更多的人,世人現在幾乎人人一部手機,手機的普及也不是偶然的,也許就是給我們救人做鋪墊的,那我們就應該利用好這個便利條件救度更多的眾生。

一天我堅定的拿起自己的手機出去就撥通一個電話號碼說:「喂,你好!撥通電話就是緣」對方說:「你有甚麼事嗎?」我緊張的說:「你聽說過三退保平安的事嗎?」對方聽到這話就撂了電話,心想不管怎樣總算突破了不敢開口的障礙。拿起電話想撥第二個就有點發怵了,自己鼓勵自己一定要突破,突破了,邪惡的干擾也就解體了,這時拿電話的手有點發抖,心裏負面想法也就跟上來了,就發了會兒正念,才撥通了第二個電話說:「打擾您幾分鐘,您聽說過三退保平安的事嗎?」對方說:「沒聽說過。」我說:「三退就是退黨退團退隊……」再往下說就有點兒想不出咋說好,說的沒有一點順序,東一榔頭西一槓子,打電話前自己想得挺好的,順序安排的也挺好,真的一說全想不起來了。可對方聽的卻挺認真,還時而搭句話,這使我信心大增,最後他還選擇了三退。我暗自高興終於能用手機勸三退了,又一想要去掉歡喜心、顯示心,這是師父看我救人的心踏實了在鼓勵我呢!

就這樣人心出來就去人心,同時加強自己的正念,到現在我能很自然的打電話勸三退了,每次下來也能退十來個人或更多,我身邊也有同修在直接打電話勸三退了。我們在一起交流打電話時哪些語氣用詞需要歸正調整,哪些話怎麼說才不帶有黨文化,更符合法的要求。比如開始我們打通電話時一般都說:「喂,你好,打擾你幾分鐘……」後來我們悟到我們是在救人救他的命,做的是一件最慈悲的事,我們自己花著話費告訴他真相,給他選擇未來的機會,怎麼能說是打擾他呢?這不就是把自己做的事看輕了嗎!我們這樣說對方也不會重視呀。以後我們就改成這樣說:「您好,佔用你幾分鐘的時間,有一件大好事要告訴您……」或「您好,有一件與每個人生命都息息相關的事要告訴您……」然後如對方提問題我們就一一回答,他不問我們就把重要真相講給他聽。有時我們也學著明慧發表的語音內容給對方講。

講真相的過程中我們的語氣要很平和,千萬不要著急,我們的心不要被對方的心態帶動,有時對方的語氣變得不善,我們照樣是祥和的心態,笑著對他說話,耐心的給他解釋,對方的態度一般也都會變得和善,一般都三退。有的沒入過啥但他也聽明白了真相。有的還告訴我早就有人給他退了;有的我剛一說他就先說:「我天天都在念法輪大法好」還說是他們這的法輪功學員告訴他的;有的還想煉功;有的還說我們做得好;還有的公檢法的人接電話告訴我們要注意安全;有的答應三退,還祝我們平安;有的連聲謝謝;有的說要記住我的號碼他會弘揚大法的,有學功的再和我聯繫……

我也遇到說厭惡話的,我就和他講做人的道理,如何做人才有德行,才會給子孫樹榜樣。最後他表示對大法弟子佩服的五體投地。我也遇到過幾次威脅我的,說再打電話就找到我綁架我。一次我打通一個號碼,對方惡狠狠的說:「你感興趣嗎?你感興趣的話我給你轉接。」我笑著對他說:「你轉接幹甚麼?你是公安的嗎?我救的是你。」他還是說要轉接,我就還是祥和又鄭重的說:「我想救的是你,不是別人,是想叫你三退保你平安。」他說;「哦,我知道了。」就掛了電話。

也遇到幾個開始和我爭鬥,我說啥他反駁我啥,我就向內找自己是否有爭鬥心了,我就儘量的叫他先說,讓他說時我就發正念,一會兒,他就不爭了,我打開她的心結她也就三退了,還謝謝我。也有的爭個沒完,我就把聲音放大一些但還是很平和,也就是威嚴與慈悲同在吧,不讓他佔用我大量的時間,我就連珠炮似的把我要對他說的一通說完,對方有的說也讓我說兩句呀,我還是不給他空隙,對方聽完真相後說:「你這通連珠炮還把我炸的挺清醒」。

一個人接通電話,問我是信啥的,我說:「我信真善忍」,他說:「你們不是講忍嗎?外來侵略我國你們就等著挨打嗎?」我說:「不是你想的那樣,我們會保衛自己的國家的。」他說:「日本要和中國打起來了你們這些人就去保國家當炮灰吧。」我說:「國家花著人民的血汗錢養活著大批部隊,武器又都那麼尖端,還用我們當炮灰麼?一個人多做一些有利於他人的事比當炮灰白白送死不更值得嗎?一個人活著要有價值呀!你要弄清楚愛國不等於愛黨。再說一個真正善良的民族是不會受到侵略的,就像一個人,你總是善良的誰好意思欺負你呢? 」他又說:「你們善就去掃大街,做好事去。」我說:「我們修真善忍處處為他人著想,可以那樣做,但人民花錢養著清潔工是幹甚麼用的呢?善體現在方方面面,就說我現在花著自己的話費給你講真相叫你保平安,又不要你一分錢,又冒著被迫害的風險,這不是更大的善舉嗎?!」他似乎恍然大悟,說:「哦,是善舉。」我們又聊了一些,他說中共的獨裁體制是要解體,不然老百姓沒好日子過,最後他高興的選擇了三退,還自己取了個化名。

講真相時問甚麼的都有,有的問我是哪兒的人幹甚麼的,我說:「是大陸人,是大陸的退黨義工。」有的還問:「大陸還有退黨義工嗎?」我說:「還不止一個呢。」對方聽了這話都感到震驚,一般都不再反駁我們,都默默的聽我們講。每當這時我就會想我們這些用電話勸三退的不就是大陸的退黨義工嗎!

也有和我談古論今的,還有和我論古今中外的,我都會滔滔不絕的回答他。有的一打就是三、四十分鐘,有時我都不知怎麼想起來回答他的,我怎麼會懂這麼多呢?平時我自己也沒覺得懂這麼多呀?!可那時對方就是問不倒我,我覺得就是師父在給我源源不斷的輸入智慧。有的人說:「你咋懂這麼多呢?」有的連連佩服我的口才真好,要聘請我,月薪給我一萬元,我拒絕了他說:「我不看重錢,錢不是最重要的,一個人要有道德。」他聽了更佩服我們了。

我覺得用手機講真相的過程也是我修心的好機會,其實直接打電話勸三退也很簡單,認為難的正是人心執著。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