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自我 打真相電話救度眾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五月八日】隨著語音電話的普及,用電話救人的同修越來越多,對許多聽語音時間長的眾生沒能三退的有緣人覺得是個遺憾,而且師父告訴我們:「特別是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來講,遍地開花,有人的地方無處不及。」[1]我就在想,全國各地有許多沒有大法弟子或大法弟子少的地區的有緣人怎麼辦呢?我們也得救啊。明慧網上有許多同修打電話勸三退的交流文章,我受鼓勵,就想邁出這一步,突破自己,用電話對打勸三退,下面把自己這方面的心得體會寫出來,向師父彙報,和同修分享。

突破面子心、依賴心

第一次打電話找了一個能對打的同修,上她那裏去取經,先聽聽同修怎麼打,結果同修打十多個,我打七、八個,一個沒退,當時很沮喪,覺得自己還是有啥問題啊,心裏嘀咕是不是不應該做這個項目呢?找自己發現有許多人心,最突出的是面子心,從中生出怕心,拿起電話就犯難,心跳加快,恨不得說話嘴都不好使,聽電話的眾生怎麼能三退呢?

過了一段時間,通過學法認識到這個項目還是該做,這是大法弟子的責任,我得突破自己。但是自己還是沒那個正念,就想找個同修一起去打,可是我找的那個同修找了好幾次,那個同修不想去,就以各種藉口推脫,結果沒去成。我就反思自己,這不是依賴心嗎?本身就是不信師不信法,師父就在我身邊,我為甚麼還要依賴同修呢?於是我就先發正念請師父加持,自己到一個小樹林裏去打電話,打之前我在小樹林站了好久,發著正念,也有想退縮的念頭,但我覺得我必須得突破自己,那麼多眾生等著我救呢,我必須邁出這一步,最終正念佔了上風,那天我打了十一個電話,雖然一個也沒退,但我收穫很大,我突破了自己,邁出了第一步,同時我感到師父幫我消掉了很多敗壞物質,覺得打電話也沒那麼難。

過後跟那位同修交流,同修也想去,結果這時候來了一個也想打電話的外地同修,也想先聽聽同修怎麼打,那一次,他們兩個一個坐我左面,一個坐我右面,想聽聽我怎麼講真相勸三退,因為我也是剛剛打過兩次電話,而且一個也沒退,他們坐我旁邊,我打電話的時候自己的面子心、怕心等人心都出來了,打電話的時候都不知道自己說啥了,同修也看出我的緊張,一個同修說算了我不聽了,我自己打去吧,然後她就找個地方自己去打電話了。另一個同修對我說你就當我沒坐這兒,就當我是空氣,當時我心裏還想你就坐我跟前哪是空氣啊,還好,那次總算退了一個。那個打電話的同修也退了一個,這給她很大的鼓勵,覺得這個項目應該做。

過兩天我和那個同修又去打電話,我找了一個聽過語音電話的人打,他說他沒聽明白,讓我多給他講講,那次我給他講了十五分鐘,講共產黨的腐敗、怎麼迫害法輪功的、講大法洪傳世界等等真相,他徹底明白了,我給他起個化名三退了,他非常高興,一再說謝謝。那次我勸退了三人,自己的人心去了不少,也有了信心。

入冬後,一個協調同修找到我說聽完語音電話沒三退的特別多,覺得很遺憾,還要再給世人得救度的機會啊,這個項目也得做啊,我就想配合整體救更多的人吧,因為是冬天了,東北的冬天打電話時間長了凍手,協調同修說明天找個車咱們出去打電話。晚上回家各種人心都跑出來了,怕講不好、講不退,在同修面前沒面子,我知道這些心不是自己,就發正念清除,然後求師父加持我,跟師父說如果這個項目該做,請師父加持吧,弟子也沒這個本事啊。第二天在車上跟同修配合,講一個退一個,效果很好。同修們都悟到是師父在加持弟子救人。

整體配合打電話救眾生

很多同修也認識到了這個項目的重要性,有錢的出錢,有車的出車,整體配合。剛開始出去另外空間干擾很大,第一次出去找了幾個想要做這個項目的同修,開一輛麵包車,平平的雪地上竟然把車胎扎爆了,司機同修去修車,告訴大家發正念,清除另外空間干擾大法弟子打電話救眾生的一切邪惡因素,邪惡最怕大法弟子形成整體,我們就有針對的發正念。車修好後,一個同修在前面打,我在後面發正念,同修說你咋不打呢?我說我給你發正念,她說你也打吧,我打了兩個電話效果不好,同修回頭看我說姐姐你照稿念呢?我自己也感覺自己像在背台詞,根本不是大法弟子救人的狀態,沒珍惜眾生,我就發正念清除面子心、依賴心,請師父加持我,多救眾生,很快心態平穩了,再拿起電話來講,退的人就多了。

修怕心

剛開始跟車打電話的時候,打到本地一個警察那裏,那個警察說你挺牛啊,打到我這裏來了,還是本地號,本來打電話就有怕心,我一聽打到警察那裏了,心裏一震,但馬上平靜了,我真誠的說一句我只希望你平安,他聽後說我現在和朋友吃飯,沒時間,然後就掛掉了電話。

還有一次,一個同修給我發正念,我往北京打電話,第一個電話一下撥到一個公安局長的手機裏,他說你知道我是誰嗎?我是公安局長,我剛從你們那裏回來十多天,我五分鐘就能知道你在哪,抓住你就判你十年八年,我說你才不會那樣呢,你很善良,他說你咋知道我善良,我說能接到我電話都是和我有緣的人,都是好人,都是善良人,他一聽就說那掛了吧掛了吧。因為牽頭做這個項目,邪惡就千方百計的阻止,所以我剛開始打電話就打到警察或者公安局長那裏,反思自己還是邪惡奔我的怕心而來。每當怕心冒出來的時候,我就背師父的詩詞《怕啥》,背完就把怕心銷毀了。

有個老年同修一直開車配合我們救人,有一次老同修覺得有車跟蹤,老同修否定干擾,去除怕心,沒有因此而停止這個項目,調整幾天後,他就想了一個辦法,不知道從哪裏弄了兩個對講機,放車上一個,自己拿一個,車停下我們打電話時他就拿著另一個對講機下車觀察,如果發現異常就用對講機告訴我們,一下午都平安無事,要回去的時候,老同修來關對講機,一看車裏的對講機燈怎麼沒亮呢?才發現原來對講機沒開機。我當時就想這是師父點悟我們要用正念,不能用人心,老同修也悟到了,以後再也沒用對講機。

堅持

這個項目一開始由我們三、四個同修做,後來陸陸續續大約有十五人左右參與到這個項目中來,在這個過程中同修們八仙過海,各顯神通,每個同修都有自己講真相救人的方式方法,都能使有緣人三退得救。

我們在整體配合中去掉許多人心,修出了慈悲心,打電話不再心跳,不再犯難,非常自然。過完年天氣轉暖,不再用車,兩三個同修配合,走到哪都能打電話救眾生。

有一段時間往福建、溫州、廣東這些地方打電話,這些地區大法弟子少,眾生受毒害深,一度產生畏難情緒,不想往這些地區打電話,想把電話號碼發到網上讓海外同修打。通過向內找發現這是私心,還有一顆執著數量的心,其實就是求名的心,認識到後清除這些人心,就要一顆救人的慈悲心,結果再打效果好起來。

記得有一次往福建打電話,有一個人接到電話說:我就想找法輪功,我們這沒有煉的,我還是第一次和煉法輪功的說上話。我就給他講了真相,做了三退,並告訴他法輪大法洪傳世界,如果你到香港去旅遊能看到很多關於法輪功的資料,他很高興。還有一次往溫州打電話,一位先生說你把電話掛了,我給你打過去,我說不用,他一再堅持,我就把電話掛了,他不一會就把電話打過來,他問我能為我做甚麼,我說不用做甚麼,只希望你三退保平安,他又問我有沒有收入,如果沒有他就給我交電話費,我又給他講了一些他不理解的真相,最後掛斷電話時還說要常聯繫。

打電話的過程也是修心的過程,有罵人的、有要找對像的、還有警察恐嚇的,還能碰到同修,接到電話的同修也很受鼓舞,也有要學法學功的。

自己打電話將近一年的時間,最大的感悟就是堅持,眾生都不退或退的少的時候自己能不能堅持下去,能不能為眾生負責。

以前我善於面對面講真相,但我們地區走出來面對面講真相的同修多,當地三退的人數也多,我了解到全國有些地區一個縣都沒有一個大法弟子,是空白區,那裏也有很多有緣的眾生需要我們救度,每當遇到阻力退的少,特別夏天在大地、樹林挨蚊蟲叮咬,烈日暴曬,一坐就是一、兩個小時,腰酸腿痛不舒服的時候,心想還不如面對面講輕鬆呢,這個念頭一往出冒我就想無論如何我也要堅持,沒有大法弟子的地區的眾生也得救。

現在我拿起電話很輕鬆自然的像和親朋好友聊天一樣講真相了,打一兩個小時多時能退十七八個,少則七八個。我想只要我們每個人每天都堅持去救人,就會使更多有緣的眾生能得救。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