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電話 救眾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九日】我是特大型國有企業退休幹部,從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開始修煉法輪大法,開始自己在家學法、煉功。隨之步入正法行列,開始講真相、發真相資料、建立資料點、到資料點遍地開花等等。利用各種形式講清真相、救度眾生,磕磕絆絆的跟師父走了整整十七個年頭,何止是十七年,生生世世師父看護著我走到今天,我回憶回憶都是喜悅的淚水。今天我交流的是如何用電話講清真相、救度眾生。

一、救人一定要用心

從二零一二年下半年開始,我是用手機對打的方式講真相、勸三退。開始我把語音電話自己認為好的部份記錄下來,再增加一部份自己想要講的部份綜合在一起把它背下來,根據不同的人群用不同的方式講,講的很機械,效果也不理想,三退人數也少,每天也就是四、五個人,多時也就是八、九個人,外來干擾也非常大,比如說打電話時有開口大罵的、罵的要多難聽有多難聽,有的說你有病吧!還有的說你吃飽了撐的等等甚麼語言都有。經常遇到這樣的事也不是偶然的,我就抱定一念,我今天做不好,我明天一定把它做好,同時向內找。通過大量學法,看《九評共產黨》,我才發現自己做事的出發點、看問題思考問題的角度、處理問題的方式方法、說話的思維邏輯結構都是黨文化的,自己還感覺修煉的不錯,一找才發現黨文化還表現的相當嚴重,自身空間場有這種邪靈因素存在,就是干擾你救人,共產邪黨就是舊勢力安排來毀人的魔,大法弟子的使命是來救人的,如果救人的生命身上有毀人的因素能救了人嗎?在中國大陸說話都以刺激對方才感覺過癮,人們都不以為然了。找到根源再打電話遇到罵的也少了。三退的人數也多起來了。周圍的環境也就是自己內心的環境。救人是非常嚴肅的事情,脫離法甚麼也做不成。

另外還有對我自身的干擾也非常大,在打電話前後我的腿突然疼的非常厲害,走路都一拐一拐的,後來發展成兩條腿都疼,上下樓腿疼的滿身大汗,走路都非常困難,煉功、學法雙盤咬牙堅持,我就堅定一念,我是大法弟子,救人是史前就定下的,舊勢力你用任何藉口或任何形式干擾我,我都不承認,煉功、學法雙盤盤不上,我就用繩子捆上,我也要堅持一個小時,打電話我照樣天天堅持,你疼你的,我幹我的,救人的事不能停,這樣持續了好長時間我的腿逐漸的恢復了正常,我每天打電話回來,我都回憶今天打電話的過程,有那方面不足明天注意,不知不覺中越來越好了。

我打電話的範圍主要是經濟相對落後,交通不方便的地區,這些地區也都看過真相資料,也都接過真相語音電話。一開始我以講為主,後來我發現用「勸」的口語效果比講的效果好,讓他感覺到真的是在勸他、在祝福他。接電話的世人對你沒有任何戒備心理,認為你是他可信任的人,接電話的人也自如的隨著你的問話和你應答。我現在說一說我是如何「勸」的。

 座機電話我是這樣「勸」 的,為了讓對方不掛斷電話,頭兩句話很重要,我打的大部份都是農村電話,電話前邊都是帶有姓名的,一般都稱呼他後邊的兩個字,你是誰誰家嗎?讓對方有親切感。這時直接切入主題。最近咱們都接過這樣的電話吧!「三退」保平安。法輪功咱們都聽說過吧!我們地區大部份都是聽過語音電話的,如果是聽說過。那咱們就電話長話短說,我告訴你,現在無論是海外電話還是國內電話說的都是這個事,中國人都在做「三退」。這麼大的人群「三退」你想那是偶然的嗎?現在「三退」的人數越來越多。你想一想現在社會上的蹊蹺事一天比一天多,今天地震、明天瘟疫、後天禽流感的。這都是蒼天在警示人,咱們靠天吃飯的老百姓,別拿這事不當回事呀!咱們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呀!我今天特意打電話告訴你這件事,咱們都是本鄉本土、鄉里鄉親的互相都提示提示,誰家平平安安的看著都高興,別在天滅中共時跟著受牽連呀,咱們老百姓過日子圖的不就是個平安嗎?你想呀!在共產黨執政的這些年當中,無辜的害死了八千萬中國人,在中國土地上到處都是冤魂,老天爺不准許這樣的邪靈再禍亂人間。所以今天就出現了「天要滅中共、三退保平安」。在咱們加入黨、團、隊組織的時候,身上都有一個印記,人的眼睛是看不見的,老天爺看的清清楚楚,本來就乾乾淨淨的中國人,為甚麼要留下一個印記呢?只有抹掉這個印記咱們才有好日子過呀!這時我馬上問他,你加入過黨、團、隊組織嗎?他如果說沒有,我還繼續問他,你小的時候沒戴過紅領巾嗎?這個時候一般的都退,如果他和我說的很投入的話,我馬上就說:一人退一人平安,全家退全家都平安。早退一天早平安,晚退一天就多一天風險。你的家人和你的孩子,你跟他說他能同意退出的話,用真名或筆名退也都可以。但是前提必須是他本人同意才有效。因為你接到我這個電話也不容易。同時告訴他永遠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災難來時保平安,一般根據接電話的男女主人不同選擇用不同的語句。

如果接電話的是男主人,有時我還加上這樣一句話,在當今中國社會自己要給自己留有退路呀!作為一家之主,不但對自己負責,更要對家人負責,在性命攸關的問題上別不以為然。退了它,又不影響你發財、又不影響你幹這幹那的,何樂而不為呀!別因為一句話給自己留下遺憾!

如果是女主人有的時候我還這樣加上一句,人命關天的大事,誰敢亂說呀!就包括我都不敢隨便亂給你打這個電話呀!咱們退一步說,如果沒有像我說的那麼嚴重,你也沒有任何損失,如果像我說的出現了,一旦災難降臨,你躲也不是,藏又不能,你不退出來不後悔嗎?早知今日,何必當初呀。你說是吧!退了它、抹掉這個印記,平平安安的過日子你說不好嗎?有一次女主人說:你是勸我退呀!我說:對呀!我是勸你退呀!過去不有一句話嗎?聽人勸、吃飽飯嗎?她哈哈的樂起來了,她馬上說行行行,你給我退了吧。我小的時候戴過紅領巾,我馬上告訴她一個筆名退了。

 手機電話我是這樣勸「三退」的。電話接通後首先問,你好!今天跟你說一件事,咱們都接過這樣的語音電話,「三退」保平安,是接過吧!對方的回答大部份都接過。你不能聽完了就完了,你得退出來才能保平安呀!現在時間多珍貴呀!趕在天滅中共以前一定要退出來呀!別不明不白的跟著受牽連,至於說甚麼時候天滅中共,今天、明天我不知道,有一點我可以告訴你,天滅中共就在眼前。不管現在社會上怎麼唱喜歌,不論你從事甚麼行業,也不管你做甚麼工作,你自己得有自己的主見呀!你加入過黨、團、隊組織嗎?他說加入過或沒加入過,如果說加入過甚麼組織,我馬上告訴他一個筆名,叫甚麼甚麼名字退了它行嗎?大部份都說行。我現在就更簡單了,我在向農村打電話時我都根據對方想聽啥,一般三、兩句話就可以了,他們大部份都憨厚樸實,直來直去,頭腦不複雜,再加上真相資料他們都看過,語音電話他們都接過,不用多說,有一次我打電話我剛說上一句話,就聽對方說,法輪功電話我們都接過,你簡單點說。我又說上一句,就聽對方還說,你再簡單點,我直接就說你加入過黨團隊組織嗎?他說入過黨,我說給你退出保平安行嗎?對方說:行。對方就掛了電話。聽起來像笑話。這些年用電話救度眾生,超常的事、神奇的事太多了。

二、救人要堅持不懈

我悟到師父給延長來的時間是非常珍貴的,分分秒秒在修煉中,時時刻刻不忘了救度眾生,因為你的責任就在這,更不能忽冷忽熱,今天心血來潮多救幾個,明天不順心就懈怠了,師父給延長來的時間都是有限的,浪費時間就是浪費資源。我從二零一二年下半年開始用手機打電話救人到現在我一天都沒有間斷過,不論遇到甚麼干擾,也干擾不了我去講真相救度眾生,不論是嚴寒酷暑,颳風、下雨、下雪、還是過年、過節,我都出去講真相、救度眾生,不放過每一天,我是這樣想的,天氣越不好世人在家聽電話的機會也就越多,過年過節接聽的效果也更好,天冷手機操作起來雖然不方便,但是世人都在家裏等著接聽真相電話呢!這時間多珍貴呀,我記得有一次在過年時打電話,就聽一個男主人接電話說,大過年的你怎麼打這樣的電話,說這個幹啥。我當時就說,就因為大過年的你接到這樣的電話,瞧你今年順利吧!我就順著他的執著講,那人當時一聽樂了,他說:那就借你吉言吧!我說你加入過黨團隊組織嗎?他說我小時候戴過紅領巾,我說:給你退了吧,他說「行」。就這麼簡單就退了,一個生命得救是何等嚴肅的事呀。不論怎麼忙,打電話救人是第一位的。誰也干擾不了我。

有一次我去北京要在北京住幾個月的時間,我用手機打電話救人我想在哪都無所謂,我在北京住了一段時間後,發現電話卡接續不上了,中國大陸購買電話卡是實名制的,還聽說在北京這地方購買電話卡麻煩更多,當時我們還不了解在北京購卡的情況,回東北去取要耽誤幾天的時間,耽誤一天就是二、三十人得救,正在沒有辦法之際。有一天和我妻子去市場購買生活用品,我妻子突然看見有一個同修在發真相光盤,我妻子當時脫口而出:同修。我們當時簡單的交流了一會,他們也知道我們是在用電話救人,因為是第一次見面我們也沒好意思談及購買電話卡的事,我們就約定下個星期的今天在原地方見面,想交流一下各自修煉和救人的體會,我們都按時到了約定地點,交流了一會,另一個同修從包裏取出四張電話卡,以後再打電話電話卡我們供應你們,因為咱們是一個整體,在北京你們不要自己去購電話卡,北京這地方查得非常緊。我當時的眼淚都要流出來了,師父甚麼都提前為我們考慮到了,我們沒有跟她們說電話卡的事,怎麼知道我們急需電話卡,這不是師父用她們的手給我們送來的嗎?救度眾生的每一個環節都是師父在做。

我從二零一二年下半年打電話至今,就說座機電話我計算了一下,我打了五個縣(區),九十二個鄉(鎮、農場),八百二十八個村,十八萬六千九百個電話,退了二萬零六百四十人。這還不包括甚麼也沒加入過,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的。這些都是師父做的,我只不過是動動嘴跑跑腿而已。我現在每天都在堅持用電話三退,近兩年每天三退人數平均都在二十五~三十人左右,天天如此,從不間斷。「大家知道這個《九評》發表後,出現的退黨潮是人在選擇未來,所以人都要表態。」(《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雖然是偏遠的農村也都看過真相資料,也都接過語音真相電話,甚麼是好、甚麼是壞總的有個態度吧? 在師父的看護下我做的越來越順,我出去講真相時我都發出這樣一念,救度眾生是史前就安排的,不准許舊勢力以任何藉口任何形式干擾。誰干擾誰是罪,我就是來救人的,因為我就是這樣的生命,我也是為了這個來的,世人也是為了這個來得法的。救人不論時日長短,不浪費每一天,師父要的就是我應該做的。

三、做神聖的事時時保持正念

救度眾生是非常嚴肅的事情,溶入法中才能承擔重任,這些年我是這樣做的,都知道救人是師父在做。這些年我非常重視學法、重視發正念。在二零零二年我就把《轉法輪》背下來了,這些年學法我不用書,天天背學《轉法輪》,一般都是背學兩講,然後再看師父其他各地講法,我堅持了十四年天天如此,背法時間長了,書中的每一句法在哪講、哪段、哪頁我都脫口而出。在學法小組學法還是自己學法時,我都這樣要求自己,不能背錯一個字,背錯一個字就是亂法,這次背錯了如不糾正過來,下次還接著錯,念法這次念錯了下次可以糾正過來,如果背法背錯了長此下去就不自覺的起到了亂法作用。我就這樣要求自己,我現在不論學法小組學法還是個人學法我都不錯一個字,因為我就是這部大法造就的,這部大法就是我的命,我現在將來永遠生存在這部大法裏。

我有這個學法的基礎,我出去講真相不論遇到甚麼情況,都時時向內找自己,都知道在神的這條路上人心就是最大的干擾。我的體會是學法多人心少,麻煩也少,時時保持良好的心態。時時溶入法中不至於走彎路。只有多學法才能保持正念,不管出現甚麼事情,不管是突如其來、還是意想不到的都要穩住心。有一次,我在鐵路的路基上打真相電話,正說的非常投入的時候。一輛警車停在離我不到二十米左右的地方,從車上下來四、五個警察,其中有一個警察大聲的說,信號就在這個位置,我心裏當時一愣,這幫警察都向我這個方向走來,哎呀!是不是被監控、監聽、手機定位了吧!他們就要到我跟前時,我馬上就冷靜下來了,我轉念又一想,反正也就這樣了,我打電話救人也是宇宙中最正的事,任何生命都不配參與。他們到我跟前的一瞬間,有一個警察手指鐵路的信號燈,原來是鐵路的信號燈出了故障,一場演化的假相過去了,如果當時有其它人心那就可想而知了。所以學好法是基礎,時時保持正念,外來的任何東西都干擾不了。就做自己該做的。在這個空間當中,一個是舊宇宙為私的生命,在追尋名、利、情中被中共邪黨糟蹋的不像樣的、滿腦子想的都是錢、等著被救度的世人,另一個是走在神的路上助師正法的大法徒,兩個生命群同在一個空間。後者如果沒有祥和慈悲的能量場,很難打入前者的更微觀。前者為私的各種觀念、各種思想業力、加之邪黨邪靈的附體,阻礙他們得救,再加上舊勢力的各種邪惡因素阻擋那就更難了。我深深的體悟只有多學法、同化法才能達到救人的目地。才能擔當起這歷史重任。

四、救度眾生每個環節都要嚴肅認真

救度眾生是一件非常嚴肅的事,每個環節都要認真做不要敷衍,在給人「三退」起名字時,也是非常嚴肅的一環,如果不嚴肅舊勢力也會用各種藉口鑽空子干擾救度眾生,我是這樣做的,電話座機都是有真名實姓的,也就是戶主的名字,如果接電話的是本人就好說了,直接用名字三退,其他人接電話就涉及到用筆名、小名、化名的問題。我的做法是用世人能接受的成語詞典的詞組。我是這樣說的:過去不是有句話說安居樂業嗎?咱們用安居兩個字再加上這個姓退出黨團隊組織好嗎?一般對方都很滿意。我是這樣想的,不管你是怎麼加入黨團隊組織的,你明明白白的表態才算數,含糊其辭的不行,決不能進籃子就是菜,這樣做不至於重名,我把世人能接受的詞組用打印機打出來,剪成一個個的長條,攜帶還方便,今天用這部份,明天用那部份,不知道姓的就直接用詞組的兩個詞「三退」,實踐證明世人也很滿意,效果非常好,給對方有一個喜慶感。這樣做就避免重名的現象出現。

要寫的事很多,用千言萬語也說不完師父對我的慈悲苦度,我現在做的和師父要求的還差的很遠,我以後還要加倍努力做的更好。師父給眾生又延長了一段時間,我要在這值千金值萬金的黃金時間,在中國都知道有十五億人口,都被中共邪黨洗腦綁架過,現在從退黨的數量上看差距還相當大,師父給延長來的時間真的不多了,時間就是生命。我要把所有的精力用在救人上,圓容師父要的。在整體的配合上修好自己,完成自己肩負的歷史使命。如有不對之處請同修批評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