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撥打語音電話的同修交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同修們一直以撥打語音電話的方式講真相救人,但是這幾年在這方面的交流文章很少有人提及聽錄音和發信息與世人溝通的話題。我們覺得在這些方面有必要和同修們交流一下。

這幾年的實際撥打過程中,我們覺的撥打語音電話有重要的幾步:一是撥打,二是聽錄音和看有效按鍵三退,三是發短信與要三退的世人溝通。撥打電話同修們做的好,我們就交流一下聽錄音和發信息。

聽錄音,有的同修不重視,有的同修沒聽,忽略了這一環節。通過這幾年實際撥打我們認識到聽錄音是撥打語音電話中非常重要的一步。在三分多鐘的勸三退過程中,世人能夠正確按鍵的很少,多數是回答問話。告訴你他入過甚麼組織,告訴你叫甚麼名字。如果我們只看有效按鍵三退,那麼絕大部份世人表態的三退就被忽略了。做一個數字對比就會明白。一部手機一個月平均有三、四次有效按鍵三退就很不錯了,而且一般每次按鍵也就是一、兩個人退。而錄音文件就不同了,一個錄音文件往往有一人、幾人、十幾人、甚至更多人表態三退。

那麼怎樣才能比較準確的聽好錄音文件哪?

實踐中我們知道,接聽電話的人可能是一個人,也可能周圍有幾個人,也可能周圍有很多很多的人。他們聽到了這一重要消息,大多數人都很興奮,他們都想議個論、表個態。世人一般都是先聽勸三退的語音,然後稍作思考,接下來就是報入過甚麼組織或叫甚麼名字。有時真是爭先恐後的場面。現在明真相想三退的世人很多,有時你會聽到對方有人在組織,叫大家一個一個的報,他在問,有人回答。有時是一個人在高聲招呼大家:法輪功的電話,退黨、退團、退隊。接下來人們高聲議論,然後人們表態三退。

聽錄音文件需要一個安靜的環境,需要一個雜音小的設備,需要一個對世人負責的一個心態。有的同修在手機上聽,最好插上耳機。

聽錄音文件有幾個難點需要突破。一個是口音。口音不同聽起來就有難度,就需要耐心,慢慢聽,反覆聽,認真辨別。聽的時間長了,就知道他們說的是甚麼了。切忌聽一遍聽不懂說甚麼就放棄了,那麼表態三退的世人你就錯過去了。可以這麼說,勸三退的過程中,世人發出的聲音百分之九十都是與三退有關的內容。

二是人多場面亂。有的錄音文件你一打開就聽到有很多人說話,這種情況往往是他們剛聽完語音電話在議論,你接著往下聽就會有人表態。如果有一個人表態,接下來就會有很多人跟著表態,有的是一個人說,有的是幾個人同時說,有的是勸三退的語音停頓後說,有的是跟著一起說,黨、團、隊、姓名、高聲、低聲還有其它的話混在一塊。碰到這樣的語音文件是很難,但是我們明白救人是沒有條件的,世人千萬年等待得救的機會就在這裏邊,他就是選擇這樣的方式表態。要想儘量準確沒有別的辦法,只有一遍遍反覆聽。儘量不漏掉表態的世人,儘量通過聲音辨別把入過的組織與名字對上號。在關鍵部位一定要慢慢反覆聽。有的錄音文件我們要聽半個多小時甚至更長。這裏邊還有一個問題,就是有的世人表態的聲音很小,後來我們理解了這個問題。很多人說話靠一個手機來收音,離手機相對遠一些的人說話,聽到的聲音肯定小,因為人多,不可能每個人都能對著手機說話。不管聲音大小,都是世人在鄭重的表態。聽的過程中不能忽略了那些小聲音。

三是聲音有遮掩。有的世人表態三退的聲音是故意作了遮掩的。邪黨對中國人幾十年的殘酷鎮壓,面對邪黨,世人或多或少都有怕心。接到語音電話真想退,但是又害怕被人辨別出聲音來,情急之下只能混淆、遮掩聲音。世人對自己的未來做出正確的選擇真是不容易,我們覺得他們很可能是有一官半職的人。他們在突破心理障礙,他們在決裂邪黨,他們在選擇光明。他們採用的遮掩方式大致有這麼幾種類型:一是敲擊器皿或金屬物,隨後說退甚麼組織。二是在勸三退的過程中夾雜在語音中一塊說。三是壓低聲音使勁說。四是在掛機的最後一刻說。這就是說在聽錄音文件時一點聲音都不要放過,第一次沒聽清,一定要返過來再聽聽,是不是有遮掩的聲音,是不是在小聲說話。聽錄音文件一定要聽完,那些在掛機一刻表態的人你才不會落下。

發信息和表態要三退的世人溝通也是不可缺少的一環。

我們在聽錄音文件的過程中知道,世人表態三退有這麼幾種情況。我們的語音文件是先問世人入過甚麼組織,再讓世人說名字。反應快的沒有顧慮的人能說全面,一般的人都是說了退甚麼組織,還有一小部份人只告訴了你他叫甚麼名字。面對這樣的情況,如果我們不和世人溝通,在他們的心裏就很難有一個三退了的明確的概念。也會使世人對我們產生誤解,覺得我們做的是糊弄事,影響世人三退得救的積極性。我們一般是這樣做的:如果是回答全面的我們發信息過去確定,如果是只告訴了你退甚麼,我們就為他取個化名,告訴他用這個名字幫他退了甚麼組織。如果只告訴了名字就比較難,我們就儘量和他溝通問明白他要退甚麼組織。一個錄音文件不管有多少世人表態三退都在一條信息中發,並囑咐世人轉告。最後附上祝福他們的話。

我們發信息過去,也有一些世人回應的。有的世人發一個空白信息過來表示他已接到,有的世人發「好、謝謝、知道、明白」,也有的世人問三退了以後應該幹甚麼?當然也有極個別人說不想退了的。

其實撥打語音電話在救人方面確實有它的優勢:不受地點、距離的限制,接觸的人層面很廣。不論他在哪裏,不論他是甚麼職業,只要他擁有手機就能接觸到。語音電話在一定程度上也可以減輕邪黨體制內人員三退的怕心和顧慮心,給他們提供了三退的機會。語音電話傳播面大。一般的世人接到語音電話他會放給他周邊的人聽或迅速把消息告訴大家。我們在語音文件裏聽到有時是一家人、有時是一個學校的宿舍或教室,有時是部隊的營房、有時是工廠的車間、有時是工地、辦公室、站街的民眾,幾人、十幾人、幾十人議論、表態。

我們這幾年撥打語音電話三退的人數也是很可觀的,錄音文件百分之八十都有人表態三退,只是人數不等。我們每人三部手機,每週出去四個下午,一個月三退人數都在八百到一千左右。

我們和大家交流這些,一是希望現在撥打語音電話的同修,不要只停留在撥打這一個環節上,後面還有很多的事需要做。要救人就把人實實在在的救了。不要淺嘗輒止,也不要遇困難退縮。聽錄音和發信息對一部份同修來說可能有難度,但是別忘了我們是修煉的人,我們有慈悲偉大的師父,只要我們心態到位,一切困難都會解決。二是希望能消除一部份同修認為撥打語音電話救人少的偏見。電話現在普及率這麼高,其實是為大法弟子救人提供方便的。每一種救人的方式只要大法弟子在法上,做的正,它的救人效果都是無限量的。這幾年我們體悟到,撥打語音電話是修煉,對心性要求很高,得有細心、耐心的平靜和定力,得有要做就把事做好的對世人得救的高度責任心,得有春夏秋冬幾年如一日的恆心。如果心態不到位,好多錄音文件沒有幾個表態要三退的。

如果心態符合修煉人的標準,世人那虔誠的表態讓你感動。世人爭先恐後的三退場面讓你震撼。

同修們,修好自己多救人是師尊對我們每一個弟子的期望,不管我們採取那一種形式救人,希望我們互相加持正的場,多救人,完成我們的史前大願。

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