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耕淨土 圓容大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一月十八日】我從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大概自二零零六年起,我開始寫修煉體會、講真相文章,後來又寫評論文章、統計報告等向明慧網投稿,在這過程中,每次都或多或少伴隨著人心反映出來,如果不將它們曝光出來,別人是不會知道的。我是個修煉的人,修的就是這顆心。當我的內心失去平衡,不再安詳寧靜時,或是高興或是鬱悶,或是激進或是消極,一定是有一個不正的念頭冒出來。感覺不對勁了,就靜下心來學法,找自己的不足,找到問題就清理,就是這樣一點點逐步提高的。

在寫作過程中反映出的人心

名、利、情是修煉人必須要去掉的執著,經過二十年的修煉,在常人中求名的心似乎是放下了,但是在大法中做事,仍能暴露出來。比如剛開始寫作時,發稿前也不敢給同修看,不敢徵求身邊同修的意見,一是怕自己寫的不好,被同修提出很多意見感到難堪。其實當時我就知道這種想法是錯的,但是礙於面子不敢拿出來交流。二是怕文章發表不了丟面子。郵件發送成功後,心裏又開始嘭嘭跳,怕明慧編輯同修見笑。

通過學法,我認識到「愛面子」的心已經對我造成了嚴重阻礙。師父說:「你們知道嗎?佛為度你們曾經在常人中要飯,我今天又開大門傳大法度你們,我沒有因為遭了無數的罪而覺的苦,而你們還有甚麼放不下的呢?你能把心裏放不下的東西帶進天國嗎?」[1]於是我的心胸一下子放寬了,觀念馬上轉變過來,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圓容大法,虛心請同修提出寶貴意見也是為了更好的證實法救眾生,突破了這個障礙,問題就迎刃而解了。

起初當文章發表後,那種興奮真是難以言表,瞬間感覺到內心有種物質迅速膨脹,我發現一種感覺好像叫沾沾自喜,還有點好像是自高自大。因為這種感覺是很受用的,所以往往容易沉醉其中,不易被發現。

如果隨著時間一天天的過去,卻見不到自己的文章發表時,情緒也會隨之逐漸低落,心裏有種說不出的難受,甚至有時動搖修煉的信心。這時我就問自己:你為甚麼難受?就因為沒有自己的文章嗎?這個自己是不是那個自私的我呢?如果心在法上,如果把自己當成法中的一個粒子還會感到難受嗎?那種興奮和低落不同樣是執著自我引起的嗎?大法弟子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維護大法,救度眾生,為甚麼把自己擺在前面患得患失呢?這種自私還不應該引起警覺嗎?滅掉它,滅掉它,就這樣我在情緒的起起伏伏中修正著自己。

有幾篇文章發表之後,我又露出一顆人心,怕自己對自己的署名產生執著,於是就頻繁更換,甚至不署名。後來我想起師父說:「捨是不執著於常人之心的體現,如果說真能坦然而捨、心不動者,其實已在那一層了。可是修煉就是為了提高,你已經能捨此執著了,那麼為甚麼不把怕執著本身也捨掉呢?捨它個無漏其不是更高的捨嗎?」[2]此後我真的放下了,無論署名還是不署名,我已經不動心了。

由於多年受中共政治鬥爭的影響,評論文章中不由的就帶出火藥味,如同大批判似的激烈言辭,這種在黨文化中形成的思維方式,不自覺的就表現出來,自己很難發現。有人說了,反正中共江澤民做錯了,怎麼批他都行。作為政治運動的對立雙方,互相批駁那是人的事。中共江澤民邪惡集團以政治手段迫害法輪功,那是中共江澤民集團的罪惡,法輪功不搞政治,只講道理。法輪功學員也是儘量本著善念講真相,如果出言不善,那也是在中共政治運動中形成的習慣,還沒有修好的部份的表現。我知道我思想中還有意識不到的邪惡的黨文化在,我願意清除它,所以每發表一篇文章,我都一字一句的和我的原文對照,看看編輯同修是怎麼修改的,對照中我發現了自己那顆爭鬥心。通過反覆體會用詞的區別,感受到了一種讓人感動的善念和慈悲。就這樣,我漸漸成熟起來。

修去自我 圓容大法

二零一五年五月訴江大潮開始之後,我也開始利用業餘時間著手寫自己的訴狀。那時不會電腦打字和不會寫字的老年同修可著急了,他們也想要控告江澤民,怎麼辦?不久協調同修拿來了部份老年同修的手稿,我幫助他們打印整理出來。不會寫字的老年同修就把他們自述的修煉、受益、受迫害過程的錄音資料拿過來,我一邊聽,一邊打字整理出來。

因為這是極其嚴肅的修煉,所以在幫助同修整理資料訴江時,既不能急躁也不能拖拖拉拉耽誤時間。對於控告材料來說,既不能脫離事實隨意添加內容,也不能馬馬虎虎丟三落四,整理每一份資料都像整理自己的訴狀一樣真實、客觀。在整個整理材料過程中,我就這樣調整著自己的心態。特別是在整理錄音材料時,因為錄音的質量很差,有的反覆聽多遍才能聽清,所以整理訴江材料也磨煉著我的心性。同時老同修們的修煉經歷、對法的堅定和救人的事蹟也感動著我、激勵著我。

在二零一五年八月份,整理訴江材料告一段落。我利用空閒的時間去幫助做資料的同修,在那裏,我受到一些觸動,我看到他們每天非常忙碌,熟練的、井然有序的做著她們該做的事,在幹活之餘,我們互相交流,我發現他們很感人的事蹟和修煉經歷,由於文化水平稍低寫不出來,都沒有上過明慧網。於是我讓她把修煉過程中出現的主要矛盾和如何通過學法提高心性過關的事告訴我,我給她整理成一篇證實法的文章,在明慧網發表。

由此我想到,大法弟子的使命就是證實大法、圓容大法,在哪方面的事都得有人做,所以我想發揮自己還能寫作的一點能力,利用網絡證實法、講真相、曝光邪惡。在這之前雖然也寫文章,但沒有把它作為重點來做。此後我查閱了大量明慧資料,發現各省、市的統計迫害的材料很多,而全國性的統計則比較少,於是我選定了非法庭審一項做全國範圍內全年的調查統計。

統計工作是一個很繁瑣很費時間的活,而且還得有足夠的耐心,因為當時我不會用excel表,都是用的word表格,統計起來很不方便,耗費了很多時間,因以前我沒有做過這麼大量的複雜的統計,對表格的使用也不熟悉,用了近兩個月的時間才完成。發往明慧網以後,很快收到明慧編輯部的一份郵件,同修給我提出了幾點修改意見。我既高興又犯愁,高興的是我走的這條證實法的路選對了。愁的是明慧同修建議我做圖表,我對這些是一竅不通,覺的很難很難。後來我想,七八十歲的老同修都能學會用電腦,我怎麼就不能,有師在,有法在,我一定能行。於是我開始自己琢磨,弄了半天怎麼也不行。身邊的同修也不會,我就找來一個常人朋友教我,很快就學會了。

在寫這篇文章時,還有一個小插曲,也反映出我的一顆私心,因為這個統計佔用時間很長,越到最後我心裏越急,我怕其他同修也寫了類似的文章,如果他比我早發往明慧網,可能就不用我這個了,那我這幾個月的辛苦不白費了嗎?於是十二月份還剩十幾天沒整完一年的,我就截止收稿了。後來明慧同修發現日期不完整,就又回信讓我補充到十二月三十一日,這時我才想起我提前截止也是有私心的。

甚麼都逃不過師父的眼睛,我不好意思的在自己臉上打了一巴掌。非常感謝明慧同修的嚴謹態度,這點讓別人看起來不大的事,而在我這兒卻是一個嚴重的漏洞,這讓我深深體會到:有漏怎麼能圓滿呢?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三十日,我收到了一個約稿郵件,我心裏當然很高興,我雙手合十感謝師父給我靈感和智慧,其實一切都是師父在做。接下來,我按照約稿的要求又選定了一個題目,構思之後開始列表統計,幸好寒假來臨,我又找了幾位教師同修,共同分工合作,這樣歷時三個多月的時間初步完成基礎資料統計,然後我逐省檢查,刪掉重複信息。這也是一個非常艱鉅的任務,每個省都要來回翻閱數遍,尤其遭迫害嚴重的東北三省、河北、山東等省各有一千五百至三千多人不等,所以整理起來非常的繁瑣,但我必須克制自己,靜下心來,以保證數據的準確性。在此基礎上,才能做下一步的分類統計。

終於在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八日,文章發表了。如果說這是一個揭露邪惡、清除舊勢力及共產邪靈的利器,那麼這也是在這一年中所有因講真相、發資料、訴江、不放棄信仰等而遭中共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和發布迫害消息的法輪功學員,幫助我統計的法輪功學員,和負責編輯工作的同修的集體力量,這就是散之成粒、聚之成形的大法威力。

在這個思路的基礎上,我繼續對二零一六年法輪功學員遭受的迫害進行統計。因為七月二十日是法輪大法弟子受難日,我想在七月二十日左右完成二零一六年上半年的迫害統計,以有力的曝光邪惡迫害。所以在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一日,我用了近三個月的時間完成的上半年的統計文章發走了。

由於電腦出了些問題,不能上網了,我只好把電腦放技術同修那裏。一個星期過去了,我去同修家上網,發現我的文章還沒有發表,心裏有些失落。可是我突然發現我上次發的文章保存在草稿箱裏,為甚麼會這樣呢?是不是上次沒有發送成功?於是我又重新發了一次。又等了幾天,還是沒有發表,也沒有回信。

我想是不是我的心性上存在甚麼問題?為甚麼不能發表呢?同修們都在抓緊時間講真相救人,而我只是在專心統計寫作,如果文章不能發表,我這不是白白耽誤時間嗎?我心裏很難受……後來我又想,不會不需要,這類文章是講真相需要的,所以我又排除所有疑問和干擾,靜下心來繼續統計……

我體會到了明慧投稿除惡的威力

近來,我利用兩天時間寫完了一篇文章,這天我從早上八點一直到下午近五點完成,並發往明慧網,這時我才感到腰有些累了,手腕也疼了,於是躺在床上伸伸懶腰,突然我感到手腳冰涼,很冷,這麼熱的天,我怎麼這麼冷呢?我並沒有意識到自己在發燒,因為除了冷之外,沒有任何其它不適,我就蓋上被子想暖和暖和。

因為天比較熱,蓋上被子一會就覺的熱了,但是還感覺身體裏有一部份是冷的,這我才意識到發燒了,我想剛才還好好的,這一定是被剛寫的文章清理的邪惡因素共產邪靈在干擾我,正好到了下午六點發正念,發完正念後,我站起身,感到我的意識和身體不再合一了,腿也有些不聽使喚,頭有點暈。

不一會兒,我女兒下班回家了,我讓她摸摸我的頭,她說:媽媽,你發燒了,很燙。是怎麼回事啊?是不是你坐在窗戶那兒受風了?我說不是。因為我知道修煉人是超常的,不怕冷、不怕熱、不怕風吹。出現了問題不能向外找原因,你認可了那個原因,你就承認了那是病。所以,我就認定這是邪惡的干擾。

於是我又靜下心來發正念,清理自身空間場內的一切邪惡因素黑手爛鬼共產邪靈,坐了大概四十分鐘,感覺渾身暖和了,胸口熱乎乎的,也感覺不冷了,精神和身體又合一了。再學法二十分鐘以後,我感覺完全正常了。

再讓女兒摸我的頭,她驚奇地喊:媽媽,好了,一點也不燒了,你可真神。從發燒到退燒只經過了兩個多小時。身體恢復後,跟甚麼都沒發生過一樣。真是大法奇蹟無處不在。

其實我那篇文章並沒有發表,即使這樣,還是驚動了邪魔,通過發正念和學法,至少清除了我自身空間場內的邪惡舊勢力及邪靈爛鬼,讓我感受到了正念文章和正念除惡的威力。

修煉層次有限,歡迎同修提出寶貴意見,感謝師父的慈悲救度。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真修〉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無漏〉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