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出無私無我的正法正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我於一九九八年九月有幸走入法輪大法的修煉,當時二十六歲。大法為我開示了學生時代思而未解的包括對人類起源與發展、物質運動與變化形式、天體宇宙的諸多問題。一夜間,我的世界觀發生了極大的變化。第二天早上起來,身體上也感覺到一身輕,那時候我還沒有煉功,身體呈現出向年輕方向變化的狀態。

師尊給煉功場下罩

得法不久,我找到煉功點,開始學煉動作。到煉功場的第一天,我站在最後一排跟著大家一起煉,在煉功的瞬間,我看到站在場裏的所有煉功人被罩在一個大的七彩光環中,中間是如薄霧般的大圓球,殊勝美妙。當時我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後來經過深入學法,我才知道當時看到的是師尊給煉功點下的罩。

師尊給灌頂

在修煉的路上,我的體會很多,最開始的一年多時間裏,每天早、中、晚都能感受到法理認識上的提高帶來的變化,也感受到師尊為我「開頂」和多次「灌頂」的過程。

有一次,我騎車去辦事的路上,邊騎車,師尊邊為我開示法理,隨著我法理的昇華同時,一直為我灌頂,一個小時的路程中,我都沐浴在師尊為我灌頂時一股股熱流通透全身的加持中,衣服都被汗水浸透了。

室外煉功 去人心

那時候,大家早上都在外面煉功,我和妻子同修早上要騎車七、八里,才能到煉功點。

冬天不管颳風下雪,我們都坐在一個單位門口的大理石台階上煉第五套功法,就坐在一層塑料布和一層墊子上,腿上蓋著因為盤腿不方便而脫下來的外褲,即使風很大,也不覺得冷。

在打坐入定中,師尊給我展現出不同空間的景象,也看到了金剛不壞之體,有幾寸高的樣子,透明的,坐在蓮花上,身體周圍似有金線般閃耀著金光。

在外面煉功時,即使很冷的天氣,我也從不戴手套,每次煉到第二套功法時,都有師尊為我消業。一次出現冷的噁心,甚至要嘔吐出來的狀態,我只好離開煉功場。幾天下來,我悟到這是師尊在為我消業,我應該堅持煉下去,就下決心想只要我不吐出來,就不離開煉功場。

有一天,出奇的冷,感覺到我的兩隻手凍的有半尺厚一樣,也更加噁心難受,我沒有絲毫想離開煉功場的念頭。這時,我看到師尊的功身,看不清頭和腳,師尊用手指指我,似乎是在和另外的人說了些甚麼,就在師尊的功身隱去的瞬間,一股熱流從頭頂直灌到腳底,全身都熱了起來,手也恢復正常狀態,不覺得那麼厚重了,也不再噁心了。感謝師尊又一次給我加持。

安保人員笑了

二零零零年的時候,外地來京證實大法的弟子很多,我和妻子(同修)負責保護一些同修的安全,並且給同修製作、接送真相資料。

其中一位同修因為去清除詆毀大法的條幅被人舉報,遭到惡警的追捕,誤入了一個空軍企業的大院,被內保扣押。內保有二、三十人對他進行了半個小時的圍毆,把他當作了小偷。

他無法證明自己的身份(因為當時來京的同修身份證大多都是被當地政府扣押的),他說出了我的聯繫方式(當時的聯繫方式只有BP機),說我能證明他。我接到內保信息後,回撥電話過去,對方第一句話就是:「我是安保部的,我們這裏有一個叫××的你認識嗎?」我說:「認識。」對方說:「那你能過來保他一下嗎?否則我們就拘留他。」我詢問了一下具體地址,說:「我安排下手裏的事情回話給你。」

放下電話後,我的怕心出來了,心想這個安保部是個甚麼部門啊?迫害大法弟子的有個叫國保的部門。我要是不去,他一定會被抓回去迫害,如果去,也許我救不回來他,自己也會被抓。我這時想起了師尊要我們修出先他後我的正覺。我想去了就能把同修救回來,不能因為自己存在被抓的風險而不去救同修。我回了對方的電話,說我去保釋他。因為有了正念,剛才還全身發抖手腳冰涼的狀態瞬間沒有了,我變得平靜下來,知道是師尊加持了我的正念,我和妻子安頓好身邊的同修,我便獨自一人去保釋那位同修了。

到了該地,兩位主管滿臉堆笑詢問情況,我提出了保釋,對方二話沒說,就讓我把同修帶了回來。

在回來的路上,同修對我講:「人的業力大小不一樣,場也不一樣,在你進門前,那兩位主管還對我兇神惡煞般的態度呢,你一進門他們瞬間變得和善友好。」我見證了師尊對弟子正念的加持,只要我們能做到無私無我、先他後我,堂堂正正做好大法弟子該做的事,邪惡將無存,周圍的環境也會被我們修煉出的正的能量場而制約和善化。

岳母變了

妻子家不同意我們的婚事,特別是岳母,百般刁難,一直想把我們拆散,甚至還動手打過我。那時我們剛剛得法修煉不久,因為嚴格按照大法要求修煉自己,不能混同於常人一樣為追求名利不擇手段,那幾年在經濟上一直對我們進行考驗。

另一邊是邪惡對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我和妻子微薄的工資要負擔我們雙方父母的房租費(當時我們雙方父母都在京,租房子住)和我們自己的房租費,還得照顧外地來京證實法的同修,真的感覺很苦。我深刻體會到師尊法中講的「吃苦當成樂」[1]的標準要求,把這一切都看作是修煉人要走的路,也不覺得苦。

針對我的家庭狀況,當學到師尊的經文「修內而安外」[2]時,我豁然開朗,我悟到邪惡對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是外在的,能保證我們在以後的日子裏不受干擾的去證實大法,首先要讓我們的親人都能夠理解和認同大法,我們才能給自己開創一個好的環境去證實法。

明白法理後,我對岳母家和自己的境遇沒有一絲抱怨,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去對待所有人。對岳母家盡一切所能,點點滴滴做起和幫助,並同時在其中修煉自己的心性,從法理上提高上來,修好自己。

兩年後,有一次岳母讓我去她家,我進門,岳母就抱住我,邊哭邊說:「大兒子,你怎麼不來啊,媽都想你了。」這麼多年過去了,如今我和岳母的關係很好,真正的像一家人一樣。一路走過來,「修內而安外」[2]的法理一直指引著我走到今天,在證實法的路上精進不停。

我再一次見證了真修大法時師尊為我們開創的一切,我不斷的修心性,改變了周圍的環境,也奠定了以後救度眾生向世人講真相的基礎,在經濟方面也逐漸好轉起來。

老闆變了

二零零八年,我應聘新的單位,老闆比我大一歲,脾氣很不好,經常訓斥和辱罵員工。在工作中,因為有意見分歧,我們倆也吵過幾次,每次吵完後,我就在悟,自己哪裏和他擰勁了?我發現自己有很強烈的爭鬥心。

經過一段時間的實修心性,我主動找他談了一下我的看法,指出他訓斥、辱罵員工的行為很不好,也不利於工作,他認同了,並說再有類似的事情,讓我提醒或是阻止他。我也不再去看他哪裏做的不好,只是兢兢業業的多承擔工作,公司的環境變得越來越融洽。

有一次,他問我說:「你沒發現我脾氣變好了麼?」我說:「是啊,你的境界真的提高了。」我真正見證到:「佛光普照,禮義圓明」[3]的法理。

修煉的路上,有師尊的一路呵護,我和妻子走到今天,師尊也在時刻看護著弟子們,師尊就在我們身邊。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苦其心志 〉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修內而安外〉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