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走出了自己的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五日】轉眼我得法已經二十年。師父正法也已到了最後的最後階段。下面我簡述一下十多年來我們是怎麼做好三件事的,不妥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我縣是一個大縣。九六年初法輪大法才傳入我地。當時在各個煉功點上學法煉功的學員很多。還有大量看過書準備走入大法修煉的。九九年「七二零」之後,很多人在壓力下放棄了修煉,十多年的大浪淘沙,其中三件事平時都做得比較好的就不是太多了。

在面對巨大的壓力、生命安全都受到威脅的情況下,在許多世人受矇蔽、各種造謠誣陷及各種說法的壓力下,我們這些信師信法、堅定修煉至今的學員,在師父的慈悲看護下,形成了強有力的整體,以一當十,以一當百,闖出了一片天,並形成了當地的特色,開創出了相對寬鬆的環境,同時使眾多的世人明白了真相。

一、真相資料的大量傳播

在九九年「七二零」至零七年的幾年間,我地形勢相當嚴峻,同修們都不知道怎麼做。人心重,很多都是在感性上認識大法,不能夠理性認識大法,怕心特別重。那時經常有同修被綁架,輔導站站長被非法勞教之後又多次被判刑,走出來的同修很多被非法關押、送洗腦班、勞教、判刑,致使大量學員不敢走出來,有的放棄了修煉,有的走入其它宗教,有的甚至走向反面。

我是九六年年底得法的。「七二零」之後,因經常遭到非法關押,我的怕心也很重。但在這個過程中,我每天都是大量學法,向內找,實修自己,跌倒了趕快爬起來,慢慢的怕心越來越少,越來越堅定。在反迫害的過程中,不知不覺學員們自然而然就把我當成了協調人。

幾年裏,在協調工作中我邊幹邊學,有部份學員對我甚至很崇拜,對我產生了依賴心,凡事都找我,部份學員學人不學法,在這種環境中我自己不知不覺中也冒出了一些人心,有些事做的也不在法上,結果被邪惡鑽了空子,致使舊勢力下狠手。零五年的「四二五」,我和妻子雙雙被非法勞教兩年。還有多位學員被綁架和流離失所,致使我縣狀況跌入低谷。

在勞教所我一直在找自己,是甚麼原因被舊勢力鑽了空子,一直沒找到。直到兩年後回到家中,師父點醒我才悟到主要是學員們對我的崇拜心而自己又沒有及時警惕。為了改變這個狀況,也為了讓學員們學會以法為師,不再盲目崇拜我,我多次找大家切磋,但部份學員仍是難去其心,有段時間我不得不有意不和個別學員接觸,他們來了由我妻子出面接待。這就使個別學員對我產生了看法。其實我是不得已而為之。

由於我在勞教所兩年中天天靜心背法、發正念(我在勞教所不做事,每天靜坐),零七年三月,回家後又大量學法,當時個人狀態很好。面對當時惡劣的環境,我沒有退縮,一邊工作,一邊仍然協調大家做證實法的事,如組建家庭資料點使之遍地開花,恢復學法小組,全面講真相救度世人等。幾年下來環境逐步有所改善。

可是相對全縣及周邊地區幾百萬人口,雖然我們天天在做,救的人數實在太少。我想就我們這點同修,再努力做下去也是杯水車薪,要到何年何月才能把那些等待得救的眾生救下來啊!我反覆考慮,必須在救人的事上多想辦法,增加救人項目。於是決定先組建家庭大型資料點,增加發真相資料人員,騎車到邊遠地區和周邊鄉鎮大面積發放真相資料,加大救人力度。可是協調來協調去沒有合適人選。最主要是怕心,沒有人敢承擔資料點的重任。

我想,其實我性格內向,做事比較低調,協調能力並不強。如果我退出協調,專心做資料,選一個協調能力強的同修搞協調,既能更好的做好協調工作又慢慢去除同修對我的崇拜心,豈不一舉兩得。後來就選定A擔任協調人,一零年下半年我就開始擴大我家資料點。

從此白天工作,每天晚上伴隨十多台機器連續工作六小時。我打印,妻子和學員D負責裝訂、裝箱。然後由E送往各點分裝封袋。鄉下每週也有專人接送資料。每天打印上千本真相期刊。這樣就大大增加了發放數量。特別最近兩年換上惠普451快機,每天八台機器同時工作,只我和妻子兩人每天工作三小時就能打印將近兩千本期刊,相當操作四十台慢機的效率,節約了大量時間。

這些年,我們還做出了無數的各種真相資料、光盤、粘貼、台曆、真相幣,既滿足了當地真相資料的需求,還支援了鄰縣。

一零年底至現在,我粗略統計了一下,同修們陸續投入資金近百萬元,共購買打印機一百多台,消耗墨水一千多升,紙張幾千箱,光盤數萬張。從信息的反饋看,我地法輪功真相基本上做到了家喻戶曉,大量眾生明白了真相,同時使我地的環境也有了巨大的改善。十年來,在師父的呵護下,我家資料點也一直安全運轉。

二、協調工作一人為主 多人協助 共同做好三件事

一個地區三件事做的好不好,協調人起著非常重要的作用。有外地學員來我地切磋,說他們那裏做得不好的原因就是相互拆台,相互不信任,他們都羨慕我們的環境。我認為我們之所以能做出一點成績,主要是能做到以法為師,信師信法,相互信任,緊密配合,能站在整體大局上考慮問題,使學員擰成了一股繩。

我家建立了資料點後,A擔任協調。A能力很強,做的很好,但因為是新學員,號召力有限,有些學員有想法,A本人也認為不太合適。經過反覆考慮,半年之後另選了B擔任協調工作。B的確協調得很不錯。做一段時間後,B聽到一些對她不好的議論,感到壓力很大,多次向我反映,我同她切磋,並極力維護她在學員中的威信,後又和大家切磋,最後確定了協調工作以B為主,我和A協助,大事上三人共同出面協調,使B增加了信心。

B有家庭關要過時,我和A多次和她切磋,使她擺放好了協調和家庭之間的關係。協調工作做得非常順利、出色,得到同修的高度評價,認為她正念強、法理清、協調得好。

我認為這種多人共同協調、承擔的模式也是我們在實踐中摸索出來的有效的方式和特點。平時一人為主,關鍵問題、重大事情共同承擔。這樣協調既有力度又不容易出問題。

去年的訴江,我地的協調工作做的就非常好。五月底聽到訴江的消息後,我們三人立即行動,六月初就帶頭訴江。然後成立專門小組,以B為主負責,另有學員負責整理起訴書、有的負責上網、有的負責幫助文化低的同修寫稿、有的去鄉下聯絡等等,做到了各盡所能有條不紊。我地有三百多人實名訴江。即使那些平時不是很精進,但只要沒有放棄修煉的學員,除極個別的外,幾乎都參與了訴江,圓容了師父所要的,明慧網幾次報導了我地訴江情況。

事後國安只找了我和A、B三人進行了核實。我們都是站在慈悲救度的基點跟國安人員講為甚麼要訴江。由於我們心態平穩,正念很足,既慈悲的講明了真相,又站在法上頂住了來自另外空間的壓力和考驗,使他們也沒有再去找其他學員搞甚麼核實或調查,當地也沒人因訴江被綁架。

我們還開創了以B為負責人用手機直接講真相的項目;以E負責的新唐人電視台接收器項目。每個項目都有專人主管,分工負責,井然有序。

三、以各種形式全力向公、檢、法、司主要人員講真相

因為我縣是個所謂中共的「紅色老區」,邪黨執政以來,我縣每次運動都是緊跟形勢走在最前沿。屬於那種非常「左」的地方。這次迫害法輪功,頭幾年當地的那些公檢法人員表現還是相當邪惡,但後十年相對周邊地區卻相對好些。

這除了真相資料的大量散發起了重要作用外,以各種形式全力向公、檢、法、司主要人員講真相更起到了關鍵作用。這也是我們從海外神韻藝術團演出做主流社會得到的啟發。要想快速打開局面改變環境,必須重點針對政法系統及公檢法司主要人員講真相才能更快、更多、更有效的救度眾生。

為了使政法委、公、檢、法、司及政府部門的人員明白真相,救度這部份人員,我們通過切磋,採取了大量發放真相U盤和真相信以及面對面講真相的多種形式。因為A原來是警察,政法委、六一零、公安、國保自然就主要由他來當面直接講真相和贈送U盤,A做得很好。我也多次和來我家的公安局負責國安的某局長長談,他對我的為人非常認同,評價很高。我已成為他們公認的好人。由於這些部門的人員很多明白了真相,從而使我地的環境有了很大的改善。

去年A和C去外地發放真相資料,C走脫,A被外地國安綁架。晚上B和C來我家告訴我這個情況。第二天一早我就給公安局負責國安的局長打電話,說了大概情況,請他出面派人把A要回來。他馬上答應,並立即派「六一零」副主任、國保正、副大隊長和A單位領導一行多人趕到外地,下午就把A接回,他並打電話給我,說人已經安全回到家。

幾天之後,國保正、副大隊長來到我家,陳述了他們這次接A回來的大概經過:他們接到公安局那位局長的電話後,就急忙趕到鄰縣找到有關熟人,說明了來意,請對方吃了中飯,疏通了關係,對方同意放人,並說那邊立案手續都辦齊了,再慢一點就難辦了,上千份資料,幾個人才抬上車,一旦立案至少十年,等等。

這件事既說明我地政法系統人員確實明白了真相,他們才會做到這一步,同時也因為A正念強,真正放下了生死,在考驗中向相關人員講清了真相,基點正,所以師父利用了方方面面的因素,讓他們擺放了各自的位置,從而促成了這件事情的圓滿結局。

我地學員普遍對面對面講真相非常重視,車站、商場、公交站點等繁華地段長年有很多同修向路人當面講真相勸「三退」、發資料。周邊社區保安、民警也都是睜隻眼閉隻眼,基本不管。即使發生不明真相的人報警,警方也是抓了就放。

四、講清真相 曝光邪惡 積極營救同修

十多年來我們組織了近十次參加開庭旁聽、近距離發正念、曝光邪惡等營救學員的集體行動。這些綁架案大都是學員去鄰縣散發真相資料時被外地邪惡綁架。每次都做的比較成功,達到了預期的目地。

特別是在二零一二年,我地一學員在外縣發真相光盤時,被那裏的警察綁架,將她非法刑事拘留後又要對她非法報捕。我們立即組織學員進行營救,一是大量發正念,二是讓懂法律的A從法律角度和慈悲救度執法人員的角度寫了一份詳盡的報告,後由正念足的學員和家人一起將報告直接當面遞送到公、檢、法等部門並講真相。由於計劃周詳,擺正了基點,最後檢察院作出結論:「不構成犯罪」,將受害學員無罪釋放。

遺憾的是,後來學員回家之後卻又被非法勞教一年。

當時我們以為我們這次營救行動沒有做好,所以沒有將這個典型事例寫報導投給明慧網,其實,後來得知這種被「無罪釋放」的案例當時在中國大陸僅有過一例。

今年,兩位學員去外地散發真相資料時被外地派出所綁架,一學員正念走出,另一位被非法起訴。開庭當天,我們十多個學員參加了旁聽,近距離發正念、講真相,其他學員在家發正念。我們還整理了一份詳盡的控告書,打印上百份,當面交給縣、市、省政法系統有關人員,有力地揭露了邪惡。

為了抑制邪惡,我們還多次把當地重大迫害案例寫成報導發到明慧網。明慧發表之後,就作為主要材料做成真相資料和短信、微信等大量散發。因為是本地的真人真事,可信度高,人們相互傳播也廣,達到了很好的效果。

我地有一位退休教師長年被迫害,工資被扣,人被軟禁在敬老院,教育局拿她自己的工資派人管控她。我們組織同修將她營救出來,然後將她被迫害的詳細報導發到明慧網,明慧發表後我們做成真相資料和短信,在當地大量散發。最後教育局不得不解除對她的迫害,並將工資全部歸還給了她。

五、結語

以上所述,是十多年來我們在利用各種形式反迫害的同時救度眾生的一些做法和取得的一點成績。當然我們還存在很多不足,特別沒有重視學員之間的相互促進,整體提高方面還存在很大問題。近些年來,我們這裏也有一些老年學員被病業迫害方式拖走了肉身,還有的學員被病業魔難纏繞已經持續很長時間卻難以突破。看到這樣的學員,有的學員就想幫助他們,於是今天去這裏發正念,明天去那裏切磋,而難中的學員大都存在不在法上的狀態,總是用人的理衡量對錯,不向內找,不在法上修,真是令人憂心。在體諒難中學員的同時,一些學員也有抱怨:認為難中學員如果自己沒有正念,自己不悟,誰也沒辦法。在法上看,學員的話並非無道理,可事實上我們也有不在法上的各種狀態,這些都直接影響了整體救度眾生的效果。

現在,正法修煉的路已經走入最後的最後,對學員的要求也越來越嚴格。師父說:「特別是在這個時候講真相中需要人手,要有更多的人參與講真相救眾生,更多的人來參與各個項目破除邪惡的迫害,那麼少一個人就少了很大的力量,多一個人就多了很大的力量,所以我不希望丟掉任何一個人,也不想失去、再過早的叫他們走。」[1]我們都是為法而來的,是有重大使命的,我們一定會在這方面重視起來,相互幫助,突破關難,共同提高,勇猛精進,更大力度的助師正法,救度眾生,兌現誓約。

如有不當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謝謝師父!

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曼哈頓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