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大法弟子:修去人心 走向成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日】我是一名青年大法弟子,小時候在家人的幫助和督促下開始修煉,雖然一直堅持修煉,但心態上總把自己當成小弟子,三件事尤其講真相做的不夠好,隨著學法不斷深入,逐漸成熟,認識到時間的緊迫和作為大法弟子的使命。

一、訴江過程中的提高

訴江之前,我晚上經常會做一些相似的夢:我要去趕車,總是有各種瑣碎的事情阻擋,最後時間晚了,沒有趕上,望著車開走,感到說不出的難過。我悟到,自己的確在修煉中不夠精進,雖然學法煉功每天都不落,即使學業再忙,也擠出時間學法,三件事多少也在做,但是在心性上沒有真正的提高,極度的自我,不向內找,執著於名、利、情。我深知是師父點化我,抓緊時間趕快精進。於是,我開始參加學法小組,和家人同修配合發真相資料,同時給身邊的同學講真相。

不久,開始了訴江大潮。家人同修都說,我不用參加。當時我研究生即將畢業,正在找工作。我知道她們怕我實名訴江,對我有影響。但是我說:我有我的決定,我一定要訴江。九九年時,我還小,不懂得去維護大法,如今,我長大了,一定好好把握訴江這次機會,為揭露邪惡、制止迫害盡一份力,無條件配合正法形勢,圓容師父所要的。況且我的親人同修中也有曾受過迫害的,用這樣的合法形式維護公民的權益,更沒甚麼怕的。這樣,我一氣呵成寫好了自己的訴江控告書,也幫助家人整理好稿子,順利的郵寄成功。很快就接到了郵件妥投的短信。

接著,又有幾位周邊的老年同修寫好訴江稿,拿來讓我幫忙打字,當時雖然還有答辯和未完成的課業,但是我欣然的幫她們按照控告書的格式整理並打成電子版。同時將稿件錄入明慧網,幫他們查詢郵件是否成功到達。後來稿件越來越多,我開始變得有點兒不耐心了。一天,有六、七份稿子需要整理,我發現同修在寫作中經常語句邏輯前後不暢,寫自己的經歷時不具體,修改以後,他們還不認同。我只能照他們的原樣打出來,心裏有點兒抱怨。這樣馬馬虎虎整理了幾份,但自己心裏很難受。

為甚麼心裏難受?我開始向內找,心裏難受肯定是有擰勁的地方了。我想起師尊講:「只要你是一個修煉的人,無論在任何環境、任何情況下,所遇到的任何麻煩和不高興的事,甚至於為了大法的工作,不管你們認為再好的事、再神聖的事,我都會利用來去你們的執著心,暴露你們的魔性,去掉它。」[1]

其實自己本來就知道幫助同修訴江是一件最有意義的事情。周邊的確有很多同修修煉的很好,但沒有太多文化,又不會打字,整理訴江稿很難。但他們精進的毅力和訴江的決心令我由衷的佩服。我是青年大法弟子,有能力寫稿、打字,幫同修是義不容辭的。我們同修是一個整體,幫助同修也是在配合整體、默默圓容,共同兌現誓約的過程。想到了這些,我認識到了自己的自私、自我、愛抱怨、糊弄事兒等執著心。稿子是他們寫的,怎麼能讓他們符合自己的意思呢?那豈不是太自我了嗎?再說事情到了我的面前,肯定有我要修的,每一份訴江稿都會起到震懾邪惡、證實大法的作用,我怎麼能因為耽誤自己的時間就抱怨呢?那不是太自私了嗎?同修的表達也許不夠規範,但他們質樸的語言才真實的表達了他們的想法,更有說服力。

我立刻用心把同修的稿子從新整理,耐心與他們溝通,按照他們的思路和想要表達的意思把語句理順,做到儘量的規範。這樣一來,同修們看到整理完的稿子都很滿意,還說我的格式清晰,都願意找我打字整理,有的在我家裏排隊等著,整理完再拿走。我的心態擺正了,周圍的環境都變了,同修們也都成功投遞了訴江控告書。我明白了,這不是我們在共同揭露邪惡、助師正法嗎?這不是師父給我的一個與同修配合、共同提高、去掉執著心的機會嗎?

不久,聽說我幫忙整理稿子的一位同修,被非法拘留了。同修去看她時,她特意讓轉告我,在家好好的,先別出去工作。其他同修懷疑,我被暴露了。我聽到此事,也感到有些茫然。但立即想到,此事不是偶然。我說:「我相信那位同修不會這樣做。」

有的同修們也很氣憤,讓我不要出去發資料、貼不乾膠、做講真相的事了。我當時很著急,這個時候更需要講真相 、發資料,讓更多的世人了解真相和訴江大潮,才能減輕迫害、救度更多眾生,怎麼能不做呢?這時我感覺怕心在翻滾,壓力很大。但我想到了師尊的教誨:「一個心不動,能制萬動。」[2]於是心裏定住了一念:我不承認大家的這個猜測,我相信同修不會把我說出去。正告邪惡和舊勢力,不要用任何方式迫害我們的整體,不要用任何方式讓我們互相懷疑、不信任,從而瓦解我們整體,影響配合救眾生,堅決不讓邪惡的伎倆得逞。

我照常還和家人同修一起貼真相不乾膠,沒有停止三件事。十天後,那位同修回來了。後來得知,她並沒有說出我的信息。由於我對同修的正念,師父幫我去掉了怕心。

後來我又做了幾次相似的夢:自己趕車出發,我緊趕慢趕的趕上了車,那時車上就剩下幾個座位,我跑著上了汽車,坐在最後一排座位上,車馬上就啟動出發了。我知道這次訴江是師父給我的一次提高的機會,師父鼓勵我做對了。

二、打真相電話救人中去人心

不久之後,我和家人一起參加了打電話講真相的項目。我深深地體會到,打電話救人的過程是一個修去人心的過程。

起初,剛剛開始對打,心裏沒有底,很緊張,不知道怎麼說,三退成功的幾率很低,大多數情況是說不上兩句,對方就掛斷電話。有的態度相當不好,有罵人的,有被謊言毒害很深爭執不下的,有不理智和我哭訴自己苦難的,有想和我見面的。對打電話講真相的過程,真是修心性的過程。

慢慢的,我明白了,對打講真相的效果如何,受到我們目前的心性和學法狀態好壞的直接影響。修煉狀態好時,心態較穩定,能常懷慈悲和善之心,自然打電話時的語氣、用詞等都會更善,更容易讓人接受。因此,我在去打電話救人之前,都要學好法,發正念清除阻礙眾生聽真相、得救的邪惡,請師父加持我的正念,多救人。一直保持著正念和平穩的心態,講出讓眾生既能信服、又能輕鬆接受的話,就能在不觸動他們負面因素的情況下,讓他們得救。往往是善的力量先打動了他們,他們明白的一面認同了真相,背後的邪惡就不敢再操控了,他們自然就得救了。

當我悟到自己有不讓人說和不能忍的執著心時,遇到罵人的情況,我就能做到不動心了。一次,一位男士,一聽到我說三退保平安時,就說:你有病啊?隨後說了一些不好聽的話。我沒有動心,告訴他:罵人對你自己不好,法輪大法是高德大法,善待佛法才能有福報,否則將受到懲罰。接著給他講了大法的真相和三退的重要性,最後他三退了。

還有一次,一位阿姨接到電話,聽上去很善良,但沒聽完就掛斷了。我覺得自己可能沒有講明白,但是不能這麼輕易的放棄她,所以重撥了電話,她又接了電話,果真沒有聽懂我講的真相,我又耐心的講了一遍,問她聽懂了沒有,最後她們全家三口都做了三退。我心裏由衷的替他們高興。

過後我向內找,發現是自己覺得講的越來越好,起了歡喜心,而且講真相也不夠耐心了,所以差一點兒錯過了善良的人。我悟到,講真相一定要心繫眾生,耐心、細緻,不錯過任何有緣人,這樣才能不辜負眾生對大法和大法弟子的信心和敢於冒著返不回去的危險下到三界的巨大勇氣。

有時,往往對方一直和我爭辯,有的大談政治觀點,有的和我探討中國社會問題,起初,我的爭鬥心很強,總想把自己的認知強加於別人或者說服他們,這時對方都固執的自執己見,無理取鬧,後來我認識到了自己的爭鬥心,不與他們爭論了,而是避開爭論的焦點,啟發他們的良知和對自己生命的珍惜,最後他們往往都能相信真相。

我們六、七個同修在車上一起打電話,各說各的,聲音會互相影響,有時周圍同修聲音大了,我會停下來等她講完,或者幫她發正念,然後自己再接著打,反而救的人更多了。這就是認識到師父講的 「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3]的力量吧。這樣,我從最初一次只能勸退一、兩個人,到四人、六人、七人,甚至十來個。我知道那是師父鼓勵我,其實師父真的都鋪好了路,我們就是動動嘴而已。謝謝師父幫助弟子在救人中修去人心。

三、擺正心態去情魔

我從小就走入大法修煉,明白了來世的意義,也知道要修去各種常人的執著的法理,所以對同學們喜歡的明星八卦、名牌和各種社會交際都不熱衷。更是沒有想找對像的心。但是親戚同修經常談論,也使我有時人心浮動,有時反感、逃避,擺不正心態。

一次,陪一位親戚去辦事,遇到一個外貌比較出眾的男辦事員。通過這位親戚的介紹和說服,讓我最終帶著好奇、嘗試和長長經驗的心,同意和他在微信上聊天相處。我們沒有單獨見過面,只是在我陪著親戚辦事時見過幾次。但是他辦事的用心和工作中愛拼的勁兒讓我很欣賞,也對他有了一點兒好感。

幾乎每天,我們都會在微信上聊天。如果哪一天沒有他的消息,我都會惦記著,沒事兒看看手機,是不是錯過了信息。平時從不玩微信的我,現在成了「微信迷」。學法時,也無法靜下來了,煉功時,腦子裏也會經常想著關於他的事。後來,沒有他的消息,我開始坐不住了,可是又有自尊心,不願主動找他,就心生氣恨,後來他發來信息,我也不回。但他打來電話,聽到他的聲音時,我才一下子又消了氣。我知道,那種隱忍是為了得到情而產生的懦弱。我知道自己已經起了強烈的依賴心,陷入情中了。接下來的一段時間,我都帶著「甜蜜的負擔」,因為和他聊天,耽誤了大量學法煉功的時間,三件事也受到了影響。

明知道現在的時間緊迫,正法已近尾聲,眾生都在等著被救,自己修不好,背後天體中的眾生將都被毀掉,而情是修煉人必須修去的執著,我怎麼還能摟著不放呢?我開始反省自己,我不想找對像結婚,並不代表自己去掉了情,心裏還有對它的嚮往。由於這個人的外表符合了我的審美和欣賞類型,所以起了色心,才同意了和他接觸,中途投入了情,這樣才影響了做好三件事,不但沒有修去情,反而加強了執著。師父在講法中說過:「執著於色,則與惡者無別,口念經文賊眼相看,與道甚遠,此乃邪惡常人。」[4]這樣下去,不想學法,時時刻刻都是常人心主導思想,太危險了!

師父說:「修煉就得在這魔難中修煉,看你七情六慾能不能割捨,能不能看淡。你就執著於那些東西,你就修不出來。」[5]「人要跳出這個情,誰也動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帶動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東西」[5]。作為修煉人,走在神路上的人,就要完全跳出對情的嚮往與追求,修出去掉情後的慈悲之心,純淨無為,金剛不動。我要排除阻礙我修煉的一切干擾,走好師父安排的路!

於是,我按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把對方看作有緣的眾生,慈悲的對待。我通過打電話的方式,給他講了真相、做了三退,過程出乎意料的順利。但是我認識到了自己的定力沒有想像中的強,反而是依賴心、追求美好感受的心越來越強。於是,我求師父加持我的正念,從新精進起來!後來,師父真的幫了我,一次通過偶然的機會,我們和平結束了。謝謝師父!

這次雖然只有短短的兩個月,但對我造成了不小的干擾。結束聯繫以後,我在最重要的考試中失利,增加了找工作的難度。我還經常想起那時的場景,執著於微信公眾號裏關於情的文章。我知道這不是我,是舊勢力和邪惡抓住我殘留的執著,放大和加強它,以此往下拖我。我只能求師父加持我,發正念排除干擾,學法,不斷控制自己。

後來,還有在各種情況中對我的考驗,直到寫稿時,感到這顆執著情的心才真正修了下去。謝謝師父的加持!

現在親戚家人再和我講找朋友的事情,我說:「我知道我想要的是甚麼。」修煉人可以結婚,在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的基礎上做真正的修煉者,但真正能在物質的情中放下心卻十分不易。我能有幸在兒時就得到大法,現在成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必珍惜這無上的機緣和榮耀,修好自己,救眾生,兌現自己的誓約!

現在,我因為沒有找到適合自己的工作而感到壓力很大,但我相信修煉人遇到的一切事都是好事,修煉提高是第一重要的。在找工作的過程中,我認識到了自己求名利、自傲、強勢、不能吃苦、不讓人說等等人心,在慢慢的修去它們。師父說:「因為在你走的這條路的過程中會有困難,會有各種各樣的考驗,會有你意想不到的魔難,會有你意想不到的各種各樣的執著與情的干擾。這種干擾來源於家庭、社會、親朋好友、甚至於你們同修之間,而且還有人類社會的形勢的干擾,人類在社會中形成的觀念的干擾。這一切一切都能夠把你拖回到常人中去。你能衝破這一切,你就能夠走向神。」[6]

如今,我已經不是小弟子了,我要珍惜萬古的機緣和師尊為我們延長的時間,不辜負師尊的慈悲呵護,做個真正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再認識〉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無漏〉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修者忌〉
[5]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6]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七》〈美西國際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