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堂正正證實大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三日】我今年八十三歲,只讀過兩年半的書。在同修的幫助下,我寫了這份修煉體會。

有幸得大法

我是一九九五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由於母親的影響,我從小就相信神佛。修煉前我患有嚴重的哮喘病、肺心病,高血脂和婦科病,哮喘病幾乎是月月犯,嚴重時就咳血;肺心病犯病時呼吸困難,心悸氣短;血的粘稠度為五度。那些年我每年至少住兩次醫院。由於青黴素過敏,我不得不吃中藥,仍不見好轉。那時的我被病痛折磨的苦不堪言。

即使有這樣嚴重的疾病,我還嗜好煙酒,煙抽的很厲害。後來有人勸我說,這種慢性病練氣功能治好,我就開始學氣功。一連學了四種氣功,這個功不行,就換那個功。但都見效不大。那時我根本就不知道氣功就是修煉,也不知修煉要不二法門,一心就想治好我的病,也就甚麼功都練。

一九九五年三月的一天,我無精打采的在家附近的馬路上走著,感到胸悶氣短沒有勁兒,走到市老幹部局門前時,聽見有人大聲說:「老幹部局會議室有氣功報告會。」我想啥氣功報告會呀?我都練了三種氣功了,還這樣呢!不過我還是抱著看熱鬧的想法走進了會議室。報告會已經開始了,工作人員對我說正好還剩一個座位,在二十八排。我坐下來一看,師父是個黑頭髮的小伙兒,心想,這麼年輕的師父能靈嗎?

一會兒就聽師父說:「大家都站起來!現在想想你的病,哪個部位不舒服就想哪個部位。如果自己沒有病就想家裏親人有甚麼病。」當時我就想我胸悶喘不上氣來,剛想完,隨著師父一揮手,我就感到氣通順了,非常舒服,接著就感覺從胸部往外冒涼氣,摸摸衣服,感到衣服上也在往外冒涼氣,衣服都是涼的。身上的涼氣冒了好幾天。我覺得很神奇,還到處讓人摸我的衣服。

我找到了法輪功煉功點,開始學煉起來。三、四天後,我咳嗽的次數明顯減少,痰中帶的血絲也少了,身子麻木的感覺也減輕了許多。從煉功的第一天,我回家就睡了一宿好覺,胸不悶,氣不短,第二天早上起來神清氣爽,身體格外舒服。這是我從來沒有過的輕鬆感受。不久,我無病一身輕,把藥都扔了。

那時我雖退休還在街道上班,由於在常人社會中為了名利奔波,養成了抽煙喝酒的惡習。煉功後一聞到煙味兒就噁心,酒也喝不了了,這樣自然而然的就戒掉了煙酒。

不久我得到了一本《轉法輪》,我覺得這法太好了,就是我想找的。一週後就在我家成立了學法小組。學法後我才知道氣功就是修煉。那時我非常重視學法,遇事用法去衡量。

堂堂正正證實法

師父講:「修煉功法的本身並不難,提高層次的本身並沒有甚麼難的,就是人的心放不下,他才說是難的。因為現實利益當中很難把它放下,這個利益就在這兒,你說這個心怎麼放的下?他認為難,實際也就難在這裏。」[1]我對這段法的認識雖談不上深刻,但一天我學到這兒,就有了一顆堅修大法的心,我要放下一切人的心。人間的事都是過眼煙雲,一切都不長久,我要信師信法,堅修到底。

由於有了這顆堅定的心,所以在迫害發生後的十七年裏,我一直能堂堂正正做大法弟子證實法的事。

一九九九年七月開始,我家就成了大法真相資料中轉站。那時大家要的資料多,每週都有大包大包的資料送到我家,然後又有一撥一撥的學員來取。有一陣子,有個資料點找不到地方做資料了,我就向我兒子講真相,他明白真相後同意在他家做資料。我又和同修大包小包背著運送到不同學員家中,再分發到每個學員手中。每天往返走很遠的路。

那時的邪惡很猖獗,就像師父講的:「當時我給你們形容過,一草一木都被另外空間邪惡的生命附著體,你走路那樹枝都會抽你臉,那個草都會絆倒你,空氣中都充滿了邪惡。」[2]我地也有同修陸續被抓捕。

當時就是想多做些證實法的事兒,法學的少,所以不時的冒出怕心。怎樣去掉怕心?怎樣把證實大法的事兒做得更好?怎樣做才算是個真正的大法修煉人?這個問題一直困擾著我。我就開始抓緊學法。

有一段時間,我學法看不到法理,我就向內找,自己究竟差在哪裏呢,後來終於找到了,是自己學法不入心。我改變了學法心態,同時每次學法之前先發正念,清除干擾自己學法的一切邪惡因素。逐漸能做到學法心靜,字字入心了。除《轉法輪》外,師父的各地講法和《明慧週刊》等,有空就看。

學法增強了我的正念,法也糾正了我的一些不正確狀態。有一天學《轉法輪》,看到師父說:「我們法輪大法會保護學員不出偏差的。怎麼保護呢?你真正作為一個修煉的人,我們法輪會保護你。我的根都紮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1]我悟到,我必須做個真修弟子,師父才能保護我;我也必須相信師父說的話,去掉怕心,放下生死才能不被邪惡鑽空子,走正走穩證實法的路。

十幾年來,我市發生多起同修被抓捕迫害的事件。有時同修被綁架後,與其走的近的同修就來找我,說要把真相資料暫放我家保留,我都會毫無顧慮的答應。我老伴雖不修煉,但支持大法,他也多次幫助我運送資料。我家也多次為小型法會或同修切磋、交流提供場地。我還積極參加對當地同修的營救工作,每次近距離發正念我都不落下。

迫害發生十七年來,我家一直是學法小組,無論當地所謂形勢如何「緊張」,我們就正念正行,小組學法沒有停止過。通過小組學法,沒走出來的同修走出來了,怕心重的同修去掉了怕心。

二零零二年,我自己去北京證實法,帶著條幅送到了天安門上。走時我說我四天就回來,真就四天回來了。二零零三年,我開始向人講真相,由不會講到會講,由不敢講到逢人就講,一步步的突破怕心,一步步的越走越穩。特別是開始勸「三退」後,我一週最少出去三天,見到警察也講,有多人明白真相後,高興的做了「三退」。

幾年來,我還每週一次去我市邪黨監獄近距離發正念。二零一三年的一天,一位同修到我家來,說我住的社區辦公室門前的大牆上有邪惡橫幅,當晚我就去把它摘下來了。

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二日,我被一個不明真相的常人舉報,派出所警察闖入我家,翻出大量真相資料和大法書籍,將我與一名正在我家的同修拉到派出所,我沒有害怕,堂堂正正的慈悲的向警察講法輪功真相救度他們。幾個小時後,我們平安回家。

我修煉二十二年了,經歷的事情很多,總的體會是:就聽師父的話,學好法,修好自己,去掉怕心。這樣就能走正走好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修煉路。

不正之處,請同修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四》〈二零零三年亞特蘭大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