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每一分每一秒都在看護著弟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我修煉大法已經二十一年了,在師父的洪大慈悲中,我由一個滿身是病,活不起、死不起的人,成為一個令眾神都羨慕的大法弟子。剛開始學大法的時候,我以為師父只是在修煉上管我。隨著學法的深入,越來越深刻的感受到:師父每一分每一秒都在看護著弟子。

一、做真相資料

以前我對電腦上網,打字一竅不通,甚至連電腦開關機都不會,我做夢都沒想過,我這樣的年紀,能熟練的上網、打字、嫻熟的使用多種打印機、刻錄機,能做出這麼精美的大法書。

在我被綁架釋放回家後,那時在中國大陸邪惡迫害很嚴重,資料點同修被綁架,同修找到我問我願不願意做資料,有一套做資料的機器。當時惡警總去我家騷擾,我的修煉狀態不好,身體被迫害的還沒有恢復,學法煉功都沒有跟上,我怕心很重,我當時就一口回絕了。過後有一位同修找到我說她想做資料,成立資料點,但是家人不同意,需要調解一下,先把機器放我家,一個星期就拿走。我同意把東西先放我家,在用車往回運的時候,同修還鄭重的說拉走了就不能再拉回來。

我沒料到打印機、切刀、訂書器都是大個的,加上耗材,把我家不到四十平米的屋子擺的滿滿的,這些陌生的機器擺在這兒,給我的壓力很大,我找到那個要做資料的同修,她說家庭還沒調解好,其他同修又不想做,機器閒在我這兒,同修手裏又缺真相資料怎麼辦呢。我就給師父上香,跟師父說:「請師父安排會技術、心性好的同修做資料吧。」這時傳來師父親切的話語:「這是師父精心為你安排的。」我想既然是師父給我安排的,我就做吧。

這些機器怎麼用,我連電腦開關機都不會。我找到一位小同修,小同修以為我有一點電腦基礎呢,她雙手嫻熟的打字,怎樣使用電腦她五分鐘就都教完了,可我腦袋一片空白,一句也沒記住。我的孩子放學回家,我讓孩子教我開關機,使用鼠標,看到孩子運用鼠標自如,可是鼠標到我手裏就是不好使。我學不會,孩子生氣的說:「你一個星期學會電腦開關機就不錯了。」說完孩子睡覺去了。我想:大法的需要就是我無條件的選擇,我要成就師父所要的,師父讓我來做,我就一定能行,我不會的,師父和大法都能給我。我再拿起鼠標,鼠標就很順手了,我隨意的按了打印機的一個鍵子,就神奇般的打出了三張雙面都有字的真相傳單。

等孩子一覺醒來,很驚訝的發現,我不但會使用電腦,還會打印真相資料了。孩子佩服的說:「媽媽學大法是跟別人不一樣。」

十幾年裏我的家庭資料點在師父的精心看護下,一直正常的運作著。當一份份的精美的真相,一片片精美的光盤、一本本珍貴的大法書傳到同修和世人手裏時,我很高興。

二、寫文章證實法

幾年前我看到我們市裏這麼大的一個地區,沒有一份整體的揭露迫害的綜述,大法網上沒有我們地區的同修被迫害報導、惡人惡報實例,在大法中受益等的報導都缺少。我想修煉中沒有偶然的事情,既然讓我看到了我就來做一做。在這以前我只看明慧網上的師父的講法,同修交流文章及每日大陸綜合報導,幾乎不看揭露迫害的文章,這類文章我沒寫過,新聞報導是甚麼格式也不知道,很少往大法網站投稿,從來沒想過用筆來證實法。我當時看到明慧網上同修的一篇交流文章說:師父給了一支神筆,我想師父也一定給了我一支神筆,我要用這支神筆來證實師父的慈悲、大法的偉大、修煉的神奇。想到這裏,我隨手拿起筆和紙開始寫我和家人在大法中受益、在大法中修煉的神奇故事及被迫害實事,我沒打草稿,文筆卻很通順,寫完後,發到明慧網,意外都被明慧網刊登了,而且文章的開頭還注上了: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這給我很大的鼓勵。

我開始找到我們縣裏的同修,把同修們在大法中修煉的神奇故事、被迫害經歷、惡人惡報、嚴正聲明及常人的鄭重聲明都詳細的記到本子上。回家後,我認真的整理,我親自到各個派出所、公安局收集公、檢、法「610」等部門的電話號碼及迫害者的照片等信息。幾個月後,我們縣裏第一份同修被迫害綜述,惡人惡報,等文章在明慧網上刊登了,大大的震懾了邪惡,這使我對用筆證實法有了更大的信心。

我一直想整理出一份整個市地區的大法弘揚、百姓在大法中受益、同修被迫害、惡人惡報的綜述文章,可是我們當地明慧網上報導出來的太少了,我們這裏這麼大的地區,這麼多縣、局,很多同修我都不認識,在大陸大法弟子被迫害嚴峻的情況下,我怎麼能收集到這些素材呢!有這個願望,師父就安排了。我們整個地區協調人交流會,通知我去了,我與同修們交流了揭露當地邪惡,救度眾生、證實法,大家都認識到了揭露當地邪惡、救度眾生的重要。

這個項目往前推進了,連續三年的時間,我去了我們市地每個有同修的地方,包括偏遠山區與農村地區,收集到了同修們的被迫害詳細情況、惡人惡報,同修在大法中受益、修煉神奇實例,和一些同修的嚴正聲明、世人的鄭重聲明、重大節日給師父的賀卡賀信、法會投稿改稿、三退名單及查詢、訴江狀,等等。

師父的慈悲,大法修煉的神奇盡在我做的這個項目裏體現。我以前上學時,寫個簡單的短文都覺的很難,很多文章的格式我都不懂,大法給我開智開慧,在我用筆證實法中,我往往是拿起筆就寫。

三、解體迫害

在我被勞教迫害回家後,我連五套功法都記不全了,回家後,警察總到我家騷擾,同修很少到我家來,我一心想學法煉功,可是連五套功法是睜著眼睛煉還是閉著眼睛煉都忘了,當時我手裏又沒有《大圓滿法》這本書,拿起《轉法輪》對著書中師父的照片說:「師父,五套功法是睜著眼睛煉還是閉著眼睛煉啊?」照片上的師父會動了,張口說話了,師父親切的跟我說:「閉著眼睛煉。」

三年黑窩裏的摧殘好不容易熬到頭,單位領導、警察們又來逼我放棄修煉。一次,單位領導、片警、610、公安局、政法委、國保大隊等二十多人開著車闖入我家,他們逼著我說不煉。我不說,就要把我綁架走。那時,我七十多歲的母親心臟病打著點滴,老父親老淚橫流,十來歲的孩子在傷心的哭。他們你一句、我一句,罵罵咧咧的,說我這沒做好,那沒做好,比如工作幹一半我就被綁架就給他們撂下了;不但沒照顧父母,生活還得靠父母等等。我跟他們說這一切都是共產邪黨造成的,不是我不工作、不照顧老人和孩子,是江澤民發起的這場迫害造成的。我給他們講真相,他們根本就不聽,就是逼我說不煉。

當時我看到另外空間的一些壞神故意展示我修煉中的不足來打消我的意志,操縱壞人迫害我。我心如磐石,心裏堅定的對另外空間的神說:「是的,我做的不好,一些地方做的連常人都不如(沒能盡到照顧老人孩子的義務等);但是有一點你們永遠都不如我:我是大法弟子,是李洪志師父的弟子!」一下子另外空間的壞神都不見了,師父的法身來了,場瞬間就變了。這邊警察們馬上就說:「我們不是來騷擾的,我們是來看看你有甚麼困難的,是來幫你的。」

我再給他們講真相,他們就能接受了,有的還做了三退。他們開車給我送來了糧食和行李,幫我辦了退休。

剛退休時我的工資本是活期存款摺,後來讓換成銀行卡,我也被通知到指定地點換卡。到那裏一看大廳裏排著長長的隊,我好不容易排到我換卡,可是輪到我了,工作人員卻說沒有我的份,我的換不了,我想該怎麼辦呢。我心裏跟師父說:「師父,沒有弟子的。」師父跟我說:「師父掌握。」很快工作人員就喊了我的名字,讓我去換卡,我對他們說:「你們不是說沒有我的嗎?」他們說:「你跟他們不一樣。你不歸我們管,你由上面管,我們說了不算。」我心裏明白師父掌控著一切,所有的生命都在大法中擺放位置。

四、同修不回來正念不停

那次同修要去外地發真相資料,本來沒說讓我去,我做了一天資料也沒學法,到黑天時,同修來取真相資料,說要去山區散發。我沒有收拾起來家中的打印機、電腦、刻錄機、切刀,就臨時背上資料坐上同修的車去了外地。

一路上,車子壞,我們四個人走散,我也沒向內找悟一悟,結果就在我們手裏還剩下幾份真相時,突然開來兩輛車,二十多人把我們圍住,我們怎麼講真相,都不行,硬把我們綁架到了派出所,公安局、政法委、國保大隊一幫人隨後就衝了進來。

我一看我們被綁架的這四個同修中三人家中有資料點,這麼多機器、大法資料啊,我立即請師父幫助,請師尊下罩,資料點一張紙邪惡也不能動,不允許邪惡抄家,罰款等,大法資源是救人的,邪惡不許動。大法弟子是來救人的,有不足在大法中歸正,一切由師父說了算,不允許邪惡迫害同修。

邪惡輪番審訊資料來源及我們的姓名、住址,我們誰都不說,只是給他們講真相救他們。他們想折磨我們身體來達到他們的目地,把我們四個用手銬連銬在一起罰站、打罵、逼我們說姓名、地址,我們不配合他們。我心裏想:這些警察也是應該得救的,他們這樣對待大法弟子,將來怎麼辦呢,我就繼續給他們講真相,他們馬上讓我們坐在床上,我們衣服單薄給我們拿來被子蓋在身上。

我發出強大的正念,我今天晚上必須回家,我還要助師正法救度眾生呢,世人必須正面了解真相而得救,而不是以這種對大法弟子進行迫害中了解真相。

一個當官模樣的警察開門進來跟我說:「怎麼把你抓這兒來 了,你不是神嗎!你不應該到這兒來呀!」我心裏想:大法弟子是由師父看護的,我最近放鬆了學法和發正念,做事心很強,整天忙著做資料。我有不足,但是邪惡決不配迫害,大法弟子是由師父管的,其他生命不配參與。我跟師父說:請師父做主,我今天必須回家,家中的大法資源不能有一點損失,這些年的講真相,家人親朋好友同事都知道大法好,我要給世人展現出大法修煉的美好,而不是抄家、罰款、關押迫害,我要讓身邊的世人得救度。師父的法身慈悲的跟我說:「今天就讓你回家。」

一會兒進來了一個警察問我:「你走不走?」我說走。他就領著我出來了,一眼看到父親站在派出所的大門口,已經打了一輛出租車接我回家。父親跟我說:「他們到你家門口,要撬門,進屋抄家,我攔著沒讓,你家有沒有法輪功的資料趕快收拾一下,他們說你回來還要抄家。」我跟父親說:「我有師父管。他們不敢抄家。」

我趕快把我們被迫害的經過和我手裏掌握的外地公檢法信息發到了明慧網。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整體配合法力很大。我想還有兩個現在還被非法關押的同修,這兩位同修家裏那麼多耗材,資料還有機器。我與其他家人把同修家裏的機器,耗材等轉移到了安全的地方。忙了兩天,回到家中,我一看我家中擺的,地上放的都是機器、耗材等,連走路都得繞著走了。這時我才想到我自己,我剛被釋放回來,他們都認識我,我家裏堆放了這麼多的耗材、資料等。 ……我決定哪兒也不去了,同修不回來我就正念不止。不久家人悄悄的跟我說:在同修的家人去公安局、國保大隊要人時,他們欺騙家人說出真相資料是誰給的,是誰領頭的,要是不說就不釋放同修,結果沒學大法的家人被警察欺騙說出了我。

這時又傳來兩位同修被劫持到了外地看守所,說又是要罰款,又是要判刑的。我們知道這都是假相,我們形成堅不可破的整體,國外同修一次次的給警察講真相,家人也積極的營救。明慧網上發表的揭露迫害的文章和海外同修的真相電話大大的震懾了邪惡,明白真相的警察表示不再參與迫害,有的還退出了黨團隊。在師父的看護下,第十二天兩位同修平安回家了,並正念要回了被扣押的車和鑰匙。

在修煉中我深深的體悟到:只要遵照大法做,按照師父的要求,遇到甚麼事都能變成好事,師父給予弟子的永遠都是最美好的。修煉大法的二十一年是我生命中最幸福的時光。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