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好法是救度眾生的根本保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一月三日】

一、用修煉人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

一九九七年,我喜得大法,那時我才四十歲,並不是以祛病健身為目地走入大法的,是機緣到了吧。得法初期,每天早晨到煉功點煉功,晚上集體學法,星期日去弘法,過得很充實,心情特別好,把打麻將、抽煙、喝酒等所有不好的毛病全部戒掉。

我是上班族,主要工作是房屋維修,包括房頂大修,上、下水維修等,工作任務非常繁瑣。記得有一次單位公司大樓一樓到五樓下水管道堵了,當時由我和一名管工師傅維修,可是那位師傅讓我自己去通下水道。當時我想:去就去吧。可是到那一看,整個樓道全是髒水,都是從衛生間流出來的。沒辦法只好取一雙拖鞋,光著腳,穿著拖鞋就進去了,大便都往腳上頂撞。大約幹了兩個多小時,終於疏通開了。幹完我也挺高興,當時把自己視為一名修煉人對待,再苦再累,沒有任何怨言;如果沒修煉前,我絕不會自己去幹那麼髒的活,只能輔助幫著幹點,因為那不是我本工種的活,因為我是木工。

在其它的工作中,我也是以一名修煉人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領導叫幹啥就幹啥,就是眼裏有活。幹活一般是兩、三個人一起去,有一個幹就行了,其他人就不用幹了。我每次跟同事一起幹活,我都主動去幹,大家都願意跟我一起幹活,領導也放心、滿意。有同事說:「學了法輪功,跟以前不一樣了。」

其實我距離大法的要求差得很遠,師父在《轉法輪》中說了怎麼做,師父說:「某市一個輔導站站長到一個工廠去看煉法輪大法的學員煉的怎麼樣,那個廠的廠長親自接見他們:這些職工學了你們法輪大法之後,早來晚走,兢兢業業的幹活,領導分派甚麼活兒從來不挑,在利益上也不去爭了。他們這樣一做,把整個廠的精神面貌全部帶起來了,廠子經濟效益也好了。」[1]

師父在書中就已經告訴我們作為一名大法弟子在當今世上物慾橫流、一切向錢看的形勢下,怎樣以自身修煉狀態證實大法,救度眾生,在常人社會中,如果不按照修煉人標準嚴格要求自己,就起不到證實法的作用,那也談不上救度眾生了,所以幹好常人社會的工作是為了更好的救度眾生,並不是我們想得到甚麼好處,相反,那正是修煉人要放下的執著心。

二、在迫害中證實大法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迫害後,在中國大陸那種紅色恐怖的環境下修煉,真是對每一位修煉人的嚴酷考驗。師父說:「修煉就是難,難在無論天塌地陷、邪惡瘋狂迫害、生死攸關時,還能在你修煉的這條路上堅定的走下去,人類社會中的任何事都干擾不了修煉路上的步伐。」[2]

迫害後,各種干擾迫害都表現出來了,單位各階層的人用各種威脅手段,甚麼開除公職了、影響子女、拘留、勞教、判刑等等,從二零零零年到二零一零年的十年當中,我被非法勞教兩次,共四年,四次被非法拘留共一百八十多天,單位停止工作、停薪四個月。對我的身體迫害包括:殺繩、電棍電擊、打嘴巴子、熱水燙、用蠟油燙、棍棒打、坐鐵椅子、體罰、坐小板凳、皮帶抽、奴工迫害等,我的牙被打活動兩顆(後來兩顆牙都掉了)。

二零零四年,我已在勞教所被迫害兩年多,當時迫害出尿道結石,勞教所怕花錢,叫家人以保外就醫的形式把我接回家。回家後,通過學法、煉功,否定迫害,身體很快恢復健康。我想我得回單位正常上班,我就逐級找。最開始找的是組幹科科長,當時是他欺騙綁架我的。他說:因為沒有解除勞教,還不是本市的人,不能上班。當時也有同修說:前幾位回來的同修,即使上班的也只給最低生活費,不給開全工資。當時我想:只要講清真相,相信師父,一切聽師父安排,別的甚麼也不想。

從我們單位到局大樓辦公室,只要是開門的,我就進屋講我被迫害的經歷,大部份人能理解、也能聽真相,但有時也有把握不好的時候,記得到紀委書記辦公室的時候,他說了幾句對大法不好的認識,我沒守住心性,跟他大聲爭辯起來。當時他就說:你是來找工作,還是跟我吵架?我馬上意識到不對了,我趕緊把緊張的氣氛緩解下來。我意識到這也是修煉提高的大好機會,在這個過程中怎麼提高心性,在各種不公正的對待中,怎麼守住心性,講清真相,把大法的美好帶給世人。一天,到局長辦公室,把我被迫害的真相講給他聽,他靜靜的聽完,最後他問我法輪功怎麼煉,我給他演示了五套功法。

有一天,組幹科長說讓我寫一個困難申請。回來後,我就想怎麼寫。第二天,遇到同修說起這事,他說:寫迫害呀。是呀,就寫迫害。我就把對我個人的迫害和給家庭與親人帶來的傷害,寫了一封信,同修幫助整理後,我就交給公司了。一週後,我到公司繼續找上班的事,經理說:寫的信他看了,寫的挺感人。他把書記也叫去說,跟局組幹科商量怎麼辦,當時對方就說局長的意思叫上班。就這樣,我堂堂正正上班去了。

在邪黨十七年對法輪功的迫害中,我在單位就是堂堂正正的講真相,上至經理,下至同事,有機會我就講真相,跟我在一起工作時間長的同事基本上都三退(退黨、退團、退隊)了,公司領導大部份也三退了,現在基本上是我有時間就找他們講真相。

迫害初期,討厭他們輪番找我,現在希望他們找我,好能單獨進一步講清真相。現在單位不論是領導還是同事,一見面就與我說幾句:精神挺好,身體健康。領導一見面,就說工作幹的好。其實,我現在也沒幹甚麼主要的工作,都是一些輔助的事情,這我也非常的清楚,就是必須時刻按照修煉人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世人就認可你就是個好人,他們才認可你是通過修煉大法才變好的,世人才能認同大法,才能被大法救度。

三、學好法,是救度眾生的根本保障

師父說:「不管怎麼樣,不能在學法上放鬆,這是最大的問題、根本問題。」[3]前幾年,我學法時也犯睏,發正念時倒掌,思想靜不下來,想別的事情。第二次被非法勞教回家後,我就開始大量學法、發正念。當時正趕上拆遷,暫時在單位一間舊平房居住。雖然條件差、苦一點,但那正是要去的執著。每天早起3:50晨煉,六點鐘發完正念,就開始學一講《轉法輪》,吃完早點上班,下午六點發完正念,有時到學法點學法,回來後繼續學法、發正念,發完午夜十二點正念才睡覺。

從五月份到十月份,都是這樣過來的。有時也犯睏,還有難耐的寂寞。通過大量學法,堅定信心,一定能闖過這一關。所以,每天必須保證學法時間,集體學法和個人學法都是缺一不可的。如果幾天之內學法少,馬上就有干擾,犯睏、發正念迷糊。

在講真相救眾生中,如果學法跟不上,就沒有智慧。我現在是以打電話為主。通過打電話,自己在修煉上心性也提高上來了,因為甚麼事情都能遇到。從吃苦上,夏天渾身濕透;冬天手凍得像針扎一樣疼。還有罵人的、要舉報的、遇到警察等等,各種各樣的心性關。如果能用修煉人的心態對待就能過去,否則就是退卻。

在打電話中,最突出的表現就是對方退了就高興,沒退就感到心裏不舒服,特別是講的對方都認可,也明白真相,可是甚麼也沒入過,就感覺白講了,通過學法和與同修切磋,這些心都過去了,法理也明白了,現在打電話心裏非常平靜,與對方通電話,不管對方甚麼態度,只要他聽就把真相告訴他。有一次,打通電話後,對方是一名中年男子,他說:我也知道共產黨不好,很壞,但是為甚麼非得退出來呢?我就把基本真相講給他,他又問了天安門自焚是怎麼回事,我給他解答後他說:我明白了,我入過團、隊,給我退了吧。對方明白真相後,從說話的語氣上真是發自內心的感激。

有一次坐公交車,遇到一名小伙子,上車後坐在我身邊,售票員問他到哪,他也不說話,就給一元錢(其實他到站應該兩元),當時我就想講真相,但不知他在哪站下車,過了一會兒,我問他哪裏來的,他說是貴州來打工的。這時售票員問他怎麼還不下車,他也不吱聲。啊,這不是有緣人等著聽真相嗎?我問他上了幾年學,他說不幾年。我說:入過少先隊嗎?他說入過。我就講為甚麼要退出少先隊,他說那就退了吧。這時車到了一個站點,他說:我下車了。這不就是等著得救的嗎?

還有我的一名戰友,三退後在飯店吃飯,他說:今天以甚麼形式乾杯呢?為慶祝退出團、隊乾杯。也有講很長時間才退的,有一位同學,在縣政府上班,我給他講了三年才退出。當他同意退出時,我說給你起個化名,他說我得自己起一個好聽的化名。雖然退得晚一點,可卻是發自內心退出的。

世人真的是都在等著得救,大法弟子不管以甚麼形式、甚麼項目救度眾生,首先都得學好法,心性提高上來才能救度眾生。師父在最近的經文《提醒》中講:「大法弟子保證每天的修煉是必需的,講真相、救人是大法弟子的使命。在走向圓滿的路上,兩者缺一不可。」[4]

讓我們在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歷史使命中共同精進吧!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路〉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須學法〉
[4] 李洪志師父經文:《提醒》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