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化解了我與婆婆一家人的恩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八月十八日】一九九九年一月十九日,是我終身難忘的日子。我從一個滿身業力,掙扎在死亡線上的人,變成了一個充滿快樂,充滿陽光、身體健康的人,化解與丈夫一家人的恩怨,究竟是甚麼能在這麼短時間內改變一個人?那就是法輪大法

在修煉大法之前,我是一個很要強的人,任何事情都要問個明白,遇事都要講個是非對錯。婆家子女眾多,人多是非多。而我這種性格,使我和婆家發生了很多矛盾,因此落下了一身病。嚴重性的神經衰弱、失眠症、腰間盤突出、胃潰瘍變成胃下垂。兩條腿腫的走不了路,跑遍了各家醫院,藥一把一把的吃,就是治不好。

一九九九年經別人介紹,我開始修煉法輪功,短短幾個月後,我的病不翼而飛。真正嘗到了十幾年以來,從來沒有過的無病一身輕的愉悅。同時,也知道了生命的真正意義。平時為人處事,我都按照真、善、忍的修煉標準要求自己,發生矛盾找自己的不足,寬容別人,事事為別人著想,在家裏對孩子、丈夫不發脾氣,遇事多忍讓,儘量讓他們看到大法的美好,他們都說:我從修煉法輪功後像變了一個人一樣。

丈夫家是一個大家族,兄弟六個,一個小姑子。我們排行老大,公爹去世的早,家裏的重任就落在了丈夫身上。給弟妹蓋上房子,給弟弟們娶了媳婦。丈夫平時對他們也是照顧有加,家裏有甚麼東西都會分給他們一份。這個大家庭經常因為瑣事發生爭執,婆婆的養老費、醫療費等等,這都是引起矛盾的導火索。

得法之前,我對丈夫說:你媽的養老費規定給多少我一分錢也不少你們的,多一點我也不拿。逼得丈夫沒辦法,就偷偷摸摸藏幾百塊錢給他媽。我知道後心裏不平衡,與丈夫爭鬥。

修煉後,我遵照師父的教誨,要遇事多忍讓,與人為善。養老費我拿的最多,婆婆生活費我都自己拿,不攀比別人。婆婆的住院費用全部由我支付,不要弟弟和妹妹的。無微不至的照顧著婆婆,因為在錢財上給弟妹們解決了大問題,他們也不爭執了。他們見證了我修煉大法後脫胎換骨的變化。

在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日,丈夫突然離世,這突如其來的打擊讓我如墜深淵,陷入磨難當中,看著身邊兩個未成年的孩子,我不知所措,幾天不吃不喝不睡覺。

丈夫生前是個做生意的,走後留下了一本爛帳,還有沒做完的生意。丈夫走後第八天,小姑子來到我家裏,問我家裏有多少存款,存款要交給她存著。問我還嫁不嫁人?我對她說我修煉法輪功,師父教我時刻為別人著想,我還要把孩子撫養成人,我不會再嫁的。之後她又一次次的到我家裏來,逼著我交出存款。在她的百般刁難中,我時刻用大法真、善、忍的標準來衡量著自己,用善心對待她。無論她怎麼無理取鬧,我都不和她們一般見識。在這期間,因為她丈夫有外遇,對她大打出手,把她趕出家門。我是修煉人不計前嫌,把她領回家,安慰她,要她珍惜這段夫妻緣份。最後他們夫妻重歸於好。我想,她和我能成為一家人就是有緣,就這樣一次次的忍讓,一次次的幫助終於感動了小姑子,她知道我是因為學大法才會忍讓她、幫助她。從此以後我們情同姐妹。

丈夫生前,家裏親戚借了我們幾萬塊錢,丈夫死後他們就賴帳了。我想到師父在講法中說到:「我們修煉人講隨其自然,是你的東西不丟,不是你的東西你也爭不來。」[1]我就不再跟他們糾結這個問題。丈夫花了五十多萬買了輛混凝土攪拌車,雇他們家親戚開著,丈夫死後他就想把車據為己有。這是無理要求,我沒有答應他。他就領著他老婆隔幾天就來我家鬧一次。當時我心裏過不去,很難過,心裏想你們落井下石。丈夫屍骨未寒你們就來爭東西。想跟他們拼個你死我活,他們也太欺負人了。我發現自己這個念頭不對,我是個修煉人,趕快向內找自己。我開始天天背師父的法:「圓滿得佛果 吃苦當成樂 勞身不算苦 修心最難過 關關都得闖 處處都是魔 百苦一齊降 看其如何活 吃得世上苦 出世是佛陀」[2]。我聽師父的話擺正與他們的關係,守住心性,用大法來歸正自己。因為我的多次忍讓,他們現在又和我重歸於好,每年過年都來看我。

在丈夫燒百日的時候,兒子到婆婆家,當時兒子才十幾歲。她問兒子:「你家有多少錢?有沒有金條?」兒子說:「不知道。」婆婆就對兒子破口大罵,將兒子趕出她家門,說以後不要再到我家,我沒有你這個孫子。過了不長時間,婆婆住院了,我想到醫院去伺候她。兒子對我說:「媽,他們全家都欺負我們,不要管她,死了活該,錢和生意是你和爸爸辛辛苦苦經營的,他們憑甚麼?」我說:「兒子,我是個修煉人,不能和她們一樣。你爺爺死的早,你奶奶拉扯這麼多孩子不容易。都是生生世世的因緣關係所致。」我要對她好,寬容他,容忍他,展現大法的超常。

到醫院後,婆婆時而清醒時而糊塗。糊塗時就吐我,抓我頭髮。我不記前仇,耐心的伺候著她。這個醫院治不了了,醫生讓轉到大醫院。她的幾個兒子商量說不給她治了,治不好白花錢,回家等死吧。小姑子著急了,對我說:大嫂,家裏的幾個嫂子就你心眼好,你看怎麼辦?我知道幾個小叔子就是怕花錢。我對小叔子說:咱媽拉扯你們不容易,從來住院沒花過你們一分銭,現在老了用著你們了,治不好你們也盡了孝心,將來也不後悔,錢我和你們一起拿。小叔子們不好意思的同意了。轉到大醫院後,婆婆的病情很快好了,幾天就出院回家了。

出院後,我不計較以前她們對我怎麼樣,每年養老費跟以前一樣的拿,婆婆過生日給她錢,經常到婆婆家去看她,每次去都買好多婆婆願吃的東西。過年我給她買新衣服,婆婆拉著我的手,哭著說:當時都那麼對你,你還對我這麼好。沒有我兒子了,我最牽掛的就是你和孩子,以後再來看我不要花錢買東西了,留著錢以後好過日子。現在逢年過節婆婆全家都拿著東西來看望我,他們姪女領著孩子拿來一百元的東西,我就給她孩子二百元,各家孩子辦喜事的錢我都多給他們,從不讓他們吃虧。

我一次次的善舉,一次次的忍讓,一次次的寬容,感動著婆婆全家人。現在他們全家人都對我很好。我感受到,在丈夫生前他們對我好是為得到好處,現在對我好是發自內心的好,能有這樣的結局都是因為我聽師父的話,按照宇宙大法真善忍的標準修煉自己。

孩子大了,女兒結婚了,女婿也支持大法,親家和女婿都做了三退,舉報了江澤民。這些年來兒子、女兒都默默幫著我作了好多大法的事,支持著我,使我在項目和協調中很順暢的走到現在,這個我就不一一論述了。

謝謝我的恩師,謝謝大法,這一切都是師父的教誨,一切都歸於大法!現在我們一家人都沐浴在師父的佛光裏。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苦其心志〉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