狡猾的「不讓人說」之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八月十四日】一次,我寫了一篇文章,讓同修幫助修改。同修說,你的文章裏有「宣傳」等詞彙,這是黨文化,建議你看看《九評》、《解體黨文化》。我立即就說:「咱們都找找自己吧。」同修再沒說甚麼。

當我回到家靜下心來想到:同修讓我看這兩本書,那就好好學學吧。結果一學,一對照,自己身上的黨文化不但有,而且還多著呢,比如爭鬥、狡猾、撒謊。真的很感激那位給我提意見的同修啊。可是當時為甚麼立即就說那句話呢?

我發現了在別人說自己的問題時,說:「咱們都找找自己吧。」是根本不承認自己有問題,根本不接受別人的建議。雖然沒有火藥味十足的一說就炸,也沒有解釋和強調自己,但是這句話一下子就把問題推回給了對方。實質是更狡猾、更隱蔽、更不易察覺的「不讓人說」的心在起作用。

那麼,我就問自己:我為甚麼不讓人說,我在排斥甚麼?其實同修給我提意見,是在幫我發現問題、修正不足。修自己就修在承認錯誤、改正錯誤上,如果我不認識問題,那麼我的修體現在哪裏,不實修才逃避問題。而我的排斥,不是在排斥提高、昇華和回歸嗎?修煉中如果不及時的反省改正、去掉執著,就不會提高層次與果位昇華,那就只能在自己僵化的觀念中畫地為牢啊。

還有,這個「不讓人說」之心來自哪裏。人的本性是容忍、大度的。那麼修煉中,就是要向本性回歸,做到誰說都行的,聞過則喜的。要修去敏感、不讓說、對著幹、向外找的後天觀念,才能回歸真我本性。

還有,當我不讓人說以後,還會發生甚麼。大法修煉是直指人心的,在交流中同修指出我的問題,可能就是師父的點醒,那麼如果我不聽師父的教誨,不修去問題,誰高興,舊勢力啊,舊勢力就可以藉機安排我越來越偏離法,偏離修煉了。舊勢力只想改變別人,不想改變自己,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我如果不想改變自己,和舊勢力又有甚麼本質區別呢?

師父說:「千萬要注意了啊,從現在開始,誰再不讓人說,誰就是不精進;誰再不讓人家說,誰就表現的不是修煉人的狀態,最起碼在這一點上。(鼓掌)誰在這一關上要再過不去,我告訴大家,那可就太危險了!因為那是修煉人最根本的、也是最應該去掉的東西,也是必須去掉的東西,不去你就走不向圓滿。不要變為常人做大法弟子的事。要圓滿,不是為了福報。」[1]「有的就像那火柴一樣了,一劃就著。就像那個地雷,一踩就響。你不能說我,一說我就不行。甚麼意見也聽不了了,善意的惡意的、有意的無意的一概不接受,更不向內找,相當的嚴重了。這個不怪大家,你們從現在開始都得注意這個問題,必須做到誰說都行,有就改無就注意,你能夠面對批評、指責不動心你就是在提高。」[1]

在現實中這個「不讓人說」之心表現的各種各樣,有人是一說就炸,有人是「找你自己吧」的話,有人是一再解釋,有人是絕不承認,有人是以一笑對百態、根本不聽。修煉中不但要修去表面上「一說就炸」[2]的表象,還要修去深層的不願向內找的本質。

有的時候,不經意的一句話,反思一下、向內找,就會發現深藏不露的問題,發現那些更變異、更狡猾的觀念。我們必須深刻的、無條件的向內找,挖挖根,解決根子上的問題,嚴肅的鏟除它,才能徹底的清除它。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七》〈二零零六年加拿大法會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