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魔難 歸正修煉漏洞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八月三日】我是一九九五年修煉法輪大法的,今年六十九歲,中學退休教師。下面是我自二零一四年六月起經歷的一場魔難,寫出來與大家交流。

一、「病業假相」──直接對我肉身迫害

二零一四年六月六日,我發現自己嘴歪眼斜了。看到自己這副模樣,我沒驚沒怕。我趕緊發正念否定舊勢力對我的迫害,不承認這些表象,一定要正念正行走師父安排的路。

我照常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事:每天早上參加晨煉,上午學法,下午或晚上做資料,都是白天出去發放,一般去人較多的電子城或商場。

師父說過:「我們大法弟子每個人都說我們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那不是嘴上說說的,就是按照大法、正法的要求去做,就不承認你歷史上安排的那一切,我包括你舊勢力的本身我都不承認。正念很足就能排斥它,就能否定它的安排。(鼓掌)因為我們絕對不能承認它的。」[1]我心中牢記師尊的教導,大法賦予了我正念正行的勇氣和力量。每天騎電動車奔走在助師正法的路上,再加上同修與我集體學法、發正念、鼓勵,更是堅定了我戰勝邪惡的信心和勇氣。但那時還沒有徹底解體邪惡對我面容的迫害。

二、魔難「升級」

1、老伴突然住院,雪上加霜

二零一四年八月六日,我發完光盤回家,才得知老伴(不明大法真相,有時還反對)已被救護車拉走,因腦梗住院。真是雪上加霜,自己這樣還得照顧老伴,負擔更重了。但我沒怕,「有師在,有法在,怕甚麼?」[2]

老伴住院請了全天護工,我對老伴說:「你不用怕,大法能救你。你看我的臉不是逐漸好轉了嗎?」他知道我沒吃藥、沒打針已經好多了,這對他影響很大,他說他信大法了,經常大聲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結果病情奇蹟般好轉。醫生見我臉部情況,勸我也順便治治。我說,我是煉法輪功的,我有師父管。結果,用了四個月的時間,到十月份,我的面容恢復正常,醫院的清潔工說:「你沒吃藥、沒打針就好了?真是奇蹟!」

在醫院我給老伴的主治大夫講了真相做了三退,還給康復訓練的指導老師、兩個實習大學生及病友、護工講真相三退,並相應給他們神韻晚會光盤、護身符及上網軟件。

2、老伴出院後

老伴出院後,我自己照顧他,整天離不開人。老伴以前受邪靈毒害太深,邪靈的書籍、紀念冊不讓動。這回他想修煉了,就同意把邪靈書籍等全部銷毀。開始三個月挺好、和我一起學法、煉功、鍛煉走路。三個月後他就被邪惡操控,整日胡言亂語,停止了學法。每天晚上我幾乎睡不了覺,被搞得身心疲憊。

因我能看到一些另外空間東西和聽到一些聲音,邪惡就告訴我「伺候病人,這就是你修煉的路」。通過向內找,我驚覺了,意識到是邪惡的險惡用心,想拖垮我。我要破除邪惡的安排。我放下利益心,每月花3600元請了全天保姆照顧老伴。我就有時間學法,做大法弟子的事了。這時邪惡很氣憤的嘟囔:「都是保姆搗的亂」。還想干擾,讓保姆換了好幾個,不是家裏有事就是身體不舒服。後來我識破了邪惡的伎倆,換一個保姆就講一個真相,最終打破了邪惡的干擾。

記得二零一五年五月十二日,我照常出去面對面去商業區發光盤、真相資料,一商鋪的老闆高興的接受光盤並送我出店門,問:「這光盤都是哪來的?」我說「都是大法弟子自費製作的。」他聽完很激動的大聲喊:「法輪大法保護你!」我一愣,忽然明白是師父借他的口鼓勵我,我很受感動,師父一直看護我呢。

3、干擾我放棄修煉

這期間,邪惡還在夢中對我加大干擾。像放電影似的出現清晰畫面,邪惡說「過幾天你就死了」,還借老伴的嘴干擾我,說:「你就該死了。」還演化安排了我和老伴的修煉果位。那時我精神幾乎崩潰,最終上了邪惡的當:認為自己真活不長了。

為了不讓大法資源受損失,我就讓同修把大法書、打印機、空光盤、光盤盒拿走(還剩一套打印機和電腦同修沒要,留了下來。),給周圍同修的感覺是我不修煉了。但我每天仍堅持出去發光盤講真相,沒停止。但等到光盤用完了,沒發的了,才想到幸好還有一套打印機和電腦刻錄。悟到是師父沒放棄我,還給我機會修煉呀。

幻象干擾曾使我對大法產生迷惑、誤解。後來通過學《轉法輪》第六講的<自心生魔>的法點醒了我。我知道自己上當了,但又陷入了自責、擔憂中,甚至以為大浪淘沙,我要被淘汰的。結果邪惡又抓住我這一執著在夢中給我導演了一場「分解我身體」的魔幻片,魔幻片中我的宇宙、眾生都被毀了……非常慘烈。結果折騰了一宿,聽到了一個聲音說:「某某某,你被解體了。」

我當時伸了伸手,手還能動;踢了踢腿,腿也能動;站起來,還能走,我才知道我沒被解體,都是幻象。後來想到師父講法中講過,大法弟子修好的那面隔開了,邪惡怎麼能分解我呢?在魔幻中我憑藉以前學法中對生死的淺悟,心中默念「生無所求 死不惜留 蕩盡妄念 佛不難修」[3],邪惡再怎麼千變萬化干擾我,我也不動心,就念上面幾句話。我對師父講的「你看到甚麼東西,你不要管它,都是魔幻」[4]的法理時刻銘記在心。

邪惡還在我的思想中用男聲告訴我,它已經隱藏了十三年了,想讓我修基督教、戒、定、慧法門。我向內找悟到是自己的執著心隱藏了十三年沒修去,修煉初期思想裏有想開天目,想聽到、看到另外空間的聲音、圖象,雖然並不強烈,但是覺的開天目好。這不,到現在才用這執著心差點毀掉了我,修煉真嚴肅。

過程中我不斷向內找,也意識到同修曾提出的我有時「神神叨叨」的不正常狀態,總是懷疑這懷疑那,最終都是因為怕心招來的。

對師父說的一句話:「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認,它們就不敢幹,就都能解決。」[5]也銘記在心。我就是靠師父的法才闖過這次修煉的生死關。邪惡對我精神、思想上的迫害讓我感覺比在牢獄裏還難承受,那種畫面真是刻骨銘心,不忍回顧。

邪惡變換招數,一直干擾迫害了我一個月的時間,我終於闖過來了。邪惡還說這種干擾還沒人能闖過來的。使我悟到,只有把自己當成真正的大法弟子,信師信法才能闖過來。

三、歸正修煉漏洞

通過這次干擾,我認真向內找,覺的迫害開始時發表的嚴正聲明不嚴肅,說的很籠統「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而關鍵的具體內容沒寫。如:1999年迫害初,單位收繳大法書,我也交了幾本「應付應付」;1999年10月從拘留所出來那天,女兒替我寫了所謂「保證書」,讓我簽字我沒簽,但卻拉著我按了手印;7.20之前,我家供師父大法像,怕警察抄走,就藏到寫字檯後面。這些行為都是對師父、對大法不敬,甚至背叛了大法。我就又鄭重寫了一份嚴正聲明拜託同修發往明慧網。

通過和同修大量學法,使我去掉了對邪惡變幻干擾的怕心。師父講法中也談到「至於說那些在迫害中走向反面的已經不是大法弟子了,能走回來的另當別論。」[6]對自己有了信心:我也沒走到反面,師父應該還要我。這樣,去掉了對自己沒正念的自卑心。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國費城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無存〉
[4]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5]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6]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