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打印機引發的矛盾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八月十一日】二零一六年新年過後,一天夜裏我的打印機突然沒有任何徵兆的電源燈熄滅,墨車停在中間不工作了。開始我沒重視,以為先停一停,下次再開機應該沒事。可是第二天一試,仍然沒有動靜。這時我才驚醒問題大了。我痛心之餘也在找自己,或者像別的同修那樣多發發正念,和打印機溝通,但是仍然無濟於事。後來找技術同修幫忙看看,同修告訴我主板、打印頭都燒了,修起來麻煩多了。我的心更沉重了,內疚佔用同修寶貴時間的同時,更羞愧自己的修煉狀態。雖然當時對自己的問題還認識不清,也隱約感覺打印機的燒壞證明自身存在不小的漏洞。

消除邪黨文化思維

後來去學法點上碰上一位遠路常來此地學法的同修Z缺乏資料,渴求學習技術,有想開朵「小花」的願望,於是我滿口答應下來,等她把電腦系統裝好,我來教她如何打印,以減輕技術同修的負擔。於是約好時間來了我家,技術同修用車把打印機送到我家。同修Z一點基礎也沒有,從零開始,我剛剛告訴她如何用鼠標,如何開機和關機,丈夫(未修煉法輪功)回來了。正是晚飯時間,等同修走後丈夫滿臉的怒氣質問我同修Z是哪兒的,失去理智的狂喊,怪我領同修來家,還充當「骨幹分子」,我一聽這種誣蔑的說辭一點正念都沒有,全是以惡制惡的想法,頂了他一句,激發了他更大的魔性,抱起裝在紙箱裏的打印機就扔到院子裏了。面對突如其來的暴風雨,真如晴天霹靂,剜心透骨,正如師父所說:「可是往往矛盾來的時候,不刺激到人的心靈,不算數,不好使,得不到提高。」[1]

而我當時滿腦子不是正念,全是委屈、怨恨、氣憤……想到的是丈夫每到冬天就不掙錢,打麻將,他想玩就走,半夜三更才回家,想我自己帶兩個孩子如何累,被孩子絆著出不去,把兩個孩子送奶奶家住一個星期,他就罵我成天不著家。我心裏的不平和氣憤無以言表,陷在情中越想越委屈,而他看著電視和沒事人一樣自己嘿嘿的笑。我知道又被邪惡因素利用了,對他而言,利用了他還得讓他造業;對我而言,阻礙了我做正事,還讓我陷在邪惡的圈套裏不可自拔。當時真的是覺得自己沒能力面對了,心裏難受的坐立不安,扔下飯攤子我就跑到同修家了,好幾個同修都在,法理和道理都說了一大堆,晚上還一起學了《轉法輪》,我一邊學一邊還在嘆氣。

幸好有師父的點化和同修的幫助,我稍微意識到一些自身的問題,感觸最深的是我隱藏的黨文化因素。我一直覺得婆婆一家包括丈夫都是黨文化毒害最深的,丈夫更是在部隊五年,黨文化和無神論把他包裹的難以相信大法中的神跡。此時矛盾中我表現出來的全是黨文化思維,以惡制惡、用「鬥」的方式解決問題、甚至還有「離婚」的想法。還有隻想改變別人,不想改變自己,看不上別人。回想平時在家的言行也都是居高臨下、不善的言辭、命令式的語氣、經常用反詰的語句、還挖苦諷刺的和丈夫吵架。雖然修煉之前我也不會罵髒話,但是黨文化的罵人不帶髒字、損人不利己……想想真是可怕。我雖然生來內向,膽小,安安靜靜的性格,外人從來不相信我會生氣,沒想到自己竟然藏著這麼多骯髒的心。

除去怨恨,用心體悟善

丈夫是外向性格的人,一點都不喜歡安靜,更不會安安靜靜呆在家裏,而我就討厭他成天不著家,再往深發現是妒嫉心在起作用,妒嫉他和外人打成一片,好像比對我都好。矛盾中他魔性的一面更是讓我「傷心」,嘆息「情」的不可靠,好的時候甜言蜜語,翻臉比翻書還快。面子心、自尊心極大的被傷害。那個包藏最深的「自我」被觸動了。這不是舊宇宙的東西嗎?師父要的是先他後我,直至無私無我,而我緊緊的抱著自己的舊觀念不放,怎麼能達到新宇宙的標準呢?

第二天中午我找同修Z,一起發了中午十二點的正念,整整十五分鐘的立掌和蓮花手印我都在流淚,我突然發現我一點都不聽師父的話,真、善、忍一點都沒做到,對待自己的家人都沒有善念,何談救人呢?!遇到矛盾從不想「忍」,師父的教導都當成耳邊風,這麼多年學法沒有得法,還拿師父的慈悲當兒戲。發完正念我們兩人一輛電動車抱著打印機去了有方便條件的同修家教她打印,一路走走停停,到了同修家,碰巧電用完了,要充電費還得等人家中午上班才能充。種種的坎坷我認識到該先放下做事的心了,於是我說:啥也別做了,學法吧。

我們靜心學起法。師父說:「當你覺的別人做的不好的時候,你心裏頭過不去的時候,你就要想一想了,為甚麼我心裏過不去?他真的有問題嗎?還是我自己心裏有問題?要仔細想一想。說真的自己沒有甚麼問題,確實他做的有問題,那你就善意的跟他去講,這就沒有矛盾,保證是這樣的。」「所以千萬注意,你們無論在任何環境下,特別是你們在常人中修煉,必然是在矛盾中,必然是在心性的干擾下才能提高心性。我在每一次講法當中都談到這個問題。當時你們坐這兒聽法時都挺明白,但一走出去就不行了,就忘了。」[2]

師父的話字字句句都敲在我的心上,我覺得我就是那個完全忘記了自己是個修煉者的人。我靜下來反問自己那麼難受的原因到底是為甚麼,到底是完全為別人著想?為丈夫造業而難過?為救不了家人和眾生難過?還是為自己受委屈了受傷害了難過?我猛然發現很大一部份,應該說絕大部份原因是為自己受傷害而難過。我驚醒了,羞愧的無地自容。

通過學法我才好像真的清醒了許多,心裏的怨恨少了許多,身上好像卸下了多少重擔一樣的輕鬆。晚上回家我第一次親自說出來道歉的話,承認做事不考慮家人的感受,這在以前我是不可能做到的,而他也說出了自己的擔心,害怕被迫害,害怕自己沒有老婆、孩子沒有母親。

破「情網」

對於我往家裏放打印機的事,丈夫仍然不退讓。而我心裏積壓的各種執著我發現還有,因為當他這麼強烈的反對我做大法的事,我仍然馬上心裏的火騰一下竄得老高,只不過我比以前能壓住了,但還是做不到大善大忍的去和他講真相

當我把自己溶於法中,赫然發現自己在「情」中泡著已經辨不清方向了,對自己父母的愧疚、對婆婆家的不滿、對丈夫的怨恨、對孩子的牽掛和無奈……種種的「情感」,我好像承認那就是自己的感受了,無奈的被它們包裹著,透不過氣來。矛盾來的時候才被「棒喝」清醒。

我為甚麼會被常人帶動?原來自己沒有跳出這個情。當我站在旁觀者的角度從新審視自己,這個情真的帶動不了我了,回想以前種種的執著,已經特別的微不足道了,師父又幫我蛻了一層「殼」。

悟到要做到

修煉的路還在繼續,正法的進程不可能因為誰沒修好而停止,通過學法能認清各種人心和執著,圓滿不是喊口號喊圓滿的,所以只有踏踏實實的實修才能做好。弟子的一切都源於法。

真是羞愧於自己的悟性和修煉狀態,以上不足之處和不在法上的地方,敬請同修指正。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